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二十一章,神格

從1994開始
     步步高電子這次找景崗山代言,說起來也是湊巧。

    景崗山有個鄰居,剛好是唐慕費盡力氣攻關后相熟的央視廣告話事人。

    就是因為他在其中牽線,唐慕才和景崗山搭上關系。

    起初的時候,對方的目的很簡單,想把歌曲“我的眼里只有你”賣給步步高電子做促銷用。

    當時唐慕還說,“你光給我一個磁帶沒用啊,我們又不賣磁帶…”

    吃完飯回到公司,多喝了點酒的唐慕向林義匯報完日常情況后說:

    “我今天還碰到一件妙事,竟然有位歌手向我推銷磁帶。當時我心里就好笑,我們步步高電子有自己的“唯一”歌曲,要他的撈什子用。”

    “誰?”電話那頭林義好奇的問。

    “景崗山,想把那首“我的眼里只有你”推銷給我們。”

    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林義就想:現在國內明星代言好像還沒流行,要是vcd行業自己第一個找明星代言,也算吃螃蟹了。

    后來林義花了一翻功夫查看國內的明星代言情況,竟然少的出奇。又考慮到景崗山頗有知名度,頓時覺得用好了,可能是一大妙招。

    于是連夜里,林義根據步步高vcd的市場定位,結合景崗山的形象。做了一個充滿溫馨、激情和新意的廣告營銷方案和整體的合作計劃。

    為此,林義特地撥通了唐慕的電話,給他一個任務:我們可以買他的磁帶。

    但有個要求,就是對方得給我們代言,還得配合做三十場活動。

    這個活動不是簡簡單單的露面就行。還得隨著步步高電子的推廣人員一起,到各個城市做推廣。并現場唱歌、簽名、以及贈送磁帶。

    而面對唐慕的邀約,景崗山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甚至還特意跑到邵市和步步高電子簽了一個廣告代言合同,相比后世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的代言費,十多萬的代言金額只能算毛毛雨了。

    林義還記得當時簽約的場景,景崗山看完合同,干凈利落地簽了字,讓他看到了對方身上的一股勁兒,覺得沒找錯人。

    12號,坐飛機提前一天過來的林義,和吳景秀一行人早早地來到了羊城火車站。

    一起來的還有一百多輛卡車,每輛卡車兩邊都掛著橫幅廣告牌:步步高vcd…

    林義大概留心了下,發現卡車的品牌不一,有進口的,也有國產的。顏色也是花花綠綠,一點也沒看出來有組織安排的跡象,自然地很…

    而和井然有序、排成長龍的卡車相比,現場來的兩百位記著,卻架勢十足。胸前掛著相機的;扛著相機的;甚至還有一手拿個話筒,后面跟著一個攝像機的。

    五花八門,不一而道。

    不過今天的火車站,主角可不是卡車和記者,而是烏泱烏泱、密密麻麻從羊城以及周邊聚集而來的市民。

    大家都聽說有大明星來了,還是出現在中央電視臺上的大腕。才下午兩點過,就已經有五六千人到場了。

    而后續到來的人越來越多…

    這熱鬧的場面,好家伙,直接把車站警察給驚到了,一個勁一個勁地報告上級,一會說警力不夠要求派人支援,一會兒說又來了好多批群眾,有人被扒了…

    吳景秀看著有點超乎想象的場面,也是探頭大驚:“是不是宣傳的有點過了,太嚇人了…”

    “你是怎么宣傳的?”林義也是感嘆這個大場面,心里在想,等會兒要是景崗山能表現好點,就沖今天這國內史無前例的號召力,也是能徹底穩固這個“一線男歌手”地位了,名垂青史是必然的。

    “還能怎么宣傳,

    其實好簡單,一個地方就幾個有影響力的報紙和電視臺,本身大家都有廣告合作,叫到一起,聚一下,聊一聊,研究下活動,討論下切入點,怎樣凸顯品牌,怎樣運作成公益性活動和熱點事件。

    然后喝茶吃飯分紅包。就這樣子,蠻輕松蠻管用的嘛。”

