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五十三章,完

從1994開始
     (此章特別鳴謝千月and打賞)

    連著兩天,林義都被她弄得火急火燎的,但那禎很有底線,除了偶爾允許他親吻一次外,再多就不可能了。

    林義頓時火了:“你都是我女人了,是不是該有某些覺悟。”

    那禎站在門口不屑地還擊:“如果你舍得,你就來硬的啊。”

    聞言,林義哪里還忍得住,頓時一個沖刺過去。

    “砰”門又關了,里面傳來一個得意的聲音:“不要心急啊,五年后姐就讓你碰中間。”

    那晚,聽著門口不時響起的腳步聲,她也被嚇得不敢出房門了。

    那禎很忙,既要上課也要上班。

    看林義呆了幾天還不走,也有些擔憂,“你該回去上課了。”

    林義不為所動,抄著手半躺著說,“車費錢都沒掙夠本。”

    那禎盯著他看了會,然后算了算車費,接著丟出一把錢,瞇眼笑說:“賞你了,多的你可以找人伺候。”

    “真的,”林義瞬間坐直身子。

    “真的。”女人笑意盈盈,根本不為所動。

    林義還是走了,確實也該回學校了。

    準備離開的時候,在即將打開大門的剎那,林義以突襲的方式把那禎摟在了懷里,不由分說的親了下去。

    等來的不是責怪,而是那禎破天荒的手臂纏著林義脖子,伴隨著大門發出來的咿咿呀呀聲音,兩人的唇相融了三個回合,直到靈魂窒息才分開。

    末了,幫他整理衣領的時候說:“不許再逃課了,不然第二關解禁時間無限延長。”

    ~~

    都說胡老板是個營銷天才,這話一點不假。

    這次因為步步高VCD的漏電風波,人家簡簡單單碰下瓷,就讓愛多名氣大增。隨之而來的就是銷量成倍高漲。

    根據蔣華的數據統計,四月份,步步高VCD賣出8.8萬臺。

    聽到這個數據,林義在心里算了算,如果歷史表現忠誠,96年國內VCD市場容量在600萬臺左右。這么一算,步步高電子的市場占有率也不算太高。

    “新科、愛多和大霸王呢?”

    “新科大概6.5萬臺左右,大霸王在3.3萬臺左右。”說著,電話那頭的蔣華停頓了下。

    林義感覺不對,沉聲問:“愛多很高?”

    蔣華看著手里的報表,咽了下口水才說:“很高,單4月份,他們出貨8.1萬臺。”

    8.1萬臺,聽到這個數字,林義心里都震驚了下,雖然知道歷史軌跡里它很牛,但當真實的事情真的發生時,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才大半年的時間,從無到有一下就快追上了步步高VCD這個經營快2年的牌子。

    沒聽到林義的回話,蔣華接著又說,“它們搞了個陽光計劃,更重要的是4月下旬他們的促銷力度非常大。”

    “多大?”

    “愛多為了挑戰我們的市場占有率,搶占市場份額,選擇了非常粗糙的戰法。

    他們在銷售店面搞促銷拉人,買一臺愛多VCD,就送電飯煲、剃須刀、電風扇和燜燒鍋的四件套。我們粗略算一下價值,差不多700元,大概把所有利潤用光,不掙錢還得賠人工費進去。”

    “如果這樣,算上送進去的幾張光盤和影碟,不是還要賠更多?”林義在心里算了算,每臺虧個幾十多塊,一個月下來就是虧損幾百萬掙個吆喝。

    “那位胡總在他們公司內部會議上直接挑明,現在搶先占領市場,打響品牌知名度才是最主要的。”

    聽到蔣華這話,林義也不得不佩服這人的魄力。選擇的路線和家電行業的海爾一樣,

    也是賠錢搶占市場。

    沙發上的林義沉吟了陣就問:“你打算怎么應對?”

