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六十九章,離地獄更進1步(一)

從1994開始
     出了比住院還嚴重的大事?

    林義一時也是懵了,好一會兒才問,“韓小偉人呢?現在在哪?”

    這次趙志奇出聲了,只見他捏了捏沒點燃的煙,低沉著嗓子道,“我們也不知道在哪,剛才導員還來過宿舍,說警察也在找他。

    說要我們注意點,見到韓小偉就通知學校或報警。”

    這時李杰也嘆了口氣搭腔說,“上個星期老韓還和我們吹牛:說什么一夜開車趕了三次歡場,從晚上7點到凌晨6點,跨越了羊城、莞城和佛山三個城市。”

    說到這,李杰又提了一嘴,“就前幾天晚上,老韓還開了手機外音給我們表演了電話撩情。”

    林義找個凳子坐下,也是訝異,“他什么時候買的手機?”

    李杰回答說,“就前幾天買的,說外貿公司發展快速,業務需要。

    晚上喝多了酒,吹牛吹到嗨處時,就在宿舍電話表演絕活,對方是他的初中女同學,人在內蒙,結了婚的。

    跟你講,老韓對付女人真的很厲害,五分鐘不到,就讓對方從抗拒到熱情喊他老公。

    前后沒有十分鐘,那女同學聲音被情話撩的完全變了樣,要她喊什么就喊什么。”

    最后嘆息了聲,“你說這么愛吹牛的、這么歡慶的一個人,怎么現在警察在找他了呢?

    你們說他到底犯了啥事?”

    面對這個問題,幾人都沒說話。其實大家在心里早有預感,老韓這樣肆無忌憚,遲早會出事的。

    雖然宿舍其他四人對他吹噓的“一夜趕三場”表示不屑,說這是老韓吹牛不打草稿。

    但林義卻信了。前有樊春梅,后有“金銀屋”的豐乳肥臀,現在又多了個電話撩情的初中女同學。

    這還是自己偶然碰到的,不知道的指不定還有多少呢?依據韓小偉那尿性,完全有可能。

    …

    要說韓小偉出事,一切得從源頭開始說起。

    由于家庭原因,他從進入中大那一天開始,就想著掙錢養活自己。

    先是通過開學打感情牌,獲得全寢同意,有了宿舍小賣部。

    后面看到學校提水處的熱水膽經常發生爆炸,又是靈機一動,跑到學校周邊調查,竟然發現沒有換熱水膽的。

    于是又聯系熱水膽生產廠家,拿貨到中大開始折騰起了這趟生意。

    有一天雨下得很大,韓小偉在外邊進貨時,發現一個沒打傘的中年女人在路邊嘔吐,聞著氣味,應該是喝酒喝多了。

    韓小偉出于熱心腸,走過去騰出半邊傘給對方遮雨。

    事后因為對方一句謝謝,韓小偉很是干脆要把傘送給對方。中年女人笑著指了指路邊的奧迪,說自己有車,只是雨傘落在飯店忘記拿了。

    這中年女人就是樊春梅。

    本來這是一場萍水相逢,大雨里匆匆離去,雙方事后也就忘記了。

    但是天意弄人,兩人后來又相遇了,樊春梅因為雨傘事件,對韓小偉感官不錯。

    于是邀請他一起吃飯,表示謝意。在就餐中,兩人格外聊的來。當韓小偉不忌諱的談到自身情況時。

    樊春梅甚是驚訝,沒想到小小少年卻如此自強不息,有點像十年前的自己,

    好感再一步上升。

    兩人一來二去也就熟悉了。

    有一天,參加完由相關部門組織的“路燈燈罩招標工程”后,喝了點酒的樊春梅極度疲憊。就問副駕駛的韓小偉會開車沒。

    本是隨意一問,沒想到韓小偉說,“老家幫人開過大貨車,這小車應該會一點,但技術可能不好。”

    樊春梅一愣,就說沒事,“大半夜的,路上車不多,你試試開開,我在旁邊看著。”

