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八十九章,太會了

從1994開始
     每年的這一天,婚嫁、過火、遠行、動土、開工的人特別多。

    不過林義這一天是真的累,上午因為是“開學”日,為書店站了會臺。

    臨近中午就馬不停歇地去了大伯家,今天是凱哥定親的日子。

    一個大紅包是少不了的。

    林凱接到紅包的時候,摸著厚厚的錢,笑容可掬地說:

    “你知道我盼這個紅包多久了嗎。”

    “滿意不?”林義看著這個和藹可親的臉,感覺太帶欺騙性了。

    “咱倆誰跟誰啊,你就給一毛,我也滿意。”恬不知羞的林凱直接把紅包放自己口袋,伸過來攬著林義肩膀。

    “是吧,那以后我結婚的時候第一時間就給你發請帖。”

    …

    由于林家大伯的家庭成員在邵市這份地上,都略有薄面,今天來的人特別多。

    而在快開午餐的時候,林義在人群里見到了一個“熟人”。

    也可以說是上輩子見過的人。

    一看到這幾個長碎發、戴著耳釘的青年,林義就知道是前“嫂子”來踢場了。

    不過為首這人也還算有點眼力見,不是那種莽夫。

    當看到酒席上大大小小的官員,感受到關平一伙人在身邊帶來的巨大壓力。

    真的是壓力巨大,差點“棄城跑路”了。

    因為在接觸關平眼睛的瞬間,頭皮就是一陣發麻,感覺對方看自己就像看死人一樣。

    隱隱被圍著后,這人也是反應機敏、搞笑,看到沒那么容易走的掉,轉身就問幾個兄弟湊了點錢,然后現場封了個“紅包”給林凱。

    在接到紅包、看清來人是前大舅子的時候,林凱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百年好合”

    “謝謝捧場”

    送紅包的違心,接紅包的走心。

    ~~

    春節的最后壓軸大戲元宵節,自然是要鬧的。鬧元宵最有趣、最關鍵的也是這“鬧”字。

    因為元宵后,一切生產、生活便恢復正常,“過新年”這場戲終于宣告“閉幕”,因而元宵也被稱作春節的最后壓軸大戲。

    中午,林家一大家子人在姑姑家吃了個團圓飯后,大人們大多去了城南公園。

    據說今晚那里有煙花表演,有中老年團體表演的二胡奏樂和黃梅戲。

    而小孩子一般選擇去九龍廣場。那里有舞龍表演,兩條紅龍,兩條黃龍。

    而更多的人是奔著“雜技團”去的。

    很多小孩嚷嚷著要看老虎、獅子。

    不過步步高超市門前聚集的人卻蓋壓前面兩個地方。

    這里不僅燈火輝煌,還放著手搖電影。

    當然促銷、抽獎、和憑積分卡半折甩賣的購物區,卻是主婦們津津樂道的地方。

    而最聚人氣的還屬猜燈謎活動。猜對就有禮品,運氣好的還直接送現金。

    外面的夜空梅花朵朵,鼓瑟笙簫。

    而步步高超市的辦公室里,林義和吳芳芳幾人正在核對賬本。

    原本還沒到核算的日期。但林義最近有很多計劃要開展,再說元宵節一過,超市在后半個月里的生意肯定會減縮不少。

    畢竟這時候的家庭里,大家吃的、喝的、用的都比較富余。

    很長一段時間里肯定不會買那多了。

    “八十四萬三千二百多點。”