    “我打算用你說過的鬣狗戰術,讓花都機跟愛多拼,不打算大降價。”

    蔣華的不大幅度降價讓林義有點意外,也是好奇地問:“說說你的計劃。”

    辦公桌的蔣華抽出另一個文件夾,左手拿計算器,右手翻頁:“4月份銷量在8000到2萬臺的VCD廠家大概有10多家。

    而這些廠家其中有二十分之一的解碼芯片是從北極光微電子拿的貨,機芯和控制系統有十三分之一是從我們步步高電子拿的貨。

    這還不包括市面上其他900多家零散制造商。他們當中有一部分也是找我們拿的貨,我們現在主要是和三星索尼、飛利浦等境外巨頭搶核心零件配件的市場。

    由于競爭太過激烈,低端解碼芯片和機芯等核心元件也是普遍在降價。

    而價格戰,根據我們的分析,根本不用我們出頭,那些零散廠家為了賣出去,都在競相降價。目前花都機市面上最低價格已經跌破了1800元。”

    蔣華的意思林義懂了,由于瘋狂地價格戰,外國品牌在這幾個月都基本上處于賣不動的狀態了。

    像帝盟已經干脆利落的撤出了國內市場,而其他國外品牌還在觀望,如果這個市場還是這么混亂,離撤離也不遠了。

    按她的想法,現在VCD市場的價格戰已經陷入了死循環,成百上千的花都機為了銷量,都在逼迫著自己降價,而一心要拿市場大頭的愛多肯定不得不應戰,不然賠錢掙得吆喝就便宜別人了。

    果然,梁蔣華接下來告訴林義:“愛多已經制定了“五一”促銷活動,他們把價格最低定位1688元。”

    瘋子,林義內心只有這么一個評價。

    這胡老板真是攪屎棍,歷史軌跡里的1600元是他破的,1400元也是他破的,1200元也是,998元的千元機底線還是他破的。

    “那四件套還送嗎?”林義主要關心這個,要是還送的話,胡老板真的按照歷史軌跡一步不差的往深淵走去。

    “我收集的信息是送。”

    “呵呵。”林義笑了下,然后問新科那邊的情況。

    “新科也會降價,大概在2000左右。”

    “我們跟著新科的價格適當調整,現在3000以上價位的還有幾個型號?”

    “還有2個型號,銷量雖然遠遠趕不上低端產品。但走量卻一直很穩定,這個月甚至還有小幅度上升。”對這2個型號,蔣華不打算降價,畢竟有錢人、有品位的人從來不缺。

    “嗯,”林義贊同了,現在市面上還維持3000元以上的VCD也就步步高電子和幾家外國巨頭了,連新科的最高單價都只有2800多元。

    林義從來不會和錢過不去,胡老板這么折騰,他可不敢立馬跟進。

    同時也在想,現在市面上都是大塊頭機型;還沒有那種超薄、流線型非常優美的VCD,步步高電子可以在這方面做一個突破口。

    當天晚上,林義沒日沒夜在畫圖、搞設計,有時候參數不確定的時候,就打蔣華電話詢問,搞得后者好幾次清夢都被驚醒了。

    忙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九點過,林義才拿著一碟手稿到書店一樓,遞給光頭說:“送到步步高電子,交給蔣經理。”

    新接位的光頭點點頭,不過接過手稿時,還特意瞄了林義后頭一眼。

    正當林義準備轉過身時,含個糖的孫念已經走了過來,后面還跟了個男生,這人林義認識,院籃球隊的得分后衛。

    “你這是剛從狗窩里出來?”看到林義亂糟糟的頭發,還特意聞了下,嫌棄地直說難聞死了。

    “有事?”

    孫念眼珠子一轉,指著林義對身后的男生說:“介紹一下,我前男友,臟吧,現在回過來想一想,自己當時的眼光真差勁。”

    男生只是陽光地一笑,也不多說話。

    林義揉了揉亂糟糟的頭發,伸個手對男生說:“你好,我是第六任,不知道你這是多少任了?”

