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七章,辦理

從1994開始
     是國家重點打造的大項目。

    按照歷史軌跡,現如今應該還是在規劃、設想當中,但林義也不知道進度到了哪一步。

    不過吳景秀既然已經得到消息,那就證明這個大項目離塵埃落定不遠了。

    林義在腦海里努力回想具體動工建設的日期,卻怎么也想不起來,只知道它會于明年動工建設,五到六年完成。

    “別賣關子了,和我們說說吧。”林義假裝不知道,也好奇吳景秀掌握了多少信息。

    原來吳景秀選了兩個地方,一個是在電子大廈旁邊,一個在這里。

    按照她的設想,前者作為未來幾年地辦公用地,而這里就是未來的總部所在。

    總部什么時候建好,就什么時候搬進去。

    “你倒是挺看好我們自己的。”聽著她說完,林義不可置否。

    隨后一行人又去了電子大廈那邊,這一次蘇溫對吳景秀說的廠房不感興趣,反而盯著電子大廈本身觀察。

    林義知道,這女人的“大項目”癮又犯了。

    三棟四層的房子,成川字型排列。在林義眼里最多算中規中矩,但好在這里交通便利,出入都是繁華地段。

    “小義,這里要很多錢吧。”關平大概看了一圈,他只在乎錢的多少,因為其他因素也看不懂。

    “嗯,要是純買,那肯定代價不小,但是…”說到這里,林義嘿嘿一笑。

    作為高科技公司,在這年頭,哪有自己全部掏腰包買的道理啊。

    也沒和關平講明白,側頭對著吳景秀說:“先不急切落實,過幾個月再說。

    你現在的任務就是多考察幾個地方,同時把信息不經意里讓幾個地方的領導互通有無…”

    “咯咯,林總的信心比我還足,”林義的話,吳景秀一聽就懂,只要步步高電子在現有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作為高科技公司,安家落戶的優惠政策應該不要自己付出多少代價。

    “必須的,你只要把接下來的動作弄大點。”林義看著三棟廠房,眼神里都是志在必得。

    “沒問題。”

    ~~

    下午一點,林義一行人在羅湖口岸見到了陽娟夫妻。跟著夫妻兩的還有一個瘦瘦弱弱的青年,三十六七的樣子。

    “小義,這是何師哥,也是我在金融圈的領路人,這次他剛好回香江,一路上有事可以麻煩他。”徐磊,也就是陽娟丈夫,對林義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

    “你好,師哥叫我小義就好。這次可能真要麻煩師哥了。”林義率先伸出手,禮多人不怪。

    “不用客氣,小義真是一表人才。”何海明不是特別擅長言辭,說話地時候盡量讓自己真誠。

    一雙大眼睛顯得有些笨重,和林義后面的人打招呼時,特意多看了關平幾眼。

    這次過關有人接,何海明的助理,開著一輛金杯海獅商務車在這頭等著。

    按照關哥的說法,現在這種車市場價在26萬左右,真的把林義驚得夠嗆。

    同時感嘆這年頭的車子是真的貴。

    比如本田系列。便宜的像思域,價格也在28萬起。配置是15l、自動擋、cd、原裝大貿。

    而像貴一點的豐田凌志400,價格直接破了天際,要大70萬。

    而像其他的雅閣、里程、佳美、皇冠都是40到60萬之間,貴的不要不要的。

    林義之所以覺得豐田瘋了,是因為這年頭奧迪a6,26e、頂級的都只要46萬左右。

    反正吧,汽車的世界林義沒法懂,也知道用后世的觀點去衡量現在不對。

    不過要是讓他選擇,買凌志400還不如買奔馳s320,價格也就100萬出頭。

    而更上檔次的160萬的奔馳s600,現如今開出去,別人都不敢摸,保證開到哪后面肯定跟著一群看熱鬧的人。

    一進關,車子在主干道上開了好幾十分鐘,卻再次來到了中環附近,何海明才叫停車。

    “小義,今天就在這里這里歇腳,晚些時候我帶你去見葛律師。”何海明指著斜對面的商務酒樓,征求林義的意見。

    “好,有勞師兄了。”看著富麗堂皇的商務酒樓,林義就知道對方用了心思,哪還有不答應的道理。

    這次不像在特區要擠擠,何海明心思比較細膩,房間足夠,一人一間。

    給了蘇溫和龔敏一人5000港幣,讓關平陪她們出去逛逛。

    尤其是龔敏,林義給她錢的時候直接開玩笑說:“去買幾套衣服什么的吧,這次你在香江可要好好看看…”

