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七十章,離地獄更進1步(二)

從1994開始
     從酒吧出來,暈暈醉的韓小偉現在被嚇的無比清醒。

    卻也無比迷茫,像無頭蒼蠅一樣,開著奧迪倒騰了好幾個方向也不知道去哪里?

    腦海里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媳婦兒穆佳佳,但是往深城方向開了一公里左右又停下來了。

    他不想連累她。雖然自己知道那女人背叛了自己,也懷疑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不是他的。

    但是韓小偉自己知道自己不是個好玩意,媳婦完全是被他逼得。

    他曾在歡場過后的寂靜夜里,無數次深度剖析過內心,自己是對媳婦兒有感情的。

    深城不能去!

    而他人生里唯一一次怦然心動、一見鐘情的對象是孫念。覺得這女人是那么完美,就是他內心的白月光,幻化了他所有的念想。

    夜色里,把個方向盤想到孫念,韓小偉就抑制不住的想回中大看一眼。

    但是剛啟動車子,他又熄火了。

    因為想到了林義,這個在20多年人生中,唯數幾個無私幫助過自己的人。孫念喜歡林義,這幾乎是管理專業公開的事實了。

    雖然不知道孫念這喜歡有幾分玩鬧幾分真心?

    但韓小偉覺得做人是要有底線的,朋友妻不可欺。

    中大也不能去!

    后來想到了老家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想到自己已經改變了的命運。不由趴在方向盤上嚎啕大哭,覺得自己對不住一家人的殷切期盼。

    覺得自己特別混蛋!

    也不知過了多久,心傷透了,也哭累了。韓小偉最后還是啟動車子去了中山,他想看看樊春梅有沒有出事,也想和她告個別。

    打著大燈的車子在夜里一路狂飆,真的是一路狂飆,他想過了,要是這樣出車禍死了不失為一種好的結局。

    深更半夜來到中山,韓小偉熟門熟路的摸到了樊春梅所在的家庭附近。

    隔著老遠停車,

    熄火。然后點根煙,對著前邊一幢三層小樓發呆。

    吸完三根煙,瞧著三樓的亮光掙扎了很多次,最后還是決定去看一眼。

    走了幾步,想到了“混子”,想到了“殺”,遲疑了下,又回身把那玩意帶上。

    小樓外邊,韓小偉看到了樊春梅的奧迪,旁邊停著一輛馬自達。

    也在這個時候,聽到了三樓傳來的吵架聲,以及斷斷續續的的哭聲。

    大門從里邊鎖了,韓小偉圍著小樓轉了一圈,然后順著排水管爬了上去。

    使勁來到陽臺,透過玻璃往里邊一瞧,發現淚眼婆娑的樊春梅也看到了他,接著這女人臉色大變。

    完全不敢想象,要是這兩男人再次碰到一起會怎么樣?

    不過遲了,范晨杰見到她臉色變幻,第一時間就順著她的目光看向了陽臺。

    頓時怒火中燒,這賊人竟然還追到自己家里來了,這是在進一步侮辱自己,簡直欺人太甚!

    范晨杰最暴躁的因子,一下就被激活了,順過茶幾上的水果刀就氣沖沖的奔向了陽臺。

    冷兵器遇到熱兵器,結局幾乎已定。

    范晨杰也和酒吧三哥一樣,看到那東西瞬間就熄火了,那黑黑的洞口散發著幽幽冷意,呆滯過后就是無邊的恐懼。

    人,再兇、再鬧、再狠,在死亡面前算得了什么,軟弱的不像話。

    這一幕讓樊春梅也是驚恐萬分,連忙跑到兩人中間哭著瘋狂搖頭,求韓小偉別這樣。

    看樊春梅這樣子,韓小偉很是唏噓。扯了個自認為最好看的笑容問,“他打你了?”

