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四章,分身問題

從1994開始
     “那你這是找我有事?”

    “嗯。”蘇溫點點頭,示意林義坐下,然后措辭了一下才開口:

    “林總還記得前陣子說過的施工隊嗎?”

    “哦,還記得,怎么了?”

    林義想了下才記起來,當時眼前這女人跟他說超市未來出路時提到過。

    “我和對方合作了這么久,情況不理想。”

    說到這,她把已經準備好的文件遞過來:“那個施工隊小打小鬧還行,但是以我們現在這個擴張速度,他們很快就會掉隊…”

    “而最致命的是負責人偏向于小富即安的小農思想,不符合我們的快速發展理念…”

    林義認真地翻看完11頁紙,心里沉吟了下,有了權衡才開口:“確實是沒有培養的價值了,可是重新找尋找隊伍,一時間也為難吧。”

    “要是可以的話,我還是堅持培養一個自己人更好,你看看這人。”蘇溫說著,又遞過一份文件。

    說是文件,還不如說是簡歷。

    中年人叫呂文舉,省城的一個建筑隊負責人,大專學歷。

    半年前從中國建筑集團有限公司(簡稱中建)三局的四把手職位主動下海,有著自己的設計團隊和施工團隊。

    中建三局的四把手,也算得上“位高權重”的核心人物了。要是今后涉及地產等相關行業,天然就有一批關系網籠罩著。

    “你對這人有過詳細了解嗎?”

    “他曾是我們中學部的美術老師,后來進了中建,才德雙兼,是一個比較優秀的人選。”

    蘇溫對此人確實了解過,胸懷遠見的一人。

    “這樣子啊。”林義又習慣性地手指頭輕點桌面開始思考,會議室一時寂靜無聲。

    “你們是“熟人”,先和他再深入接觸一翻,時機成熟了我想和對方見一見。”

    說到這里,林義頓了下繼續,“我知道你是在為將來的購物中心和商業廣場做儲備。

    不過我這次明確告訴你。既然要培養自己的隊伍,那就必須絕對控股,要不然就干脆全部外包請人…”

    其實林義一直傾向外包的,但這女人接觸了幾個施工隊都不滿意。

    當然最主要的是蘇溫對購物中心的建立有了狂熱癥一樣,一直勸林義培養一支自己的隊伍,指哪打哪的隊伍。

    “絕對控股有點難,不過我愿意試一試。”其實她也傾向絕對控股,這樣將來在大戰略上才能完美配合。

    “嗯,”林義嗯了一聲,然后問對方目前境況如何。

    從文件上看,步步高超市后面擴張的兩個門店,就是蘇溫找他負責完成的。

    “他們目前境況不是很好,有承接項目就做項目掙錢;沒活的時候,就搗鼓設計,靠關系接一些國企與事業單位的外包生存。

    我之所以選擇他,是因為這支隊伍大部分都是中建跟著出來的。素質高,團隊協作能力強。很多都是技術好手,精于機械作業…”