    林義走后,鬧了個大紅臉的龔敏看著安安心心接受這么多錢的蘇溫:“真羨慕你,出過國,見識了那么多,我這次可給林總丟臉了。”

    “不能這么說,誰都一樣,都是這樣過來的。”其實蘇溫看著手里的錢,也沒想到林義會這么大方。

    一聽到葛姓,林義會下意識想起兩個人。諸葛孔明和葛大爺,也不知道現在后者在哪里混,對這位的人生軌跡并不清楚。

    其實在重生前,林義已經不怎么看電視劇、電影了。

    但每逢葛大爺、姜聞、陳老明以及陳坤的戲,不論是是電影還是電視劇,都會抽時間去看一看。

    哪怕那戲明明不那么符合自己口味,但林義還是會強行覺得不錯。這是一種情懷,也是一種對歲月的不服輸。

    但對其他的電視劇和明星,就沒那么寬容了,總覺得太過幼稚。

    直到后來一個朋友對他說:你這心態不對,老了…

    老了,這是多么恐怖的詞啊。

    葛律師沒有林義想象中的仙風道骨、文質彬彬。反而有些壯實,胸肌鼓鼓的,應該是經常健身的人。

    人很精神,與何海明擁抱一番,才和林義握手、問候。但對方接著的舉動把林義搞得一愣一愣地。

    只見葛律師沉穩地從公文包里拿出一些證件,然后一一攤在林義身前。

    香港有兩種律師,一種就是大律師,另一種是事務律師。

    大律師和事務律師沒有地位分別,只有分工不同。當然,雙方在經驗、社會地位、經濟收入方面有著天差地別。

    而讓林義沒想到的是,這位竟然是大律師,頓時看向何海明,覺得這完全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或者用另一種說法,就是動作太大了,讓林義突然升起了一股警惕之心。

    “唉,說了,你別把以往那一套用在小義身上。”看到林義的不解,何海明特意稱呼“小義”,顯得親切,說著話的同時把一堆文件用手一攏又推到了葛律師這邊。

    “小義你別見怪,老葛在這方面不懂怎么變通,是因為被以前的大陸客戶搞成“慣性”了。”

    何海明解釋說,以前內地來人,不論是多大的角,都喜歡擺架子看人家證件,也就是資歷,看有沒有接他們活的資格。

    而對于林義這次辦理離岸公司和vie結構,其實一般事務律師配個財務,就可以辦好,費用也沒多貴。

    但何海明的解釋里,有委婉結交林義在里頭的意思。不論事物大小,先把姿態擺正。

    原來如此。林義在心里釋然,同時又在想,這次陽娟兩口子肯定把自己“賣”得夠徹底了吧。

    不然沒有金錢的襯托,自己就是一個毛頭小子,哪里來的天大面子。

    “師兄,我們都是一家人,沒必要這么客氣,這讓我有些惶恐了。”林義裝著哭笑不得,說師兄這樣高的格局,存心讓自己為難呢。

    通過一番聊天,林義才知道何海明也是留學生,不過去的不是歐美,而是才從日~本回來幾年。

    葛律師就是他在東洋留學時結識的朋友,兩人同在香江工作。雖然不在一個領域,卻彼此合作和介紹生意,經常往來。

    談到工作事物的時候,葛律師從蘇溫這里弄清緣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對林義強調的幾個核心:五家離岸公司、三家投資公司、交叉控股、身份保密。點頭表示沒問題。

    對方說這是小事,找點關系幾天就可以辦好。

    果然如對方所說,后面幾天,葛律師帶著一個財務,給林義帶來了一疊疊的資料和文件,這些都是需要林義審核、簽字的。

    蘇溫不動聲色對著文件一頁一頁地翻,接著遞給林義,他再看一次后,確認無誤,才簽字。

    而為了謹慎起見,林義也讓何海明、葛律師以及財務簽了份保密協議。

    通過幾家公司相互控股,現在林義明面上對步步高電子的股份就只有18,而后續還會對步步高超市也實行這種方式。

    不過超市行業明顯和電子類行業不一樣。在才開放的幾年里,林義記得明明白白,中外合資企業里頭,中方的股份結構不得低于35,

    第四天的時候,林義一行人還參觀了葛律師在中環寫字樓里的律師事務所。

    里面人雖不多,但著裝、氣氛、裝飾都很嚴謹,給林義的感覺如同后世的律師事務所,沒有多大區別。

    這次南下,除了達成目的外,最大的收獲就是對面這個三十八九的女人。

    女人也姓何,叫何蕙,是通過葛律師的財務介紹的。

    …

    求訂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