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三十四章,蘇溫

從1994開始
     下午五點過,烏云壓了一整天的古鎮下起了暴雨。

    豆大一粒的雨珠子串著線似的從天際不要命的往下掉,打在青石板上,濺起的水花漣漪在一起,給整個石子路都蒙上了一層水霧。

    茶館也沒什么人了,下雨之前就都趕回家吃晚餐去了。

    現在里頭就剩兩個人。一個老板,看了會下著的雨,連連嘆了口氣自言自語:一時半會停不了了。

    等了會還是沒生意,茶館老板也開始伏案睡覺。

    看到這副樣子,店里另一個從中午就坐在門檻旁的大媽連忙拉住要收拾的林義。

    說話之前還看了眼街面和四周,見沒什么人,才低聲說:“我這有個東西。”

    說著,大媽轉身對著墻壁,小心翼翼地把小腹的衣角掀開,從衣服里間抽了個油布包裹的東西。

    不過還沒等她打開全部,看到金燦燦的一角,上面還有字,林義就趕忙伸手壓住了對方枯瘦的手背,也是用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說:“這里人多眼雜,我們去里間。”

    聽說去里間,大媽明顯猶豫了,想起林義有五個人,怕黑了她東西。

    看對方的表情,林義頓時明了:“大媽,您看我們是缺錢的人嗎,看看那車,都是幾十萬一輛的,放眼全國都沒幾輛,您就放著心吧。”

    不過大媽還是不敢跟進去,又把東西收好了縮回衣服里邊。動作快而準,像是演練了無數遍一樣。

    這動作看得林義干著急,只能繼續道:“財不外露啊,大媽。在這里看是給你給我招災禍啊。”

    林義之所以直說財不外露,那是因為油布里的東西只看一角就知道是黃金做的。

    而看大媽謹慎的表情,也完全是知道這些都是金子,所以光談金子就是錢了。

    想到災禍二字,大媽腦袋像雞啄米一樣,連點幾下頭,心想這也是自己從不敢在小鎮里把東西拿出來的原因。

    最后好說歹說,大媽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指著河邊的一棟房子說:“我卜卦問神的手藝在附近都有些名氣,找個時間,你就以問卦的名義來我那里吧。”

    聽到這話,林義也是眼神一亮,這可是好辦法。不過隨即又問:“大媽家里幾口人?”

    大媽怕他黑,他也怕人家下黑手。山高皇帝遠的,自古有刁民,晌午還看到幾人拿著獵槍、獵物浩浩蕩蕩的過,還真的防一手,所以也開始試探。

    “就我和老伴,老伴是個瞎子,嘴嚴實的很。”大媽也是老的有經驗,頓時明了林義的意思,但還是實話實說。

    “好勒,您就寬心回去等我吧,”林義也是點點頭,大媽見狀又坐在了之前的門檻上,離林義有幾米遠,恢復了之前的狀態。

    果然是神婆啊,這演技,這人心把握的。要是剛和林義一說話就匆匆回去了,保不準在哪個屋角落里有雙眼睛。

    但現在大媽的松弛有度,卻恰好可以打消一切后患之憂。

    到了飯點,關平準時來幫他收拾破爛,然后跟著去了后頭,林義起身的時候,看了大媽一眼,對方卻靠著門框,呆滯地看著遠方。

    嘖嘖,不去做演員可惜了。

    在鎮上的館子吃完飯后,林義和關平就打把傘東看看西看看。

    逛到一個“八字”店時,還花了五塊錢看生辰八字,問風水人生,弄起旁邊好幾人都在調笑林義“你們城里人也信這個啊”。

    報上于海的出生日期,留著八字胡的老先生問林義:“哪個時辰出生的?”

