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二十九章,競爭

從1994開始
     拿起鑰匙,卻發現門口只有一只拖鞋,還有一只不見了,又是一陣翻天覆地的尋找。

    才想起來那時候嫌棄太熱,右腳的鞋子被隨便蹬了,俯身,臉貼著地,桌子下面,椅子下面,還好最后在沙發下面找到了。

    驅車來到師專門口的時候,林義意外發現一個熟人在鄒艷霞家的店門口坐著納涼。

    “這個點了,你怎么還在這啊。”右手轉著鑰匙扣的林義,看得楊彪一陣心虛。

    因為班上同學都知道,他在夢里經常喊“大長腿”,可謂是最明戀的暗戀了。

    “我剛吃完飯,休息一會。”楊彪指指桌上的四菜一湯,還剩不少。

    “你一個人吃這么少啊,能在大長腿面前顯示出你的經濟實力來么?”林義算是明白了,這人臉皮厚的還是不到家,為了面皮,點了這么多菜。

    “你這么晚了,怎么還來這里啊?”楊彪知道林義在打趣他,也懶得送子彈。但想到林義和“夢中情人”的關系,頓時有幾分無奈。

    “你猜。”林義眨巴下眼,笑著往里走,口里還喊著:“大長腿,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德性~”鄒艷霞果然在里頭幫忙,當當當地正在切嫩南瓜絲,看到林義進來,先是彎了彎嘴角,隨即斜了他一眼。

    “又來蹭吃了?”鄒老爺子看到林義進來,吧嗒了一口旱煙,繼續炒酸辣土豆絲。

    “什么叫蹭,來你家做客難道飯都沒有的了。”自從發現這老頭有顆童心后,也就隨意多了。

    挨著鄒艷霞靠著門墻,對著老頭子說:“幫我來盤干鍋雞,一個白菜苗。”

    “今天沒菜了。”

    “瞎說,”林義窩起嘴巴,白菜苗就在他身邊,還拒絕的理直氣壯。

    鄒老頭挺有個性,說不做了就不做了,最后還是鄒父親自掌的勺。

    他知道林義喜歡吃水里的東西。除了干鍋雞和白菜苗,還特意爆炒了一盤黃鱔,端著一盤花生米,一碟涼拌木耳。

    吩咐女兒“拿幾瓶冰啤酒過來”,然后就坐在了林義左側,說今天好好喝幾杯。

    看了下時間,剛好十點半,林義知道,他今天要收工了。

    林義問把著個旱煙袋的老頭子:“來整幾杯?”

    老頭子用鄙視的眼睛看了眼桌上的啤酒,接著從身側拿起一個葫蘆,嘰咕嘰咕灌了好幾口二鍋頭,末了,還把眼睛往上翻,就差到頭頂了。

    林義問楊彪,要不要坐過來湊個熱鬧,只見后者看了眼里面的大長腿,然后彎著腰一溜煙跑了。

    “叔,恭喜啊,財源廣進。”林義拿起一瓶直接開吹。

    “你小子,”鄒父哪里聽不出林義的玩笑話,搖搖頭也沒多說。

    林義喝了一瓶啤酒,鄒艷霞就不讓他喝了,說騎摩托車不安全。

    鄒老頭看到這一幕,一個勁地望天吹煙圈,一個接一個,裊裊身姿,旋轉著往上飛。

    ~~

    兩個多月里,蘇溫按照原計劃,先是在株市建立了分店,計劃8月1號開業。同時又在省城尋著了三個好的分店選址。

    尤其是其中一個,達到了八千平方,這是步步高超市成立以來,遇到最大的門店。

    花了兩天時間,林義對這三個地點進行了詳細的現場考察,覺得還是比較符合要求的。

    四個門店,總預算300萬,相比第一批要多些,除了更好的設計裝修之外,其中還有一部分通貨膨脹導致物價上漲的原因。

    根據蘇溫的預測,明年拿地,可能要比現在艱難很多,付出的代價可能更大。

    所以這次一進到會議室,她就推過來一堆堆厚厚的文件。

    都是兩個派遣小組送回來的情報。

    一共有七個市的詳細信息情況,他們在文件中告知,有四個地方的情況還算好,看中的選址沒有太多競爭對手。

    但另外三個市,看中的第一選址,要么已經被人搶了先,要么出現了競爭對手。

    其中郴市最嚴重。原本看中五嶺廣場邊上的國營菜市場,都已經到了最后的意向洽談環節。卻被本地的一個有色金屬礦老板給截胡了。

    根據南下小組收集地情況來看:這礦老板叫陳龍,四十來歲,綽號“一條龍”。

    在當地背景厚實,有一個在當地二本院校擔任系主任的姐姐,更有一個在市里擔任四把手的姐夫。

    看到這里,林義愕然,什么都不說了,決定吃這個啞巴虧了。因為文件上一系列的名字,直讓林義大呼得罪不起。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新世紀后,轟動全國人民大案的眾多主要人物之一。

    作為地地道道的瀟湘人,那兩年這些名字以及名字背后的故事都不知道被人津津樂道了多少次。

    林義現在都還能記起不少。

    對著蘇溫搖搖頭,直接把郴市的文件單獨放到一邊。然后開始查看第二嚴重的株市。

    “我們在株市的點,不是已經改造完畢了嗎?都快要開業了,怎么還有麻煩。”

