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零一章,吳景秀被打了

從1994開始
     這讓林義非常詫異,平時的護妻狂魔,竟然也有這么心鐵、冷血的一面。

    吳景秀來電了,她告訴林義說:這次她先結清了上次的尾款。然后又經過萬難的談判,要了5000片解碼芯片…

    聽到這個電話,激動的林義恨不得給她胸前掛朵大紅花,豎個大拇指表揚表揚。

    不過吳景秀也在電話里嘆息,這是最后一次以850港幣拿貨。以后得跟著市場走,優惠就沒那么大了。

    “已經很不錯了,人要學會知足。再說,可以預見不久的將來,解碼芯片的供應商不會一家獨大,犯不著擔心。”

    林義在電話里轉頭安慰她的時候,吳景秀何嘗不明白。

    不僅明白,而且清楚的更多:

    一個是C—Cube公司通過步步高超市的“第一炮”,已經確認這個市場和預期一樣,是有無限潛力的。

    只要能證明這一點,前面用優惠條件和步步高電子做成交易的市場試探就是值得的。

    這不僅支持自己的下游打開了市場,賣了個人情,搞好了合作關系。

    同時也是為自己公司打開市場,沒所謂吃虧,一舉兩得。

    所以從這點看,這家公司的高瞻遠矚和魄力就不是自己身上那點魅力能影響和決策的。

    此時,吳景秀也想通了這個道理。前期史密斯拿著雞毛當令箭,那不過是他在執行公司的決策,而順手想薅自己一把。

    而從今往后,肯定會有更多的人和公司找上史密斯的門,其實就這幾天,已經陸陸續續有人找上了門。

    理所當然,以后給吳景秀或者步步高電子的優惠肯定繼續有。

    但肯定不會那么多。

    吳景秀以后拿不到這么高的折扣,其實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史密斯的釣魚計劃。

    下一次吳景秀要是不乖乖躺在他的臥室里,那就準備把餌扔了,直接上刺。

    “林總,我在香江這邊,看到很多人先后來尋求史密斯購買解碼芯片和控制系統。”

    這是吳景秀比較擔憂的,雖然說一開始就不怕競爭,但是當競爭要來臨時,難免不岔。

    “他們現階段要的量多嗎?”

    “不多,少的十來片,多的百把片,單價都在1000港幣左右。”很顯然,吳景秀對這些留了心。

    “不要去管他們。vcd市場出人意料地大爆,肯定會有人入場的,這都是我們之前就預計過的場景。

    以他們拿貨的量來看,估計他們都只是想掙點錢,賣一臺掙一臺的錢。

    而我們和他們不一樣,目光立意長遠,在意的是品牌的建設。只要牌子建立起來了,聲譽就有了,有了聲譽對我們后續計劃就是如虎添翼,暫時的錢不過是小道爾。”

    林義的這個想法不是胡亂猜測的,而是這個市場最終得出的結論。要不然巔峰時期的3000多個vcd品牌,大浪淘沙,最終能剩幾個?

    只是很多人現在在局中,看不透,只想整些快錢。

    但這些怎么可能瞞得過林義呢,自始至終步步高電子的市場定位就清晰地很,那就是大品牌的樹立。

    有了這個大品牌加身,后續的音響、無繩電話等一系列規劃里的東西才好容易推廣,走向千家萬戶。

    “唉,所以說你是我老板呢。”吳景秀作為高學歷有見識的人。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關節,剛才郁悶的心頓時好了不少。

    “好好跟著我干,許你一個前程。

    ”聽到那邊玩笑話,林義也打趣,然后又問:

    “要你關注的索尼、利物浦等國外巨頭,現在它們可有動靜?”

    “有,動作還很大。”想起自己得到的消息,吳景秀的心情又沉重了幾分:

    “可能是我特意留心的緣故,最近在香江和內地沿海,老發現到這些公司的身影。

    為此我還特意拖一些朋友打探得知,最多半個月到一個月,它們就會全面進入內地。”

    “老板,面對這些虎豹財狼,可還有什么良策?”

    林義沉默了下說,“還是我們之前商量的那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趁他們進來之前,趕緊再賣幾批,讓我們的牌子更響亮點吧。”

    再過半個月到一個月,那剛好是歷史上的“黃金三月”,想到這里,林義心里松了口氣。

    至于狙擊計劃是有,但不是現在。

    因為現在犯不著,市場那么大,先把自己肚子填飽再說。

    要是自己都沒吃飽,就和人家死磕,那只會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不劃算。

    等到市場容量差不多了,為了繼續擴大,林義才會用計劃里的招對付他們。

    當然林義現在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比如廣告語里添加“中國馳名商標,”“中國第一品牌,”“世界著名品牌”“民族品牌”之類的。

    反正在這個草莽江湖的年頭,這些東西都是擦邊球,又不明著犯法,不用白不用。

    就算有關部門來了,最多就是勒令、警告,再不濟就是罰點小款,那些套路林義經歷多了。

    付出和巨大收益比,根本不成比例,所以選擇對他來說是沒有的。

    而他更知道的是:老百姓就喜歡這個調調。

    一看這又是馳名商標,又是第一品牌,那立馬覺得高大上,檔次就和其他的不一樣了。

    “也只能如此了。”

    “你什么時候到?”林義還是關心能不能按時出貨。

    “明天早上的飛機。”

    “好,回來給你慶功。那首歌的版權你要加緊時間催促下。”

    “已經拿到了。”說到這里,吳景秀有些得意。

    “這么快?這速度夠夸張的。”

    “這年頭有錢還不容易?他們寫歌、唱歌的還不是為了錢,所以在我來看這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

    “嘖嘖,越來越有我的幾分風范了。”自己就和她說過一次,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是事,人家馬上就活學活用。

    “咯咯~”

    ~~

    吳景秀在香江得意,事業順風順水。但是她一回來,UU看書 www..com 還沒來得及喝口水,就被人打了一頓。

    要不是事情發在步步高電子公司,被人及時阻攔,估計會被暴揍一頓狠的。

    甚至被打死都有可能。

    當在書店二樓看書的林義,在接到電話趕到步步高電子的時候。

    只見吳芳芳摟著吳景秀在流眼淚,后者披頭散發,臉上好多個清晰地手指印互相重疊,喀喇地特別顯眼。

    而三米開外,一個長得比較陰柔,但面相特別好看的男人被壓在地上。

    看到這長相,林義心里卻不由想起后世那些娘娘腔,單論長相,這人比那些小鮮肉只強不弱。

    只見其雙手被反綁著,面對幾個看管他的人表現的嫉惡如仇,恨不得吃人血肉,一看就是沒經過社會毒打的。

    “怎么回事?”看到這情形,林義直接問趕過來的李光潔。

    “老板,那是吳景秀的丈夫…”特意看了眼周邊,李光潔才把事情娓娓道來。

    丈夫?想一想也對。估摸著這相貌也是吳景秀最初嫁給他的原因吧。

    這個男人,叫孫衛軍,在一家國企干宣傳員。

    也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風言風語,說是她老婆在外面搞破鞋。

    加之吳景秀經常性的在姐姐家里住,不回家。又趕上去特區開拓市場,那更是幾個月都沒看到人影。這行徑,簡直就是傷口撒鹽。

    當有人和他說,她老婆在香江做了外國佬的情人時。

    他再也忍不住了。平時隔三差五就來步步高電子打聽情況,有時候在門口對面的茶館,一等就是一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