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八章,豬鼻筋

從1994開始
     “好,林總您放心,這邊有我。”

    最后鄭文斌有點哽咽,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兇險的場景。

    林義和蔣華也繼續安慰了一翻,對于打電話之前的抱怨,兩人只字不提。

    不過好在鄭文斌心里還是有數,沒有一味打感情牌。

    如實地把那邊的情況都說了一遍:

    根據警方推斷,那伙人是慣犯,因為在那片區域經常有人被搶,尤其是外地來的。

    在此前,當地警方就在調查,根據線索來看:他們一伙人大部分是當地村民,只有少數是社會混混,不過這些人也出自這個村里頭。

    而警方告訴鄭文斌:他們這伙人昨晚是幸運的,因為在他們五里之外,還發生了更大的搶劫事件。

    據統計,這伙人大概在80到100人之間,而昨晚搶劫vcd的只是他們的一部分。

    要不是昨晚碰巧,那邊的藥材商人也經過那個地,而且時間比他們稍早,說不定鄭文斌他們昨晚會遭遇什么…

    而下場可能會差很多。

    “幸好,只搶走了9臺,”

    聽到電話那邊敘事,蔣華雖然沒有親臨,卻也是覺得兇險,此時才吐出一口濁氣。

    “嗯,”要不是有衛平幾個人的兇悍,估計兩輛卡車都被人搶走了,林義心里也是慶幸。

    同時,心里也在琢磨,是不是該給他們配個手機了,要不然聯系太不方便。

    可就是一點,現在的手機死貴死貴,關鍵還質量不好。

    原本還想等諾基亞的最新款,不過現在看來,隨著事業的慢慢鋪開,得改變計劃了。

    拋開手機的心思,林義攏了下蜀都的銷售情況。

    此時蜀都的銷售情況也已經明了,除去被搶走的9臺vcd和兩箱光碟計600張。

    經過一上午的販賣,vcd賣了256臺,光碟賣了681張。

    鄭文斌說單價4288的全賣完了,那就是200臺,金額857600元。

    而單價4588的賣了39臺,金額是178932元。

    4999的賣了17臺,價值84983元。

    光碟128元的單價,也有87168元。

    總計:120萬8682元。

    業績雖然和三個大地方沒得比,但這個開局也算不錯了。

    只是可惜被搶走的9臺,都是價格最貴的。

    “這樣算下來,王欣的業績是最少的了。”看到筆記本上統計的一系列數據,蔣華對比了下情況。

    “嗯,她這次就不要發獎金了。”林義嗯了一聲,此時沒過多評價。

    畢竟王欣、唐慕和鄭文斌都是他點的將,卻在這次大比拼中全面落了下風。

    林義面子肯定掛不住。

    雖然說吳景秀也是他第一個點的帥。但這女人不能平常對待,林義有理由相信:隨便把她放哪里,肯定業績不會難看。

    再說這女人也不安分吶,還想著和蔣華扳手腕呢。

    聽到林義一句話,就把王欣的獎金給抹除了下,蔣華也是咋舌。不過隨即也琢磨出味道來了,抬頭看著林義的表情,有些想笑。

    “好笑嗎,別憋著,想笑就笑。”看著蔣華的表情變化,哪還不知道她那點小九九。

    不過蔣華還算忍得住,急忙搖著手,表示沒那么回事。

    “行了,這邊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給我支配好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桌上的鬧鐘響了一聲,

    已經下午兩點了。

    “好,”

    蔣華表示知道,目前開局這么好,她知道接下來一段時間,公司肯定會忙的不可開交,尤其是可能要加班加點的趕工。

    對蔣華,還是放心的。

    不過臨出門時,感覺對方在看著自己,林義就知道,人家還在想自己尷尬的事情,于是悠悠地說:

    “你要努把力了,這次吳景秀干得很漂亮,別給我丟臉。”