    就這樣,韓小偉慢慢學著開小車了。

    有一天,樊春梅來羊城辦事,有點疲憊的她不想開車了,就找到韓小偉,讓他送一程。

    從羊城通往中山的路上,在拐彎處和一輛油罐車擦身而過時,韓小偉由于技術不到家,有些緊張,差一點出了車禍。

    驚嚇到了的樊春梅頓時不敢讓他開了,于是說換位置。

    兩人在車內換位置,難免會有觸碰,但韓小偉一時沒忍住,一把抱住了對方。

    事后,車子從主路岔出,停在路邊蘆葦叢里,兩人成就了好事。

    凡事第一次最難,一旦開了口子,后面就收不住了,兩人頻繁往來,也是感情日增。

    人到中年的樊春梅對這出意外情很是感動,也是格外珍惜。

    于是給韓小偉買LV包包,買黃金項鏈。

    后來看韓小偉風里來雨里去的賣熱水膽辛苦,于是又給他在甲級寫字樓里租了辦公地點,開了家小型外貿公司。

    有一次,韓小偉說中大到寫字樓太遠了,于是也給他買了奧迪。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的。樊春梅老公發現,自己老婆這段時間對兩孩子不是那么上心了。

    以前一有時間,就會開車親自接送孩子上下學,現在一有時間就趕往羊城,一問就說辦事。

    一次兩次還好,但好幾次夜不歸宿,再加上樊春梅在夫妻生活上沒以前主動了,就算偶爾有幾次也像棺材板一樣應付了事。

    這讓她老公范晨杰起了疑心。

    前不久,范晨杰看著自家老婆又開著奧迪去了羊城。心想正好自己現在也有時間,于是打朋友電話說借車一用。

    朋友當時還笑話他,“你個開大奔的大老板,還借我的馬自達,哈哈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范晨杰回答,“別管,快把車開到我說的十字路口,我們換著開。”

    就這樣,范晨杰開著馬自達一路從中山跟著樊春梅到了羊城。

    樊春梅這次到羊城也確實有事,她那奔波折騰的樣子,一度讓跟蹤的范晨杰感到羞愧,覺得自己忒不是人,兩人從十多歲走到中年,不該胡思亂想。

    本打算偷偷的來,偷偷的離開的。臨走時卻發現又一輛奧迪駛入了停車場,并且精準的停在了自家老婆身邊。

    透過車窗玻璃,范晨杰看到從奧迪車上下來一個年輕人,在他的不敢置信里,竟然一把從前面攬住了自家老婆,然后低頭啄了下。

    雖然只攬了一下就松開了,但范晨杰看得很清楚,自己老婆不僅不反感,還很享受。

    這下就不得了了。范晨杰從不敢置信到極度憤怒,轉換過程只花了那么零點零幾秒。

    光速下車,開啟后備箱,拿出一個大號扳手,揮舞著就如利箭一般的沖了過去。

    要不是旁邊一個女人剛好看到這一幕,被嚇的驚出了聲,給了韓小偉反應時間,不然大號扳手就落到了他腦袋上,開了瓢。

    但饒是躲得快,胳膊上還是重重挨了一下。

    接下來停車場就上演了全武行。一個追,一個躲閃。后來韓小偉找到個機會,把對方扳手弄到了地上,心想這回可不怕了。

    但是悲哀的發現,就算赤胳膊上陣,自己也不是對手。以前總覺得自己打架是把好手,從初中到現在次次都是暴扣敵手,沒成想對方這次就算沒有扳手,也把自己給暴扣了。

    剛起來就被幾腳幾腳踹翻在地,剛起來又被踹翻在地,耳光不知道被扇了多少個。

    后面被折騰的分不清東西南北了,只知道再次被踹翻時,右手落地之處剛好有塊石頭,于是靈機一動躺地上裝死。

    等到范晨杰過來扇耳光時,一個猛地翻身就來了下重的。

    效果很好,對手果然應聲倒地,捂著臉頰在那里滋聲滋氣。

    韓小偉翻坐起來,準備乘勝追擊,這時被丈夫打倒在地的樊春梅爬了起來。

    急急忙忙推了一把韓小偉哭著說,“你快走,你快走,他會殺了你的。”

