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七章,被搶了

從1994開始
     這次他不在影藏表情。

    “好消息,滬市也脫銷了。”

    又是一片歡呼,一片掌聲。掌聲如雷。

    后面又連著接了兩個電話。

    京城唐慕打來的,意思和潘文清大同小樣,只是說三千張光碟賣完了,請求發貨。

    唐慕是第一個說把3000份額的光碟賣完的。

    因為出發之前,林義給每個片區都配額了3600張光碟,連蜀都都是這個數量。

    其中600張用來贈送,3000張用來銷售。

    唐慕還有一點和潘文清不同的就是單價。在京城,他把光碟的單價定位168元,但還是一個上午就賣完了。

    所以,他是第一個把vcd和光碟都賣完的人。累計總額為:320萬7900元。

    第四個電話是王欣打來的,卻不像之前那樣報喜,350臺vcd到目前為止只賣了218臺。

    聽到這句話,林義還特意看了看辦公桌上的鬧鐘。

    9:45分。

    “也不錯了,今天還是有可能賣完的,”林義也是勉勵一翻。

    王欣聽到這話,心里松了一口氣,但同時也是緊了一下。

    怎么聽林總的口氣,自己這里并沒有其他地方好?不然也不會說:也不錯了。

    想到這里,她摸著掛了的電話,在想要不要給蔣華打一個,問問情況。

    畢竟自己也賣了218臺,算不少的了。

    更何況光碟也賣了954張,那也是一筆大收入:122112元啊。

    不過到最后,她還是沒敢打,因為林總這會肯定和蔣華在一起的。

    連續報了四個喜,林義在樓梯上對他們說:“現在情況很緊急,前線要貨,就拜托大家了…”

    還好之前就有預想過這種情況,提前做了安排,林義心里這般想著。

    因為按照歷史軌跡,vcd市場肯定會爆發的。所以在第一批vcd運出廠后,林義就催促公司加班加點把機箱等配件先組裝起來。

    到現在為止,三班倒,組裝了2800多臺,加上第一批沒用完留下來的1670多臺。

    總數也有4470臺了,林義算了算,覺得不少了。

    只等吳景秀再一次把芯片帶回來,直接封裝芯片就可以出廠了。

    林義也是感嘆,要是有更多錢,存儲更多芯片,哪來這么多事,哪會這么急匆匆地。

    不過好在林義和吳景秀早有對策:約定只要羊城和特區賣的好,她立即拿著那筆款子,去香江提貨,悉數都用完。

    解碼芯片能買多少就買多少,因為兩人深知,只要步步高vcd打響95年的第一槍。

    國外巨頭肯定會加速進入內地。而其他國內商家,不管是大公司也好,還是“花都”機的誕生也好,肯定會有很多種類的vcd進入市場。

    可以預見,風起云涌的時代已經要來了。

    所以在這個背景下,解碼芯片的單價肯定會飆升的,至少半年內會如此。

    而半年后,林義知道,隨著其他國外巨頭的解碼芯片的流入,價格會穩定在1000港幣出頭。

    但那個時候,“黃金三月”早過去了,就如豬身上的里脊肉被人分了一樣。

    食不知味,林義是不可接受的。

    想到這里,林義拿過計算器算了下吳景秀現在赴香江能有多少錢。

    600臺vcd里,單價4999的有100臺,金額499900元;

    單價4588的有200臺,

    金額是917600元。

    剩余300臺是單價4288的,所得1286400元。

    加起來一共有:270萬3900元。

    而單價100元的光碟也賣了1860張,金額是186000元。

    所以總計是:288萬9900元。

    看到這個數字,林義還是滿意的,就是不知道現在的解碼芯片單價多少。

    如果是按照900港幣的單價,可以拿回3211片解碼芯片。但上次還有一部分尾款沒結清的,不過今時不同往日,情況也會好轉的吧。

    看到計算器顯示的這個數字,林義有點皺眉,解碼芯片是真的暴利啊。

    感嘆歸感嘆,林義卻也沒過多糾結,現在人家是老大,自己沒話語權,只希望吳景秀能給點力。

    “你怎么了?”

    林義看蔣華面色擔憂的進來,不解地問,今天可是捷報頻傳,大喜的日子,怎么還愁眉苦臉。

    “蜀都鄭文斌那邊還沒來消息。”這是蔣華擔憂的,不知道是市場情況不好,還是方式不對。

    同時她還猜測過這個人攜款潛逃的可能。不過隨即又把這個念頭掐掉了。

    別個不知道,她是知道的,面前這個年輕人可不是好糊弄的角色。

    光自己知道的防御機制就有兩層,而有沒有其他的,蔣華也不知道。

    誰要是敢亂來,肯定第一時間就被制服住。

    “不急,等等。”