    樊春梅哭著搖頭說沒有、沒有、真的沒有。

    雖然知道她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但韓小偉也不執著,而是說,“我和他談一談,談完就走。”

    說著也不管不顧,走了過去對范晨杰說,“我時間不多,想單獨和你聊一聊。”

    這話把范晨杰氣到了極點!對方在自己家里竟然還以這種口氣說話,要是擱自己年輕二十歲,絕對拼老命了。

    但是現在想到父母家的兩孩子,看到那黑乎乎的東西,還是強迫自己鎮定了下來。

    示意樊春梅呆在三層大廳別擔心,兩人順著水磨石樓梯來到了一樓。

    韓小偉看了眼陰氣沉沉的范晨杰,也不管不顧就一通說,“我知道是男人就沒法原諒。

    可是你和我不一樣,你有孩子,我沒有,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看到提孩子就要發怒的范晨杰,韓小偉又悠悠地說,“要我道歉做不到,我韓某人這輩子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

    不過我這有個解決方法,你可以聽一聽。

    你老婆背叛了你,你發怒是人之常情。

    但我想告訴你,能和她過得下去就繼續過,過不下去就離婚。

    要是抓著小辮子一直不放,就沒意思了。”

    說著說著,韓小偉當著范晨杰的面撥通了110,說自首。

    在范晨杰目瞪口呆中撥電話報警,掛電話。接著又說,“你看到我是什么樣的人了,樊姐對我有恩,我用這種方式讓你安心。

    還是那話,過得下去就過,過不下去就離婚。

    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氣也要消了,身為人父的你該往前看。

    要是一輩子扯著她不放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你要知道,我會有牢獄之災,卻不是一輩子的牢獄之災。”

    …

    說完,韓小偉打開大門,抬頭注視了會荷蘭方向的夜空,仿佛能看到在莊稼地里忙活的老父老母,以及各自為生計奔波的兄弟姐妹。

    接著找到水龍頭,擰開,用手心窩點水放頭發上,揉一揉,又接點水。

    然后搬把椅子立在大門口,就那樣大喀喀坐了下去,表情呆滯。右手卻機械般的、一絲不茍的梳理著半濕不干的頭發,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警笛聲由遠及近,這些同志來的很是迅速。一進門,看到韓小偉手里的東西,立馬開啟了戰術動作。

    見狀,韓小偉把那東西扔地上,就神游方外的站了起來。

    一個聲音沉著問,“你是韓小偉?”

    “我是韓小偉。”

    “帶走!”

    帶上手銬,被夾在中間亦步亦趨跟著,彎腰上車前,韓小偉看了眼三樓。

    接著就踏了進去。

    …

    清晨,焦思佳導員趕了個大早走進301宿舍,告訴眾人關于韓小偉自首歸案的消息。

    聽到這個爆炸性的新聞,被窩里的5人都驚呆了。

    李杰立馬探頭問,“老師,韓小偉犯了什么罪?”

    “你們去問他。他在派出所里什么都招了,不過向警方提了個要求,想見一見你們。

    原則上我不建議你們去,你們都是有遠大前途的人,離他越遠越好。

    不過最終去不去看看,這權利掌握在你們手里,你們自己決定吧。”

    導員離開后,眾人面面相覷了一會,接著陷入了沉寂。

    李杰點了根煙,卻夾在指尖沒怎么吸;趙志奇靠墻壁半坐著發呆愣神;馬平彥頂個雞窩頭在打量其他人;林義在想其中的曲折過程。

    只有晃停一人默不作聲的從床上站了起來,拿過衣服褲子開穿。

    馬平彥最先察覺,于是問,“瓜娃子,你現在就要去?”

    晃停悶聲說了一個字“嗯”,接著繼續穿衣服褲子。

    瞅著這悶葫蘆把衣服穿好,把鞋帶系好,馬平彥頓時問大家,“你們呢,去不去?”

    林義瞟了眼,翻個身起來,說了一個字:“去。”

    看林義動了,其他人也跟著快速動了。

    中大離中山派出所有點遠,還沒等眾人商議坐什么車去時,趙志奇已經在校門口包了一輛面包車。

    拉開車門,依次坐好,頂著個霧氣彌漫的早晨,白色面包車行駛在了路上。

    慢慢悠悠花了一個多小時,才進入中山。

    隔著鐵窗,宿舍眾人再次相見,不由想起了開學第一天,那一幕幕青澀卻歡快的光景。

    大家不約而同的沉默了…

    最后還是里邊的韓小偉大笑一聲,“去球,還沒死呢,看你們一個個慫包樣子,真是窩囊。”

    時間有限,眾人按年紀大小先后和他說話。

    韓小偉對李杰說,“老李,曠藝林是個不錯的姑娘,你有福氣,好好珍惜。”

    李杰爽快一笑,“那是當然,我們說好了,畢業后就結婚生子。”

    看到趙志奇,韓小偉樂呵問,“陳明清是個高傲的孔雀,降的住么,要不要哥們給你支個招?”