    說完,林義像個大老爺一樣,背著雙手,看也不多看她一眼,出門兒去。

    娘希匹的,還想看我笑話…

    果真,提到吳景秀這女人,蔣華頓時沒了心情,看著林義消失的方向,目光又落在了筆記本上~

    落在了這行醒目的字上:第一名,羊城,吳景秀,售罄。

    ~~

    出了步步高電子,林義站在外頭看著人來人往的校服學生,才記起今天是星期六。

    就星期六了啊,晚上得赴杏嫂的約,想到這,林義頓感腦殼疼。

    一邊走一邊再想,今晚該怎么應對那個“王熙鳳”。

    路過邵水橋的時候,聞到了肉香味。他突然就覺著有些餓了,現在才想起,今天貌似還沒進什么食。

    早上裝著心事進的步步高電子,一直忙到現在,林義覺得是時候飽餐一頓了。

    尋著香味,林義擠過人群,果然如同他聞到的那樣,燒烤味。

    一邊好奇,這個年頭竟然就有燒烤了;一邊看人家的手藝。

    賣燒烤的人是個三十五六的青壯,頭發整整齊齊的,寸頭。給羊肉串刷辣椒粉和孜然的時候,一股子毽子肉。

    看這賣相,林義就知道這個人不好惹。不過想想如今的社會治安,好惹的絕對不敢干燒烤。

    因為這東西白天生意基本一般,只有夜晚才是高峰。要是個孬種脾氣,說不得就一天白干了。

    不看人,光看人家熟練的技藝,林義就知道,這家簡陋的“聞人燒烤”小店,東西應該不差。

    看著藝術感十足的店名,林義不自覺地樂呵了一下,這么藝術的名字搭配這么青壯的手藝人,也算是一景了。

    林義的自顧樂呵,顯然引起了人家的注意,不過這老板看了他一眼,也沒說什么,繼續忙活手里的東西。

    尋了個沒趣,林義把注意力放在了右邊的案板上,尋思著自己該吃點什么。

    一眼掃過去,豬心管、豬心臟、豬肺,雞腿、雞翅,這些硬菜都是一整塊一整根的,直接把林義給唬到了。

    “老板,這是什么?”林義指著有點白的長條皮筋狀的東西。

    “豬鼻筋,”青壯掃了眼,語氣生硬的很。

    “呃”林義頓時覺得不可思議,活了兩輩子了,又算漲了見識,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竟然還有人吃這東西。

    問題是,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聽說豬的鼻子還有筋吧,真的有么?

    林義心里在回憶,前世和朋友喝酒的時候,豬頭肉吃的不少,其中就有豬鼻子肉。

    但筋,沒吃出來啊。

    要擱后世,就這老板又冷又硬的態度,加上嚇人的面相,估計沒多少愿意來吃。

    但林義管不了這么多,有點餓了,又是大白天的。點了個雞翅,點了個茄子和十多串羊肉串,要了瓶啤酒,就在那里等。

    “老板,50串豬鼻筋。”就在林義小口小口干喝著啤酒的時候,來了三個人,西服夾帶著公文包,抹著油頭,一看不是企業干部就是事業單位的人。

    不過林義的注意力顯然在他們的吆喝上,還真有人吃這東西啊,而且一口氣還要這么多。

    “老板,豬鼻筋多少錢一根?”林義好奇心大起,也是出口詢問。

    “兩毛。”又是這個又冷又硬的聲音。

    我去,林義還沒出聲,隔壁桌的一個學生卻被嚇到了,太貴了。

    “老板,人家五一路那邊的燒烤,素的兩分,葷的也就五分,再貴的也就一毛。你這太嚇人了啊。”學生還是年輕啊,果斷地藏不住事。

    人家叫五十根的都沒發話,顯然認為值,所以驚訝歸驚訝,林義卻沒有說什么。

    “那你去那邊吃好了。”果然,青壯不是個好說話的,脾氣犟,有個性。

    嗯,這個出聲,店內的四桌食客顯然鎮住了,看這老板,覺得天下還有這么傻的人,趕著把生意往外面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