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四十章,調整

從1994開始
     九月份,林義在軍訓期間得到了體格的升華,而學校外邊也發生了許多事。

    步步高超市的管理層根據職能需要,進行了調整:

    總經理蘇溫坐鎮瀟湘省城的總部,包覽全務,不過主要負責對內以及深圳特區的業務開拓。

    而運營主管趙樹生目前的主要職責是對湘省擴張;除了原有的財務主管、后勤主管、安保主管外。

    還新招了人力和物流運輸主管,任命書已經在龔敏手里,就差林義簽字的最后一步了。

    同時在九月份,步步高超市在瀟湘第三批的分店開業非常成功。

    省城一家旗艦店外加兩家分店、以及株市的分店,開業三天開創了1180萬的銷售額。雖然除去打折、以及搞活動的花銷,并沒留下太高利潤,但還是值得欣喜的。

    在電話里,蘇溫和趙樹生同林義商量,下一批的超市分店是九家。其中瀟湘五家,深圳特區占四家,預計元旦開業。

    瀟湘選定的地點分別是衡市、郴市、岳市、常市以及最后的婁市,分別往西和往南兩個方向擴張。

    他們已經和當地政府渡過了接觸階段,正式進入了洽談細節期間。

    經過一年來的努力,步步高超市在瀟湘已經具備一定影響力,所以這幾個城市的談判進展有些超過預期,可以說是非常順利。

    但是這個超過預期和非常順利并沒有包括郴市在內。

    本來郴市開始也談判的非常順利,但是隔一段時間當地政府就會變卦,一連三次如此,后來發展到步步高超市看好的選址硬生生地被別人截胡了。

    原先在北湖公園北部的選址,就差最后簽字這一步了,但是事后第三天卻被告知,該地方已挪做它用。

    步步高的負責人詢問對方:“請問為什么,需要一個合理解釋?”

    “能否告知該地具體用途?”

    但對方卻在回答過程中一直打著太極,支支吾吾的。

    最后被問的多了,回答一句“公用”徹底把路堵死。

    后來信息小組通過私下調查得知,哪是什么“公用”,分明是一個有色金屬礦老板準備建一個星級酒店。

    “這個礦老板實力背景如何?”坐在書店三樓,林義問電話那頭的蘇溫。

    “實力很雄厚,名下坐擁一個有色金屬公司,主營礦產品和有色金屬銷售。期中金礦占據該公司三分之一的業務。

    同時去年還接手了一個自來水公司,實力非常強大。按照我的預估,資產不少于一億。”

    “自來水公司這么重要的民生國企也能被染指?”

    “對,這點也讓我驚訝,根據初步調查,對方有很深背景。”電話那頭的蘇溫顯然對這個人有些諱莫如深。

    蘇溫的語氣和潛在意思林義接受到了,沉默了會,也是嘆了口氣說:“北湖公園北部不行,就去南部看看,再不濟北湖公園對面的十字路口也是不錯的。”

    林義對郴市怎么這么熟悉,蘇溫在心里瞬間疑惑,不過也是贊同地說:“根據反饋,這幾個地方從各方面看,也是初步達到了我們的標準。不過我現在最中意的還是步行街。”

    步行街,林義一下就在腦海里回想了下那個地方,然后只得苦笑著說:“步行街毋容置疑是最佳選擇,但我不抱希望啊。”

    蘇溫很快就明白林義意思了,五嶺廣場的選址被搶,北湖公園第一選址也被截胡,步行街那肯定也不用考慮了。

    到得最后,蘇溫糯糯地嘆息:“步行街我們還是得試一試,成與不成另說。郴市的體系真的和其他地方不一樣。要不是地理位置至關重要,

    掌握著瀟湘和粵省的咽喉,我都不建議在這里耗太多時間了。”

    “我也和你一樣的想法,如果撇開郴市,那南下粵省的戰略就大打折扣了,不拿下它,日后兩省也是等同于各自為戰。”林義最后還是希望努把力,把這里給攻克下來。

    當然他也不是死腦筋,如果這一次還攻克不下,就干脆先放一邊,繞開它進入羊城,現階段時間就是金錢。

    “步步高超市粵省分公司處理的怎么樣了?”