    林義還沒翻開文件,看著扉頁上的標注,就有點不解的看向蘇溫。

    “我們有競爭對手,而且相隔只有一條市中心的主干道。直線距離不超過200米。”蘇溫對這里的情況一清二楚,一一說給林義聽。

    聽著蘇溫慢條斯理的解讀,林義也翻開了文件夾,上面標注競爭對手是一對兄弟,靠養殖肉牛起家,相對而言,背景還算比較干凈。

    通過一些手段,從銀行“打聽”到的情況,對方身價在一百萬左右。

    對方的超市注冊名叫旺佳紅超市,規模不大,相比步步高超市4800平方的鋪位,差不多小了一半。

    “他們也是下個月1號開業?”看到這對兄弟和步步高超市明著打擂臺,林義和蘇溫對視了一眼。

    卻沒有第一時間發表見解,而是摩挲著文件夾。

    真沒想到對方復制了自己在省城開業的手段,竟然也以金龍魚油、精鹽、米糧、雞蛋四類半價出售,作為打開市場的敲門磚。

    人家是真的下了功夫的,沉吟了一會才問她:“你怎么看?”

    “我和株市的負責人已經溝通過,由于兩個月前就知道要競爭,早就準備充分了,可以隨時提前開業。”

    蘇溫的意思是提前開業,搶占先機,打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林義不由點點頭,這個點子對株市的人來說,可能有些意外。但總體衡量、從全局出發,絕對是利大于弊,正合他的心思。

    心中有了決斷,林義看向左側的候富貴:“在供應渠道上,你有準備嗎?”

    林義的意思有兩層。

    一是己方是否準備好了,包括后勤儲備、運送,也包含和供應商索要的開業優惠條件、支持力度,以及突發事故的應變措施。

    而另一個意思就很明了:簡單粗暴的狙擊對方的供應渠道。

    “早就準備好了,瀟湘的大供應商這次會站在我們這邊。”候富貴對這點還是有自信的。

    現在的步步高超市可不是以前了,在瀟湘省可以和任何供應商底氣十足的談條件。

    “那行,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三天后開業吧,留給你們三天時間做最后的宣傳攻勢。”

    林義確定好開業時間的時候,壓手暫停了會議,對龔敏說一聲:“你去把刀疤給我叫進來。”

    “林總,”一身正裝的刀疤跟著龔敏進來后,就站在林義身邊。

    “如果我要你發動關系網,可以在三天內召集多少人?”林義知道刀疤和二狗以前是跟著陽華謀生的,既是兄弟、戰友,也是“干事”的搭檔、鐵桿。

    召集多少人?刀疤第一反應就是要打架,不過隨即就否定了,打架就不會當著這么多人問自己了。

    看了眼會議室內的其他人,刀疤猶疑了下,開口問:“有條件限制嗎?”

    “有,但不苛刻,只有三個。一是能堅持排幾天隊,二是嘴巴嚴實,三是守紀律,不亂拿。其他男女老少不限。”

    看著眾人望著自己,刀疤在心里算了算,才開口:“如果這要求的話,可以召到一百來人青壯,要是拖家帶口的話,二百五打底。”

    聽到這個人數,林義心里有了底氣。讓刀疤附耳過來,在他耳邊授意一番,后者咧著嘴開心的領著任務去了。

    最后一個市是益市,步步高看好的選址有好幾個競爭對手,由于實力都不錯,當地政府準備競拍。

    對于正當手段的公開競拍,林義是最樂意的,直接在末尾簽了字。

    后續的會議主要是:蘇溫提出的“搶先戰略。”

    由于她感覺到局勢不容樂觀,怕價格上漲太快以及相繼出現的競爭對手太多,所以建議,先在各市把關鍵選址拿下,再逐一開業過去。

    蘇溫的建議,得到了在場所有人的附和,除了林義和何慧。

    何慧是剛來一兩個月,現在還處于:多看、多聽、多學、多做、少說話的職場潛規則里。

    不過她也是好奇,蘇溫這個點子好是好,UU看書 www.uukanshu 但除去已經有了分店的株市、邵市和省城,卻還有十來個市的選址要提前出動,這可是一筆大花銷。

    初步預算不低于600萬,對現在有著一系列大計劃的林義來說,也是相當不輕松的。

    同時在想,林總會不會左手倒右手彼此不分,長此以往,那可是大忌。

    “你除了把超市的收入規劃的滿滿的,卻還時刻在惦記著我兜里的錢吧。”林義對蘇溫搖搖頭,“下不為例。”

    不過還沒等蘇溫笑容綻放,林義又補充了一句:“錢可以給你,不過得打借條,付利息。還有從今以后,步步高超市自負盈虧。”

    林義這話不只說給蘇溫聽的,同時也是說給步步高超市這一系統的人聽的。

    林義的想法很簡單:要從根本上、源頭里掐斷他們依賴林義其他產業的想法,想要更好,就得靠自己奮斗。

    出乎林義意料,蘇溫好像早預計到會這般一樣,答應的很是干凈利落。

    “何慧,相關手續你來操作。”隨著林義的這個吩咐,蘇溫的“搶先戰略”應該可以提前執行了。

    ——

    株市在瀟湘眾多城市里頭,不算出彩。在文化底蘊上比不上邵市;在經濟方面比不過岳市;在歷史名人方面比不過湘潭;在資源方面更比不過郴市。

    可以說它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城市。

    但改革開放的政策,使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昔日一個小鎮,發展成如今的重要交通樞紐,滬昆、京九鐵路上的火車,日夜里都在這不停奔波。

    求訂閱,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