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九十九章,家庭作業

從1994開始
     林義也試著點了兩根,然后又要了點花生米,開始喝酒,很想看看做出來的東西是否有他的脾氣那么硬。

    由于前面還有一桌,所以林義有的等,一瓶啤酒喝了一半,燒烤沒等來,卻把于海給等來了。

    “你們怎么來了?”于海一進來,林義就和他對上了,沒辦法,店內就四張桌子,空間小得很。

    而讓他好奇的是,這次來的竟然是于海和魏鳳,嗯,小于同學當真是變幻莫測,有點道行,每次見到都帶著不同女生。

    而這個隔壁班的魏鳳此時真的是一張好皮囊啊,只是誰也不會想到,再過十年看這人,就會知道什么是韶華易老、物是人非了。

    “我經常來啊,你怎么在這?”于海這回答有點理所當然。反而好奇林義,不是說請假了么,怎么還有閑心在這吃燒烤。

    “今天不是星期六么。”高三星期六一般不放假的,只有周末才休息。

    “就許你請假,不許我逃課啊。”于海也不客氣,招呼魏鳳坐下,然后麻利地點了雞腿、豬心管、豬肺。

    “厲害,”聞言,林義還能說什么,自從和米珈起了齷蹉后,這個矮男人就徹底放飛了自我。

    不過他真的好奇,怎么會騙到這么多不同女生的。不說其他,眼前的魏鳳就比他高一塊豆腐,估摸著168了。

    對于海,林義自信還算了解,沒長相、沒口才、沒身高,這么個三無人員,卻一直挺有女人緣。

    就著學校那點臭事,三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然后好不容易等到林義的東西上來。

    卻聽魏鳳這時候來了個神話題:“于海,你說說米珈的事情唄,”

    一雙描眉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發嗲的”模樣,像極了后世東莞的那些“同志”。

    提到米珈,林義也有些疑惑,好好的同學朋友,怎么就會這樣了呢,當然這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林義想知道,于海這個花式療傷法會不會惡心到米珈。

    不過,于海對米珈之事,顯然不想提,看了林義一眼,然后那個有點黑、有點大的頭,像火箭一般串了出去。

    “你要死啊你,”嗲聲嗲氣,魏鳳用指頭遮住嘴巴,一副吃驚的模樣,被親了。

    林義咳咳兩聲,然后對自己擠眉弄眼的于海伸出了大拇指:“佩服,果然英雄出少年。”

    千呼萬喚,豬鼻筋終于上來了,林義夾了一根,尖著牙齒試咬了點,咀嚼…

    “嗯,脆,香,有彈性…”名字雖然不好聽,但味道卻真的很棒。

    “這說的是你那里啊。”于海聽到林義說這話,然后眼睛盯著魏鳳前邊,語氣牛里牛氣,有點“街痞”的氣息。

    看著兩人濃情妾意,林義一下子又沒了食欲,人一旦要變,真的是不可捉摸的。

    假裝出去買點東西,然后林義就不告而辭了。

    林義走的時候,一直在想,這男人的情傷才開始呢。

    候富貴從湘潭回來了,他本來打算去找林義,卻沒想到林義自己主動來找他了。

    “林總,您應該配個秘書。”候富貴這話只說一半,還有一半是:秘書還配個大哥大,就方便了。

    不過這話他不能說,不然以為是自己索要大哥大,這個惡名是萬萬不能背的。

    候富貴本來是一句玩笑話,是因為剛才找他不方便才臨時起的念頭。

    不過林義卻聽進去了,這個主意倒是不錯。但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對秘書的要求那不是一般高。

    至少得重點大學的本科文憑吧,至少機靈、肯干吧,忠誠要的吧。

    女人的相貌方面不說傾城傾國。但也得過得去吧,不然天天看著一張丑臉,誰喜歡誰待見,那就是誰傻。

    這么一想,林義覺得還是隨緣看天意的好,只是以后就留個心就行了。

    “那邊怎么樣了,下個月一號可以開業了嗎?”林義今天就為這事而來。

    下個月一號,就是4月1號,中間還有六天時間,候富貴算了算,覺得時間還比較充裕。

    “一切已經就緒了,現在正對新招的員工進行第三階段的培訓。”說著,候富貴打開文件夾,翻開遞給林義。

    文件比較多,十多頁,林義坐在候富貴的辦公椅上,安心的看了起來。

    上面記載的比較繁瑣,大都是是一些流程和進度,很少有涉及到財務和人事的,而大政方針那就更沒有了,那東西都在林義的手里管著。

    拿起筆,刷刷刷地簽了字,合上文件說:“我這幾天抽空過去一趟,現在是蘇溫在那邊管事嗎。”

    “是,除了后勤,蘇溫全面接手了后面的事宜,”

    這分管工作是林義安排的,之所以這么安排就是讓蘇溫好接替蔣華的位置,也早早地斷了候富貴不該有的念頭。

    雖然現在他可能還沒有。但權力可是個好東西,沾染上了,很多人就不想松手,接著鬼心思就會多了起來。

    所以為了避免麻煩,也為了以后不要少一員大將,林義連給候富貴觸摸那權力的機會都沒給。

    “順利嗎?”林義這是詢問,也是試探。

    “蘇經理很有手腕,四兩撥千斤,就把人心掌控地牢牢的。”候富貴還算機靈,說話沒有漏洞。

    他這次為了給林義和蘇溫一個好印象,交接的時候一點猶豫都沒,很干脆很利落。

    “嗯。”林義很滿意這人的態度。

    聊了會工作和生活,候富貴突然記起一件事:“林總,您要我關注的王天夫妻出現了。”

    “哦?”林義來了點興趣:“什么情況,你說說。”

    “您去年說這人在南北特食品公司,我就留了個心眼,一次在和他們副總談生意的時候,找借口提了一句。

    果真像您說的那樣,王天是個有本事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時候已經干到了銷售科長的位置。”

    “那時候?照你這么說,這人現在出來了吧。”

    看著候富貴猴精猴精地拍自己馬屁,林義也是想笑。

    “您真是神人,一猜就中。”候富貴嘿嘿一笑,對自己這個馬屁也是有些得意:“就是這個月初,他們夫妻雙雙要求主動下崗,離開了南北特。

    經過一翻打探,我前天才知道,他們夫妻在親朋好友那里湊了五萬塊錢,開了一家批發公司,專門賣統一方便面。”

    說到這里,候富貴好像遇到了有趣的事情。

    “昨天我碰到了對方,他正踩著三輪自行車給人送貨。于是我說我也要2箱,留了個地址給他,沒成想,人家晚上八點把貨送來了。”

    看不出啊,候富貴還捉弄人了,他要是知道人家前世可是大佬,會不會有什么成就感。

    斜了他一眼,說:“你該不會拿到超市賣吧。”

    “不會不會,我用自己的錢買的,肯定留著自己吃。”

    候富貴突然又有些后悔了,說哪門子說,就是嘴賤,想著那2箱方便面,真要自己消化,他頓感生無可戀。

    “嗯,有點道理。”林義笑著點點頭,然后沉吟了下:

    “給他出點難題,看能不能把湘潭的統一方便面代理權拿到手,就算我們拿不到,也可以幫個關系好的拿到手。”

    “真要這么做?”候富貴第一次覺得自己老板也是有些頑皮的,這才符合這年紀該有的行為。

    “就當給你布置的家庭作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