    上個月已經和她商議做出決定,步步高超市準備在粵省開設一個分公司,提前布局特區乃至整個粵省。

    這種兩邊開花、南北并舉的局面雖然對管理層、成本、人力、物流有著巨大的考驗,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功虧一簣。

    但好處也是非常明顯的。和外資搶時間、搶地盤、搶市場、搶先機、搶人心。因為林義和蘇溫心里都明白,早晚有一天各種敵人會接踵而至的。現在之所以還相安無事,是因為地盤足夠大,各方還犯不著動刀。

    “正在和當地政府溝通之中,過幾天我打算南下和特區政府親自面對面商討相關細節。”

    對于林義提出的在深圳站穩腳跟,將來逐步拿地建造購物中心的提議,蘇溫是心動不已的,所以現階段一直在關注和催促深圳方面的工作組。

    “林總,上次允諾的一千萬什么時候到位。”蘇溫知道以超市現有的2200萬流動資金,既要維持瀟湘的擴張和運營,又想在特區快速打開局面,是比較艱難的。

    “我就知道你會等在這里,再給我一個月時間,會注資1000萬過來的。”

    說到錢,林義也是頭痛。

    雖然黃金三月的21000臺、加上九月份的4000臺vcd給他帶來了六千三百多萬的純利潤。

    但拋去北極光微電子的五千萬投資。

    步步高電子用在互聯網相機、有繩電話、無繩電話、音響、復讀機等項目的研發與生產線的兩千萬預計投入。

    以及吳景秀這次購買三萬解碼芯片花費的三千萬。

    掙來的六千三百多萬已經是徹底光光了,甚至還為負數。

    要不是五個片區的暴力光碟帶來2600多萬收入,不然特區的步步高電子新總部和LED的收購事業都沒錢開展。

    雖然口袋里還兜著保健品不斷輸血積累的1100多萬,但是他不敢用這些,這是壓箱底的資金不能輕易動用。

    不過唯一松口氣的是步步高電子的很多項目是循環漸進、分階段式砸錢的。并不需要一步到位,這就給了緩沖時間。

    不然高達1.1億的支出,而進賬才8900萬,一下子2100萬的差額,哪能彌補得了。

    當然,最欣慰的還是vcd、光碟和超市正在源源不斷的輸血,相信很快公司又會有大量的流動資金。

    這次打算在羅湖開設兩個分店,福田和南山分別是一個分店。兩人就著這四個分店商量了好一會才結束工作上的事情。

    “一一現在怎么樣了?”蘇溫女兒的小名叫一一,至于大名叫什么林義還真不知道。

    “正在觀察期,”提到女兒,剛才還精煉的蘇溫一下子就失去了精氣神,本來就柔軟的語氣,不免又輕了幾分。

    “不要太過擔心,要相信醫生。再說國內醫術不行,還有香江、新加坡乃至整個西方,肯定會有辦法的。”林義也知道這些話就是純粹的安慰人,將來要是沒有配對的骨髓一切都是白搭。