    說到時辰,頓時想起于海過生日時曾說過,好像是雞打鳴的時候生的。但林義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時辰,

    就說:“天還沒亮,公雞打鳴的時候。”

    對方聽后,手指掐了下,然后說:“寅時出生的,”

    于海的命在這八字先生眼里很好,但是說中間有個大的劫難,需要破財消災。

    林義就問“怎么個破財消災法”,八字先生這時手抹胡須,望著林義笑而不語。

    “我懂了,”突然林義頓時站起身,一拍額頭:“古鎮里有寺廟,我得去那里燒柱長香對吧。”

    說著,口里迷迷糊糊地林義,轉身就走了。完全不顧后頭八字先生的一臉黑,也沒理睬那些閑事人的放肆笑聲。

    做戲要做足,林義還真帶著關平去了寺廟,花了十二元買了柱長香,由主持點燃供奉在神像前。

    說實話,林義也看不出里面供奉的是哪尊菩薩,但就當給于海做回好事吧。因為林義不敢用自己名字,怕有漏洞。

    出了寺廟地時候,關平說:“小義,你天生是吃這碗飯的。”

    回頭的路上,還一“不小心”打聽到鎮上有個出名的神婆,林義又火急火燎地去卜卦問神了,弄起賣林義瓜子的老板直搖頭:“城里人竟然也這么迷信。”

    有村鎮的地方,一般都有神婆,林義見多了也不奇怪。房間和普通人家一樣,就是神龕上的神像有點像“觀音菩薩”。

    但灰塵太厚,而且還有紅布半包裹,看不太清。

    看到林義進來,禹大媽瞅了眼門外的關平才說:“這邊來。”

    從正屋路過旁邊的小院子時,看到了一個漢子,他正弓背坐在那里,渾濁的眼睛望著前面的鴨群,而雙手卻正在掰玉米顆粒,林義知道這是大媽口中的瞎子。

    穿過中間的“曬谷坪”,林義跟著進了后面的吊腳樓。

    進去以后,大媽也沒墨跡,透過窗戶稍微打量了下外邊,就把一個箱子搬開,從底下取出包裹。

    整個舉動頓時讓林義的眼皮跳了跳,感情大媽為了安全,竟然這樣保存古董的。那可是古董啊,你就這么舍得用箱子壓著?

    大媽把東西攤在桌子上,先把油布去掉,接著去掉一塊破舊的綢緞,然后直接露出了里面的樣貌。

    果然是金冊,一共四頁。林義一眼就看出來不是什么“鍍金”“溜金”之類的,而且金的純度還比較高。

    金冊長邊各有五個穿孔,短邊有一個穿孔,不見穿輟物,正面刻陰文楷書,背面素面無字。

    看到這里,林義特意把呼吸穩了下,斜了眼旁邊的大媽,才開始看里面的內容,發現這是古代貴妃冊封金冊:

    “萬氏,秉性柔嘉,持躬淑慎。于宮盡事,克盡敬慎,敬上小心恭謹,馭下寬厚平和,椒庭之禮教維嫻,堪為六宮典范,實能贊襄內政。今冊為正一品貴妃,為三妃之首。授金冊金印。欽此”

    看著一次敞開的四頁金冊,林義有些出神,沒想到天降驚喜,讓自己碰到了這么珍貴的東西。

    強行穩住自己快要發顫的手,林義開始一頁頁的掂量金冊的重量。

    每掂完一頁,就在心里估計個數值,但估計完四頁后,林義又有點迷糊了,感覺自己還真不在行。

    最后林義也放棄了每頁的范圍值,覺得總重起碼不低于300克。

    心里有了數,林義才抬起頭,卻發現禹大媽漆黑的眼睛正盯著自己,距離那么近,把林義直接嚇得汗毛直立,快速退后一步。

    阿彌陀佛,林義在心里默念一遍,才覺得這樣的神婆身份還真是有種心里暗示,剛才感覺對方的眼眸能吃人一樣。

    “大媽,您這東西打算多少出手。”林義試探著問。

    禹大媽看了看金冊,又盯著林義,伸出右手,五指張了張,“五萬,”

    聽到五萬,林義頓時睜大眼睛,張著嘴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

    “大媽,您這價格太過了,完全可以去搶劫了。”說這話的林義直搖頭。

    禹大媽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一口咬定五萬不松口。雖然她不懂這東西價值,但認死理,這東西是純金做的,按照鎮子里90一克的金價,怎么得也有兩萬了吧,何況上面還有字呢。