    趙志奇說,“不用,哥們自己有招。”

    “哈,看愛情寶典了?什么招?”

    看著韓小偉強顏歡笑,趙志奇沒打哈哈,“癡心不悔,永不變心。”

    韓小偉點點頭,沉默一下說,“這是個好招,管用。”

    輪到林義了,兩人相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最后韓小偉還是說,“義哥,你欺騙了整個世界。”

    林義一樂,“我可沒騙你。”

    聞言,韓小偉齜牙說了個,“中。”

    晃停不知道怎么表達情緒,坐在窗前就默默瞧著里邊的人,眼里的淚光一閃一閃的,隱隱不出。

    最后還是韓小偉先開口,“瓜娃子,從大山里出來一年多了,現在還怕這大城市嗎?”

    “怕。”

    “你真是個瓜娃子唉!”罵了聲,恨其不爭,接著又問,“音樂夢還在嗎?”

    晃停點點頭。

    韓小偉說在就好,然后告訴他一定要堅持下去。宿舍小賣部靠他維持了,最后說宿舍抽屜里有幾捆錢,贊助他的音樂夢。

    看晃停不吱聲,就加一句,“借你的,要還的,還要付利息的。哥們出來后就靠這點本息東山再起的。”

    晃停點點頭,然后問,“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韓小偉本來想說沒有,但是腦海里突然鉆出了媳婦兒,于是說,“有時間去看看我媳婦兒,她懷孕了,實在放心不下。”

    “好。”

    后來孫念一個宿舍的人也趕了過來。

    抓緊時間,把男生趕出去,開始一一問候。

    韓小偉問曠藝林,“老李說,你們畢業就結婚生子,祝福你們。”

    曠藝林笑笑,沒說話。

    問孫念,“如果我當初追求你,有結果嗎?”

    沒想到孫念毫不留情面,“你不是追過么?”

    韓小偉一尬,厚著臉皮學趙志奇的話道,“我是說癡心不悔、永不變心的追求你,有機會沒?”

    孫念剝了個辣椒糖放嘴里,含糊說:“沒。”

    “一點機會都沒?”

    “嗯,一點都沒。”

    “那要是換成義哥呢?”

    孫念噔嘣一聲,把辣椒糖給咬碎了,嚼吧幾下才說,“本姑娘美艷無雙,他是我的第六任。”

    離開中山,兩宿舍一起吃了頓飯,算是告別過去,告別韓小偉嗨酒、吹牛的日子。

    …

    回到書店三樓。

    按照老家的習俗,把身上的衣服褲子都扒拉了下來,扔洗衣機里,接著又細致的搓香皂,洗了個澡,去去晦氣。

    吹頭發的時候,大長腿過來了,一進門就走到身邊,習慣性地接管了吹風機,細聲細氣的問:

    “你去中山了?”

    林義一愣,問:“你們都聽說了?”

    女人點點頭,“一大早上我們宿舍樓層的管院女生都在瘋傳。”

    說著又問,“你換下來的衣服褲子呢?”

    “擱洗衣機里頭。”

    幫著吹完頭發,大長腿就徑直走向洗衣機。在林義的訝異里,女人把衣服褲子的口袋都摸索一遍,然后就拿著衣服褲子、鞋子襪子出門去了。

    等她再次上來時,林義坐在沙發上直翻白眼,“你干脆把我也丟了得了。”

    鄒艷霞片著的嘴角彎了彎,倒了杯茶給他。看林義不接,就彎個身子,把頭擱茶幾上和他對視,清澈的眼珠子也學他不時眨巴眨巴。

    這女人…

    無語的林義轉個身子,躺沙發上。鄒艷霞也不氣惱,跑到廚房洗了一盤子草莓過來。

    然后就撅著嘴皮子挑顆紅彤彤的草莓放他嘴唇邊逗趣,看林義最后把眼睛也閉上了。

    才輕輕說,“又不缺這個錢,我希望你一輩子干干凈凈的。”