    但這年頭國內醫院沒有統一聯網,想要出現相匹配的骨髓哪是那般容易的。就算老天發善心恩賜一個機遇,爭不爭得到都是難說,國內那么大,需要骨髓的病人肯定是多如牛毛。

    …

    聊了一會兒,眼神渙散的蘇溫把聽筒放好,就開始在座位上發呆,亂想。

    一一不僅是自己的愛情結晶,更是自己的全部,同時也是母親撐下去的希望。要是她出了問題,自己怎該么面對死去的父親和丈夫,怎么面對……

    想著想著,椅子上的女人不禁潸然淚下。本就弱不禁風的身子骨顯示的更加脆弱不堪。

    她不是沒有想過香江等地方,甚至還把病歷寄給國外的老師、同學,要大家幫著咨詢。

    但得到的結果卻讓她非常失望。這么多年來,國外大醫院也無法確定這種病的發病原因,只是猜測與病毒感染以及環境有關。

    而治療方法和國內給出的方案基本一致:等待配對的骨髓,實行手術。

    “蘇總,阿姨剛才想給您打電話,卻發現占線,就把電話轉給我了。”其實助理已經在門口徘徊好一會兒了。

    但是看到淚滿衣襟的蘇溫,一時間也沒好進來,直到接到第二個阿姨的電話才小心翼翼地進來、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蘇溫對自己母親很了解,沒大事不會打兩次電話的,一時間心急如焚。

    “我也不清楚,阿姨只是說要您過去一趟醫院。”助理其實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為電話那頭的聲音除了著急,更多的是一種無力。

    在蘇溫急急忙忙趕往醫院的時候,林義正在書店計劃貸款的事情。

    步步高電子不予考慮。但超市的高速擴張和運營是非常吃巨額現金流的。要是每次擴張都把子彈打光,不出事還好。要是哪天供應商或別有用心的人生點幺蛾子,也許偌大的超市一夜之間就化為了烏有。

    再次打電話給蘇溫,沒人接,助理告知去了醫院。想了想又問詢趙樹生。

    經過一番評估,兩人一致覺得800萬到1000萬是最有利的區間。因為負債率不會太高,同時處于一種退可攻進可守的局面。

    “我姐高升了?”翻閱著龔敏近期的電話記錄,林義有點驚訝林旋竟然要調到京城總部去工作了。

    搜刮一番記憶,歷史上她確實是去了京城總部,但是哪一年他記不得了。那時候在大學里他可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對這種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不怎么關心。

    “是的,好像是到郵電部。”坐在對面的龔敏一身黑色職務裝。

    “真的是郵電部?”聽到這個部門,林義兩眼放著精光。

    看到龔敏確認的點點頭,林義迅速給蔣華去了個電話,問她“公司的有繩電話和無繩電話兩個項目進展的怎么樣了。”

    “林總,有繩電話技術在市場上相對成熟,我們已經生產出完美樣機,最快一個月投入市場。”蔣華委婉提醒林義,她都有進行匯報,接著她說無繩電話的技術正在攻克,得益于ESS的技術援助,預計年底有樣機問世,最樂觀的想法就是明年初投入市場。

    掛完電話,林義匆匆把積壓的文件清查一遍,果然在最底端的那部分中找到了她的匯報。

    蔣華不僅匯報了有繩電話樣機從無到有的進度,也把無繩電話的攻關進度做了說明。而最細致的就是還附帶了一份完善的市場調研報告給龔敏,讓她帶給林義。

    嗯,被軍訓耽擱了,林義心里給自己找個借口,然后開始查看。因為都有了完美樣機,林義的主要精力還是在市場調研報告上:

    進入九十年代,我國的電訊事業迅速發展,以電話機和交換機為主體的通信產品市場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截至目前為止,我國的電話網容量已經達到3200萬門,位居世界第十。但是電話普及率僅占人口的1.63%,遠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而郵電部近期宣布了一個計劃,決定在本世紀末實現電網容量破億,全國電話普及率達到5%以上。

    因此,業內人士紛紛預測,我國電話機市場在未來五年內會迎來井噴式的擴張。95年上半年國內有520萬臺交換機進入市場,按照一門交換機派生五部電話的轉換率,保守估計,今后每年至少有3500萬臺電話機進入市場…