    交鋒十來個回合,林義發現自己砍價和韌性完全不是這種農村婦女的對手。

    嘰嘰喳喳的太能扯了,關鍵是人家還不行以退為進的套路,擺明了就是想賣給你,但價格卻又不松口,還說的條條是道,有理有據…

    又侃了會,嗡嗡嗡地,林義只覺得腦殼疼…

    “四萬,大媽您愿意我立馬付錢,不愿意您再等等機會出手吧,這雖然是金子,也是文物,可是您有官方的授權證書嗎?”林義直接說,自己接手是冒天大風險的。

    “我這是祖傳的。”禹大媽一口咬定。

    “哈,大媽您讓別讓我發笑好嗎?”林義呼了口氣才揶揄道:“既然是祖傳的,族譜應該有記載的吧,我也好奇您的哪位祖上被皇帝封為貴妃?”

    貴妃?禹大媽雖然不認字,但聽到這個可不得了,哪里還管族譜不族譜,直接拿出農家婦女的刁難一面,“這可是貴妃的東西,還不值個五萬?現在我還覺得價格低了呢。”

    我,我特么的,這是什么鬼,感情聊了半天對方不認得這上面的字?竟然不知道是貴妃金冊?

    林義此時心里有一萬個“我尼瑪”,自己真蠢,太高估現在的受教育程度了。

    怎么就沒想到能當神婆的,哪個不是文盲啊。我了個去,真是失策。

    “貴妃的是不錯,但也要看什么貴妃啊。像這個萬貴妃,歷史上只當了三天就亡國了,您覺得這種貴妃值錢嗎?”既然對方一點不懂,那林義就信口胡謅了,管他他誰誰誰,只要嚇唬住這神婆就好。

    接著終于到了林義的發揮時間,說這個貴妃出生多低賤啊,歷史上有幾十萬個貴妃啊,這東西多了去了,根本不值錢。

    禹大媽聽到幾十萬個貴妃,頓時炸毛,一臉不信。

    “怎么沒有,大媽您聽過“皇帝后宮佳麗三千,嬪妃一萬嗎?”,您好好算算,中國歷代出了幾千個皇帝,而每個皇帝有成千上萬的妃子,那貴妃不得有幾百萬幾千萬?”

    說到這的時候,林義都覺得自己臉皮夠厚,幾百萬幾千萬都出來了。但能怎么辦,你和人家講道理,人家不會理你啊,還是嘚吧嘚吧扯吧。

    “真有幾千萬?”大媽的三觀被沖擊到了,疑惑地問。

    “那還能有假啊,不說遠的,國內現在有十多億人口,您總聽說過的吧?”

    大媽點點頭:“這個我聽說過,我們鎮上還搞過人口普查。”

    “那就對咯,現在就有這么多人,我們炎黃子孫已經五六千年了,平均壽命算一百,都出現過多少人了?”林義咽了咽口干的嘴,繼續說:“您算算有多少人,還有您覺得每個人能活一百歲嗎?”

    禹大媽在心里想了想,這到底多少啊,這個億比千萬多多少啊?她不懂,但也知道不能問。

    于是就說:“可畢竟是貴妃啊,五萬不為過。”

    “貴妃怎么了,貴妃是皇帝老婆里地位比較低的,上面還有淑妃、嬪妃、佳人、才女等一大串地位比她高的,再說還有正宮皇后呢,皇后您知道嗎?”

    “皇后我知道,”禹大媽點點頭,接著又說:“可她也是皇帝的女人啊。”

    聽這話,林義頓時想要吐血,這大媽的中心思想可抓得真準。

    得,林義覺得說不清了,于是也臉面一收,嚴肅說:“要是國家知道,您賣這個,會坐牢的,知道嗎?”

    這點禹大媽肯定知道,不然早就賣了,不然怎么會藏著掖著到現在。但嘴還是不會服輸的:“說了是祖上的。”

    “得,您果然是有名氣的神婆,真是能說會道。但您族譜都拿不出來,國家會相信你這話嗎,國家要是不信,您怎么證明呢?就憑您胡攪蠻纏?”