    吳芳芳根據賬本核對了兩遍,把大年初一到現如今的進項統計了出來。

    沒有過年之前那半個月驚艷,

    但也算得上令人欣喜。到此,一年一次的春節旺季就算結束了。

    “購物卡賣的比較少,八萬五千出頭。”當吳芳芳把另一張財務報表統計完后,覺得有些少了。

    “不錯了,要是每個月都像去年臘月一樣,才不正常。”林義對此并沒有失望。

    之后又核算了其他產業的銷售額。

    書店從去年臘月到現在,剛好一個半月,中間還夾雜一個“開學日”,以及一些小學老師的生意,純利潤三萬八千一百零二元,這個成績中規中矩。

    不過大家都知道,明天開始的“中學開學日”才是書店營銷的重點,估計又有幾萬紅利進項。

    其他的零售不好說,林義知道,光今年的學校生意就有差不多三萬三的純收入。

    而且這項收入,隨著省城利華印刷廠加班加點的開工,未來一個星期會陸續變現。

    除卻書店和超市這個大塊頭,步步高電子現在是沒有進項的,反而在源源不斷的吞錢。

    也正是因為林義源源不斷的往步步高電子投錢,導致蔣華、陸遠和管一路的百分之1.5股份在不斷的稀釋。

    看到所剩無幾的百分比,好在林義即時采取了措施。

    那就是一個承諾:未來會對公司骨干成員進行股權激勵,激勵池的上限是公司股份的百分之15。

    也正是因為這個承諾,不僅打消了三人的顧慮,也安定了其他骨干。

    …

    過年后的十多天里,林義又對步步高電子砸了40多萬進去。

    算上五個將要開拓的新市場,第一期投入又得追加25萬。

    這樣下來,去年十二月份之前的160萬可用資金。去掉當時在深城投入的120萬。

    以及還款那禎的10多萬,加上工資等其他開銷。

    留下的錢已經不足13萬。

    而去年臘月超市銷售額是157萬多。今年有84萬多,加起來242萬多點。

    而利潤百分之三十三算,差不多又多了80萬可用資金。

    加上38.5萬的購物卡,和書店3.8萬的現錢。

    總共有135.3萬,而拋掉即將擴張的三個超市,初步預計100萬花銷。

    最后又只剩35.3萬了。

    而這個錢林義還沒打算動太多,畢竟超市這種零售業,還是得有些資金,以應對危機。

    雖說現在才一個超市,沒什么大危機。

    但林義前世留存的安全意識,是讓他做不到掏空底子的。除非遇到緊急情況,非必要那么做不可,那算另說。

    看來要考慮貸款了,想要高速擴張,貸款這條路是肯定要走的。

    但林義的底線是負債率不得超過百分之三十五。

    畢竟超市不是其他實體企業,資金鏈的要求非常高,一不小心就有大風險。也許昨日還繁花似錦,第二天就因為資金鏈斷裂而申請破產。

    這樣的事情在后世不說比比皆是,但發生的也確實不少。

    而另外,考慮到時代特點,林義對那些“二代三代”比較謹慎。

    現如今超市行業馬上會迎來自己的春天。要是在銀行貸款多了,沒深厚背景的自己,說不定哪天就被銀行賣給那些“眼紅者”了。

    別說它們不會,它們可太會了。

    縱觀古今中外,銀行這個東西趨利性太重,從來只是錦上添花,就沒有雪中送炭一說。

    往往,落井下石它們都是沖在最前面的。

    算完超市和書店的賬本,接下來吳芳芳可算給了林義一個驚喜。

    94年年底開始,保健品市場精準的沿著歷史軌跡,迎來了大爆發。

    95年1月開始(年過完了,以后出現的日子都是陽歷計算,比如95年正月15,陽歷是95年2月14號),到現在,一個半月。

    邵市這個市場的紅桃K,給自己帶來了42萬的利潤。

    林義有過初步估計,按照這個一天勝過一天的市場趨勢,整個95年,紅桃K會給自己帶來400萬的純收益。

    而核算到另一個保健品三株口服液就不得了,95年這個市場就如同打了雞血,像坐火箭一般在噴發。

    一個半月,就有137萬的收益。

    真真是嚇死了人,根據吳芳芳的下面的隊伍反饋,將近700萬人口的邵市,每時每刻都有人在購買這個東西。

    這也不得不感嘆,三株口服液現在是多么的深入人心啊。

    為此,林義也算過一筆賬,一切要是順利,95年林義可以獲得超過1500萬的巨款。

    雖然相比三株口服液一年80億的超大市場銷售額。一個邵市為林義帶來1500萬收益也就是毛毛雨了。

    但林義卻也非常滿足了。