    文件厚達28頁,從市場前景、技術瓶頸、競爭對手等各角度出發,分門別類都做了很細致的評估。可見蔣華對上次被林義否決,內里是有多不甘心。

    不過她可能還不知道,林義在軍訓伊始階段,根本沒看她苦心熬出來的“可行性報告書”就隨口答應了吧。

    細致地翻閱完文件,林義輕輕點著茶幾。第一反應就是華為和中興要飛了,一億電網容量的市場,足可以把它們吃撐。

    而第二反應就是要截胡。不能讓那位段老板或者其他電話公司第一個拿到郵電部的“入網許可證”。

    記憶里這個價值萬金的許可證是明年頒發的,所以算了算時間還非常充裕。

    想到這,林義頓時熱血沸騰,自己要是拿到這個香餑餑,也會和華為中興一樣起飛。只是他們用交換機攻城掠地,而自己是以電話為主罷了。

    打了三個電話,才聽到林旋的聲音。

    “姐,恭喜哦,EMS快遞紅包馬上就到。”

    “少來唬人,都過去半個月了,也沒見到紅包。”濕漉漉的林旋剛洗完頭發,一坐下就猜到了林義道喜的什么,不過還是謙虛地坦誠:“在瀟湘分部還是個不大不小的角。但來了這邊,姐姐我可能就是小嘍啰咯。”

    “不能啊,我沒答應看誰敢。”開了會玩笑,林義才把正事說給她聽。

    這事拖不得,林義也不敢拖,怕萬一生幺蛾子,那自己還不得哭死。所以電話中就少了許多拐彎抹角的客套,單刀直入地說明了來意。

    “你嗅覺夠敏銳的啊,這入網許可證還在商議階段,你就知道了。”說著,林旋笑盈盈地調侃,是不是在郵電部有信人。

    “哎喲,我的好姐姐誒,有你了我還能看的上其他人么,講真啊,這次弟弟的身價性命就靠你拉一把了。”

    知道這位姐姐從小喜歡自己對她撒點嬌,于是順口就來,也不知羞。直把沙發對面的龔敏看得一愣一愣的,低著頭真是想笑又不敢笑。

    林旋問他,怎么想到要做電話機了。于是林義直接把蔣華搬了出來,“蔣華不是出身和你一樣么,心心念著祖國的電訊事業,我能不滿足她?”

    “滑頭!”林旋笑著罵了一句,然后說:“我才到京城,需要熟悉下門路,你讓蔣華準備好,到時候有辦法的話,可能需要她來一趟京城。”

    “沒問題,還是姐疼我。”

    “少來,你們電話機質量得過硬才行,最好在市場里掀起一番動作…”

    兩人商量了小半個小時,直到把具體細節說完,對方才說:“不說了,你姐夫在等著吃飯呢,菜都快涼了。”

    “行,那姐多吃點,順便也幫我吃點,最喜歡你們家的菜了。”

    “想吃就抽空過來,掛了。”

    一連串的“嘟嘟嘟”,林義也把電話放回去,抬頭對龔敏說:“你去趟特區,把剛才的事情都和蔣華詳細說說。”

    然后又思考了一會補充說:“要她準備好東西,該打點的千萬別吝嗇,就這樣吧…”

    說著,林義又起身從書房拿了一萬塊錢出來,遞給龔敏的時候說:“用紅包封好,你到時候也去趟京城,找個機會給我姐。”

    龔敏走后,林義把四室三廳逛了個遍,沒發現鄒艷霞回來過的痕跡。不死心來到她房間,在床上細細找了找,還是一根發絲都沒有。

    “呀,這女人不會真的讓我去求吧。”唉聲嘆氣了一聲,可憐自己的胃,剛被養叼了,就要受苦了。

    晚餐在學校食堂隨便吃了點,回到宿舍的時候,林義發現里面有點不對勁。

    馬平彥在安靜地吸煙,趙志奇沉默著給吉他調弦,沒看到韓小偉和李杰,林義就問:“不像你們啊,怎么這么安靜。”

    “義哥,你終于舍得回來了。”唉了一聲,馬平彥說韓小偉打架受傷住院了,李杰在那邊陪護。

    “怎么回事?”