    看著對方一時啞口無言,林義決定乘勝追擊,絕對不能給她攪事的機會:“再說我是個考古工作者,一看這綢緞和金子就不是一個時期的東西,您是哪里撿來的吧。”

    說著,林義把包裹金冊的綢緞在手里抖了抖,一副我都知道的樣子。

    果然,任你如何難纏,也逃不過我的手指心,禹大媽終于變色了。

    最后又是扯了好久,但禹大媽的金身一旦被破,就被林義一路追殺的丟盔棄甲。

    達成協議四萬成交,不過林義在付錢的時候,卻用手壓著錢,低聲對大媽說:“您這是哪里撿來的?可否帶我去看看?”

    難道還有金子?這是禹大媽的第一反應,不過隨即搖搖頭,除了一堆破爛衣服,好像沒什么了。想到這里,看著林義手掌下的錢,她直接說:

    “在我玉米地里撿的。”

    “玉米地?”林義一時不解,怎么可能在玉米地,難道真的就這點東西?

    但不對啊,林義看著這綢緞,于是就說:“能帶我去看看嗎?”

    禹大媽看著他不說話。

    “您可能不了解我們這個工作特性。作為考古工作者,對每件東西都希望追究歷史過往,把這些東西發生過的事情,盡量還原出來…”

    聽得林義這樣一講,禹大媽覺得挺有道理:“行,就一些破爛衣服,我明天帶你去。”

    “別明天了,就現在吧。”

    “現在?”禹大媽看著窗戶外面說:“可現在天都快黑了。”

    “就是天黑才好,您不想別個知道的吧。”林義繼續誘導。

    “也對,”禹大媽想了下就說:“那我等會就帶你去。”

    把錢給對方,林義把金冊放背包里,從里間退了出來。不用猜,也知道,人家要藏錢呢。

    出來的時候,林義還在想這些綢緞,要是能找到一件相對完整的,那價值可不比金冊低。

    想到這里,心里就有些激動,但是又暗暗祈禱,千萬不要被雨水沖走或淋壞了啊。

    和大門口的關平點點頭,然后也坐在一邊等。沒過多久,只聽到里面大媽和一個男人的交流聲,好像是要她男人關鴨子之類的話。

    三人是從后門出發的,一路盡是避開大路走山道。

    原本以為會很近,但是翻了兩座山,已經到了山林深處,卻發現禹大媽還在走,根本沒有停的意思:“大媽,您這這玉米地夠遠的啊。”

    “大家都這樣啊,山里種地,田里可要種水稻吃飯的,誰拿來種地啊。”禹大媽又走了會,才指著一座山說:“快到了,看到那個拗口了嗎,那里一彎土地都是我的。”

    看著一座兩三百米高的山,林義頓時腿打顫,關平看著林義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嘴角慢慢咧了開來。

    一路彎著腰,跋山涉水,全身濕透了才來到一個山谷。映入眼簾的是十多塊玉米地,一層層階梯往上延伸,景色倒是非常優美。

    “在哪塊玉米地?”林義對著玉米地打量了一翻問道。

    “最頂上哪塊玉米地,后頭有個山洞,東西是從里面撿的。”

    得,又得走,不過此刻,林義總算明白了前因后果。

    那個山洞在山澗中,地勢比較陡,他們祖輩稱野鴿子洞,是野鴿子休憩的地方。以前那山澗常年被荊棘草叢爬滿,里面多毒蛇野獸,人一般不愿意去的。

    后來山里發生了自然火,把這個山頭和山澗都燒了,毒蛇猛獸沒了,野鴿子也順帶著沒了。

    一個月前,禹大媽來給玉米除草,晴天里忽然下了一場蘑菇雨,當時沒帶雨傘斗笠,她就跑到了洞里躲了一會。

    沒想到里面發現了好東西。

    說著說著,一行人終于來到了山洞口。

    原本以為會有很多雜草,也以為會有水。進去一看,林義才發現自己錯的離譜,盡然全是沙礫,上面白白的一層,還顯得比較干燥。

    洞不大,洞口竟然有股微弱清風,而里面的進深也就個七八米的樣子,是平齊洞口直接往里走的,沒有彎彎繞繞,所以采光非常好。

    三人進去的時候,禹大媽指了指前頭露出來的一些綢緞說:“就是那些衣服。”

