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章,關平要走

從1994開始
     這算哪門子家庭作業。

    候富貴有些替王天夫妻燒香了,面都沒見過,就憑一份報紙,憑空就叼難人家。

    不過他沒什么顧忌,在滬市,自己是被人經常叼難的那個,所以現在為難人也是有種快感。

    “對了,他們的批發部叫什么?”步步高被自己搶先了,就是和它類似的都被他占了,比如步步升啊之類的,為的就是不想給別人蹭熱度的機會。

    “叫節節高食品批發公司。”候富貴對這個名字頗為有印象,一口就把名字說了出來。

    節節高,林義頓時簇起了眉毛,當時咋就不把這個名字也占了呢。

    “林總,不用擔心,我覺得這名字好難聽。”候富貴看林義收了笑容,就把他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芝麻開花節節高,這名字真的難聽嗎?”林義瞪了他一眼,嚴肅地說:“今天人家是一個方便面批發門店,所以覺得難聽。但是哪一天它是大公司了,你還覺得難聽嗎?”

    林義這個說的是心里差異化現象。

    就像阿里沒怎么出名的時候,總覺得這名字拗口、別扭,還有些像外國佬的,但后來呢?

    大家覺得這名特有藝術、特有內涵和深度,就連人家長得像門神的掌門人都昵稱“x爸爸”。

    想一想,人就是這么的矯情,這么的虛偽。

    “這…”候富貴頓時啞然,因為事實就是林總說的這樣。

    他記得以前社區有個姑娘叫沈翠,因為人長得丑,五大三粗的,一直覺得那名字不好、難聽。

    但是大學一個女生也叫沈翠,人很可愛,還是他的暗戀對象,那時候他覺得這名字好順口。

    “行了,有時間就關注下,”林義也不是真心要特意為難人家,只是一時興趣罷了。

    候富貴的本質工作是后勤,包括采購渠道建設、運輸、倉管等。

    其實對一個健全的公司來說,這樣的結構是非常不健全的。但對很多初創企業來說,這東西可能是一個無法繞過的艱難旅途。

    談到哇哈哈保證金的時候,林義才想起來自己挪用了人家一百多萬用來購買vcd的生產設備和輔助元件了。

    而這筆錢的大頭還是花在了設備上,尤其是給丁肇東、陸遠等這些核心技術員的設備上了。

    這是春節期間發生的事情,當時林義在老家過年,因為大雪冰封,只得通過電話遙控。

    而負責這批貨物購買的是蔣華,她和關平帶著人去南方買的。不然現在步步高電子公司哪有那么多的輔助配件。

    當時元件買的價格很便宜。但以后就難說了,因為vcd市場注定崛起,誰也不會是傻子啊,還繼續愿意做蒸板上的魚。

    看了看蔣華左手倒右手的借條,林義簽了個字,然后對候富貴說:“接下來有幾個很重要的事情,你得去落實。”

    瀏覽著候富貴開始記筆記,林義繼續:“因為這么多超市開業在即,開業當天為了攬客戶、打響知名度,會陸續搞一些促銷活動。

    我們初定的對象是生活必需品,比如金龍魚油、米糧、精鹽等。而另外,在一些知名度好的東西上,我們也可以試一試,以對外彰顯我們步步高超市的實力。

    比如像哇哈哈集團的一系列產品也是可以攻關的對象。爭取讓他們降價支持一次,最不濟也必須讓利一部分給我們。

    記住,你談的時候,要有底氣,畢竟今日不同往昔。”

    看著林義侃侃而談,

    一張口就報了許多知名品牌作為攻關對象。候富貴險些沒坐住。

    動動嘴就要半價支持,后面說成本價也可以,又說最低八折是底線,把候富貴都弄暈了。

    生意還能這么談?又不是街邊買針線,這么大筆交易,砍價過家家玩似的,但是他也就心里抱怨抱怨。

    “怎么?有困難?”林義看候富貴的表情,就把他的想法猜的七七八八。

    “不是,林總,我就覺得人家不會同意。”