    要不是這個行業的輝煌期太短暫,且自己精力有限;而最關鍵的是不能有技術積余,說不定還真的想進去搞一搞。

    又是懷揣兩百萬的巨款,林義心里覺得接下來很多事情都有了些許期待。

    花費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用來核算、整理。

    正當林義站起來伸個懶腰、打算放松一下的時候。身側的吳芳芳環視了蔣華、候富貴、蘇溫一眼,欲言又止。

    “林總,我們進來得有點久了,外頭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候富貴畢竟在職場混久了,人也比較靈泛,很有眼力見。

    “嗯,那你們先去忙。”

    看著候富貴三人出了會議室,林義轉過頭問:“嫂子有事嗎?”

    “老板,40人準備好了,他們問我何時去步步高電子報到?”

    吳芳芳本來措辭不是這樣的,但臨了覺得越簡單越直接最好。

    把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其實她也是強自鎮定,為了挑選最好的40人,這段時間可花費了一翻功夫。

    看著吳芳芳稍微有些焦慮,林義也是沒想到這次她這么干脆,畢竟前幾天還那么的拖泥帶水,好像動了她的奶酪一樣。

    鎮靜地看了她幾秒,林義臉上的笑容霎時如同百花開放:

    “太好了,嫂子你可算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要他們明天過去報道吧。”說到這里,林義又補充一點,“你跟他們說了要出遠門的事情么?”

    “都跟他們說了的,這批人都希望出去漲點見識。”

    看到林義好像并沒有隔閡,她心里總算松了口氣,看來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那我就放心了。”

    其實這幾天蔣華已經在社會上挑人了,不論是是技術工,或是銷售,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兩人接下來又聊了會,林義看看時間,直接對她說,“嫂子是不是還有事?”

    林義知道,要是沒事情,吳芳芳絕對不會在這個檔口閑聊這么久,而且眉宇間帶著一絲猶豫。

    “我這幾天一直在看那些管理書。”看著林義在微笑,吳芳芳索性一次說完:

    “但我感覺還是看不進去,不過每次我在核對賬務的時候,卻感覺很舒服,所以…”

    “所以你以后想往財政方面發展?”林義此時算明白了,不過心里卻并不認同。

    隨著自己事業慢慢地擴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財務這個重要職位,可不能隨隨便便給別人的。

    在自己的預想里,高學歷、高能力、忠誠、踏實、為人細膩缺一不可。

    不然在邵市這塊地方,找幾個濫竽充數的早就找得到了。

    當然了,林義也沒把拒絕說出口,畢竟也是自己最早的老人,人又忠誠,就是有時候腦子轉不過彎。

    但屬于可以培養的范疇。雖說以后在財務部門不能當一把手,但充當關鍵棋子還是沒問題的。

    “你這個想法是值得鼓勵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定位,找準了就去努力吧。”

    坐下來,林義贊同的鼓勵了幾句,接著又問:“吳景秀幫你出了幾分主意?”

    提到自己妹妹,吳芳芳笑了一笑,看來還是瞞不過老板的眼睛,做這個決定的時候,她確實向自己丈夫和妹妹征詢了意見的。

    “好了,財務的事情我算認可了。”

    說到這,林義鄭重了幾分:“還是要學習的,不是說學到老用到老嘛,隨著步子的邁進,希望你不要再掉隊了。”

    林義這個“再”字,也算是一個警告。

    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要真有下一次,他可不會那么好說話的,雖然開除不至于,那也絕對不會再重用。

    至于她的裙帶。比如關平、吳景秀,林義從來不會認為這些人都是不可或缺的。

    在自己的設定里,大部分干部都是粉筆干部,可擦可著色。

    一切看能力和忠誠,只要有這兩樣,尤其是忠誠,有自己一口吃的,就不會餓死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