    看到那些布料,林義疾步走了過去。發現這些綢緞都是一些衣服,品相非常好,材質更不用說了,和林義預料中的差不多:綾、羅、綢、緞。是非常寶貴的絲織衣物,看這品相,就算放三十年后,也是不可多得寶貝。

    可惜的是,就是上面的已經開始風化。有些還碎裂了,布滿孔洞,殘破不堪。

    看著上面幾件碎裂的衣服,林義初步判斷至少是元明左右的,但如今損毀成這樣,讓林義心疼不已。

    “關哥,我們小心點,把它們刨出來。”說著,林義用手開始刨周邊的沙子,關哥也是有樣學樣。

    “這些東西也值錢?”看到兩人小心翼翼,禹大媽試探著問。

    “唉,幾個死人衣服您要就拿去,”說著,林義盡是唉聲嘆氣。

    頓時禹大媽不說話了。

    花了一翻功夫,翻出來一個麻袋,之前的幾件衣服就是麻袋口伸展出去的。

    看這情況,林義哪里還不知道,肯定是禹大媽尋找寶貝,一陣亂翻,然后又填回去了,只是毛毛糙糙地,讓幾件衣服在外頭風化掉了。

    看到禹大媽盯著麻袋,林義悠悠地說:“禹大媽,你打算分幾件死人衣服?”

    陡然聽著林義低沉的話,禹大媽心頭一驚,想起自己的處境,頓時直搖頭。

    “唉,”看到對方識相,林義重重嘆了口氣,“要是當初你把它們都帶回去,還能多賣三百塊錢。”

    到了現在,林義也不再您您您的了,實在是心頭氣憤,好東西啊,被糟踐了。

    “這些死人衣服也值錢?”禹大媽聽到三百塊,頓時懊惱不已。

    “東西本身不值錢,只是有助于我們研究歷史文化。”林義半真半假的說著,手卻不停,示意關平把他身后的背包打開,一麻袋東西都塞了進去。

    “這樣啊。”禹大媽似懂非懂,總算好受了些。

    后來林義又和關平把洞里淺淺地刨了一遍,卻什么也沒發現只得放棄。

    回到古鎮邊沿的時候,林義拿出兩百給禹大媽,說是辛苦費,同時也是消除她的怨念。很多人農家婦女都是小心眼的,不把怨念消掉也許就有意外。

    雖然這年頭林義一離開,就是天高皇帝遠,鬼神也奈不何。但能圓滿還好圓滿的好。

    這不,走一趟又得到200,吳大媽頓時喜笑顏開,感覺占了好大便宜似的。

    “這東西真不值錢?”分開后,關平看著遠去的婦人,才問林義。

    “嘿嘿,放個幾年,不比你們找的那些大黃魚價值低。”雖然說是這么說,林義卻知道,如果有完整的,比那些黃金值錢多了。

    回到租房,看著兩人回來,三人也不以為意,華哥拿著個玉米棒子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喲,又是一背包破爛。”

