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零二章,殺雞儆猴

從1994開始
     而這次剛好逮到了吳景秀帶著芯片從香江回來。

    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們是夫妻,所以都非常識趣,沒防范之心,反而還特意避讓給了獨處空間。

    哪曾想,這人過來就說了句“臭婊~子,敢搞破鞋”幾個字,然后掄起拳頭巴掌就直接發難。

    惡語相加,拳腳相向。

    吳景秀一個女人又在驟不及防之下,根本不是對手,三下兩下就被打倒在地,痛地蜷縮成一團。

    要不是大家反應及時,根據他們的猜測,后果不敢想象。

    “這人也是個狠角,我仔細看了下傷口,都往要害部門招呼,要不是吳景秀蜷縮一團死死護住腦袋,估計出事了。”

    李光潔在部隊干過很多年,對傷口的判斷,已經不亞于一些專業的法醫。

    “報警了嗎?”

    “這,這嫂子不讓報警,說已經丟人現眼了,不想事態進一步擴大,鬧得滿城風雨。”看著自己老板不滿的眼神,李光潔頓時覺得難為情。

    “那你先送吳景秀去醫院。”林義看到在那里發呆的吳景秀,第一感覺就是這女人被打傻了一樣。

    “吳景秀死活不去。”

    得,又是一個難題。

    看到李光潔又是一副不知道怎么辦的樣子,林義直接瞪了他一眼,然后走到兩姐妹面前:“你們先去醫院。”

    然后也沒管她們的態度如何,側頭對身邊的蔣華說:“安排幾人送過去,對醫生說來次全身檢查,所有費用公司報銷,去吧。”

    聽到林義這話,吳芳芳感激地看了林義一眼,然后配合著蔣華幾人,硬生生把吳景秀拽拉到了面包車上。

    不過剛才還死活不去醫院的吳景秀,一到車上就對跟過來的林義說:“幫我報警!”

    眼神里絕望與堅強,口氣也斬釘截鐵。

    “你確定嗎?”本來也想進車的林義腳步一緩,對視著她,嚴肅地問。

    這年頭都流行家丑不可外揚,夫妻打架根本就是家常便飯,很少有報警的,或者說在平常老百姓的心底里,根本就沒這個意識。

    “確定,”這兩個字,吳景秀是咬牙徹齒說的。

    林義緩緩點頭,等面包車離開公司的時候,對李光潔說:“這人是闖進來的,還是按公司流程進來的?”

    “尾隨吳景秀進來的。”對自家老板的話,李光潔是有點摸不著頭腦。

    因為這人大家都認識,不存在闖啊。

    “嗯?”林義眼睛睜大幾分,瞅著他。

    “哦,哦,是闖進來的,沒按公司流程:申請預約、簽字、放行的程序進來,就是闖進來的。”看到林義的不滿又加了幾分,李光潔一拍腦袋,終于反應過來了。

    “我們是高科技公司對吧。”林義看到他領悟了自己的意思,才繼續說:

    “高科技公司核心技術多,商業秘密多。你說他在外面蹲了這久,現在突然又強闖進來,這是為什么?又該怎么對派出所的人說?”

    看著林義說的慢條斯理,李光潔的人卻是一頓,心里打顫,此刻他明白了:為什么人家年紀輕輕就有一份偌大家業了,心思夠詭異。

    這大概就是讀書人的心狠手辣吧,不動則若無其事。笑呵呵地,動則往死里整。

    雖說心里發寒歸發寒。但李光潔也不含糊,知道是討好老板的時候:

    “蹲那么久是在望風,闖進來是覬覦公司高科技的秘密,而對吳景秀動手是因為她攜帶有核心芯片,

    準備強搶。”

    “呵~,要是有人問你怎么一下就沖進來了呢?”林義意味深長地看著他。

    “這,”李光潔又拍了下腦袋,把頭湊近,低聲說:“他和值班門衛互相勾結。”

    “有證據嗎。”林義也是看了他一眼,沒想到這也是個不好相與的角色。

    “煙酒算賄賂,算勾結嗎,不夠還可以…”李光潔又低聲詢問。

    “我不知道,你看著辦吧。沒辦好,你就向關哥交代吧。”林義突然有了一種心思,得把這人還給關平才行。

    不堪大用,這是給他的評價。

    并不是說,林義因為這人會揣摩自己的心思,而覺得其人卑鄙。世界上卑鄙的人多了去了,誰在乎。

    林義之所以要這樣做,還做的這么絕,是因為他憤怒了。公司門衛竟然敢不按照程序隨意放人進來,而公司內部的人卻沒有防范之心。

    這才是氣憤的根本所在。

    他準備殺雞儆猴,不搞點動靜、搞點絕佳理由,怎么好隨意開刀,不是讓心寒么。

    “那報警了?”李光潔看了不遠處還按在地上的孫衛軍一眼,眼里沒有同情,只是覺得這人夠倒霉。

    “報警吧。”林義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還有…”不過走了幾步,又轉過身看著李光潔,說了句:“報警之前,統一下口徑最好。處理完后,來我辦公室。”

    這年頭報警是件大事,不過那頭聽到是步步高電子的時候,卻沒有含糊。

    來得很快,不僅孫衛軍被帶走了,還帶走了一個值班的門衛。

    看到這一幕,公司的人立即傻眼了,紛紛私語,問這是怎么回事?

