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二章,謝謝

從1994開始
     “叔叔阿姨過來了?”

    第二天中午的飯點,林義從大伯家里用保溫杯拿了些菜過來,在校門口遠遠地看見鄒父鄒母離去的背影。

    所以林義輕輕走到有些擔心的鄒艷霞身邊,有此一問。

    “爸爸回去有點事,媽媽回去辦手續去了。”鄒艷霞說的手續,是指鄒母工作上的遷移手續。

    “嗯,今天有蘑菇燉豬肚,進去趁熱吃點。”林義其實聽到了昨晚鄒母的電話,畢竟客廳那么小、那么安靜,而電話那頭嚷嚷的聲音卻那么大。

    不止他聽到了,武榮也聽見了。如果猜測沒錯的話,艷霞本身也聽到了。

    其實林義今天一直在等,等他們夫妻開口。

    不過等到這么個消息,心里有些欣慰,卻更加堅定了決心幫一把。

    雖然林義不是圣母,卻是個感恩、念舊的人。記事從六年級到如今,七、八年下來,在大長腿家里蹭過的飯至少不下百次,具體的根本數不清了。

    ~~

    在高中最后的一個學期里,林義很珍惜每一寸光陰,這是前世人到中年后非常懷念的生活。

    上課認真聽講,下課仔細回味。

    一中的實驗班每兩年都有考上清北的學生,可見這些任課教師還是很有幾把刷子的。

    而閑暇之余,林義根據大概的記憶,有選擇性的攻讀那些分數占比高的課本。

    過了四天,林義看到鄒母獨自一人回了邵市,畢竟她的本質工作在學校。

    在這幾天里,林家大伯幫林義又物色了一套房,就在市政府旁邊不遠。

    兩室兩廳的房子不太新,但挨著政府和九龍區派去所,貴在治安好、清凈。

    這次房間簡單翻修的時候,關平特意給林義弄了個小隔間,里面放一個保險柜,外頭把三門柜一移,完美的把隔間遮住。

    當把黑匣子、首飾盒搬進隔間的時候,林義又徹頭徹尾的檢查了一遍,發現東西都在,才安心下來。

    又是一個周末,林義還是沒有看到鄒父的身影,而鄒艷霞也耐得住,提都不提這方面的事情。

    每天吃飯,學習,一起散步,都顯得特別正常。

    “你爸什么時候過來?”在有意的帶偏下,兩人來到了河邊,感受著清風拂柳,望著河面戲水的群群麻鴨,林義的發問仿佛在不經意間。

    聽到這個內心敏感的話題,鄒艷霞假裝沒聽到,不過感受到旁邊的目光,她慢慢裝不下去了,臉開始了紅嫩。

    “在籌錢。”最后,她似乎想通了,也不撐著面兒了,自家什么樣的,身邊這個男生也都知道。

    一個輕聲的音落,只是自己臉皮愈發有點薄了。

    “晚間請阿姨一起吃飯吧。”

    “…”鄒艷霞終于轉過了身,就那么直愣愣地看著他。

    “別這么看著,我臉皮也薄。”林義眨了下眼睛。

    對面的人兒面龐上有了變化,勾著嘴輕輕笑。

    本想道個德性,但是眼瓜子轉了半圈,愣是“嗯”了一聲。

    “今晚別請武榮,他最近吃的太多,都胖的不成樣了。”

    姑娘想了下武榮的身形,不算太胖吧,最多算壯實,不過還是輕聲“嗯”了個。

    晚飯是林義載著姑娘在鄒母的中心小學附近吃的。

    點了幾個小菜,林義還在外邊要了一碗豆腐花。

    問這對母女要不要,鄒母搖了搖頭,鄒艷霞卻跟著來到了外頭。

    五毛錢一份的豆腐腦,

    分量還算足,輕輕攪拌下里面的白砂糖,兩人對坐吸溜了一會,看的鄒母都訝了神。

    人隨意,飯也吃的隨意。當快結束的時候,林義遞過一個黑色塑料袋。

    鄒艷霞看了眼黑乎乎的袋子,默不作聲,低頭繼續掃尾碗里的殘羹剩飯,其實也沒多少剩飯,大概就幾粒的樣子。

    而鄒母的眼神里先是不確定,后來變成了感激,看著和女兒一樣大的年輕人,一時間發現不知道該如何道謝。

    一時里,鄒母想起了鄒父的叮囑,聽著對面年輕人的聲音:

    “我從小爺爺奶奶最親,但越長大,至親卻越少了…我一直很親近阿姨,UU看書 www.uukanshu.com這次千萬不要拒絕,以后我還想蹭飯呢。”

    頓時,鄒母只覺心疼,百感交集。而大長腿眼里也閃爍了幾下,不過在低頭里間,又恢復了正常。

    沒有過多的言語,飯后,林義載著姑娘又回了書店。

    不過沒幾天,鄒艷霞單獨把林義叫了出來,也給了他一個黑色塑料袋。

    哦,順嘴還說了聲謝謝,臉色說不清的輕松。

    里面是六千塊錢,和一張借條。借條的右下角是一個小章,章印的下面是一個名字,鄒父的筆跡很有遒勁。

    “我爸先前在信用社借了九千,本來還在想辦法,但,嗯,謝謝你。”

    “怎么謝?”林義的回答出了姑娘意外。

    “嗯?”聲音還算很輕,但鼻音有上升的跡象。

    “怎么謝?”林義重復了遍。

    “真要謝?”果然,對于不按套路出牌的林義,感覺沒聽錯的大長腿片起了薄薄的唇。

    “你以為呢?”

    “不以為,枉我還想著周末做哪種魚給你吃。”

    “哎呀,這個好,我喜歡。”

    “休想,不做了。”姑娘作勢就要走。

    “別啊。”林義從背后拉著她的衣服,瞬間她的曲線被勒地清晰可見。

    “呀!你個白眼狼。”鄒艷霞頓時感覺羞赧,嘴巴刻薄了起來。

    “不錯哦。”林義上下掃了眼,瀟灑地離去了。

    “不要臉~”姑娘整了整衣服,聽著輕佻的話語,又看了眼自己前身,有些臉紅地暗咄了一聲。

    “德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