    林義對蜀都的情況也有些疑惑,不會這么大的市場連300臺也吃不了吧。

    或許推廣方式不對,要真是如此的話,林義也不介意換將。

    至于會不會打貨款的主意,林義不擔心的,只要有膽子做,他就沒那膽子過好下半輩子了。

    跑是沒地方跑的,就算買通了關平,也買不通華哥和蔣華、旋姐。

    更何況,關平也不是那種人,兩世來,對這點林義還是自信的。

    “再等等,不急,畢竟不是沿海大都市,要給人家一點時間。”

    “誒,”蔣華嘆息了一聲,也表示只能如此了。

    “你先去忙吧,”林義感覺這個早晨精神消耗有點大,需要休息會。

    “好,”蔣華聞言,看著林義臉上露出的疲憊,也是連忙出去,順帶把門也關上。

    睡了一覺,迷迷糊糊地醒來,外面一片熱火朝天,大家的精氣神特別的好,干勁十足。

    因為林總提到獎金的事情了。以前總聽到超市那邊又發了多少多少獎金,可把他們羨慕的緊。

    不過現在終于輪到自己了,以他們對林總的了解,肯定不會吝嗇。

    看了看時間,11:58。

    差兩分鐘十二點,林義把蔣華叫來,問鄭文斌那邊有情況了沒。

    “還沒有。”蔣華搖搖頭欲言又止。

    “再等2個小時,你打個電話問問,要是沒有滿意的答復,我們再派個人去“輔佐”他。”說這話的時候,林義的語氣意味悠長。

    蔣華靜了一下,替鄭文斌表示擔憂,林總明顯是動了“殺心”了。

    她知道,這次鄭文斌賣的好還是不好,都會在林總心里減分不少。

    2個小時轉瞬即逝,蔣華看了眼林義,得到示意,拿起了桌上的電話。

    “咚…咚…咚…”

    電話連續響了六聲才被接起,一個“喂”字,顯示出那邊的聲音有點著急和疲憊。

    “鄭文斌,你那邊的情況怎么樣了?”雖然在心里,蔣華給他打了把叉,但這時候的語氣還是很不錯的。

    正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上位者就算要拔掉他,也得掌控了情況再翻臉。

    “我們的貨被搶了。”電話那頭鄭文斌滿是苦澀。

    “被搶了,你說清楚,是被搶購一空了,還是被人劫了。”聽到被搶了,蔣華焦急地看了眼林義,然后語速變的奇快。

    “都有。”電話這頭滿頭大汗的鄭文斌終于有時間坐下。

    “都有?什么意思,你把情況給我說清楚…”蔣華看到來到身邊的林義,對接了下眼神,然后詢問原委。

    聽到鄭文斌在那邊的敘說,林義和蔣華終于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昨天深夜,300臺vcd到達蜀都火車站,在用卡車轉運到步步高電子在蜀都的商鋪途中。

    遭到了一伙人的襲擊,據鄭文斌說,襲擊卡車的人不下三十個,大多數拿的是扁擔、菜刀。

    不過也有幾個是拿著砍刀、匕首的等制式刀具的。

    鄭文斌說到這里,很是佩服林總得高瞻遠矚、防患于未然。

    他們一行十多個人,光部隊出身的就有四個,而其他的都是精壯大漢,就他們幾個頭目年輕點,但打架也是一把能手。

    所以經過一場搏斗,關平老部下拼著不要命的玩法,終于擊退了那伙人。不過一個叫衛平的同事,因為要害挨了一刀,當場就倒地不起,暈過去了。

    而衛平的不省人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給那伙人蒙上了一層陰影,同時徹底激怒了鄭文斌這伙人,尤其是三個老戰友。

    在三個老戰友玩命的打法下,這邊的人士氣大增,不過也糾斗了20來分鐘才把人趕走。

    發生了這樣的事,他們只得連夜把衛平送去了醫院,直到凌晨2點過,經過了一場急救手術才脫離危險。

    而后他們分兩人留守醫院,才繼續趕往商鋪。

    后來大伙不僅忙著賣vcd和光碟,還得輪流接受警方調查和詢問。

    雖然是他們報的警,但畢竟也是打架一方,而且還是斗毆這么嚴重的事件。

    好在警方還算通情理,沒有把所有人一次性帶回警局。

    但是鄭文斌是領頭人,理所當然被帶走了。

    直到半個小時前才從派出所回來,而回來后又忙著賣vcd和光碟,所以一直忘了給邵市來個電話。

    “衛平傷勢嚴重嗎?”這個時候,林義按了免提,開口發問。

    一聽是自家老板,鄭文斌態度嚴肅不少:“林總,托您的福,衛平被搶救過來了,不過醒來后又睡著了。

    醫生說,算是脫離危險了,只是需要靜養幾個月才能恢復。”

    “那就好,他人在那邊,你要給我照看好了,”

    林義本想說他滑頭,什么叫托我的福,不過這念頭在心里一起就熄了,“還有,錢你不要在乎,該打的針、該拿的藥、該吃的營養品,你給我用最好的…”

    聽到林義這么人道的話,鄭文斌突然眼眶有些濕潤,一瞬間有種跟著這樣的老板很值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