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六章,喜訊

從1994開始
     3月25號的凌晨到中午。

    發生在羊城的這一幕,也同時在京城、滬市、特區、省城。

    而同樣的是在邵市,3月25號這一天,紅旗路的步步高電子公司氣氛有點奇特,今日沒了往時的忙碌和交流。

    不論是最基層的流水線上的組裝工,還是像丁肇東、陸遠這類的核心技術員。

    他們感覺手底下的活今天是真的乏味,以前的行云流水般暢快,今天卻感覺味同嚼蠟。

    每個人都感覺到,他們彼此的不安、焦慮、等待…

    要不是顧忌林總就在二樓過道里看著大家,此刻很多人都想離開座位,和身邊的同事、朋友交流一番,或者隨便說幾句也好。

    此刻他們太壓抑了,太躁動了…

    “林總…”二樓的過道里,林義今天清晨一進公司就搬了個凳子在這里坐著,起初還看了會書。

    但后來可能是受了下面這群人的影響,有些躁動。或者也可能從一開始就內心不安定吧。

    反正此刻,他有些像雕像,目光游離在工廠和一眾人身上,幾個小時過去了,都沒有特定的聚焦點。

    “怎么了?”反應比平時慢了半拍,半晌才聽到蔣華聲音似的。

    看他這個樣子,蔣華也是無奈和干著急。

    “我買了些早點過來。”蔣華抖了抖紙袋,里面有油條、包子,而另一邊的手上是一杯豆漿。

    “嗯。”林義早感覺肚子在叫了,但就是不覺得餓。

    一句話,沒胃口,現在就是擺放山珍海味也沒有胃口。

    “他們很多人也沒吃的吧。”看到蔣華又要相勸,林義搖了搖手,制止了。

    眼神看著下面的人群。他可是知道,今天大家仿佛都定了鬧鐘似的。

    從早上五點過開始,陸陸續續地,一個人,兩個人,…,然后一批人,幾批人,不約而同,似乎極有默契般。

    都趕了個大早,離上班規定的點還有一大截時間。就從大門里走了進來,然后來到平時熟悉的位置,安靜地開始了這一天…

    其實,林義還知道,像陸遠、管一路這些人,對自己好狠,干脆昨天到現在還沒休息,身子像上了發條的機械表一樣。

    在那里滴答滴答…

    “他們…”蔣華看了眼下面的人,也噎住了。

    她知道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是與眾不同的日子,大家期待已久的日子,同時也是擔心不已的一天…

    “林總要不先打個電話,問問?”蔣華小心翼翼,她也被這氛圍感染了。

    或者說不是被感染,只是一直在強撐著,因為她是老板特別看中的人,不能丟臉。

    “不用…”

    林義看了眼辦公室,安靜里頭,擺擺手拒絕了。

    “那我再去買些早餐吧。”蔣華也不敢打電話,她怕,怕萬一聽到不好的消息…

    “去吧。”林義點點頭。

    得到同意,或者得到一份心里的安定。蔣華蹬蹬蹬地下了樓梯,到門口的時候,叫了幾個同事一起,出了公司大門。

    本來公司是供應一日三餐的,但這兩天的廚房在改造,開不了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蔣華和幾個同事回來了,大把大把的塑料袋,還有一籮筐一籮筐的豆漿、包子…

    蔣華一聲招呼,大家不爭不搶地起身拿了早餐。

    有幾個人可能是真餓了,大口大口的吃,但更多的只是象征性地動動。

    也就在這個時候,

    偌大的公司里,沉沉地空氣里,在安靜中~

    “叮鈴鈴…,叮鈴鈴…”

    突然電話響了,是從林義辦公室里傳出來的聲音。

    嘩啦一聲,很多人默契地抬頭,看著林義,看著他的辦公室。

    眼神有些著急,恨不得跑到二樓來接這個電話。

    林義也聽到了,廢話能不聽到么,等了那么久了。

    不急不躁地從凳子上站起,向大家微笑了下,然后很淡定地走向辦公室。

    在外人看來,林義走的氣場很穩,很平靜。

    但是只有林義自己知道,今天的腳有點不聽使喚,手心都是細膩的汗。

    重生以來,今天也算頭一槽了,內里太狼狽。

    看來當老板還不如當高管自在啊…

    三步兩步來到電話旁邊,林義定了定,呼吸一口,才拿起紅色聽筒:

    “喂~”

    “老板,是我,告訴你一個消息,等急了吧…”

    電話那頭,吳景秀又我行我素,不按套路出牌,話說一半,就調侃起來了。

    不過林義卻笑了,他知道肯定是好消息。

    辦公室聊了十幾分鐘,氣氛很好。

    而下面的眾人仿佛等了一個世紀。

    呼~

    林義終于出來了,大家松了口氣,同時又秉住了呼吸,想從林義臉上看出點什么,

    不過有些失望,太平靜了,那張年輕的臉太安靜了。

    難道?好多的人,心里硌地一聲,有些發慌~

    “等急了吧,”林義憑著欄桿,看著下面眾人,終于有了表情:“羊城大功告成!”

    林義的聲音很平靜,但是~

    呼啦一聲,好多人開始驚呼,不敢置信,和旁邊的人對視一眼后。

    突兀地,一片掌聲來潮,如大海一般,波濤洶涌…

    大家激動啊,開心啊。

    終于不要再失業了~

    終于不要再面對家里的失落和絕望的眼神了。

    在這一刻,好多下崗再就業的人哭了,熱淚盈眶…

    也就在這個時候,電話又響了。

    “你們在拍一會兒,我去接個電話。”

    林義幽默地玩笑話,卻讓大家哄地一下笑了起來,奇跡般地~掌聲有沒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安靜,落針可聞般,又仿佛回到了原始…

    不過現在大家已經不那么害怕了,心里隱隱有了期待。

    林義這次接到的是潘文清的,從滬市打過來的。

    對方語無倫次講了很多。不過就傳遞了三個意思。

    一是600臺vcd賣完了。

    二是單價158元一張的光碟,也是賣瘋了,到現在為止,已經賣了兩千八百多張。

    第三個,催貨~

    林義安靜聽完,只說了:“很好,你是第二個道喜的,你是大功臣,回來為你慶功。”

    這話本是好話,但電話那頭的潘文清卻一窒,是第二個,卻不是第一個,心里有股不甘。

    當聽到林總的說,第二批貨四天后到時,心里又有了股不服氣的勁。

    “林總,第二批有多少?”

    林義想了想正在組裝的和已經組裝好了的vcd,只等吳景秀從香江調解碼芯片過來了。

    “還是600臺,第三批開始,要多少有多少。”林義在電話里斬釘截鐵。

    “林總,各個片區都是一樣的嗎?”潘文清很是想直接問,第一個電話那邊也還是600臺嗎。

    但他不敢,只能兜著彎試探。

    呵呵~林義嘴角有了弧度,還是很好駕馭的嘛。

    “都一樣,條件都一樣,就看你們本事了,因為第三批開始敞開了供應。”

    聽到邵市那邊傳來的聲音,潘文清握了握拳,這次一定拿第一。

    雙方交待了幾句,掛了電話的林義滿臉喜色地推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