    看著樊春梅一個勁的推他,看著范晨杰又從地上爬了起來。韓小偉畢竟年少,這情況下一子也沒了主意,于是在樊春梅的掩護下,開著奧迪走了。

    離開停車場地時候,他通過后視鏡回看了眼里邊,發現那男人正對著地上的樊春梅拳打腳踢,下手之重,讓他咬牙切齒的狠拍了下方向盤。

    氣不順的韓小偉本想回中大的,但在半路上接到了順德供應商的電話,要他去那邊驗貨。

    于是車頭一轉,駛向了順德方向。

    在路上,他越想越氣,越想越氣。不時通過內視鏡看了眼被打成豬頭的自己,不時張嘴看了看被打掉的那2顆門牙。

    再想回想起樊春梅對自己的好,此時卻為了自己逃跑受極刑,心里甚是不甘,邊開車邊狠狠拍打自己胸膛。

    堵的特別難受時,還會大吼大吼地發泄。這個情況,搞得路上的車輛都躲著他。要是碰到罵他神經病的,韓小偉馬上就探頭出去大罵一番…

    離開羊城,兩邊的繁華慢慢退后,路上的行人和車輛越來越少,四周的高樓已經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荒山野嶺和偶爾出現的幾座低矮房子,三三兩兩零零落落。

    突然,在右邊靠山的位置,一個背包的男人站在那里向他猛地揮手,那舉著的右手似乎握一個東西,車子越來越近,那東西也看的越來越清楚,竟然是一把q。

    看著車子減速,那人立馬小跑附到了車窗玻璃上,“買仿真x嗎?只要2000元,送3顆xx。”

    聽到是這個東西,韓小偉有點發怵,趕緊踩一腳油門加速離去,通過后視鏡看到那人罵罵咧咧,心里狂跳不止。

    等到拐了個彎,韓小偉就在想,光明正大的竟然還有這個東西賣,以前只是聽說,現在終于見識到了。

    大概開了一公里左右,他都快把這事情拋卻了,卻不曾前邊又一個背包客,同樣握著東西揮手。

    韓小偉有了經驗,開近一看果然是那東西。這次倒不心慌了,還隔著車窗和賣東西的人對視了一眼,才開車離開。

    這次他開始琢磨起這東西來,聽樊春梅提到過她老公,以前是個混子,后來才改邪歸正的,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琢磨著琢磨著,韓小偉想起了離開時,女人跟他說的話“你快走,你快走,不然他會殺了你的”。

    當時還沒覺得什么,現在一想到“殺”這個字,心里莫名有種恐懼。又瞄了眼內視鏡,又見到了里邊缺了兩顆門牙的豬頭,心里火氣又噌噌地上來了。

    要不要買個防身?

    心想,在外邊經常半夜開車,和一些人打交道,有這個東西在,自己都會有底氣些…

    這樣想著掙扎著,開了一段路的韓小偉又在前邊見到了一個這樣的人。

    看著車子離揮舞的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韓小偉猶豫了,害怕了。

    最終還是沒敢停,慢慢悠悠開了過去,但是眼神卻一直通過后視鏡看著那人。

    滋,突然一個急剎車,氣不順的韓小偉又看了眼內視鏡里的那個豬頭,雙眼紅腫,門牙缺失很是影響美觀,再次想到“殺”。

    掙扎好一會…

    韓小偉又啟動了車子,這次不是前進,卻是倒車。

    后面那人看到車子又回來了,很有眼力見的附在車窗玻璃上上問,揮著東西說,“只要2000元。”

    韓小偉有些緊張,然后點點頭,默不作聲掏出2000給對方。

    過程很順利,看了眼東西,就害怕的把它放入了背包,然后開著車子極速離去。

    一路來到順德,驗貨過程很是順利,吃完大餐,對方提議去酒吧玩耍玩耍,這正中韓小偉下懷。

    進酒吧前,給樊春梅打了個電話,是關機狀態,心里有些擔憂。

    接著韓小偉又給自己女朋友穆佳佳打個電話。

    “你在哪?”

    “回租房的路上。”

    韓小偉嗯了一聲,又問,“你今天有收獲沒?”

    “有,跟你說,今天忽悠了一個小老板,他們一家四口都買了保險,算一算,我可以提成2000多元。”

    韓小偉湊個嘴對著電話“吧唧”一聲,說:“聽到沒,獎勵你的。”

    “聽到了,你人在哪?”

    “在順德,剛看完貨,和供應商在外邊耍耍。”

    “那你什么時候回來,我告訴你個事。”

    “啥子事?”

    “先不說,等你回來告訴你。”

    韓小偉頓時說,“去球,我們還有啥子話不能直說的,還遮遮掩掩。”

    “真說?”

    “真說。”

    “我懷了你的孩子了。”

    韓小偉一驚,“啥玩意?”

    “我懷孕了。”

    “嘛嗎,嘛嗎!就中了?”

