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二十四章,出岔子

從1994開始
     這名考生因為平日里成績并不是最頂尖的,加上身邊人都是清一色的勸他慎重、慎重又慎重。

    后來被說著說著他自己都有點懷疑和不信任的意思。

    最終非但沒敢填清北,連人大、華東五校同級別的都沒敢填了。最后填了瀟湘的最好大學,那時這所學校全國排名大致在26名。

    后來分數出來了,這名考生的成績是689分,省前20名以內。全校第二名是683分,660以上的7人,650至659的11人。

    再后來錄取結果出來了:該校兩個華清,一個北大,都只高出錄取分數線幾分。

    華清的661,北大陸63分;滬市交大最高分679分,最低分642分;復旦最高分683,浙大陸76。

    可他一個689的沒上其中任意一所,真的是無限遺憾。

    也正因如此,后來他的事跡被老師們一代一代傳了下來,成為遺憾的同時,卻也沒對后來者有多大幫助。

    平日里成績不拔尖的碰到估分過高,不敢填的還是不敢填。

    當時出現這么一個現象:

    成績好的一般謹慎,目標是全國十大就知足了;成績次一點的更加謹慎,只求有個一本讀。而更差的那就天馬行空了,填清北的一大把…

    所以估分志愿下,基本過獨木橋的都是真的英雄,很少出現有水分的現象。

    在邵市一中的教室里,看著黑板上密密麻麻的高考答案。

    林義坐在人群里頭,也是和大家一樣,不斷抬頭低頭抬頭核對自己的分數。

    旁邊的鄒艷霞全程一直抿著嘴,一言不發。李伊萊目光淡淡,心里素質不錯,但也不說話。

    米珈是最放松的,核對答案也是最愜意的。她就靜坐在座位上,左手支撐著腦袋,一直盯著黑板不動,只是隔一會兒才在白紙上寫一個數字。

    比如語文,前面一連串小數字,最后的大數字是135分…

    武榮一直是緊繃的,面紅耳赤,和范會蘭一樣,錯一個題,就在那花樣責怪自己:當時本來都這樣了的,為什么要改。到后來眼淚都撐不住了…

    于海有點失控,和班上少數人一樣,全程黑著臉。

    時不時怒氣沖沖、目光洶涌、咬牙徹齒,到最痛心的時候,他甚至狠狠地對著自己胸膛、或是桌面就是一拳。

    旁邊的人大多只是回頭看看,也不作聲,更別說安慰了。因為教室里時不時有這樣暴虐的氣息,大家一片肅靜…

    林義因為心里有自知之明,從不抱太大期待,反而也不特別緊張。

    只是有些意外的是,那個光頭的答案是真的不錯,幾科答案對下來,“借用”的6個選擇題,竟然只有數學錯了一個。

    看來這大個子光頭,重本是妥妥的穩了,說不定還會更進一步,林義心里這么猜測的同時,也把估完的分數做一個統計。

    649分,成績出人意料地不錯。這還得感謝作文,感謝關平買的試卷,嗯,還要感謝那個光頭的些許貢獻。

    鄒艷霞是第一個看到這分數的,因為她緊挨著林義,時時刻刻看著他寫的數字。

    “恭喜哦,”大長腿笑著片起嘴,看來也考的不錯。

    “給我看看你的,”林義伸出一手,直接把她握著的右手掰開,打開小紙團。

    “這么高?”林義看著這個分數,有點木了,658分,妥妥的高分啊。

    雖然看起來就比林義高9分。但在高手云集的這個分數段,9分意味著什么?全省排名,起碼幾十、幾百個排名差,好比后世的985和211的鴻溝。

    “嗯,

    今晚我做魚給你吃。”鄒艷霞的意思林義懂,是在感謝那些買來的試卷,以及林義平日里抽她背書的情況。

    而這個抽查,其他人不知道,林義自己是明白的:因為他抽查的區域,都是自己記憶中的重點區域。

    前幾次突襲她的情況時,還總是出錯,記不得,有漏洞。

    尤其是那些小字數段,老師說歷年來基本不考,導致都不怎么在意。但這次高考,起碼有十多分是小字段里的。

    “算了吧,我今晚打算去訛詐你爺爺。”林義撇著嘴,一副看不起你手藝的樣子,讓鄒艷霞好氣又好笑。

    小集體估分出來了。米珈的分數如同平常一樣,高的驚艷,678分,保守估計不低于670分。

    看到這個分數,全班的人都知道,肯定會填那兩所學校了,頓時隱藏著一片羨慕嫉妒恨的眼神,紛紛道出“恭喜”。

    李伊萊也有656分,和林義記憶里的差不多,應該還是會報南大的吧。

    武榮有些“低”,就597分,但相對于平時成績來說,也算中規中矩,談不上超常發揮,或發揮失常。此時人攤在在桌子上,頭枕著右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默默看著米珈和鄭班主任的親密互動。

    范會蘭和武榮一樣,只有四分的差距,預估601分。

    于海踢翻凳子后,就一言不發,斜靠著窗戶,也干巴巴瞅著米珈身邊圍攏的一大堆人。

    他眼神里都是不甘,只有538分啊,離平日里的水平遠遠不夠,按照他那爸的脾氣,說不好只能復讀了。

    鄭班主任問到林義成績時,滿臉詫異,抬著下巴對望著他,最后惋惜地說了一句:

    “剛帶你們班的時候,你、米珈、魏人杰是我最看好的三人。因為你們語數外的摸底成績,有了跨長江、過黃河的資本…”

    鄭班主任的的意思林義懂,所謂的跨長江過黃河就是去那兩所學校。米珈這分數穩了,魏人杰的估分也有668,機會也很大。

    而林義讓他失望了,甚至中途都對他“放棄了”。

    到最后,老鄭拍拍林義胳膊:“不過也不錯了,但你是真該更好的…”

    這個更好的,隨著老鄭一個一個問其他學生,卻還在林義耳邊,余音裊裊。

    估分填志愿,原本以為,一切就在這壓抑、興奮、驚喜、沮喪、哭泣中度過了。

    但是最后還是出了岔子。

    當班主任一路從教室前端“問候”到后面的時候。

    估分成績低的一個男生突然撥拉開鬧哄哄的人群,跌跌撞撞地向教室外沖去。他臉色蒼白,目光駭人。

    離門口最近的幾人一不留神沒拉住他,怕他出事,緊隨著跑了出去,然后全班的師生都跟著追了出去。

    求訂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