    對這一幕,林義早有預料,只是通過百葉窗,看著眾生相,心里卻出奇地平靜。

    他明白的很,這次報警對門衛來說,最多是拘留、詢問,不會有實際的傷害。他只不過是林義打算祭旗的一棋子而已。

    今天被帶出了公司的門,卻永遠不再是公司的人了。

    這年頭不是國企,又沒“勞動法”需要遵守,只要理由合情合理,大家為了自己的飯碗,絕對不會有任何同情心。

    相反,會更加珍惜手里的這份工作。

    下午四點過,吳景秀姐妹和蔣華等人從醫院回來了。

    “做了全身檢查。沒什么大的問題,就是些皮下組織受傷和一些軟骨受損,還有輕微腦震蕩。開了些外敷內用的藥,醫生說過段時間就沒事了。”說著,蔣華遞過一份鑒定書。

    稍微看了眼,林義就把它退回給對面的女人:“把李光潔給我叫來,我有話對你們說。”

    等到兩人坐在對面后,林義就那樣看著他們,態度逐漸變冷:“當時設置門衛這個崗位的時候,我是怎么強調的,李光潔你給我說說。”

    聽到被點名,感受逐漸凝重的氣氛,又看了眼旁邊一樣靜默的蔣華,有點不安地開口:“外來人等,一律不許入內;預約的人,需要按公司流程方可入內…”

    “你既然知道,那我問你,為什么孫衛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進來詢問吳景秀情況?嗯?為什么還可以到里面打人?”

    李光潔沉默不語,只覺得林義在小題大做。

    “你不說是吧,行,我替你說,又沒什么大不了的,丈夫進來問問妻子情況是人之常情。是不是這么想的?”

    “老板…”李光潔就是這么想的,他的思想還在人情世故上。

    “放肆。”林義看到他還想反駁,直接重重拍了下辦公桌,凌厲地逼向他:

    “今天公司就一百多人,不覺得咋了。要是公司以后幾千上萬人,是不是每個人的親屬都可以隨便進來?”

    “你們把公司當什么了?菜市場啊?如果當菜市場,你可以走人了。”

    林義的聲音一聲大過一聲,后來樓下的人都可以聽見。

    不過他是故意這樣的,以前一直是個老好人形象。在普通員工眼里沒什么威信,說過的話不是太當回事,很多人都還按照自己的人情世故思想去判斷和做事。

    擱以前這也沒錯。

    但現在不同了,步步高電子眼看崛起在際,無規矩不成方圓,今天有把柄不用,那不白瞎么。

    看到林義突然的爆發,李光潔張口望著他,茫然不知所措。他只知道一點,今天的事情大發了。

    把李光潔吼了一頓,林義又把目光對向蔣華:“虧你還是部隊出來的,保密覺悟也這么差。”

    “今天孫衛軍可以仗著自己是別人的丈夫進來公司打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明天是不是別人也可以找理由進來盜竊公司機密?”

    “什么是高科技公司?如果沒有了技術核心,核心技術保密不了,還是高科技公司嗎?還有人會認可嗎?

    今天公司剛起步,就vcd控制系統值錢,你們就這么疏忽大意,那以后商業秘密多了,該怎么辦?…”

    蔣華一開始看到林義訓斥李光潔,就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善了,但是當林義說出這番話后。

    心里頓時毛骨悚然,才知道問題多么嚴重。

    “我認罰。”干脆利落,她也算明白林義了,大事情面前絕對不會有僥幸的可能,更何況她心服口服。

    “我錯了,我也認罰。”看到林義又把視線轉向自己,李光潔此時還哪有什么脾氣。

    他也是部隊出身的,自然知道老板剛才的話不假。

    瞅著兩人,目光不斷巡視,良久才坐下,重新開口:

    “孫衛軍怎么會在外面聽到風言風語的我不管,但是公司內部有人敢嚼舌根、敢把公司的事情到外面當茶余后飯,那別怪我不客氣了。

    今天他們可以把吳景秀去深圳、去特區的事情宣傳得沸沸揚揚,那以后公司可就渾身是漏洞的塞子了,還怎么保密?”

    “回頭把這些人給我找出來,然后開了。其他沒簽過保密協議書和競業協議書的,都給我簽一份,不要怕麻煩。”

    “好,”看到林義后頭的話是平靜地語氣,蔣華緊張的心,一下松弛不少。

    而李光潔也是趕忙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