    男生一臉懵逼。

    倒是孫念撇撇嘴說,“備胎。”

    回到學校,林義本以為自己是班上逃課最多的,但發現高估自己了;韓小偉三天兩頭在外邊跑,缺勤比自己還厲害。

    在市中心,林義買了一套歐萊雅化妝品,還買了些煙酒。前者打算送給焦思佳導員;后者送給她未婚夫,管院的年輕副主任,盧海兵博士,據說幾年前從美國加利福利亞大學管理專業畢業。

    三十三、四頭的盧博士身高體不強,瘦瘦弱弱的,一副金絲眼鏡盡顯斯文。

    林義這次來的目的很簡單,也學韓小偉的樣,給自己找個靠山。

    只不過韓小偉找的是老教授,而自己不僅找導員,還找管院副主任。

    吃飯的時候,不可避免的,林義被焦思佳盤問了:“你成天在外邊跑,到底干什么去了,可要學好,千萬不要亂來啊。”

    “炒股。”林義想來想去,自己得在這兩人眼里有點份量,以后才能更加盡力幫自己。

    在國內這個環境里,所謂的有份量無非就是錢、權、勢。后面兩樣林義拿不出,那就只能在錢方面顯擺下了。

    而且錢少了不行,沒有震撼性,就不會在他們心里形成重視感。而太多了也不行,容易遭嫉和紅眼病。

    “哦,你也炒股?”談到股票,盧博士一下來了興趣。

    “嗯,不僅炒,還是老股民了。”林義根據事先的情報,決定投其所好。

    這句話頓時把兩人逗笑了,焦思佳直接打趣:“你才多大,就老股民了。”

    “你別瞧不起人,國家股市才成立幾年,但我卻已經入行兩年多了,可不是老股民了么。”

    “那你掙了多少?”焦思佳依然不信。

    “這個數。”林義伸出5根指頭。

    “500?”“5000。”兩口子同時猜測,只是盧博士膽子大一些。

    “兩位好老師誒,幾百幾千的還不值得我缺課啊,這可是中大的課啊。”林義一副感嘆的樣子。

    “5萬?”焦思佳已經放下了筷子,一臉不敢置信。

    “膽子再大一點。”

    兩口子對視一眼,最后焦思佳皺眉問:“你不會告訴我是50萬吧。”

    林義點點頭,笑著說:“雖然很高調,但用粵語話說,小意思啦。”

    兩夫妻沉默了。

    盧博士在算自己從小學到大讀書花了多少錢,好像不多,大學本科考上清華,不僅不花錢還獎勵一大筆。

    而大學開始都是拿最高獎學金,就連去加利福尼亞都是申請的全額獎學金。

    但是畢業好幾年了,自己掙了多少錢呢?算一算,突然有點不是滋味。

    自己也是資深股民,但這幾年還虧了四萬多,在外面演講、幫人寫論文、寫資料撈的外快都差不多賠進去了一半。

    而焦思佳就想的更加簡單了,50萬要是放床上可不可以鋪滿。換成十元的可以不可以砌成一堵墻。

    自己這家還是公家分給未婚夫的,兩人所有的積蓄加起來沒超過十五萬。

    這么一想,兩人看林義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股票真這么能掙錢?”

    “你自學的?”

    兩人又是幾乎同時出聲,不過林義明白了,這兩人動心了。

    “和我姐夫學的,他武大畢業就一直在金融機構。”林義及時給自己找個靠山,扯張皮。

    這頓飯下半段,林義無形中感覺自己地位不一樣了。

    出來的時候還在想,這兩口子會有多久耐心,才向自己開口呢,或者試探拉攏自己呢?

    亦或者這兩人對錢不感興趣,沒有下文。但觀他們表情,可能么?錢可真是個好東西。

    再次見到韓小偉時,宿舍眾人都有點認不出了。

    脖子上很多抓痕,臉上也是,左眼淤青紅腫的厲害,一條瞇縫眼幾乎看不到里面的眼珠子了。

    “哥幾個,別問。我心情不好,等下喝酒,我請客。”一進宿舍大門,他就先下嘴為強,把眾人的好奇心給堵死了。

    韓小偉的酒量確實好,喝了12瓶啤酒,還覺得不過癮,硬是給自己叫了兩瓶勁曲,擰開一瓶,咕嚕咕嚕就喝了小半瓶。

    看到這架勢,幾人都愣住了,心事很重啊!