    蘇溫說,

    由于目前國內建筑行業整體上都由國企把控。呂文舉的發展境況不如預期,而又有一群人“生死”相隨,也是到了頗為尷尬的臨界點。

    進亦難,退也難。

    這次步步高的兩個門店施工業務,算是大大緩解了他們的窘境。

    所以,按照她的說法算是天時地利人和。

    呂文舉是個重情重義的人,為了身后一幫弟兄的飯碗,他在很多事情上都不能放開手腳,孤注一擲…

    “所以,這個重情重義反而是制約,對我們來說卻是一張可以間接利用的“王牌”。”林義接過她的話,算是領悟了她的意思。

    對此,蘇溫只是恬淡一笑,安靜地表示默認。

    唉,林義感嘆這優雅、弱不禁風、楚楚可憐的女人,卻也是一個靠智慧吃飯的。

    才幾天接觸下來,給他的感覺就是:雖然心計、手段有理有據,卻一點不弱。

    想了想,把這件事情交給了她。蘇溫卻又精神奕奕地談起了林義上次和她說起的建立“分身”的事情。

    “林總,上次的事情,經過反復推敲,我建議對公司進行結構改造,”說著,蘇溫對林義拋出了一個林義熟悉又陌生的“vie結構”,即可變利益實體。

    林義對這種結構熟悉是因為后世很多的大企業,尤其是互聯網、通信、醫藥等企業。

    它們為了規避境內法律法規對特定行業的外資比例限制,能夠最大程度的融資,另外境內主體到境外上市也存在各種限制。

    于是很多大企業和上市公司都采用了這種結構。比如蔡崇信為阿里的改制,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

    其實后世,很多專家對這種處于國內法律灰色地帶的結構提出了比較大的非議,但相關部門卻沒有表現出什么動作:

    既不肯定,卻也沒有提出管制措施。

    畢竟幾十年來,國內很多企業都是用這一結構,涉及的利益團體太大。

    而林義之所以對它陌生,卻只是經常聽聞,沒有實際操作過。

    不過這點不妨礙他了解其中的“保密性”。如果目前世界上能讓林義的身份最低調、最安全、最保密的,無疑是這種方式了。

    “vie結構基本是為了繞開國內的兩個限制:國內企業在境外上市的障礙和審批限制…”

    蘇溫說了很多,但拋開上市和風投融資的環節。

    林義理解為:通過在在步步高公司上頭建立一堆層層架構,變相改變公司股東結構,從而達到隱藏身份的目的。

    后世很多人說:不論國內首富怎么變更,李香江都是華人首富,因為外界根本不清楚這位到底有多少資產。

    究其原因就是一層層架構把李香江籠罩在了云里霧里,資產只有他自己清楚。

    林義對這個模式很感興趣。因為再怎么“變相改變股東結構”,其本質所有股東都是自己的化身,公司還是自己的。

    看到林義很認真、也很有興趣,蘇溫簡單介紹了步驟流程:

    “第一步是設立第一層權益主題:即在維京群島創立公司(俗稱bvi公司),之所以選擇這里,是因為這里對股東權益保護最好、最安全最隱秘…”

    其實林義對這一流程大致還算聽過,分五步。后續還有通過bvi、vc和e等共同成立開曼公司,這一步主要是為了便利將來在境外上市用。

    第三步就是設立香江公司,這公司拋開名義,其實就是空殼公司。

    因為第二步中的開曼公司會對香江公司百分百控股,做這一步的目的是為了國內操作。

    …

    聽完蘇溫的流程敘說,林義點了點頭,對她說的:

    “這種操作就是把步步高變成中外合資企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即迎合了國內引進外資的優惠政策,同時也達到了低調、隱藏的目的。”

    “這么一弄,我們反而會成為國內的座上賓了。”林義很滿意這種處理。

    “是,不過超市的情況我們得緩一緩,畢竟現在國內政策還不允許外資進入。”說到這里蘇溫建議先對步步高電子進行改造。

    “行,現在開業的最繁忙階段也過了,給你幾天時間安排下超市工作,我們盡快去一趟香江。”

    “好。”蘇溫知道,這一次一旦與林義同去香江,兩人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利益相關體了。

    因為知曉這些機密的人,以后要是沒有太大出入,都會成為林義的心腹。

    談完建立“分身”的事情,外邊的朦朧光線已然透過窗戶,照射在低頭喝濃茶的女人身上。

    才發現不知不覺天已經毛毛亮了,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哈欠:“有些困了,今天就到這吧。”

    蘇溫沒接話,只是淺笑一下,邊喝水邊看著林義在視線里消失。

    也就在這個時刻,一波波的困意也在向她襲來。

    端著茶杯的手指用力緊了緊,又想起了2歲過的多病女兒,今天是復查的日子。

    心不由得又有些焦慮,連忙站起來收拾桌面上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