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一十八章,終于找到了

從1994開始
     94年年中還是陜省下面一個市的稅務科長,早些年林業局的丈夫下海經商,在深城的家具生意開始還順風順水。

    但是后來她丈夫迷上了澳門,迷上了賭場。為此,去年國慶她忍痛離職帶著女兒過來幫丈夫找回自己。

    嗯,這類事情多以悲劇為主,不然人家也不會坐在林義對面了。

    根據葛律師隱晦地說法,她丈夫是賭了又戒,戒了又賭。

    后來發現陷入太深,一家三口來香江散心的時候,獨自一人于深夜直接投入了維多利亞灣。

    當時丈夫的輕生對她打擊很大,本就是一顆支離破碎的心,卻還要照顧十多歲的女兒。

    不過林義現在基本看不到對方的憔悴了,雖然沒有多么光鮮亮麗,但略施粉黛也和正常女人沒多大差別。

    助理會計師。林義翻看著對方的證件聽著她的介紹,對這個從91年開始的國家考級制度,他并沒有特別看重。

    因為此時的助理會計師證件就相當于新世紀后的初級會計師,僅僅是比入門的會計員資歷稍微深一點而已。

    后頭還有中級(會計師),高級(高級會計師)在等著呢,別看只有兩級,其含金量卻一個在天一個在地。這也是對方在會計事務所干基層人員的原因吧。

    林義前世大學畢業前時候,也是憑著毅力考了初級會計師證書。這也是為什么自己兼職著財務部門的理由,不僅實踐經驗豐富,還有著扎實的理論功底。

    稍稍看了蘇溫一眼,后者也是感受到了,不停攪動咖啡有些漫不經心的手指,此時在白瓷杯上輕輕點了幾下,表示認可。

    對此,林義心里沒來由的松了口氣,這個財務找了好久了。

    雖說這個級別有些低,卻可以慢慢考。但是對方在市稅務局一呆就是十多年經歷,對政府的稅收政策簡直是門兒清,這也是林義特別看中的地方。

    有這樣一個資深的老油條在,如果林義今后需要合理避稅,不要太輕松。

    “我對何小姐的條件,還算比較滿意。但是有一點要說明,如果加入了我們這個大家庭,半年之內估計還得跟我們呆在瀟湘。”

    說到這里,林義直視對方,語氣顯得嚴肅、鄭重:

    “就算我們下半年搬遷到了特區,但是由于很多產業目前的重心仍在瀟湘,到時候你可能會兩頭跑…”

    林義之所以說這么多,是因為她的女兒目前在香江接受教育,估計對方會犯選擇困難癥。

    “謝謝林總,不過我可能要考慮下。”何蕙聽到兩頭奔波,臉上頓時就有了些遲疑。

    “應該的。但是我們可能在香江呆不了多久,還請何小姐盡早做決定。”

    咖啡廳離住的商務酒店并不遠,一行四人走路回去地時候,龔敏突然問:“何蕙是不是在與何海明處關系?”

    “你也有這種感覺?”林義停下腳步側看著她,因為他也有著這種感覺,何海明看對方的眼神太溫柔了。

    “嗯,應該沒錯,這也能解釋何蕙為什么會在會計事務所工作。

    ”一直不怎么主動的蘇溫也插了句嘴,因為她對男人眼神的辨別,非常有心得。畢竟她從小到大一路走來,已經見慣了形形色色的眼神。

    “這、這也太快了吧,不是說她丈夫才去世半年多點嗎?”關平聽得一臉愕然。有些不敢信,前面還為丈夫辭職,現在就和別人在一起了。突然,他莫名其妙地有些看不起這個女人了。

    “應該還在追求階段,如果沒猜錯的話。何蕙現在是處于現實和道德的枷鎖里,不停地糾結。”林義自然看看得出對方的處境。

    即忘不了前夫,這應該是真感情。卻又為了孩子的成長,為了母女的社會地位,在繁花亂入眼的香江,她們也需要一個倚靠。

    其實林義也在想,她完全可以帶著女兒回老家的。但是這念頭馬上又被打消了。

    試想一下,一個原本在家鄉地位頗高、家財頗為豐厚的家庭,出入都是別人羨慕討好的對象。

    突然卻家財散盡,丈夫還客死它鄉,自己的體面工作也早沒了。

    如果這樣帶著女兒回去,大概只剩下狼狽,與送給別人在茶余飯后的笑話、談資罷了。

    要是還出現那么幾個長舌婦,把話說的難聽了。這對一個有自尊心、愛面子的女人來說,是致命的,估計比殺了她還難受吧。

    面子誒,幾千年的傳統,古人都為它不惜拔刀相向。如今對一個女人來說,這樣的選擇,林義也覺得無可厚非。

    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有些覺得生存下去重要,但有些人活著就是為了面子,正如那句老古記話:人要臉樹要皮。

    事情辦完,回到酒店的眾人先是睡了個午覺,UU看書 www.uukanshu 下午醒來,無所事事的眾人,決定一起去買點“特產”。

    不過這里所謂的特產,就有點貴了。林義花了一千多港幣給陽娟挑了瓶香水,然后又想起對自己一直不錯的璇姐,于是又揀了一瓶。

    把著手里的兩瓶香水,打算付錢地時候,余光瞅見了旁邊還在挑選的三人。于是很自然的又把手收了回來。

    只是用英語輕聲對服務員說,等會都算在自己頭上。看著服務員臉上迅速挽起的一個禮貌又燦爛的笑容,閑的無事他又開始了左瞧瞧右看看。

    蘇溫一看就是個對奢侈品牌比較熟悉的人,在短時間內就迅速地搭配了三瓶自己想要的。

    而龔敏卻是個睜眼瞎,覺得這個也不錯那個也好,每種味道都好聞,一時間不知道選哪種。好在有蘇溫幫著建議。

    這個時候,林義腦子里忽然想起來李光潔。在半個月前,他和關哥在酒桌上進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談。

    事后,李光潔就被關平“收回去了”。至于去了哪里,林義不得而知,反正已經不是自己手下就行。

    他之所以這么做,除了李光潔不合眼外,還有殺雞儆猴的心思在里邊。

    踢掉李光潔就是明確告訴所有“關系戶”,這份工作林總說了算,誰也別想著違逆公司制度。

    ……

    求訂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