    晃停支吾著說:“你這樣喝,很容易出事的。”

    放下酒瓶,韓小偉夾了幾塊鮮紅辣椒放嘴里,鼓著腮幫子嚼吧了幾下,大手一揮:“死了算球。”

    李杰翻個白眼:“可我們麻煩啊。”

    趙志奇跟著說:“主要是沒錢給你火化。”

    馬平彥翹著眼睛喵了句:“還火化什么,人死不能復生,直接丟路邊,他也奈不何我們。”

    晃停也是點點頭:“把宿舍煙酒都賣了,也買不起一塊棺材板。”

    韓小偉好氣又好笑地看著眾人,后面把頭拐向林義:“義哥你最有人情味了。”

    也沒在意他“義哥”的叫著。林義一副當然了的樣子,夾了粒花生米,說:“聽說剛死不久的人,器官還可以賣。”

    “艸!”

    韓小偉不能忍了,直接給每人叫了瓶勁曲。

    喝著酒,聊著天,吹著牛,說著女人,幾輪下來。

    從小到大幾乎不喝酒的晃停第一個倒的。

    馬平彥第二個,頭暈暈乎乎地還在抱怨:“我媽太不爭氣了,把我生矮了,不然干倒你們,呃,呃…”哈了幾口酒氣,也萎靡到了桌上。

    韓小偉酒量最好,但這次喝的最猛,也喝得最多。

    后面菜不夠了,他大手一揮叫過老板娘,豪氣干云地說,“再整一桌一模一樣的來。”

    看到桌下的堆起來的空酒瓶,看著暈倒的晃停和馬平彥,老板娘不為所動。

    “怎么?怕我給不起錢啊怎的?”說著,韓小偉拿過單肩包,“劃”地一聲驟響,拉開拉鏈,故意把里面顯示出來。

    一碼一碼的錢不下五萬,還有一連串鑰匙,鑰匙上最顯眼的還是那串奧迪車鑰匙,四個圈晃啊晃的,直接把老板娘晃花了,一雙桃花眼在韓小偉身上亂竄。

    接過一把錢,老板娘滿心歡喜地說:“稍等,馬上就上菜。”

    看著離去的老板娘,盯著人家一扭一扭的翹屁股,韓小偉舉起酒瓶灌了一口,“錢真她媽的是個好東西。”

    重新上一桌新菜,七八分醉意的韓小偉倒了突然訴苦了起來:“我活的苦啊。”

    “你這么成功還苦,那我們算什么。”趙志奇剛才被那一袋子錢刺激的不輕,一直認為自己條件最好的,家里三個公務員,親爸還是縣里的一個教育局長呢,一直認為是位高權重了。

    但沒想還不到一年,韓小偉比自己過的瀟灑多了,有錢、有女人、還有車,而自己呢,還在為那個莆田女人掙扎。

    “成功,呵,成你媽的功,這是用媳婦換來的。”說著說著,韓小偉一股腦兒把以前的事情倒了出來。

    在荷蘭的時候,他媳婦確實非常好,認認真真打工供他讀書和兩人花前月下的花銷。

    但是到羊城后,有一次來學校給他送錢,卻看到了韓小偉在屁股后面纏著孫念,那個熱乎勁,讓她想起了以前韓小偉追求自己、哄自己的時候。

    一怒之下回去后,越想越不開心,自己省吃儉用,不吃不穿把錢給他,卻這樣對待自己。

    于是心一橫,把所有的錢拿去買了新衣服,新鞋子,還做了頭發,買了化妝品。

    這本來沒什么,但是穆佳佳本身長的俊俏啊,不然韓小偉當初怎么會死皮賴臉纏她。

    穆佳佳這一包裝,整個人全然不一樣了,店里因為她的緣故,生意慢慢好了很多。

    當然,花開了,肯定會招蜂引蝶。本來也沒什么,穆佳佳耐得住寂寞,但是再一次偶然看到韓小偉和一個四十歲的老女人有說有笑,分開之前還親切擁抱的畫面,她徹底絕望。

    韓小偉一而再,再而三,穆佳佳也不平衡了。

    于是就有了林義當初開學時,在那荷蘭飯館門口看到的一幕,豐田凱美瑞,外加死魚眼的金項鏈和金戒指。

    “你們分了?”李杰覺得韓小偉太混蛋了。

    “沒,她怎么舍得我,我怎么舍得她。哈哈,哈哈哈…”說著說著,他狂笑了起來,然后猛灌酒。

    韓小偉醉了。

    林義跟著醉了,迷迷糊糊里,趙志奇也一起醉了。

    再次有些意識的時候,林義發現自己在草地上。頭貌似還枕在一雙腿上,圓圓潤潤的,還能感受到一種恰到好處的骨干美。

    睜開眼睛,看著一對飽滿就掛在上頭不遠處,一攬攬暗紅頭發散亂在上邊,才發覺自己枕在女人大腿根部。

    看到林義盯著自己前頭看,孫念笑嘻嘻地把頭低下來:“哈,本姑娘的第六任醒了。”