    “你不努力試試,怎么知道同意不同意。只要我們其他五個超市接二連三開業了,以后在瀟湘這塊土地上,誰也不敢忽視,我看誰還敢忽視?做大事要有底氣,這方面你該學學吳景秀…”

    林義就差指著額頭罵了,也就差明說要他去“忽悠了”。

    “可是…”候富貴還想掙扎下,因為這事的難度超過了他的想象,以往聽都沒聽過,生意可以這樣“賴皮”。

    “其他不要說了,你就告訴我,能不能做!”林義站起身,手一擺,根本不給他討價還價的余地,“你要是不行,就我帶人去。”

    “行,”被逼的沒辦法的候富貴,沉默一分鐘,咬咬牙說行。

    “行就好,你也不要覺得我為難你。你回去好好想想,隨著我們規模一步一步地擴大,如果不建立好自己的游戲規則,難道以后讓人掣肘牽著鼻子走?”

    “那我們搞那么大攤子干什么。你以后也是大公司的大人物了。我們追求得理念是:渠道為王、終端制勝。”

    “你給我記住嘍…”

    候富貴的能力是有,而且還比較強。尤其是他的處事方式,圓滑、極有手腕。

    但是他的弊端也很明顯,對供應商就像嗲娘一樣供著,林義早就想和他談談自己的理念了。

    “是,”聽到以后是大公司的大人物了,候富貴心里無語,又把自己當小孩哄了。不過隨即又一想,照這么下去,可不是大公司了。

    突兀地,候富貴感覺這個工作即那么地有誘惑力,又那么地難。

    看著候富貴額頭冒著汗離開,林義其實在心里并不怪他,因為這是年代和思想的制約。

    畢竟這個年頭是賣方為主導地位的市場結構,還遠遠沒有后世“顧客是上帝”的意識。

    所以,何謂的“渠道為王、終端制勝”在大部分眼里,覺得就是個笑話,不知所謂。

    但是,林義知道,隨著競爭的激烈化,不論是超市也好,其他行業也好,終將走上這條路。

    而且還不會太遠了,所以林義有緊迫感。這次要求他們降價、打折,就權當是一次試探,為以后和其他大型超市競爭打下厚實基礎。

    出了超市的候富貴,一路都有些精神潰散。

    他今天感覺壓力山大,林總提出的理念,在他看來和哇哈哈的“聯銷體”有的一比,難度甚大。

    在坐上出租車、回頭看著步步高超市的時候,候富貴感覺平時的馬屁都白費了。

    還是功夫不到家啊,他心里自嘲。

    然后對著不停通過后視鏡看自己的出租車司機重重“嗯”了一聲,才開始整理頭緒,該怎么下手。

    ~~

    在超市指點了一下江山,發泄了一通,林義走在街上看著來來往往的女人,都覺得比平時好看了不少。

    大概是春天的緣故,很多年輕點的姑娘都開始“褪皮”了,妖嬈的身段,讓林義有點招架不住。

    這個時候,杜英蓮的身子撲閃撲閃一下子到林義的腦海里,那么平凡卻那么銷魂。

    瑪德,年輕就是好啊。林義趕緊驅散亂七八糟的念頭,哀嘆一聲,還是好久不吃肉鬧的。

    饞了…

    回到書店二樓的林義確實餓了,從早到現在還沒正兒八經地吃過東西。

    本來好好的燒烤,卻被那對“不要臉”的給擠走了。

    打開冰箱,里面還剩幾個雞蛋、一把四季蔥、一些鄒艷霞從家里帶過來的炸魚塊。

    淘米煮飯。然后洗鍋、開煤氣、淋油,當鍋里的熱油滋滋的像跳著健美操的時候。

    林義拿著蛋在鍋邊敲了下,雙手掰開,這個蛋就下好了。不過打到第三個蛋時,林義想起了電視里面:人家單手打蛋。

    于是,也有樣學樣把蛋捏在手心,指頭用力使勁往兩段拉。

    噗,蛋沒打好,卻被在手心擠成一團了,連帶著雞蛋殼碎片都掉到了鍋里。

    看著鍋里的雞蛋殼碎片,像仙女撒花一樣,遍布每個角落。林義為自己的“蠢笨”默哀幾秒,然后耐著性子把它們給夾出來。

    在生活里,林義有時候特別倔犟,第三個蛋不行,那就第四個,一直到第六個。看著冰箱里面空空如也,感覺自己還是沒大廚的命。

