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章,同開花

從1994開始
     隨著關平的講述,好像親臨現場一般。

    追蹤、發現、惡斗,協警…

    每一個場面都精彩紛呈,熱血沸騰。

    從這一場描述里,林義又一次感受到了這個男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的魅力。

    對那追回的九臺vcd,林義這次沒有選擇賣掉,而是把它們運回了公司,當做一種“信仰”。

    關平還說了一個讓林義比較在意的信息:他說,在蜀都看到陽華了,身邊換了一個女人。

    “換了個?是旅游嗎?”林義探頭詢問。

    “不…”說著,關平通過內視鏡瞟了眼后座的龔敏,就改了口說:

    “不知道,我那時候太忙,沒細問。”

    林義知道,肯定還有隱情,不然關哥不會提到這茬。

    五一,四家步步高超市門店開業,尤其是還有一家超過7000平米的旗艦店。

    這在瀟湘引起的轟動很大。

    不僅能在一公里外就能看到擁擠的人群。

    來到旗艦店的時候,發現區政府的領導都來了,這讓林義心里終于生出一種被“看重”的感覺。

    一路見到的還有肯德基在瀟湘的負責人,一個白人,光著頭,看起來很陽光,帶著笑臉一個勁地在和步步高團隊聊天。

    而其他品牌的負責人林義也陸續有一一見到,握手,攀談。

    開業很濃重。林義唯一要走的過場就是和區領導、以及一些合作商,圍成一圈拍個照,然后襯托區領導剪彩就可。

    除了最關鍵的一環,也即象征主權的環節。林義大多數還是充當了隱身人,把舞臺交給團隊,能低調就低調。

    蘇溫明顯也不是很喜歡這種臺前的鎂光燈生活,雖然很努力在適應。

    但林義能感覺得出,她骨子里和自己是一類人,不喜歡做熱鬧的牽線木偶,卻又沒辦法。

    好不容易把所有的流程走一遍,林義喝著哇哈哈純凈水,就這么看著她走過來。

    “它們終于降價了。”林義也拿起一瓶遞給蘇溫。

    后者打開,小抿一口,展著明眉柔弱的笑著,“聽說林總以前為了這個折扣價,可把杜經理說的無地自容。”

    “那時候3元一瓶的水,有點不像話。現在賣兩元一瓶才像點樣子。”

    對此,她也覺得在理。其實今天步步高超市的盛大開業,對哇哈哈公司來說也是一次重要的推廣活動。

    以前3元一瓶的純凈水經過市場檢驗,結果無疑是非常凄慘的。

    現在卷土重來,步步高超市就是他們打響的第一槍。

    為此,他們給林義的出廠價也比較優惠,八毛一瓶。

    而超市搞促銷,從零售價2元一瓶,直接打八折對外無限量供應。

    這次的開業活動,林義全程都沒參與,只是作為一個顧客,不停在四個超市之間體驗購物活動,留心員工的動態。

    參照自己兩世的豐富經驗,感覺哪里不對,在隨身攜帶的日記本上記一筆之后,林義就會當場指出…

    逛到下午四點左右,感覺每個死角都差不多趟了一遍,才出了超市,走向周邊合作的大品牌。

    同步開業的肯德基,自早上開門伊始,就人滿為患。

    看著外邊成幾個S型的隊伍,排隊的人潮都開始站在了馬路上。

    這個時候別說交通了,人要是太瘦弱了想擠過去都難。

    “林總要喝可樂嗎?”看著林義一直盯著一個小女孩吸可樂,

    龔敏熱心地問。

    自從前天林義給所有人統一了稱呼,不讓再叫有暴發戶氣息的“老板”后。

    私下里大家都是一口一個“林總”“林總”叫著。

    “不用,我只是覺得這小女孩喝可樂挺有味。在想,她那么小的肚子能喝幾杯?”林義已經看到小女孩換了3次。

    她旁邊坐著的青年父親也是寵溺,每次勸說“寶貝,夠了夠了,下次再喝好嗎”。

    然后下一秒看到小女孩要哭的模樣,立馬又投降了。

    “小女孩可樂喝多了不好。”這時候右邊緊跟著的關平一臉嚴肅。

    這份正經的口氣,直接讓林義和龔敏忍俊不禁,你那么嚴肅干嘛,有時候都懷疑他是不是故意破壞氣氛的。

    一路看過去,其他品牌的生意也不遑多讓,這讓林義心里有了底氣。

    只要有了這個良好的開端,以后步步高超市就是一個大殺器。如果未來真的構建購物中心和商業廣場。

    那無疑現在埋了一個很好的伏筆。

    林義在旗幟店見到了郭經義夫妻,互相聊了會家常。蘇溫才把兩人引進會議室。

    其實步步高超市第一次提議讓他加入這個群體的時候,郭經義是有些拒絕的。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滬市人,在骨子里覺得滬市才是國內的中心,對瀟湘這個相對落后的中部省份,他還是有些抵觸的。