    頓時,旁邊傳來曠藝林和李杰的笑聲。

    頭好疼,脹得厲害,但是看到近在眼前的女人,更是心累。

    一把推開她的頭,掙扎半坐起來,發現李杰躺在一米開外,也是頭枕著曠藝林。

    “你怎么沒送我回宿舍。”

    聽這話,李杰頓時抱怨著:“我自己都走不了了,還送你回宿舍,能幫著背你到這就不錯了。”

    看了一眼旁邊笑呵呵地孫念,皺眉問:“他們幾個呢?”

    “班上男生搬回宿舍了啊,”李杰看白癡一樣看他。

    得,看著兩女止不住的笑,哪還不知道自己被李杰賣了。

    站起身,跺了跺有點麻的腿,林義打算走人時,孫念張開雙手把他給攔住了。

    “給錢。”

    林義以為他要海南之行的旅游費用,于是習慣性地伸手到口袋里,卻發現空空如也,“誒,我的錢呢?”

    “你出宿舍不是洗澡換褲子了么,應該沒帶吧。”李杰及時插嘴。

    是這樣?林義瞬間也迷糊了,記得好像帶了的;但是以前也總是忘記帶,而被水洗了無數次。

    站在原地,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帶沒帶。

    “那八百回去后給你。”

    “不止呢。”孫念搖搖頭。

    “你還真算銀行利息啊?”

    “算啊,我們無親無故,為什么不算。”

    “那行,也回頭一并給你。”林義想要繞過她。

    誰知道,孫念直接拉著他的臂彎說:“還有一筆錢沒算啊。”

    還有一筆?林義想不透,“你說說看。”

    “是這樣的啊,從下午三點把你從飯店扶到這,要勞工費吧。”

    只見她崴著手指繼續:“從3點15分28秒開始枕在我腿上,到剛才6點46分41秒,一共12673秒,每秒鐘收你十塊錢,就是126730元。

    看在我們是同學的份上,我大方一點,零頭30不要了。”

    看到林義要打斷自己,孫念噓了一下繼續說:“期間我幫你拍了二十三次蚊子,成功打死五只,嘻!你這什么眼神,這可是有物證的。”

    說著,孫念死拽著林義的手來到剛才坐的地方,在巴掌大的范圍內果然翻出五只蚊子。

    她吊著蚊子腿,掂起來放到林義跟前:“別說我訛你,我孫念不缺那點錢。”

    接著把蚊子一丟,“拍一次蚊子十元,打死五只另加十元一只,這里是280元,

    還有,剛才我…”

    看到對方一副認真又無恥的樣子,林義直接掙脫了左手,面無表情地說:“你知道有多少姑娘對我朝思暮想嗎?有多少深閨怨婦對我望眼欲穿嗎?有多少小女孩希望自己盡快長大和我永結同心嗎?

    幼兒園的小女孩想我想的尿床了…

    某些老太太想我想的牙齒都掉光了,頭發都愁白了,人都思念瘦了…

    就你這樣的還收錢,不倒貼都是燒了高香。真是侮辱了我的后腦勺,回去就把頭發給剪了。”

    說完,林義懶得理她就直接走人。

    “哈哈哈…”身后李杰猛拍著大腿,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曠藝林還拍了拍得瑟的他,也是笑的很開心。

    倒是孫念怔了下,不確定地問:“他剛才說我應該倒貼錢?”

    “是,”

    “是,”

    李杰和曠藝林異口同聲。

    孫念在原地歪著頭,也不知道想了什么,然后拿出一把錢問,“他真的像你們說的那樣很窮嗎?”

    “多少?”李杰瞬間跳了起來。

    孫念數了數,“不多不少兩千。”

    回到書店三樓洗個澡,漱個口,就聽到門口有響聲。

    看到林義,鄒艷霞就說:“五一我們去海邊吧。”

    “我們?”

