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六章,選址

從1994開始
     進入五月以來,林義工作、學習之余。

    做的最認真就是系統復習記憶里的那些重要區域。

    還一個人偷偷躲在政府旁邊的房間里,查了很多的資料,把作文寫好后,潤筆了一次又一次。

    18號,林義帶著關平和龔敏,在省城匯合了蘇溫,一起在黃花機場乘坐了南下的航班。

    不過在去飛機場的途中,林義在路邊店看到了索尼vcd的經銷店。不由讓他想起來了吳景秀和蔣華這幾天的報告。

    說境外電子巨頭已經全面進入了國內市場,而長江以南的省份,尤其是粵省,率先受到了十幾個大品牌和一些雜牌的沖擊。

    而沿海一帶,據吳景秀的市場調查,這半個月來,又興起了不下三十條光碟研發和生產線。

    據說這些新參與者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規模不大,一般三到十幾人;也不正規,專門從事盜版作業。

    聽到這份報告的時候,林義心里沒有多少波瀾。因為只有他知道,這些盜版光碟對vcd市場的爆發做了多大貢獻。

    正因為他們無所顧忌的對電視劇、電影、戲劇的盜版,從而崔發了多樣性和廣泛性。從各個角度迎合了廣大人民的愛好。

    vcd市場也因此,又有了長足的增長。

    林義隨即問蔣華:“我們的光碟后面賣了多少。”

    蔣華知道,這個后面是得拋除第一批15000張和第二批23000張的量。

    “這一個半月來,出售了差不多7萬張,vcd也暢銷了差不多6000臺…”

    于這個結果,林義是相當滿意了。而關于蔣華后面說的由于市場的品種突然多了許多,一連幾天步步高vcd的銷量不但沒有增長,反而下滑的厲害。

    林義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但這才是正常現象。

    “不用急,你全力把好這次促銷活動,其他的看情況等我回來再說。”

    在飛機上昏昏沉沉的一覺,林義還是感覺昨晚通宵背政治有點發狠了,現在還是困意直冒。

    背著裝衣物的雙肩包,出了機場,一路前行里,日新月異的特區又給了林義新的體悟。

    街上的“土老冒”明顯少了,各種花式的牛仔褲已然發難。

    而讓林義感受變化最大的是,大片大片的出現了各種五顏六色的爆炸頭,花式襯衫,紅的、黃的、黑的尖跟皮鞋。

    就著腰間五顏六色的鉆孔皮帶扣,很多青年特有自信,走起路來“哐哐哐”地做響。

    沿路的很多稻田和菜地不見了,替代它們的正是隨之興起的建筑或廠房…

    如雨后春筍般地冒尖,成長…

    “這就是特區?”透過車窗,第一次來南方的龔敏有些受沖擊,眼里盡是新奇。

    怎么和內地有這么大的不同?花花綠綠,大家對金錢的熱愛是如此的明目張膽,對生活的追求是如此的前衛、革新…

    一時間,龔敏有些懷疑自己這二十多年的人生。在筒子樓里,

    在每天舉行升旗儀式地學校里,在每時每刻講無私奉獻的部隊里…

    感覺一路走來的安穩、舒心、充實,此刻被撕的稀巴爛…

    “難怪吳景秀那么向往南方,”喃喃自語的一句話,頓時讓關平多瞄了她幾眼。

    蘇溫沒有理會這個“鄉巴佬”,也無視司機的頻頻側目,水霧一般的眼睛安安靜靜地把兩邊的街道盡收眼底。

    心里活泛地是:哪里適合建造購物中心?