    才軍訓完就打架了,韓小偉看著不是那么蠢的人啊。

    “在他老鄉飯店,有混子口花花他媳婦,他氣不過把人揍了。沒想到人家轉眼就找兩伙計,把老韓左手打骨折了。”說著說著,馬平彥說了句:“老韓媳婦真標志,就是太高了點。”

    “學校知道嗎?”

    “要住院,肯定得告訴導員。”不過馬平彥說,他們和韓小偉老鄉對了口供,就說見義勇為被打的,“反正那些混子當場就跑了,學校也無從問起。”

    “可惜了老韓,小賣部的本錢都得賠進去了。”趙志奇插話感嘆了句。

    第二天,林義買了點水果跟著去了趟醫院,一起去的除了浩浩蕩蕩的男生隊伍,班上女生也來了好幾個代表。

    躺在病床上的韓小偉左手打著石膏,笑哈哈地和來人逗趣,臉色紅潤,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個病人。

    林義看到他媳婦了。衣服、頭發都有點土,但確實生的標致;個子著實有些高,挺挺地像個竹竿,感覺都快和自己齊平了。

    看到大家過來,這女人悄無聲息地就站在了角落里,默默地看了會眾人,后來又出去了。

    韓小偉對此好像習慣了一般,全程也沒和大家說這是他女友,一個勁地和大家侃牛。

    中午跟著大伙隨份,也留了十元,才開始往學校走。

    國慶假期,在門口擺了六個花籃,書店在安靜中開業了。

    除了刀疤和幾個員工在那盡心盡力,林義老早就上了三樓。

    在書房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書,就在寂靜里聽到了開門聲。

    從門口進來的腳步聲在客廳停了會,“噠噠噠”里徑直地往書房走了過來。

    小幅度推門,一個特別干凈、特別慧秀的腦袋從門縫中斜著伸了進來。

    當看到林義攤著本書不悲不喜地盯著她時,鄒艷霞又片起了標志性的薄薄嘴唇。

    “德性,嚇死我了。”說著,女人拍了拍胸口,緊著人也擠了進來。

    看了眼軍訓都沒把她曬黑的臉和脖子,林義面無表情地又看起書來。

    他的裝模作樣。大長腿初時覺著好玩,半伏著單薄的身子,還抿個嘴、俏個眼皮,睜大眼睛把頭放到了林義展開的書上,然后直勾勾地與林義對視。

    平時都是白眼外加衛生眼的眸子里,罕見地蓄了一彎水。

    不過這彎水可沒打動林義,看不成書,起身的路也封死了,于是干脆閉著眼睛,靠著椅子假寐。

    大長腿保持著姿勢聞了會墨香味,但看到林義不理她,作弄的興致慢慢地隨著時間流逝也沒了。

    在身側站了會,看到林義還是閉著眼睛,女人的衛生眼轉了一圈,接著出了書房。

    聽到聲音走遠,松了一口氣的林義頓時睜開眼睛,心想著看我治不了你。

    不過沒一會兒,腳步聲又來了。看到林義還在閉著眼睛,輕輕抬手,一顆紅彤彤的櫻桃在林義嘴邊磨磨蹭蹭。

    過了一會沒動靜,過了一會兒還沒動靜,女人的耐心一如既往的好,沒打算放棄,繼續逗弄著櫻桃。

    “呀,癢死我了。”最終林義還是忍不住了,直接一口把櫻桃咬掉。

    看到巧笑的女人,沒好氣地白了眼:“你怎么買這么貴的水果?”

    “你喜歡吃啊。”

    “……”

    此時無聲,林義覺得還是該繼續忍耐的。

    無聲的沉默,最后還是女人妥協了,輕輕地出了書房。

    聽到廚房的聲音,林義靠著窗看著外邊,覺得關哥的消音材料真心不賴,那些川流不息的嘈雜聲透不進多少來。

    神游方外,站了不知多久,廚房聲音沒了,一回頭才發現女人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身邊,就那樣安安靜靜看著他。

    “求我。”林義嘟著嘴說了兩個字。

    “休想~”

    “你求我又不掉塊肉。”

    “德性,我今天求了,以后就得跪了。”女人覺得這樣說還不解氣,直接踢了他一小腳。

    這次不同以往,是真用了力的,哎呀一聲林義頓時彎腰揉捏,腿肚子疼得厲害。

    飯桌上,女人一邊給兩人盛湯一邊說著軍訓的趣事,末了突然來了句:“我們宿舍的女生都還不錯,要不要介紹?”

