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零九章,五十一

從1994開始
     更何況還有自己這個攪局者,說不定這一年的市場容量會更大。

    雖然對于芯片被人控制住,林義就算穿越者,也一籌莫展。

    但并不是代表他沒有緩解之法,反正自己買不到好的,那其他國內廠商一樣也買不到。

    而自己有控制系統和光碟自產自銷的優勢,再加上優先一步的品牌戰略意識。只要質量不作死,在豪強林立中,總會有一席之地。

    當然對于境外巨頭的同盟,“黃金三月”之后,林義也不怕它們。

    對付外資巨頭,其實手段很單一,方法也很有效。

    那就是降價和模仿。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三次不行就往死里降…

    直到它們沒多少利潤可掙,就可以把它們趕出去了。

    而模仿就更簡單了。

    林義完全可以另組一隊人,成立一個看似八輩子打不著的一個公司。

    專門制造和收購“花都機”,貼牌模仿,在這個以賣方市場為王的年頭,一般百姓根本分不清真假。

    當然這個損招,不到萬不得已,不輕易用。

    前世國內廠商就是這么干的。當賣vcd的利潤還比不上解碼芯片時。

    當大陸廉價、假冒偽劣vcd肆虐,它們所謂的“高端機”不暢銷的時。

    就是境外巨頭退出歷史舞臺地時候。

    到時候真要提前這么做了,那暴利提前不再的vcd市場,肯定會扼制住很多蠢蠢欲動要入場的人。

    也許,明后年就沒前世3000多個品種的盛況了。

    后面林義叮囑吳景秀,要她在特區留意一下選址。

    “老板,真的要搬來特區?”電話那頭,吳景秀終于等來了這個“喜訊”。

    “你不是一直心心念么,選址的前期工作就交給你了。”

    “現在深城有五個區,老板可有特別鐘愛的地方。”在吳景秀的腦海里,瞬間出現了一幅大概的地圖,她最喜歡的是LH區。

    “沒有特別鐘愛的。但是必須在福田、南山、羅湖三個經濟特區內。至于另外兩個非經濟特區龍崗、寶安就不用考慮了。”

    此時的經濟特區和非經濟特區的政策傾向,差別很大,林義不可能犯這低級錯誤。

    叮囑她一些選址注意事項后,兩人才結束了通話。后來林義又給其他片區的負責人也打了電話溝通一番。

    然后告訴蔣華,關于選址的事情。后者不由大感訝異,一直以為自己老板會把總部扎根在瀟湘。

    掛斷電話后,蔣華望著窗外,手放在前胸,久久不能平靜。一個小小的選址,在她眼里意味著很多。

    林總的野心不僅超乎她自己的想象,蔣華還有些生氣自己沒跟的上這個思維。

    而另一個就是吳景秀竟然早就猜透了林總的想法,讓她內心有點不服氣。

    要是林義知道她想這么多,只會一曬,看心情要不要告訴她。其實吳景秀要不是因為自己和她說了一定會去特區,估計早跑了。

    最后,林義最多感嘆一句女人甭管什么時候,也別說什么肚量,都是攀比成性的小肚雞腸。

    …

    又是星期五的第八節課,體育老師難得大方一次,手一揮:今天大家自由安排。

    為此,好多男生大喊一聲“萬歲”,然后開始撒野狂歡。這個時候總會有一個籃球“砰砰砰”的應景。

    十多個小伙子開始合縱連橫地打起了野球,他們很賣力,因為班上好多女生都還沒走,

    在旁邊看著呢。

    感覺像春天萬物配種的前奏一般,爭相斗艷。

    林義對打球沒興趣,因為技術拼不過這些狗娘養的。一個比自己矮一頭的于海,每次打籃球都可以把自己耍得團團轉。

    有時候為了表示支持他們,就會花一毛錢買個老冰棒,坐在旁邊的石頭上,悠哉悠哉。

    鄒艷霞過來了,一起來的還有李伊萊和米珈。這讓林義想起了好久不曾一起玩耍的范會蘭,視線環了一圈,不曾發現。

    “林義你真是個膽小鬼,技術不好就練練啊,縮在這里永遠成不了氣候。”李伊萊現在對林義是又恨又喜歡。

    總是覺得林義沒擔當,卻又禁不住自己想他,這讓她心里都快煩死了。

    “那豈不更好,我要是成氣候了,你會更加舍不得放手了。”

    這話頓時把李伊萊氣的頭都快炸了,然后也不理會在旁邊看笑話的兩女,

    直接拉起林義就說,“走走走,今天看我不把你治服帖了…”

    拖拖拉拉,兩人來到一片靠近后山的小樹林,林義直接找塊石頭半躺著,瞇著眼睛說:“別演戲了,”

    “就想和你單獨呆一會兒。”李伊萊大大方方地坐在他前邊的石頭上,然后就那么看著林義。

    對這話,林義要是信了才有鬼。UU看書 .uukanshu 直接閉上眼睛開始感受這個春天里:

    花草樹木散發的草木味、泥土味、清新味…

    偶爾幾聲蟲鳴,一些尖梢撲騰的鳥兒,猛然跳躍的蚱蜢…

    要是此時有一棵桃樹,說不得還能賣弄一句:山寺桃花始盛開…

    林義醒來的時候,李伊萊已經走了,招呼都沒打一個,讓他心里松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那天在小樹林,李伊萊想通了什么,后來再也不當著眾人說喜歡林義了。

    五一國際勞動節雖然叫勞動節。但卻并不讓人勞動,而是個尊重勞動者權益,給勞動者放假的節日。

    1949年12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決定,將5月1日確定為勞動節。從那時起直至今天,“五一”國際勞動節已經伴隨中國勞動者走過了幾十載春秋。

    50年間,中國經濟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此背景下,中國人過“五一”假期的方式,也極具年代特點。

    從集體慶祝到扎堆出游再到多元消費,50多年“五一”假期顯現的,是中國人生活水平提升,消費逐步升級的縮影。

    按照規定,“五一”有一天假期,然后湊上前后的周末和月假,

    學校難得大方一次,給了四天假期。

    而有些小學卻喪心病狂,竟然湊夠了七天,真讓林義一下子無比懷念十年后已成“定例”的黃金周。

    拒絕了鄒艷霞幾人發出的踏青邀請,林義直接和剛回來的關平去了省城。

    在路上,林義終于聽到了詳細版的“蜀都英雄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