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零八章,風雨欲來

從1994開始
     順帶著事件的另一個主角,林義也跟著出名了。

    大家在努力學習之余,也都是極力的尋找消遣來源。

    于是,“李伊萊雇傭一群姐妹幫著寫情書追林義”的八卦,在大家的意想不到中熱鬧了一把。

    這個年紀這個年頭,喜歡異性不稀奇,不然怎么會有學校“禁止”早戀的明文規定。

    但是喜歡一個人鬧的很多任課老師都知道了,那就罕見了。

    鄭班主任為此還煩惱了一把。林義就算了,成績下降以后,班上排名就一直三十名左右。在三個文科實驗班里,算是中下游水平了。

    但李伊萊這女娃在他眼里是很有潛力的。高三以后,成績一直在前進,現在都基本穩定到學校前三十名的“黃金期望位置”了。

    理所當然,兩人被叫到了辦公室。鄭班主任也沒喊兩人坐,左手叼一根煙,右手環在胸前,一臉的憂愁,瞅著兩人也不說話。

    “老師,我的錯,喜歡林義很久了,一時沒忍住,把事情弄大了。”李伊萊看著班主任皺眉不說話,而林義又是一副“沒卵事”的樣子。

    就覺得這份罪還得自己承擔,指望林義是不靠譜了。心里在想,老娘也算白瞎了眼,喜歡他這么久。

    可是回頭又是一想,自己不白瞎了眼,還是有人會白瞎了眼的,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李伊萊在心里氣不打一處來。那鄭班主任卻明著氣不打一處來了,這個女娃也太不像話了,什么態度。

    “李…李伊萊…”此刻要不是知道李伊萊是個干部子女,他老人家要大發一場雷霆的。

    最后想想兩人的“背景”。在原地轉了一圈,一跺腳:

    “你們兩個好好在這里給我反省反省,意識不到自己的錯誤,不許吃飯。”

    “砰”地一聲,辦公室門被關了。然后一陣嘩啦鐵鏈做晌,外頭被鎖住了。

    “誒,老鄭動真格的了。”李伊萊透過玻璃看著外面怒氣沖沖離開的班主任,有點對不起他的感覺。

    “還不是你做的好事,我說你就不能低調點嗎?”

    林義尋了個好位置,感覺老鄭的椅子看著簡單,卻還蠻舒服的。

    “你的意思,我低調些你就能接受我喜歡你了?”女人好腦回路,直接把林義給噎到了。

    “我當然是不希望你喜歡我的,不過你那老爸在后面罩著,我也不敢把你怎么樣啊…”

    聽著林義悠悠地抱怨,李伊萊直接大笑,說不出的得意。

    不過笑到最后,她突然一下就中斷了,悶悶地坐在林義對面的矮凳上。

    兩人還真被關了一下午。晚餐是于海和武榮從窗口遞了兩份“蛋炒飯”進來。

    一看這東西,林義就知道他們爬圍墻了,因為蛋炒飯只有外頭才有得賣。

    最后這場“圍”還是林凱來解的。看著林義走出辦公室,他和和氣氣地走過來攬著林義說:

    “不錯不錯,小叔后繼有人了。”

    這話直接讓幾個女生無語,而男生幾個卻沒忍住開懷大笑。這一小伙人,誰都知道林義家里的情況。

    不過林義好奇的不是這些,“于海你什么時候和米珈又說話了。”

    …

    吳景秀打電話過來了,不過不是好消息。

    她說在特區陸陸續續能看到高士達、三星、索尼、松下、飛利浦、帝威斯等外國電子巨頭的身影。

    也就是說,境外vcd開始登錄國內了,而且一來就形成風雨欲來之勢,

    這些都是真正的大品牌。

    “就這些?”林義聽到一系列名單,沒有多么驚訝。

    “不止,”聽到林義如此平靜,那邊的吳景秀差點跳腳,直接急切地擔憂:

    “我這段日子通過史密斯得知。

    特區的先鋒、無錫的梅花組合、常州的新科、蜀都的鼎天、滬市的海月都開始vcd立項了,估計下半年就能投入市場。

    還加上一個早期的萬燕,老板情況有點復雜啊。”

    “你怕了?”對這些情況林義壓根不意外,這才哪到哪。明后年3000多個品種的vcd,那才是真正的魚龍混雜。

    “不是怕了,但是急了。雖說有預估,但說歸說,真的來了,我心里也有些沒底。”吳景秀雖然自信,但從不盲目,所以確實很擔心。

    “我們都是從無到有走過來的,擔心可以有。但信心要足,不能對外露怯了。

    你也說國產中現在能出貨的,就一個要死不活的萬燕,卻還在掛著急救吊瓶。

    而其他公司的產品想要正式上市,怎么著也得半年之后了吧。

    半年對我們來說,足夠了,明白嗎?”

    “那國外的呢?”

    此時林義算是明白了,電話那頭的女人在尋求精神上的志同道合,也叫默契和支持,并不是真正怕了。

    對此林義表示理解,雖然初生牛犢不怕虎。但遇到真的虎,也不可能真的一點“擔憂”沒有,她是需要林義給她自信。

    “不足為慮。”風輕云淡的四個字,林義是真的不怕,按照歷史軌跡,它們最多能風光一年。

    在電話里頭,林義傳授了一些應對之法。同時又把他在京城的策略說了一遍,要她那邊也把影響力搞大。

    得到了這個想法,吳景秀心里底氣頓時足了不少。

    當林義要求她把幾家境外巨頭的vcd產品集齊幾套送到公司來的時候。

    吳景秀直接說已經在發往邵市的路上了,她和蔣華已經溝通過了。

    雖然這次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卻也有一個好消息。

    隨著國外巨頭的入場。

    三星、索尼、飛利浦表示在近期會相繼推出vcd解碼芯片。至此,終于打破了C—Cube公司在解碼芯片市場一家獨大的局面。

    不過三星、索尼、飛利浦推出的是第一代芯片。和C—Cube賣給步步高電子的相比,整整落后2代,而價錢卻比步步高電子購買的最新一代還高。

    “預料之中的事情,它們要是把最新一代賣給其他生產商,UU看書 .uukanshu.com 那它們自己的產品就沒技術領先優勢了。

    所以我們得和C—Cube搞好關系。”

    “老板,史密斯透露。索尼、利物浦、三星等巨頭有可能會形成同盟,以確保技術永遠領先國內一代,迫于壓力以及其他產業的利益輸送,C—Cube最終可能會答應結盟。

    如果這樣,我們以后只怕會買不到最新一代解碼芯片了。”

    這才是吳景秀真正關心的地方。

    要不是步步高電子最近從他們那里下了一批天大的訂單,史密斯怕連這個口風都不會透露。

    “不用急,一時半會這個同盟估計難以成行,不過我們手握兩萬多片的芯片儲存,短時間內也不會懼怕他們。”

    其實在去京城之前,林義就對這個情形“估計”到了。

    所以那時候他把五個片區,前后兩批出貨累積到的2590多萬中的2100萬撥給了蔣華。

    讓她帶人南下和吳景秀匯合,把它們全部換成C—Cube最新一代解碼芯片。

    當時這個決定遭到了所有人的阻攔和擔心。不過現在看來,他們都慶幸林義的決定是多么明智。

    單價910港幣,足足購買了22000多片最新一代解碼芯片啊。

    按蔣華的說法,今年只要把這些賣出去,就算絕對勝利。當時還在電話里被林義貶了一頓,說她沒志氣。

    要是按照歷史軌跡,95年國內有60萬臺vcd的市場容量。要是步步高電子只賣這點,估計連年終銷量前十名都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