    林義直接一個白眼,把自己裝金冊的背包拿回房。出來后,就把關平的背包直接打開。

    有些東西可以自己獨享,比如金冊,畢竟自己花大價錢買的。

    但這些綾羅綢緞就不一樣了,也算大家一起的資產,就好比那些黃金,林義沒去,但是卻也占了五分之一。

    活了幾十年,林義明白一個道理,吃獨食的人會很孤獨,做不大、走不遠的。

    在三人驚訝地目光里,林義直接打開麻袋,然后開始把里面沒風化掉的衣物拿出來、

    “我靠,”看到這些綾羅綢緞,陽華吃到一半的玉米都直接扔了,猴急地跳了過來,用手摸著那些碎步,直說不得了。

    而央措已經不說話了,不知什么時候手里多了個放大鏡,已經開始查看。

    賴文珍不懂,但看到央措眼睛發出的萬丈光芒,也知道這是好寶貝。

    一共六件衣服,都是絲織的。其中做工最精、品相最好、繁雜程度最甚的是一件綠色的衣服。展開后完好如損,讓幾人嘖嘖稱奇,好像看到了古代貴族穿在身上昂首挺胸一樣。

    有兩件也保存的比較好,不過卻單薄了很多,明顯是穿里面的。同時還有十來個洞,價值大不如前面那件,真叫人可惜。

    其他三件就是最上頭的三件,都分成了十多塊,而且風化嚴重,把陽華氣的捶胸頓足,這三件可都是穿在外面的精致衣服啊。

    要是沒壞,這三件可不比綠色衣服差。

    “這是哪個年代的?”林義看到央措研究完了,也是有些好奇,因為自己水平不夠,所以一直等她看完。

    “初步判斷是元朝的,具體的還得慢慢查證。”說到這,央措看著林義補充了一句:“這些東西的價值,加起來比那些金條值錢。”

    “這么值錢?”賴文珍的眼睛瞪的老大。

    “就是這么值錢,因為國內目前很少出現這種類似的綾羅綢緞。”央措說著說著看向了那件綠色的,“尤其是這件,可以說是保存的非常完整了。”

    接下來他們好奇林義怎么搞到的,他也沒法,就把買古董的事情說了一遍,但絕口不提金冊,只說是件古董。不過幾人卻沒有提出要觀看的意思,也沒問是什么古董。

    想了一下,林義就明白了,陽華和自己是比親兄弟還親的兄弟,肯定不會提,要提也是私下里。而其他兩女就算想提,也知道這個形勢下,提也沒用,那是林義自個買的,還得看他心情。

    再者說,眼前這些衣物,都夠幾人滿載而歸了,貪心的人可能最后什么都得不到。都是經歷過人情世故的,做這個聰明的選擇并不難。

    大家討論一番后,就到了分東西的環節。出奇一致的,幾人一致通過把那件保存最好的給了林義,沒一個人提出異議。

    剩下的五件四人估值后平分,對此林義一點異議也沒有。就像他們給自己面子,自己也要給人家面子一樣。

    分完東西,陽華提議帶上探測器再去一次野鴿子洞,得到了央措的贊同。

    林義和關平對視一眼,也是認可地點點頭。

    當晚,由于之前的教訓,關平換林義守家,只見他拿著把軍刺,就在門后面靠墻休憩。

    而其他四人,先是熟門熟路的去了一趟寺廟,中間陽華為了保險起見,還做了兩次反跟蹤偵查,發現沒問題后才起了另一個藏金點。

    挖了半天,大黃魚一根沒有,倒是挖出來一個軍火箱,掀開后,里面放著十多桿長槍,卻早已被銹腐蝕了,當廢鐵賣都嫌棄。

    不過金子沒有,銀元倒有十卷,一卷一百枚,也是數量不菲。

    拆開幾款看了看,這些銀元什么年頭的都有。比如袁大頭9年和袁大頭10年的比較多,而袁大頭三年和八年的比較少。

    錢幣如此不一,加上不多不少的18根大黃魚,以及一些腐爛的步槍,結合地形與大環境。

    幾人推斷,在這個寺廟埋東西的可能是民國時期的某個老財主或土匪的概率最大。

    戰后卻沒回來挖走,估計知情人都在戰亂中消亡了。

    收集好銀元后幾人放哨去了。

    至于填土、收尾工作,陽華一概不假他人,用他的話說:你們不夠專業。

    后來又連夜去了野鴿子洞,忙活了半天,卻也找出了八個銅錢,一雙絲履,保存的比較完整。

    東西雖然少,不過卻大家松了口氣,總算沒有白忙活一場。

    回來的路上,眾人都在討論衣服的來歷,最后卻什么結果也沒得出來,只說可能是一個人遠行,不知怎么的死在這里。

    對這個結果,林義覺得不對,因為身懷金冊的人,除非是偷盜或逃難,不然怎么可能一個人外出。但這些林義只在心里懷疑懷疑,沒說出口。

    回到鎮上的時候,林義提議:出來好幾天,該回去了。

    賴文珍就問:“難道你還有正經工作?”