    “你這是在夸自己嗎。”說著,林義學她口氣,“我們宿舍的女生都還不錯…”

    女人斜斜地看著他,直到林義閉嘴。

    “真的,金妍的鋼琴好厲害,彈吉他的樣子好酷,歌也唱的非常好,長相也是你說的那種治愈系的,和你高中喜歡的那個女人是一個類型。”大長腿說一個好處,就崴一手指,末了還用眼睛嘲諷一下他。

    “確實多才多藝,為什么不去音樂學院?”

    “說是不喜歡那種環境吧。”

    “你們宿舍不是還有一個面癱么,那個生的最好,怎么不說她?”林義眨巴眨巴眼睛瞅著她。

    大長腿感覺自己那點小心思被看穿了,臉有點發燙,不過還是強抿著嘴說:“她又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再說你這膽子也就看看的份。”

    然后好像想起什么,側著頭問:“你怎么知道我們宿舍還有個面癱?”

    聽著自己說宿舍室友為面癱,大長腿自己把自己給逗樂了。

    “你們六人經常在下面買雪糕,我看見過幾次,話說你都到樓下了,也不上來呢。”

    “我就知道,你肯定還是會問的。”女人得意地片著嘴,然后輕聲說:“你都沒求我,回來受氣啊,我也要面子的。”

    “哪敢讓你受氣哦,今天給你一點臉色,你會在今后的日子里十倍有多的還回來。”林義可不認為這女人是個好欺負的,太熟悉她的韌性了。

    做事和她性格一樣,從不高調,也不急切,喜歡玩溫水煮青蛙。

    “知道你還惹我。”

    “……”

    第二天吃完早餐,兩人就開始了大采購。雖然家里冰箱、彩電、空調等都齊全了。但還少臺電腦,心血來潮,林義就叫刀疤跟了來。

    這年頭的電腦其實沒什么買頭,但是家里沒這個東西有時候不方便,更是不習慣。在鄒艷霞的注視下,林義付了7300元,組裝了一臺。

    多能奔騰MMX166、技嘉GA-586-TX3主板、內存32MB PC66、硬盤昆騰火球5代 2.1G、顯卡麗臺S280 V2 2MB顯存、獨立聲卡、多彩普通機箱、電源230W額定、光驅8速 CD-ROM、顯示器15寸 CRT、鍵盤-三鍵機械球鼠標、圣笛有源2.0音箱。

    上網的Modem有些貴,又整整花了6500元。看的身邊女人是一陣陣肉疼,暗地里連著扯了林義好幾下衣袖,卻都沒得到回復有些氣餒,但也不好在外頭說什么。

    讓刀疤搬回去,林義看著她說:“我們去做個全身檢查吧。”

    “你哪里不舒服嗎?”聽到要做檢查,女人一下就緊張地看著他。

    “沒,只是看到好多世事無常的人,突然就生了各種病沒得治了,所以我覺得每年有必要做個全身檢查。”

    足足花了六個小時,兩人才把各個科室跑完。

    老醫生拿著兩人的體檢結果看了一遍,然后抬頭說:“沒什么大問題。”

    這個結果有點出人意料,竟然有大夫主動說沒事的,有些感動碰到了個好醫生,然后就指著身邊的鄒艷霞說:“醫生,她很容易白,您再幫忙看看是怎么回事。”