    說著,吳景秀還故意甩了甩馬尾,一副如此如此的輕松模樣,把林義噎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雖然輕飄飄地說的輕松,說過程也就那么回事。但要真這么簡單,就有鬼了,自己好歹也是職業的。

    林義當然知道她是故意的,目的很明了,就是差點直說讓林義夸她了,要是說句“你比蔣華厲害”,那就可以上天了…

    “你去給我拿瓶水。”林義偏就不套路,說有點渴了,弄得吳景秀一臉不情愿、慢慢吞吞的,好在她助理懂事,趕忙的拿了幾瓶水過來。

    下午四點過,晚點兩次的列車終于在一聲汽笛里頭,隆隆地駛向了車站。

    50多節車廂的產品,足足有二千噸。

    這個爆點十足的場面,也把早有準備的記者嚇到了,只見他們一窩蜂似地擁了上去,“咔咔咔”的低頭按著快門。

    此時每個路人都會驚訝地張嘴,每個聚集過來的市民都是一頭包。當火車緩緩停靠在羊城火車站地時候,蜂擁而上的人群,擁擠的接站貨車,它們所構成的畫面,形成了他們有生以來最大的視覺沖擊和心靈震撼…

    感受著空前熱烈的氛圍,林義有一種職業嗅覺:也許就在這短短的一剎那,步步高vcd的品牌瞬間凝成了神格。

    正如他之前的策劃:運非常之力,造非常之勢,創非常之業。

    以不經意之量,實現處處可見、人人皆知的目的,達到營銷的終極之巔。

    “林總,我是真的佩服你了。”吳景秀也是被眼前的恢宏格局給震撼到了,大半年來,終于對林義口頭松懈了一次。

    “佩服?”林義哼哼一聲,用馬馬虎虎的語氣說著:“才哪到哪呵。”

    這次吳景秀只是看了他一眼,罕見地沒頂嘴。

    掐著時間,當步步高vcd差不多卸了5000臺左右,景崗山在一行人的簇擁下,及時出現在了羊城火車站早就搭好的舞臺上。

    咋一亮相,現場就猶如蝗蟲過境,頓時瘋狂了。

    吶喊聲,尖叫聲,喔…喔…喔…狂野地搖頭晃腦,這些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這么激動。

    只見一身功夫白的衣裳、扎個紅色腰帶的景崗山先是問了聲好,互動了會。然后隨著背景音樂響起,氣勢十足地唱了第一首“步步高”。

    …

    世間自有公道

    付出總有回報

    說到不如做到

    要做就做最好

    世間自有公道

    付出總有回報

    說到不如做到

    要做就做最好

    步步高

    …

    可能是林義的宣傳策略到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首歌經過電視臺和收音電臺連續一個多月的狂轟濫炸。此時羊城火車站竟然成了大合唱的海洋。

    閃爍的霓虹燈,交叉四射的舞臺七彩光,配上無處不在的大功率音響,齊刷刷揮舞的手臂,羊城火車站有點后世演唱會的味道…

    氣勢如虹,熱血澎湃…

    “厲害,這些人都比我唱的好。”林義今天是太開心了,大部分市民竟然都會唱“步步高”。

    “這首歌朗朗上口,學不會才傻。”緩過來的吳景秀不想讓林義太得瑟,又頂了下嘴。

    不過心里卻對林義的佩服又多了一分,心里在評價:不僅點子好、有格局、還看的遠。

    忽然,她在心里嘆了口氣,因為她此時突兀地發現,好像對步步高有點歸屬感了。

    莫名其妙來的念頭,讓她有點煩躁。卻怎么也揮之不去,索性也就不陪林義呆著了,直接去外頭接了管事權。

    林義也沒有呆到最后,在景崗山簽名簽到手軟的時候離開了。

    第二天清晨,林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外面的天已經蒙蒙亮了,張嘴打了個哈欠,才伸出右手到床頭柜把電子表摸到了手里。

    半瞇著眼睛一看,竟然才4:47分,足足比平時早醒了一個多小時。

    這么個時間點,強躺在床上的林義想繼續瞇一會,卻發現怎么也睡不著。

    …

    求訂閱,求訂閱啊,

    三月估計創造了起點最低首訂。

    沒招誰惹誰,昨天還被人私信嘲笑了,好艱難。

    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