    林義最后還是被這姑娘磨的沒了辦法,太有耐心了。

    于是抓過咬了半口,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那半口往她嘴里一塞。

    小嘴皮子抻著半顆草莓,紅彤彤的和小紅唇相得益彰,甚是好看。

    在林義灼灼的眼神下,女人偏個頭,半晌才開始咬合一下,好一會兒才細嚼慢咽起來。只是那抹羞紅從清冽的臉上以可見速度蔓延到了膩白的脖頸。

    吃了半顆草莓以后,大長腿一上午都不曾搭理屋子里這男人。

    林義在書房做事,她就在沙發上打毛線活。

    林義在沙發上半躺著看書,女人就跑去廚房做飯。

    林義吃飽了,她開始拾掇碗筷,整理客廳。

    反正就是避開這男人,努力讓自己忙活起來。

    后來林義在臥室里大叫一聲,假裝摔倒了。在外邊看書的女人立即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對視一會兒,鄒艷霞就臉紅紅的翹了翹嘴,“臭德性!”

    …

    吃過晚餐,于海來電話了。

    林義問,“回京城了?”

    那頭說沒。

    林義頓時嘴醉了一句,“還沒回京城,你也敢打電話,錢多燒的。”

    出人意料的,于海沉默了。

    電話不掛,又不說話,林義覺得莫名其妙。于是試探著問,“在東京吃癟了?”

    那邊“唉”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了。

    林義琢磨了會,沒明白。轉頭問身側的女人,“他這是幾個意思?

    難道米珈一點情面都沒留?被拒絕的非常徹底?”

    大長腿也是迷糊,然后把電話打到了米珈宿舍,響幾聲接通后探了探口風。

    只見米珈的聲音從擴音器里傳來,“中午送于海去了機場,我下午有課就趕回來了。現在應該快登機了的吧。”

    “你把于海給拒絕了?”

    那邊沉默了下才嗯了一聲,良久嘆口氣說,“從暑假到現在,半年多了,他飛了三次東京,我不狠心不行了。

    這次算拒絕的徹底了,不知道他會不會怪我。”

    話到這里,電話兩端的人也知道今天不適合聊了,默契的選擇掛了電話。

    ———

    圣誕節前夕,林義接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電話,ESS陳兆良來了深城,邀請他明天吃中飯。

    掛完電話,林義在客廳里走來走去慢慢陷入了沉思。

    按陳兆良這個級別的人物,一般是不會主動邀請吃飯喝茶的,此舉必有深意。

    看他一直皺眉走了小半天,大長腿用牙簽從果盤里挑了一小沙蘋果放他嘴里,輕聲問,“遇到難事了?”

    林義搖搖頭,“倒也不是難事,我得去趟深城和公司的人商議一番。”

    女人看了看墻壁上的掛鐘,17:23,皺眉問:“現在嗎?”

    “嗯,晚上你要是一個人怕就回宿舍。”

    大長腿點點頭,然后就開始給他整理衣領,接著又幫他捻了幾根打毛線活時粘上的絨線。

    到了門口才看著他眼睛說,“外面風大雨大,路上注意安全,晚上我回宿舍睡,不用擔心我。”

    “好。”

    …

    陳兆良還是老樣子,高大強壯的身子著一套黑色西服,感覺一點也沒有商業大佬的范。

    精光閃閃的,人倒是很精神。

    看到林義推門進了包廂,很是熱情的走了過來伸個手,握在了一起。

    林義心里感嘆,人的待遇都是隨著地位的變化而變化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人家對自己可是不咸不淡的。

    隨著對服務員招呼一聲“上菜”,林義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受重視的程度。

    第一道就是“廣式名菜”烤乳豬。

    后邊跟著的也不差。上湯焗龍蝦,粵省人傳承數千年的食補養生秘方名菜廣府湯,香滑鱸魚球等一共九道菜,個個都是精品。

    等菜上完,林義舉起紅酒杯笑說:“這頓飯本該我請,卻讓Mr.Chan破費了,實屬不該…”

    陳兆良和一般大佬不一樣,說話一點也不介意侃天說地。

    天氣、人文、地理、風情一路聊下來,飯就到了尾聲。

    擦擦嘴巴,就著茶抿了幾口,陳兆良終于說正事了:

    “我在美國都知道,林先生從年中開始,就一直在調整北極光微電子的事業方向。

    而現在更是有傳聞,林先生已經不滿意之前的微調,準備大動手術了,是否有此事?”