    她一直以為林義和陽華一樣,沒正式工作的,屬于到處漂的那種。

    “我表弟還是高中生。”說這話的陽華明顯是想看央措出丑。

    不過央措根本沒理會這茬,好像沒聽到一樣,就去準備洗漱了。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拿到押金就離開了古鎮。

    當車子在鎮口拐彎的時候,陽華注意到了閣樓上的一個年輕人,對方正盯著馬路上的兩輛車。

    陽華眼睛瞇了瞇,心想放過你們,卻還不識趣。對著關平吹了個口哨,后者只是淡淡瞟了眼就把車速突然提了起來。

    后面的央措看著前頭的吉普車突然加速,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還是踩油門跟上。

    “我還以為你不怕呢。”看到關平加速,陽華諷刺著。

    “還沒成年,”關平的話簡單明了,冷冷地沒感情色彩。

    不過林義卻聽懂了,關平不想對未成年人下狠手,能不惹就不惹。

    對這個態度,林義深表贊同,低調才是王道,何況這趟已經夠豐滿了,沒必要斤斤計較。

    正所謂此去一別,便是經年。

    回到蜀都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過。

    車子一停到小區樓下,一身濕漉漉的林義就火速下車,也顧不得周邊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六粒襯衫扣子不到三十秒,就開了。

    少了一層衣物貼著,就像從牢籠中釋放出來一樣,光著膀子是真的舒服…

    晚上,睡了一覺醒來的陽華問林義和關平,去不去酒吧。

    關平假裝沒聽到,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一言不發,后來感覺到陽華在死死盯著他,于是干脆把眼睛給閉上了。

    林義就利落地說不去。

    陽華直接取笑他:“你明天要走了,不去會會老相好?”

    回了一個白眼。

    “你要是就這么放棄了,以后就便宜別個了,唉…”陽華想到明天這兩人就走了,自己又得一個人浪,有點不舍。

    “少惡心人,滾吧。”在林義心里,央措和杜英蓮都是一路人,沒有因,沒有果,好后,各分東西,誰也不欠誰的,不必牽扯。

    后來被陽華弄煩了,林義一把推開摟著自己肩膀的家伙,也學關平一樣閉目養神。

    陽華又堅持了幾次,但有三個人的客廳,卻只有他一人在唱獨角戲。

    后來,他也走了,罵罵咧咧,像極了一個怨婦。

    晚餐,林義兩人吃的是面條,把冰箱里僅有的雞蛋蔥花一起給煮了。關平說底下小賣部有榨菜,還特意跑去買了一包。

    飯后,關平說要去看夜景,其實是會戰友,問林義要不要去。

    他直接拒絕了,一個晚上守著沙發和鄭文斌打了一個電話。

    蜀都這邊的情況雖然開頭不利,但卻一直越來越好,步步高vcd的市場占有率比其他幾大片區要高很多。

    了解完vcd,林義囑咐他去春熙路看看,把秋山美沙經營的情況反饋過來,他也想知道,東洋人的經營有何特點…

    第二天清晨迷迷糊糊之際,林義聽到開門聲,關平回來了,不過沒有再睡,把東西收拾好后就在客廳干坐著,望著窗外,等天大亮…

    兩個小時后,陽華也回來了,背著一個包,看到客廳里的兩人,一句話沒說,坐下后,就從包里掏東西。

    林義分到12萬塊200銀元,可能是華哥知道自己鐘愛袁大頭三年和八年的幣值。他發現200銀元里頭,這兩個年號的占了大多數。

    另外,后面去野鴿子洞的八個銅錢也分給了他,林義拿在手心攤開,心里很樂意,十年后這東西值錢的緊。

    關平分到了20萬,多出來的八萬,是央措買了那部分屬于關哥的綾羅綢緞。同時也有一袋子銀元,數量一樣是200。

    陽華把錢推過去的時候,還笑著說:“你有這么多錢了,可以離開小義自己享福了。”

    “我打算跟著小義,”酷酷的一句話表了決心,關平用大拇指梭了一捆錢的邊沿,然后就它們推回了陽華身邊,示意讓他匯款給自己,方便一些。

    走的時候林義只拿了銀元,也沒拿錢,對陽華說:那是還的本金加利息。

    陽華跳腳說:“不夠。”