    “對啊,還有冷秀和金妍。”

    “你這是便宜我啊。”

    “德性~”

    林義還是被她拉著去了,正好自己也要去一趟深城,就當順路了。

    林義開車,駕照是花錢買的,車是袁軍夫妻的面包車。

    冷秀從后面探個頭,“嘖嘖,我才發現你還和烤肉店老板熟悉啊。”

    “……”

    “你家里是不是有礦?”

    “……”

    “你缺不缺臨時女朋友,我租個給你。”

    林義問:“臨時的能做什么?”

    “洗衣做飯,劈柴燒火,周游世界;當然,要是錢到位,甜言蜜語,花前月下都可以。”

    “沒有暖被窩這一項?”

    “要是錢到位,可以幫你叫特殊服務。”

    “那我自己能叫。”

    “你叫過嗎?”

    林義無語了,對著鄒艷霞和金妍說:“等會我贊助點錢給你們,買條鏈子和消音器。”

    林義抵達海邊,開好房間,帶著三人在沙灘剛搭個帳篷,蘇溫就打電話來了。

    “你在哪?”

    “剛到海邊,”

    頓了下,蘇溫說:“把地址給我,有事和你說。”

    說完酒店地址,林義看著掛了的電話,猜想她肯定又來“誆”自己錢了。

    蘇溫過來了,一頂乳白色休閑蝶結草帽,純白色上衣,一身碎花群,走在沙灘上,我見猶憐的惹人愛惜,回頭率非常高。

    林義看到了她,她也看到了林義,本想過去說幾句,但蘇溫卻搖了搖頭。

    林義猜她可能不想破壞了自己和玩伴的興致,兩人對視一眼后,她就去了海灘另一頭。

    晚上,回到房間,估摸著鄒艷霞幾人睡著了才開門,看了眼隔壁這個雙人間,林義頓了頓上了四樓。

    “咚咚咚,”

    “誰?”里面問。

    “我,”

    咔擦,門開,蘇溫已經換了衣服,一件淺藍色上衣配黑色短裙,化了淡淡的妝,看到林義,就靜默地站到了一邊。

    打量了她一番,走進去,聽到關門聲,林義就感覺她在盯著自己的后背。

    兩人有些尷尬,還好老男人林義先開口,“什么事,你還干巴巴地跑過來。”

    蘇溫仿佛沒聽到他的調侃,坐在一另一張椅子上就說:“量販店的百貨業務正在逐步提高,雖然還比不上沃爾瑪,但經過一個月的努力,收獲良多。

    服裝、首飾類經過一個月的高端消費培養,雖然營業額百分比占比不增反減,但日營業額卻在穩步增長,潛力很大。”

    “不搞活動,現在的日盈利達到了多少?”林義也有十多天沒問過了,現在也是有些期待。

    “大概20萬左右的樣子。”

    “嗯,倒是不算差了,但我們這可是營業面積達到38000平米的購物中心,不是一般超市,還得加把力。”

    看著蘇溫點頭,林義又問:“你最近在天河區跑的頻繁,有中意的地方了嗎?”

    “有,我看中了三個地方。但最滿意的是天河區天河路的一個地段,那里明年會開通地鐵,周邊的寫字樓、酒店、銀行等配套設施比較完善,人流量非常多,經濟也很繁華。不過…”

    林義問:“不過怎么?”

    “我和一家建筑設計公司初步接觸了下,要是按照我們設想的中大型購物中心規劃,總投資估計不少于9個億。”

    9個億,林義才不信她的鬼話,現在一切都靠摸索,沒有定型,按照她那追求卓越的性子,10億估計都保守了。

    林義問:“占地面積大概多少?”

    蘇溫拿出一張地圖,打開,看了林義一眼,指了指:“占地面積5.2萬平米,根據我的初步預想,地上七層,地下兩層,建筑面積不低于30萬平米。”

    “你初期投資大概需要多少?”這才是林義最擔心的問題。

    蘇溫猶豫了下,看了眼林義說:“2.5億。”

    2.5億,林義頓時腦殼疼,簡直是要了老命。不過也知道,錯過了這個時間段,等到了98年的進一步房改,別說9億,再乘以1.5都不一定搞得了。

    林義頭疼了會,才問:“你怎么想的?”

