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五章,0代過客

從1994開始
     五月的第一個星期四。

    今天沒有了往昔的春雨霏霏,陰雨連綿,只有陽光新雨后的清新。

    在書店二樓補了一覺的林義,醒來時驟然發現自己的窗臺竟然駐足著一只燕子。黑漆漆的小腦袋頂著個淺黃色尖嘴,呆頭呆腦地望著外面的天空。

    頓覺有些新意。

    這里可不是農村,什么時候燕子也城市化了,還是它與眾不同?

    半靠著床頭臆測了一會兒,才起身給特區的陽娟掛了個長途電話。

    主要是向這對夫妻進一步了解vie結構,同時也是對蘇溫所說的進行比對。

    不怪自己小人心,畢竟茲事體大,容不得半點馬虎。

    當從這位姐夫口里得到一位香江熟人的聯系方式后,林義才熟稔的說了番結束的客套話。

    掛了電話。

    在樓下買了根油條,一碗豆腐腦,吃的滿嘴油膩,才亦步亦趨來到學校。

    第四節課正是英語課,林義推開門一探頭。就得到了全班人的“注目禮”,講臺上的英語老師看著這位經常逃課的“差生”。

    頓時翻了邊眼,雙手環著大胸,側頭對著后面的黑板抬了下下巴:“正好,你來聽寫聽力。”

    我?

    林義心里一陣懵逼,感受著這些同學的忍俊不禁,還是站到了講臺上,把講桌上的卷子翻了翻,卻對開始播放的磁帶根本不為所動。

    直接在黑板上寫了個cabdd的答案后,就走回了自己位置。

    “聽力都沒聽完,你就寫答案了?”看他自暴自棄,女同桌好心提醒。

    “沒事。”林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來了老習慣,上甲課做乙事,拿了本歷史書復習得津津有味。

    其實這個教室只有鄒艷霞和武榮知道,林義上次從省城帶回來的大量復習資料里,就有這套試卷。

    兩人對答案也記憶猶新,只要看下選項,就知道哪個答案是對的。

    說起這些資料,林義還是花了大價錢托關平買來的,它們都來自于師大附中,瀟湘四大名校之一,直屬省教育廳。

    由于這四個學校的升學率一直很高,很多人都說這些經驗豐富的學校老師,有自己的猜題“技巧”。

    所以林義干脆讓關平瞄準幾個實驗班的高三學生,私下花高價購買他們的“資料”。

    面對這些無法抵抗的票票,幾個學生都不約而同選擇了“出賣”,關于什么“不得外泄資料”的諄諄教誨,早就拋到了九霄云外。

    而之所以選擇幾個不同的學生,關平也是怕他們隨便糊弄,有了對比才知真偽。

    “你真厲害,英語老師又一次被你氣的不輕。”午飯的時候,鄒艷霞又習慣往常的動作,把那些回鍋肉都扒拉到林義碗里。

    只留著一些青椒和腐竹片,雖然她手上的動作很暖心,但是說的話卻刻薄的很。

    林義打趣,“所以你以后最好別當老師,不然我的崽…”

    “德性!”

    下午不用上課,

    學校舉行了獎學金頒獎大會。而緊挨著的還有“高考誓師大會”,兩個大會一起辦,林義想逃避都難。

    有氣無力地跟著宿舍的一趟人,雖然站的位置離主席臺比較遠,但林義還是有種試問蒼天的無奈。

    那個腆著大肚子的校長,發際線上的幾根銀絲在午后的陽光里,顯得精神抖擻,熠熠生輝。

    只見他對著話筒“喂喂”了幾聲,然后又開始了“尊敬的各位來賓…”

    聽著從高一入學到現在所有程序化而冗長的開頭,聽著那“聲情并茂”的慷慨致辭,林義轉過頭對于海說:

    “這是多少遍來著?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聽著林義的抱怨和調侃。于海咧嘴一笑,露出兩個大板牙,夸張地伸出雙手:“第十四遍…”

    高一到現在,竟然是十四遍了,林義看著主席臺旁邊站成四排的老師們。

    心里在想,他們聽了多少遍了,四十?還是四百來著?

    想到這里,林義對新時代的“三毛”肅然起敬,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這一小撮人里,米珈拿了一等獎學金,期期如此,算得上一個貨真價實的學霸。

    李伊萊這女人還是雷打不動的二等獎學金,上去集合領獎表光榮的時候,還不忘回頭對小集體說:

    “晚上一起吃飯啊,我請客。”

    這大方的勁,好像每期都是如此。

    而最讓林義意外的是,大長腿也領到了高中的第一次獎學金,雖然只是三等獎學金。但其開心還是顯而易見的。

    小集體剩下的三個男生,眼觀鼻,鼻觀心,這一刻好像都化身成了佛陀。

    晚上的聚餐,由三個女學霸做東。

    飯到中途的時候,李伊萊不知道哪根筋不搭,隔著八仙桌對林義說了一句發瘋式的話:

    “林義,我幫你介紹個人。”

    “啊,什么人?”林義和其他人一樣,對突如其來的這么一句話,都是一臉困惑,不解。

    “一個校廣播站的高二學妹,人家高一剛看見你時就向我打聽你。”李伊萊無視大家的怪異,還是那樣直喀喀地,大膽直接。

    “你抽哪門子瘋?”坐在右邊的米珈在桌子底下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襟,小聲勸阻。

    “沒發瘋,為了吃大餐。”李伊萊回答的時候,大大方方地讓大家都聽見:

    “怎么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人家很可愛的,見一見唄,最壞的情況也可以吃頓飯啊。”

    “算了吧,別說她了,就算把你介紹給我,我都不要…”

    林義漫不經心、懶懶散散的話,算是把全場看熱鬧的人都嗨了起來,只有李伊萊例外,笑容中有幾分牽強。

    不知不覺來到了14號,這個日子有點特殊。重生后,奶奶就是去年這個日子走的。

    這個日子也是幫著林義在掛歷上勾出了“一年兩個月”。有點恍惚,仿佛置身夢里,身似浮萍,突兀地又過了這么久了。

    想想“一年兩個月”里頭發生的那些關注、熱議、經歷,已經像是上個世紀的歷史了。

    感覺時光總是如此,百代之過客而已。如同一縷陽光穿越冷寂宇宙抵達的一雙眼睛,帶來了溫暖和光,但那已經是之前的陽光了。

    無情又血腥,越是遠方,越是過去。

    記不起哪個學者說,嗯,就當魯迅說的吧:魚的記憶只有七秒,而人的記憶是七天。

    也不知道前半句是真假是假,但后半句肯定是假的,不過卻也是真的。

    在老師眼里,高考前兩個月都是最寶貴的時間,尤其是他們這些文科生。

    這個時候,林義也有了一絲緊迫。

    ~~

    求訂閱,求訂閱,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