    “那下輩子再說吧,”

    繞著國內小轉了一圈,兜兜轉轉,回到省城的時候,已經是八月10號了。

    “你最近沒休息好?”咖啡廳內,林義喝了一口藍山,發現對面的蘇溫雖然強打精神,慢條斯理地介紹步步高超市最新情況。

    但那眉宇間的的困意,怎么也藏不住,甚至還帶著一些擔憂和虛弱的影子。

    “最近有些失眠,老毛病了。”蘇溫歉意地解釋一句,林義非常理解,覺得換了誰在她那個處境都會失眠。

    所以也沒在意,只是點點頭,善意地勸說:“工作是工作,但生活是生活,不要混為一談,適當的休息是很有必要的。”

    看到女人淺笑了下,也不再多說,于是把話題放到了今天的重心上:“說實話,每次見到你的人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弱不禁風這個詞。但也每次被你天馬行空的思維嚇一大跳,我們步步高在超市領域都還只偏居這省城一隅,你卻告訴我,郴市有一個非常難得的投資機會,我…”

    說到這里,林義不知道怎么說了,希望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說服自己的理由夠充足。

    在蜀都機場要登機的時候,關平就接到蘇溫的電話,后者緊急希望和林義會面一次。

    這不一下飛機,林義就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對方具體的事情是什么,只知道說郴市有個機會。

    感受到林義的挑刺,蘇溫看了旁邊的助理一眼,就又向不遠處的服務員續了一杯咖啡。

    她不說話,也不看林義,手掂著調羹在空杯子里輕輕晃蕩,望著馬路對面的玩風箏的小女孩出神。

    接過她助理奉上的資料,瞟了眼旁邊一口咖啡都喝不慣的關平,也打開了文件。

    花了二十來分鐘,林義把文件細細看了兩遍,才開始思索。

    原來蘇溫在國外讀書時,認識的一個朋友是郴市的,學成歸國后就進了郴市的公務員系統。

    郴市為響應國家號召,實行國有企業改革,決定把五嶺廣場旁邊的郴市百貨大樓、天隆大廈、華隆大廈三大國有商業資產進行出售。

    看到這里,如果情況屬實,林義確實覺得是個機會。但是后面的報價就讓林義有些望而生畏:要價2100萬元,更致命地是還要接收里面的300下崗工人。

    300下崗工人可不比之前的幾十幾十,這簡直就是一場豪賭。贏了步步高肯定水漲船高,要是輸了就是一場決策上的災難,絕對不會是損失幾千萬那么簡單,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后續的下崗工人問題可不是那么一拍兩散,拍拍屁股走人的。

    雖然蘇溫的文件里有非常詳細的記載和分析,以及應付對策。但林義一看完后就把它給合上了,對已經又喝了半杯咖啡的女人說:

    “郴市雖然不是我們下一批的發展重心,卻也在我們今后發展的戰略路線上,本來這個機會確實是不錯的。但現在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里面的風險太大。”

    聽到林義不拖泥帶水的拒絕,蘇溫也沒驚訝,從窗外收回視線后,她皺著小巧的眉毛,“五嶺廣場這個黃金地段,要是運作的好,光三棟樓的地產加周邊,我們就可以實現資產翻幾番。”

    語氣雖輕,卻透著強大的自信。

    對這話,林義并不懷疑,運作好了何止翻幾番,幾年后上億都是輕輕松松、板上定釘的,因為地段太繁華了。除去超市用,以后光收租都可以把今天的成本要回來。

    但問題是,太遠了,自己對突然出現的肉餅是一點不知情,風險太大。再說這么好的東西,郴市那些如餓狼一般的本地人不會那么容易放過的吧…

    何況自己也沒那么多的閑錢,步步高電子上個月已經上馬了音響項目。這個月又上馬了互聯網相機項目;而同時在研討的無繩電話項目,也肯定要上的。

    更何況現在吳景秀在南方也有大動作:同特區政府關于新址談判的到了關鍵時期,和ESS陳兆良的接觸也有了喜人的進步。

    這些東西哪一項不是要大錢?在林義的算計里,步步高電子這幾個月賣vcd掙得錢還不一定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