    一連轉了十幾個彎,過了十幾個街道。終于到達了步步高電子在深城的落腳點。

    面對進來的一行人,偏頭夾著電話的吳景秀掃了一眼,用眼神歉意了下,就繼續忙活打電話、做筆錄。

    整個屋子都沉浸在一片粵語腔調中,偶爾還夾雜幾句正兒八經的普通話。

    龔敏還沒有從剛才的震撼里回過神,一進門就端著水杯盯著屋里頭忙忙碌碌的眾人看。

    尤其是吳景秀那一身花里胡哨,更是讓她嘴巴都窩了起來:

    原來“性感”還可以這樣…

    林義看到這女人的傻勁,心想不是去過京城嗎。這個時候蘇溫終于不再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態度,隨意找了個話題就和龔敏聊上了。

    “你是從哪個土嘎啦里找來的女閏土?”忙完手頭電話的吳景秀來到林義旁邊輕聲問,不過語氣怎么聽都是一副幸災樂禍。

    看著吳景秀一點也不避諱,林義橫了她一眼,沒好氣地質問:

    “是不是跟蔣華有關的東西,你都持否定態度?”

    雖然也不滿意龔敏的失態,但也得挑地方不是。

    看到林義板起了臉,吳景秀撇撇嘴也不在意。

    晚餐吃的是“全豬套”。

    爆炒豬心和豬舌,尖椒溜肥腸、蔥配豬肝十八鬧、粉蒸肉、豬肚燉黃豆、糖醋排骨、涼拌豬耳朵、紅燒豬蹄,最后還有一個豬肺湯。

    看到這滿桌子的肥頭肥腦,一行人都愣住了。

    “你這是故意的吧。”林義一看全是豬身上的東西,也是對吳景秀這個女人佩服得緊。

    “林總,你這可就冤枉我了,當時電話里頭,我問你們舟車勞頓后,有沒有特別想吃的,我好準備。你當時什么話也沒說,電話里頭就傳來了幾聲豬叫…”

    吳景秀就是個戲精,越說越覺得“委屈”:“為了給大家搞好伙食,我們從昨晚就開始準備了…”

    “你給我閉嘴吧,”哭笑不得林義此時終于想起來是怎么回事了:

    “當時在姑姑家,你電話過來的時候,兩條豬崽子從豬圈跑到了堂屋,我顧不得掛電話了。你還當真了是吧…”

    隨著一陣哄笑,眾人也開始落座。不過大家都很識趣,把最好的座位留給林義一行人。

    吳景秀盯著蘇溫,看到她坐林義左邊,于是毫不客氣選擇了右邊。

    看的林義直搖頭,這完全是一個刺頭,就怕生活太平靜…

    也不知她這愛鬧騰的性子,在政府機關的那幾年怎么過的。

    林義和關平對飲了一杯啤酒,覺得剛好打了口干。

    不過吃飯的途中,吳景秀有意無意和蘇溫說著話。不過后者大部分時間都在微笑,偶爾接幾句。

    蘇溫的安靜和這熱鬧的氛圍有些涇渭分明,但卻也沒顯得不搭,面對這滿桌的菜,她比林義更不堪。

    在眾多豬下水里,林義好歹還吃豬肝。她卻掂著筷子尖尖,總在粉蒸肉和糖醋排骨間徘徊,偶爾下一筷子。

    吃好飯,吳景秀的興奮勁明顯沒過,見蘇溫油鹽不進。后來就直接找上了她口里的“女閏土”龔敏,話題一直圍繞著穿衣打扮、淑女、性感…

    林義用淋浴沖了個冷水澡,才發現五月天的特區,白天氣溫雖高,但晚上的水還是有點沁人,看著手臂上鱗次櫛比的雞皮疙瘩。

    直哆嗦,趕緊找了件長袖,套著個短褲就鉆了被窩。

    把兩個枕頭疊起,看了會書,才發覺此時的脖子硌地疼,用手抓了抓后頸,扭來扭去。

    林義問隔壁床平躺著發呆的關平:“這是什么枕頭,怎么這么硬?”