    這時,大長腿突然明白林義為什么要帶她體檢了,不過什么也沒說,只是抿抿嘴,膝蓋上交叉的左右手,十指互相繞著。

    “她的黑色素比一般人少點,但也在正常范圍內,不用擔心,沒太大問題。”醫生又檢查了一遍化驗單子,還是一樣的結果。

    國慶假期眨眼而逝,趙志奇憑著好看的皮囊和一把吉他彈奏,在班上女生堆里的眼緣極好,以絕對的優勢當上了班長。

    落敗的李杰在宿舍拿著個粉紅色塑料圓鏡,撥弄著中分顧影自憐:“我怎么就碰到你這么個妖孽啊,什么都沒做,往講臺一站,就把我的位置給搶走了。”

    “別氣餒,當我副手也不錯了。”趙志奇為了安撫宿舍眾人,特意買了一打可樂上來,見人進來就熱乎勁地遞上一瓶。

    馬平彥現在最騷包的事情就是有意無意撈著個閃閃發光的鏈子,然后經常斜著個BB機,皺著眉仔細在那里瞧。

    有一次晃停上廁所回來經過他身邊,突然說:“小馬哥,沒人傳呼你啊,你看個什么勁?”

    被識破的馬平彥臉面有點掛不住,連忙把他推開:“去去去,你個瓜娃子懂什么。”

    頓時讓眾人一樂。

    韓小偉回來了,左手打著石膏,繃帶繞著脖子。右手的塑料袋里還裝有幾根黃瓜。

    把塑料袋往桌上一擺:“來啊來啊,哥幾個,今年最后的黃瓜,過了這個村沒有下個店了啊。”

    “你怎么還買黃瓜?”李杰一馬當先拿了一根,咬一口嘎嘣脆。

    “老鄉店里拿的,這是遲黃瓜種。”韓小偉給每人發一根。

    馬平彥拿到手,打量了會就突然說了句:“黃瓜和香蕉哪個更好用?”

    這話讓眾人莫名其妙了一陣,良久,久經戰場的韓小偉回味了過來:“黃瓜直卻有棱,香蕉爽滑但彎啊,看個人喜好。”

    “黃瓜可以美容,香蕉可以利腸,你們該多吃點。”說著,晃停咬了一口,嘎嘎脆。

    臉色怪異的眾人,對視一眼后,腦海里只有三個字“瓜娃子”。

    眾人聊到了生活費問題,趙志奇說每個月700元。這個數字頓時讓宿舍眾人感到窒息。

    “怎么了,這個錢很多嗎?”正看五線譜的趙志奇感受到眾人的不對勁,也反應過來:自己認為的習以為常,此時在眾人眼里還是高不可攀的。

    有點懊惱自己,趙志奇連忙問李杰,想給自己找個臺階:“你一個月多少?”

    “350,”之前李杰一直覺得自己生活費夠高了,他看過很多打工的一個月工資才200多,都還沒他的生活費多呢。

    350的數字讓趙志奇臉色又一垮,不死心地問穿著豪華的馬平彥,“你呢?”

    馬平彥開始不想回答,后面被問了幾次才說了個200一月。當晃停說出一個學期200的時候,讓李杰和趙志奇難以置信。

    “去球,終于找到同志了,我家里一分錢都沒有。”韓小偉樂了,走過去攬著晃停肩膀往懷里帶,一個勁地說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

    問了晃停,大家都沒了興致這個話題,導致一直安靜的林義無人問津。

    大家都沒有詢問林義生活費,也不知道他們是有意還是忘了。反正趙志奇和李杰看是過林義的學籍檔案的。

    家庭成員那一欄大多數是空白的,僅僅一行形單影只的在那里孤獨寂寞,填寫的關系還是“叔侄”。

    去食堂吃飯,大家都得自帶餐盒。晃停一般不和眾人一起,都是躲在角落里,餐餐包子饅頭配一碗免費的湯。

    有時候可能還會配點咸菜。

    向趙志奇借了250元,韓小偉的宿舍小賣部還是開起來了。經過不遺余力地宣傳,生意出奇的好,每天給那些學長送啤酒、送煙、送花生米等都忙到很晚。

    后來忙不過來了,韓小偉看著地上的幾件啤酒,對著林義和晃停問:“你們誰愿意跟我干,給錢。”