    炸魚塊就容易多了,用水煮一下,然后又用油炒一下,加點配料,就算成了,感覺香噴噴的。

    可能是自己炒的緣故,林義覺得這些菜簡直就是色香味俱佳。

    狼吞虎咽也好,細嚼慢咽也好,一個人吃飯的時候簡直就是隨心所欲。就像現在林義把雙腳架在沙發上,也不用擔心自己的形象問題。

    “砰砰砰…”

    剛得意自己可以自由散漫,外面的門就響起來了。

    肯定不是武榮和艷霞,他們現在還在學校,那就只可能是關平夫妻中的一個。

    這么一想,林義不想動也得動了。

    拖拉著布鞋,嘴里還不忘叼個魚塊,才往門口走。

    “一猜就是你。”門外果然是關平,敲幾下門就很君子的站在那里等著。

    “你在吃飯。”關平看著林義嘴角的油,臉抽了抽,這是多么個沒吃相。

    “對啊,分分鐘上下幾千萬的人,一天一天忙的,飯都沒得吃了。”林義好整以暇,才沒心思收斂剛才的散漫。

    “小義你今天心情不錯。”對于很少自賣自夸的林義,關平不知道怎么來形容自己的內心。

    感覺就像被成千上萬只羚羊腳踏了一樣。

    “還好吧,難得今天是個好日子。”林義夾起一塊雞蛋放嘴里,對著他說:“這菜很好吃,雞蛋味,要不要嘗嘗,知道你要來,特意把你的那份也做了。”

    看著那一大碟雞蛋,關平終于忍不住了,那“殺人”的笑容又來了。

    “關哥,你當時和嫂子戀愛的時候,有沒有笑過?”林義今天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頓時,關平不看他了,直接半躺在沙發上,收起笑容望著天花板。

    過了會,臉上又有了笑容。

    客廳里,一靜一動,一個坐著,一個躺著,誰也別搭理誰,氣氛融洽極了。

    “我得去趟蜀都。”等到林義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關平坐了起來,神色突然變得很認真。

    “就知道你這次來肯定是為了這事情。”林義吃完最后一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把筷子擱碗上,抬頭盯著他:“你要去我不會阻攔,但是關哥,現在你不是在部隊了,很多事情不能用那一套方法解決。”

    關平要去那邊干嘛,林義多少猜到一點,就怕他陷入了危險,或者被逼下重手,那就麻煩了。

    不要以為關哥平日里不爭不搶,風輕云淡,和和氣氣。但在義氣面前,卻也是個狠角色。

    “我知道,晚上就走。”關平意思很明了,一定得去。

    “坐火車?”

    “?”關平愣了下神,不坐火車還能坐什么,這么趕,飛機票沒得賣。

    “行吧,你路上小心。”勸不了,就懶得勸。

    “那9臺vcd,我會找回來的。”關平說著這件事情的時候,感覺特別稀松平常。

    “算了吧,我家大業大,犯不著。”林義這次是真打算不追究了。

    蜀都那邊有多么亂,林義在后世在新聞里頭,也知道些,是真不想為了幾個錢財,把命搭上。

    “這次不找回來,以后會有更多的找不回來。”關平很明顯要震山敲虎。

    “我能好奇下,您老在部隊什么職位嗎?”都說猛龍壓不過地頭蛇,這位倒好,不退縮,還主動出擊了。

    “這是紀律。”關平沒說,但說了在那邊也是有戰友的,不算孤軍奮戰。

    “那我能為你做點什么?”最后的最后,林義發現沒啥可說,于是把那碗沒吃完的雞蛋移到了關平面前,滿臉虔誠。

    關哥走了,同行的還有三人,在車站里,聞訊趕來的吳芳芳怎么阻攔都沒用,鐵了心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