    關平捏了捏像流沙一樣在里頭晃蕩的顆粒,似笑非笑地說:“應該是蕎麥,聽說可以按摩舒神…”

    當晚,林義直接把枕頭扔給了關平,然后從背包里拿幾件衣服當了枕頭。

    可能是喝了一瓶啤酒的緣故,這一覺睡得很舒服,感覺把前陣子卻得覺都給補回來了。

    林義醒來的時候,發現偏著頭的關平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目光好像停留在了自己的擎天一柱上。

    渾身一個激靈,趕緊把睡夢中踢開的被子拉上。

    “關哥,你別鬧啊。”

    “小義,你們年輕真好。”關平直愣愣地說了幾個字,才發現林義好像誤會自己了,不由地臉一僵,鼻子里含含糊糊地,直挺挺的出了門。

    此時林義才發現對方竟然是和著衣服睡的。

    時間六點過,清爽的早晨隨著太陽光的投射,又變得渾濁和悶氣。

    拿著新牙刷在水里頭反復攪動了幾下,擠牙膏的時候,可能是沒用力,也可能是打濕的牙刷太滑,第一筒新鮮出爐的黑妹牙膏就那樣利落的掉到了地上。

    重生過來第一次換上白襯衫,黑西褲,油光發亮的皮鞋。

    來到前面的時候,發現早已烏泱烏泱的喧鬧成一片。

    貨車,小車,皮卡見縫插針地停在門口。一攤過去,像斜掛著的鞭炮一樣。

    一伙人,兩群人,幾堆人交集在一起,早已經忙的不可開交。

    電話,接待經銷商,隔著桌椅的小型座談會,收錢發貨…

    一系列,一串串,周而復始…

    見林義出現,吳景秀把手頭的鋼筆放下,招呼助理過去幫忙,然后就三兩下來到了林義跟前。

    跟著吳景秀,林義、關平、蘇溫和龔敏四人在一家早餐店吃了皮蛋瘦肉粥。

    店老板明顯認識吳景秀,隔著老遠就向她打了個招呼,然后端著兩個白色碟子走了過來。

    一盤涼拌海帶絲,一盤榨菜。

    老板很好客,掏出一包利群,也不管你抽不抽,就挨個地散了過去。

    飯后,吳景秀帶著林義一行人看了她最新相中的“選址”。

    一輛面包車七拐八拐,目的地既不是國貿大廈,也不是特區電子大廈,反而停在了深南大道的主干道。

    看著道路兩邊的低矮房子,以及一些七零八落的作坊。龔敏第一個提出疑惑:

    “這就是你相中的地方?”

    “怎么樣?”吳景秀一點也不在意這里的“荒涼”,反而自信心很足地問大家怎么樣。

    “有點出乎意料,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關平倒是難得地說了一句客觀的話。

    當感受到吳景秀看向自己時,蘇溫撥弄了下風吹在嘴角的發梢,思考一翻后說:“既然你中意這里,那這里肯定有它的獨到之處,是特區政府即將在這里有一翻大動作嗎?”

    蘇溫看問題的角度不同于龔敏和關平,因為這地方現在算不得多好。但吳景秀偏偏就選這里,還特意帶林義過來考察,那就肯定有足夠的理由。

    既然它的優勢表面看不出,那就肯定是潛在的,所以蘇溫覺得并不難猜。

    果然,聽到她的答案,吳景秀又一次認認真真地打量了她一翻,然后才對林義微不可查地點了下頭:

    意思很明了,你這次終于找了個厲害的女人。

    林義無視她自作主張的考究,不過對蘇溫的邏輯推理還是很欣喜,愈發接觸,她表現地愈發優秀。

    其實一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林義就知道這是后世大大有名的“南山科技園區”。

    它是以市場為導向,集高新技術的研發、高新技術企業的孵化、創新人才的吸納與培育于一體的國家級大型科技園。

    s:上架前就知道這書成績會另人意外,卻也沒想到這么意外。

    到目前為止,前4章成績,均訂12,高訂21。

    這個樣子,三月不知道說啥了,唉,先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