    正在瞇覺的林義扯了扯身上的秋衣,感受了下對面李杰、趙志奇以及馬平彥的目光,側身探個頭對正在看書的晃停說:“老晃,你去吧,我從小就干不了體力活。”

    一直裝木頭人的晃停突然被林義點名,抬頭看到五雙盯過來的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韓小偉對林義咧個嘴點點頭,然后就笑著朝晃停吼了句:瓜娃子,愣著干嘛,開工咯。”

    “哦哦…”看到韓小偉扛起啤酒出門,哦了幾聲,也小跑過去扛起地上的另一件啤酒,搖搖散散地追了出去。

    十月下旬,眾人一起看電視時,趙志奇突然說:“經常在永芳堂跑步的瘋女人連續一個星期沒出現了。”

    聞言,李杰就說:“你才知道啊,消息太落伍了吧。”

    “你知道?那她去哪里了。”

    眾人都聽著兩人的對話,林義腦海里還浮現出開學當晚,那瘋女人望天吼叫的情景。

    “離開學校了,聽說也出國了…”

    22號晚上,剛回到書店三樓,就看到了餐桌上早已擺好了兩菜一湯,扎著丸子頭的鄒艷霞正在沙發上看報紙。

    “回來啦。”聽到門響,大長腿放下報紙迎了過來。

    “嗯,怎么回來這么早?”

    “下午沒課,就早點回來睡了一覺。”

    “真好,”

    洗個手,林義突然轉個身對著她問:“我這身衣服看起來像個窮人嗎。”

    聽這話,大長腿饒有興致地圍著轉了個圈,伸手拍拍他肩膀,俏皮地說:“誰讓你穿這種灰撲撲的顏色。”

    “言下之意就是不上眼了。”林義翻了個白眼,很多秋衣不都是單色灰么。

    “怎么了,有人說你了?”

    “也沒。”給她拿了個碗,接過她的筷子,林義一邊盛湯一邊把宿舍的事情說了一遍。

    大長腿頓時捧腹,UU看書 .uukanshu. 后面還開心地笑出了聲,蹲在地上,難得見她興致高調一回。

    笑了好久,末了站起來對林義彎著嘴打趣:“被人當知己了吧,等會我們去買衣服。”

    吃完飯,林義還真跟著去買了幾套花花綠綠的。不過林義嘴鐘愛的還是米色或米白色,對這個色調他情有獨鐘。

    但鄒艷霞一直覺得他穿紅色特別好看,穿白色特別干凈純粹。

    拗不過,林義干脆每種顏色買一套,到得末了。兩人加起來的衣服鞋子都堆滿了一個角落,四只手滿滿地都提不過來。

    “我們一次就把十八年的錢花光了。”回到三樓,躺在沙發上,她又開始犯愁,說今天失控了,把這么多年的家底都掏空了。

    “沒事,書店每天都有流水。”

    還別說,開業二十多天開,除了開始的一個星期聲音比較冷清外,其余日子里,來得人一天比一天多。

    在一樓坐鎮,當店長的刀疤甚至還統計了下分類:

    教輔系列里,考研系列和計算機系列書籍是最暢銷的。尤其是“五筆打字”得到了很多人的青睞。

    男生愛看武俠和擦邊球書籍,女生愛看三毛瓊瑤類的,而西方名著則是他們的共點。

    刀疤還說了一個現象:上二樓閱覽室的,女生越來越多,很少有單獨的男性前往。要是去,一般也是陪著女孩子。

    “咖啡比書還賣的好”這是刀疤無奈又開心的一句話。

    “每天有多少?”鄒艷霞也是好奇,都說開業了,還沒好好去過二樓,還提個建議,兩人今晚在二樓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