    “我打算利用5:3:2的結構,我們自己斥資5億,預收租戶1.5億資金(比如品牌店)。因為有步步高超市打底以及羅湖量販店的成功,我有信心向政府求助到一億元的無息貸款,不過期限只有三年左右。

    要是這次的購物中心能夠成功,以后興建購物中心時,資金結構可以更加合理化。”

    林義問:“這個資金結構對我的壓力很大,工期分幾程?”

    他知道的,有關系的項目開發商,一般資產結構來源都是334,三份自己投入,三份靠銀行貸款,四份靠租房款。

    “初步預想分三個階段,歷時三年完工開業,不過這些還得以專業的建筑設計公司和建造商為準。”

    其實在蘇溫心里,以步步高電子和超市的掙錢能力,看起來5億很多,但是歷時三年分三期支付,其實并不算非常困難。

    這也是她敢提出來的主要原因。

    林義計算了下自己資金,股市本金和收益加起來目前超過6200多萬,這還是不算萬科這支股票。

    邵市保健品95年到目前5個月已經為自己輸送了860萬,當然這個好東西再過幾個月就得就流產了,最后的榮光,唉,三株口服液你也太不爭氣了。

    蘇溫的咖啡期貨掙了1000萬,已經進入口袋。

    步步高超市在不影響自己的運營情況下可以拿出700萬支援。

    而羅湖量販店每天都在盈利,除了開業七天掙到1000萬左右外,除掉一切開支每天盈利大概在20萬左右;一個月下來可以提取的最多一半,也有300萬左右,一年保守估計就是3500萬。

    這還不算步步高電子這個大頭可以支援的。

    同時明年是個機會年,林義怎么也得去趟國外撈一點,不說十億、幾十億、幾百億那不現實。

    因為自己沒有索羅斯的天賦,也沒那個命,這里面的博弈太復雜、太深,絕不是一個散戶可以大把大把吃肚子里的。

    但是林義要求不高,撈2到3個億的啟動資金,努把力說不定還是可以做到。畢竟這個機會橫跨幾個月、好幾個國家,這就給了林義多次進場的機會。

    要是運氣好,博個四億、五億也是有可能。

    這樣總結下來,購物中心還是可以搞一搞的。

    “我是這樣想的,如果我們在天河開一個大中型的購物中心,那和羅湖這個量販店完全是兩碼事,兩個概念。羅湖量販店營業面積才38000平米,現在規劃的這個,營業面是幾十萬平米。

    所以,我希望你做好充足的準備,至少要考慮到一半的門店被預租以后才可以開工。”

    蘇溫點點頭說:“我的預算是5成,最好的狀況是6成,所以羅湖量販店的服裝等奢侈品是有重要示范作用的,可以增加未來租戶的信心,我打算在這方面繼續出重拳。”

    對此,林義表示贊同。

    兩人談完事情,突然間又不知道說什么了。

    最后還是蘇溫說:“明天五一,本想叫你一起去現場考察的,沒想到你今天就來了海邊。”

    林義笑著說:“你應該早點預約的,我可是很受歡迎的。”

    蘇溫攏了下細發,也看著林義說:“看出來了。”

    看了看手表,起身的林義打著哈欠說了聲“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后,就匆匆離開。

    第二天,林義在和鄒艷霞她們玩水的時候,蘇溫就在不遠處的沙灘上安靜看著大海,偶爾也把目光投向四人。

    中午趁著休息的時間,林義問她,“你怎么沒走?”

    “很久沒這么安靜的看海了。”

    這時林義才反應過來,今天是五一,她原本看場地的計劃也被自己打亂了,于是歉意地說:“今天你盡管放松,費用我給報銷。”

    末了還接了句:“不過得有發票啊。”

    “好。”

    回到三樓的時候,林義看到鄒艷霞正在門口徘徊,而冷秀和金妍正在旁邊安慰她。

    冷秀一看到林義從樓梯下來,出現在過道里就指著歡快地喊:“你看,你看,我就說尋歡去了吧,肯定出不了事情。”

    都懶得理她,直接對鄒艷霞說:“一個熟人剛好在這個酒店,一起喝了一杯,你怎么不午睡?”