    “嗯,中了,高興不。”

    韓小偉咧嘴一樂,“中,高興,高興。等我回來,啵啵啵…”

    …

    來到酒吧,韓小偉今天是大喜大悲,于是對供應商說:“今天我高興,陪我多了幾杯。”

    供應商也是豪爽點頭:“沒問題,今天百來斤身子賣你了。”

    酒過三巡,驚喜交加的韓小偉喝的急,不一會兒就開始暈乎了。

    但還是興奮說,“我先下場舞一舞。”

    就這樣,韓小偉下了舞池,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起,和一個有著五顏六色頭發的女人曖昧在了一起。

    兩具舞蹈著的身子時不時接觸一下,那眼神,那勁,韓小偉一下子忘記了所有,借著昏暗的燈光,一下就抱住了對方,啃了下去。

    突然女人大叫了起來,“三哥,三哥,有人欺負我。”

    旁邊卡座上的三哥聞言提著兩瓶啤酒就走了過來。

    “嘚崩”“嘚崩”兩聲響,兩瓶啤酒在韓小偉腦袋上開了花,頓時頭破血流。

    這三哥還上癮了,接著又從兩小弟手里接過啤酒又是得蹦得蹦幾瓶敲了下去。

    韓小偉想反抗,但架不住對方三人,干不過,一下就被推翻在地上了。

    幾次掙扎幾次倒地不起,就像停車場的畫面重演一樣,看著昏黃下嘚瑟的三男人。

    看著那個五顏六色的女人,時不時跳腳踹自己一下,。感受著圍觀人群的起哄,韓小偉徹底憤怒了。

    “吼!”

    大叫一聲,韓小偉在趕來幫忙的供應商扶持下,掙扎著站了起來,在對方三人踹過來之前,踉踉蹌蹌跑回了卡座。

    滋地一聲,打開拉鏈,拿起東西對著追過來的三人猛地一回頭。

    黑乎乎的東西一下鎮住要敲啤酒瓶的三哥。

    見狀,韓小偉獰笑著拿東西釘著三哥額頭,吐了一口白色唾沫到對方臉上。

    瘋狂大喊:“打啊!你麻批的倒是打啊!”

    三哥也是外厲內荏的人,頓時跪地上求饒。

    滿臉血跡的韓小偉哈哈大笑,左手撿過一個啤酒瓶給五顏六色的女人,“來,你打他。”

    看女人不動手,韓小偉瞇了瞇眼,“要我動手嗎?”

    這女人根本就是一職高學生,假裝混社會的,哪見過這世面,頓時哆哆嗦嗦接過酒瓶哭著說,“三哥,別怪我啊,我是被逼的,我也害怕啊。”

    說著,還是顫抖著嘚崩了一下,接著又連續嘚崩了七八下。w此時原本熱鬧不已的酒吧也安靜了下來,音樂停了,駐場也不唱歌了,舞臺燈也不四處晃了。

    大家都安靜看著這里。就連供應商也不敢靠近了,也是被嚇到了。UU看書 www.uukanshu

    隨著又是幾個嘚崩聲,韓小偉對跪在地上的三人獰笑道,“給你一個機會,三秒鐘從酒吧消失,不然就“嘣”地一聲,后果你自己考慮。”

    三哥聞言嚇得連忙點頭,在韓小偉“三、二、一”的大喊下,轉身就跑,不過還沒到門口,三哥就倒地了。

    是奔跑過程中重心不穩,踩著濕漉漉的地板倒地了,頓時后腦勺插著很長的一塊碎玻璃,傷口處血流不止,三哥在地上抽搐著顯得很是痛苦。

    這個樣子,韓小偉嚇傻了,眾人也跟著傻眼了。

    好在一起來的供應商率先反應了過來,拿起手機就打120。

    聽到120,韓小偉也是反應了過來,拿起背包就跑。

    酒吧頓時手忙腳亂,好在這里是鬧市區,離醫院并不遠,那三哥很快就被抬進了救護車。

    ps:5200字。

    最近的均訂19,三月好牛皮。

    好歹也有2300的收藏,這訂閱率確實嚇到我了,百分之一都不到。

    各位老同志我也不知道怎么求你們了,三月真的很努力了。

    一天均訂漲一個也好啊,三月也沒貪心啊。

    各位老同志,你們說是不是嘛。

    ps:韓小偉的結局并不是這個,真正的結局在100萬字那里,三月想通過最終結局表達一個東西,拭目以待吧。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