    原本應好朋友之邀來這里,純粹上是一種掙一筆的打算,尤其是那時候看到邵市步步高超市的擁有者接二連三的變換。

    他甚至回滬市回避了一段日子。

    但誰能想到,轉眼就換了人間。還沒到一年,步步高超市的步子邁得這么大,讓他突然好生羨慕起了朋友候富貴來。

    林義今天純粹是再見一次對方的想法,畢竟要成自己人了。不可能對他的才華,僅限于“知道”的層面。

    聊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林義對他有了大概評價:算不得大才,頂多算優秀。

    看到林義若有若無地向自己點頭,蘇溫心里頓時也有了數,然后接手了后面的程序。

    “他可能不是你想要的找的人。”簽完合同的郭經義和妻子開心地離去,林義憑欄看著背影,對蘇溫說。

    “嗯,但也可以作為一個充實的中堅力量。”自從對構建自有的購物中心有了無限向往后,蘇溫對步步高的歸屬和熱情,就得到了盡情的釋放。

    甚至有些不遺余力,和拼命。

    林義很懂這種感覺,前世自己為了策劃一個大的case,也是沒日沒夜地像打了雞血一樣。

    那是一種證明自己價值、尋求社會認可的過程。應該說是最有成就感和追逐感的人生。

    有這種追求的人,孜孜不倦的高潮遲早會來,只是晚點和早點的區別罷了。

    兩人隨后聊到了安全的“分身”問題。

    林義提出的這個問題。蘇溫有些疑惑,深不見底的黑白里倒映著林義的影子。

    “聽旋姐說,你由于外在太出眾,也被逼的“辭”了好幾份工作,不是嗎?”

    說到這,林義聳聳肩表示無奈:“現實如此,由不得我們不做準備啊。”

    聽到提起自己的過往,蘇溫臉上生了一層薄薄的彩霞,右手輕攏了下細碎的發束,撇到耳際。

    她知道,有時候“沒道理”的東西更可怕。以前自己不愿意,直接離開就是,大不了一個月工資不要。

    但現在這個年輕男人假如碰到這情況,那不可能是不要就能了之的。

    更何況這么大的事業,也做不到說放棄就放棄。

    “說到這事情,我雖然有個大概的設想,但還是得把所有因素考慮之后,再給你一個具體的建議。”

    這就是蘇溫,其實她心里瞬間就有了腹稿。但她覺得這不是小事情,必須完善考慮每一步,才是負責任的體現。

    “嗯,盡快吧,超市這邊可能還不急。但vcd那邊我有感覺,爆發會有點快,時間不多了。”林義點點頭,微笑著自嘲。

    步步高電子那邊,蘇溫也是有所關注。畢竟同出一人,而且名稱的前綴都是一個“步步高”,想不留神都難。

    更何況她明白一個道理。

    想要盡快建立購物中心,光靠超市的這種掙錢速度,可能得要好些年才能啟動計劃。

    所以林義所有的產業,她都有關注。

    “好,給我幾天時間。”女人那細睫毛下,又亮又黑,像水霧一般的眸子,盡顯著智慧。

    晚點的時候,關平終于告訴了林義關于陽華在蜀都的事情了。

    “又干淘金了?不是說戒了嗎。”林義聽到尋找黃金,頓時頭大,這份工作也太危險了。

    “不是那種挖金,是尋寶藏和收集寶藏。”

    “尋寶藏我懂點,你們去年還偷偷摸摸去了趟中原,是不是尋找黃金寶藏的線索去了?”

    對他們上次去中原,林義印象挺深刻,那次華哥受傷了,回來的時候還拿回了價值連城的兩種宋代錢幣。UU看書.uukanshu.com

    現在自己脖子上還用紅線掛著一枚“靖康通寶”呢。

    這可是中國古錢榜“五十名珍”之一。

    后世一枚就價值一百多萬。

    而另一枚“靖康元寶”和孔雀綠釉春瓶、以及木匣子、首飾盒等一起放在了隔間的保險柜里。

    也是價值不菲。

    “是。”出乎意料,這次關平竟然沒有守口如瓶。

    這讓林義馬上反應過來,笑瞇瞇地問:“有事相求?”

    “呃,小義,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

    關平有點窘迫,臉上僵硬的笑容,又不知不覺出來了。

    ps:接到通知,明天中午上架啦。由于成績太差,沒臉開單章說上架感言了。

    就在這嘮叨幾句…

    三月在這里懇求大家:一定要訂閱啊,再不濟也弄個首訂咯。

    我的目標不高,希望一個月后,本書均訂能有300。

    只要均訂達到300。這本書我會兢兢業業完本,再次懇求大家了。

    關于更新,只要大家盡點綿薄之力,不要太讓三月絕望。

    那第一個月,日更11000字左右,說到做到…

    ps:另外,三月在這里正兒八經的求一次打賞。

    不求多,多幾個大佬打賞一塊錢100起點幣我就滿足了。

    當然了,要是覺得還對眼,也可以多恩賜一點啦,那晚上在夢里給大家跳一支舞。

    最后,真的真的希望大家來起點支持下訂閱。

    大恩不言謝!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