    鄒艷霞撅著嘴說:“我們的錢袋子丟了,能睡得著么?”

    傍晚,透過落地窗,看著林義和三女又走向了海灘;四樓的蘇溫靜了會,仰頭望了會天際,然后起身開始換衣服。

    酒吧。

    強烈的鼓點,喧嚷的人群,妖嬈性感的女子和年輕瘋狂的男人。即便是角落里也充斥著酒杯的碰撞,以及失控的嚎笑

    坐在吧臺前的蘇溫一進來就有些不適應。

    bartender玩弄著酒瓶,左手與右手之間,乖順地游動著,上下彈跳,溫馴而矯情。

    末了奉上一杯雞尾酒,捎帶句騷話:“姑娘今夜我可以盡情為你“起舞”。”

    四散圍聚過來的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就像許久未見到魚腥的貓一樣。

    短短十多分鐘,已經走馬觀花似的來了十多個打探情況的。

    言語多是曖昧和輕佻,讓握著雞尾酒的柔手都起了青筋。

    看著身邊這個鳳凰男掐著蘭花指變著花樣哄自己,還時不時拋個媚眼,蘇溫內心惡心極了。

    堅持不到二十分鐘,強忍的蘇溫還是敗退了,她知道自己與生俱來就不屬于這樣的世界。

    在說了一句“抱歉”之后,擺了一百塊錢放吧臺上就匆匆走人,連帶零錢都不要了。

    “美女你別走啊。”鳳凰男看到蘇溫往出口走去,也起身追了過來。

    蘇溫見狀,臉色頓時煞白,趕緊跑到門口的出租車旁,迫不及待地拉開車門就閃了進去,急聲道:“師傅快開車。”

    當車子啟動的時候,剛好看到鳳凰男以及身后跟著的兩人,那幾張趴在車玻璃上往里瞧的臉,砰砰砰地拍著車窗的手,不懷好意的眼神,讓蜷縮的蘇溫都驚悚了起來。

    急聲又催促道:“師傅開車。”

    出租車司機看了眼這情況,很平靜地說:“姑娘坐穩了。”

    忽地一聲,車子在幾人張牙舞爪的猙獰里飆了出去。

    感受著快速移動的車子,緊盯著在后頭路邊憤憤不平的幾人,松了一口氣的蘇溫頓時癱軟在了座椅上。

    這時她想起了母親的話:和這種吸煙喝酒打牌賭寶、甚至吸食藥丸的人借種,UU看書www.uukanshu.com 那還不如不生。

    有些受到驚嚇地回到酒店,看著這熟悉又安全的一切,蘇溫再也抑制不住了,趴在床上掩頭痛哭起來。

    一聳一抽的消瘦肩膀,宣泄著她此刻的極度委屈和絕望…

    這年頭的傍晚,林義以為海灘人煙會稀少很多。

    但他發現錯了,海灘上到處是人。坐的、躺的、埋沙子里的、嬉鬧著的,各自盡情享受陰雨綿綿后的晚空。

    來到帳篷里把沙灘椅張開,放上零食,和放音機,林義就跟三人下海了。

    本以為水會有些涼,但進去后卻剛剛好。

    別看冷秀嘴碎,在海里卻像魚一樣。就連平時只愛笑不愛說話的金妍今夜都成了泳池高手。

    看著鄒艷霞跟在身邊,顫顫兢兢的,林義也放棄了暢游一番的想法,開始耐心的教她。

    傍晚的潮汐,對于會游泳的人來說,是難得的熱鬧。但對于不會水的大長腿來說,卻是一種折磨。

    連連驚叫里,終于被一個浪花掀翻幾米,還好林義手疾眼快地游過去把她拉了起來。

    “上岸。”一聲輕呼,縮在林義身邊的鄒艷霞,眼睛害怕地看著他。

    ————

    (均訂21,全訂的估計沒8個,么心情啊,基本上一直單機,純粹看不到希望啊。

    咋辦啊

    又沒盟主續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算過數字,這段不要錢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

    盟主去哪了啊啊啊啊…

    我要寫下去,我想寫下去啊!

    盟主!盟主!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