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三章,小強王天

從1994開始
     感受著眾人的目光,林義先喝了一口水,才慢慢開口:

    “現在是95年五月份,正是暖春時分,也是我們剛取得了階段性勝利的時候。

    按道理我們該休養生息、過一段舒服的日子,以鞏固和消化現有成果。

    但是,我很遺憾地告訴大家,休假是基本沒有可能的,把它們化成鈔票補償給你們吧。”

    林義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才把話題延續到中心主題上——發展路線問題。

    “說實話,發展路線問題,前陣子一直是我比較頭疼的問題。不過好在蘇經理和侯主管在這點上,與我有著高度一致的理念。

    …

    結合當前的政策、經濟、人文等大環境,我們經過多次商議、推斷,最后有了一個初步發現路線,即優先城市化、大品牌的路線。”

    “瀟湘作為我們的起源地,自然是我們永遠都要堅守的大本營。

    在這一塊土地上,我們必須把它經營的像鐵通一樣,牢牢抓在手心。

    所以在短時間內的重點,就是省內迅速布局,爭取下一年內把超市開到15家,經濟排名前六的城市是我們接下來需要攻關的重點目標。

    而剩余的市級城市希望明后年完成鋪墊…”

    在會議上,林義把瀟湘當做大本營,把粵省、贛省作為核心圈。

    這三個省份是今后步步高超市的重點攻擊、經營的區域。

    而貴省和山城作為腹地,也是志在必得之地。鄂省、閩省是今后出拳四方的橋頭堡,也是必爭之地。

    至于華東、華北、大西南,林義暫時還沒有詳細的規劃。近幾年內也是難以染指的地方。

    因為超市不比其他行業,必須要考慮整體性、規模效應、成本控制、物流、競爭性等關鍵因素。

    這些因素就決定了不能東一棒西一下的出擊。

    至于滬市這種大都市,在林義設想里。最好的局面是:單獨能在那里開一到兩家,先利用現在的天時地利人和,在那里扎幾個釘子是最理想的。

    這就是所謂的找存在感。

    看到林義就著地圖,洋洋灑灑地指點江山,眾人都有些愕然。

    原來這個年紀輕輕的林總,早存了志在四方的心。一時間眾人我看著你,你眼里有我。

    好一會兒,大家都在好好消化林義畫好的未來。

    同時也有一種叫做“雄心壯志”的東西在林義的不停誘導下開始野蠻生長…

    “林總,我們以后會進擊滬市嗎?”

    突兀地,大家都在腦子里發酵今后自己會以何種身份位居公司的時候,帶著殷切眼神的候富貴就那樣直直地望著林義。

    “雖然現在談那個地方有點遠,但是作為國內第一大經濟圈,也是號稱第一的肥肉,肯定是兵家必爭之地。難道在座的各位以后不想在哪里會師嗎!去看看那里的風景嗎!”

    林義語氣有點慢,有點冷,但是卻透著毋容置疑。

    “想,

    做夢都在想!”候富貴得到林義的“承諾”,頓時有些激動,這讓大家都在好奇這個男人曾經到底經歷了什么。

    一個群體,一旦有了共同目標,頓時在凝聚力、戰斗力、激情方面都有著瘋狂的增長。

    這是一次會議,戰略會議。

    同時也是一場交流會。在座的十多人在達成共識后,進行了一次開誠布公的坦誠,把各自想法、疑惑都說出來…

    末尾,在蘇溫的堅持下,成立了一個信息收集小組。

    人不多,六個,分兩隊。

    一隊從益市,常市,岳市出發。一路往西,婁市、懷市、吉市、張家市都是既定目標。

    再往后延伸就是跨省繼續往西,貴省、山城是他們的前沿陣地。

    第二組從株市出發,一路經過衡市、永市、郴市,接著深入粵省和贛省。

    他們的主要職責就是調研和收集經濟、政策的情報,為今后選址提供科學依據。

    同時對各地區的是否有同行,以及同行的詳細情況做一個量化記載、評估,為將來面臨的競爭做一個儲備。

    當然,蘇溫還給他們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務必和當地政府搞好關系。

    他們的作用即是信息小組,也是公關小組,更是先遣部隊。

    林義在這里做了一條補充:設置了一個獎勵機制,只要完成量化任務,這些人在將來的晉升上會加分。

    因為這次選擇的六人必須是綜合素質比較優秀的六人。畢竟他們肩負著以后大戰略下,關于小戰略的靈活調整。

    比如哪里出現了一個好的選址和政策,哪里出現了競爭對手,這對步步高超市的戰略調整是有著重大作用的。

    這次會議比預想中開的久,氣氛比林義想象的更好。中途十多人就著開水吃了一包“統一”方便面當做夜宵。

    林義邊拆里面的調料包,邊問候富貴:“王天夫妻的方便面批發門店生意怎么樣了?”

    聽到這話,候富貴惻惻地一笑,“湘潭統一方便面的代理權落入了別人口袋。

    不過…”

    “怎么了?”林義聽到這個不過的時候,心里在想,難道又玩出了什么花樣?

    “不過這家伙還真是個人才啊,把主意打到了生鮮市場上。

    也不知道從哪搞了2輛海鮮運輸車,從沿海和洞庭湖運生鮮,然后回湘潭賣,生意好的不得了。

    現在湘潭的各大酒樓都快被他攻陷了。”

    候富貴是真感慨,這人能力很強,點子也活。UU看書 .uukanshu.com

    看到生活必需品在湘潭被步步高超市占了大頭,王天很快就找到了空隙,而且很快又發展起來了。

    果然天生大才。聽到這話,林義也是心生佩服,然后抬起頭問:

    “他開那個批發部的五萬塊錢都是東拼西湊的,海鮮運輸車那么貴,哪來的錢?”

    “他想了一個好辦法,與湘潭另一商家協商。

    王天要進貨時,對方給他墊付40萬元。等他把貨銷得差不多了,資金回籠了,對方要調貨時,王天就把這筆資金墊付給對方。

    一來二去,每回做生意,每日都講信用。呆滯的資金通過這一周轉,收到了雙倍以上的效益。

    至于海鮮運輸車,都是二手的,聽說是從珠海買的。”

    厲害,林義在心里此時就兩個字評價。這樣的人是真的不可小視,“我對他越來越感興趣了,你繼續關注他。”

    候富貴點點頭,別說林義,此時他也對王天來了興趣。

    會議持續到凌晨三點多才結束,要不是明天還得繼續上班,林義也不會這么快解散。

    “這么晚了,還不回去?”當林義準備走的時候,蘇溫一步一踱地走了過來。

    “天亮了再回。”蘇溫看了眼外面的午夜星空,語氣還是很舒緩,沒有一絲怨言,可見她對工作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