    心想果然是為了此事,林義和左邊的王欣對視一眼。笑著點點頭:“確有此事。

    當初北極光微電子成立的初衷就是涉及電子音頻和視頻領域,在相關領域建立技術壁壘,充當絕對權威,也兼做代工業務。

    但是…”

    到這里,陳兆良很是果敢的打斷道,“但是合同里也有一條明文規定,不能代工ESS以外的電子產品。”

    就知道這條規定有一天會成為掣肘,但也沒想到會來的這么快。雖然有心里準備,但還是決定先禮后兵。

    “MrChan,你應該也明白,北極光微電子如果只專注ESS的產品,不是長久之計。

    別的不說了,你就看看隨著“號稱第三次產業革命”的互聯網的發展,崛起了多少科技公司?

    蘋果、雅虎、微軟、IBM等一系列世界知名公司。

    如果北極光微電子不正式參與到這一場科技盛宴里去,我怕你到時候后悔莫及。

    …”

    半個小時下來,林義列舉了電腦、數碼相機、投影儀、電視等一系列例子去試著說服對方。

    同時他在心里也做好了準備,先禮不行,就只能后兵了。

    反正北極光微電子經過小兩年的發展,工程師也培養了幾十名,一流技術人才就更多,大不了就散伙。

    這一次無論無何也要涉及到其他科技產品里去的,代工也行,自己慢慢摸索出成品也行。

    總之得先走出這一步。

    林義一路走來,布局超市也好、購物中心也好、步步高電子線下渠道也好,一直在鋪展自己的銷售渠道,就是為了未來科技產品鋪路的。

    要是現在還畏首畏尾,等這幾年的黃金期一過,就要吃灰,那得多走多少彎路?

    聽了林義的游說,說實話陳兆良有些心動,也感覺到了對面這個年輕人的堅定決心,甚至有可能做好了和自己攤牌的準備。

    雖然去年開始,自己的主要注意力已經不是科技領域了,但被年輕人這么脅迫,心里也很不舒服。

    看到對方在猶豫,林義試探一問,“聽說MrChan正在全力進軍北美房地產開發?”

    陳兆良緊了緊眉,隨即也知道這事情瞞不過有心人,于是承認說:“確有這個打算,我計劃明年夏天正式從ESS的CEO職位上退下來。”

    說完這話,陳兆良隨即也明白了林義的隱藏意思。自己都要從這個行業敗退了,還指手畫腳的礙事干什么,坐著等分錢不香嗎。

    心思過了一遍,作為一個職業商人,陳兆良也不發作,反而問,“你就這么看好科技板塊?”

    林義點點頭,說:“雖然你看好房地產領域也會迎來高爆發的春天。但我認為科技領域也是一樣的…”

    “你目前著力點是哪塊業務?”

    “3C代工業務。”

    說到3C業務,林義也是留了私心,不敢說全了,只能先做做代工業務,把相關技術學到手再說。

    要是一下子跳過“代工”到全力進軍3C業務。有些擔心陳兆良打退堂鼓,那就得不償失,畢竟想要盡快學到國際先進技術還得靠他從中間拉皮條,不然以西方那些企業的尿性,踏出第一步會很艱辛。

    這也是今天不厭其煩的向他游說和解釋自己動作的原因所在。

    日中到日落,中餐晚餐都在一個包廂吃的。

    還好陳兆良的事業發展跟著歷史軌跡走,要退出電子領域全力以赴到房地產領域去了。

    也慶幸陳兆良是個標準的職業商人,特別愛財。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與陳兆良達成了代工意向。北極光微電子正式向電腦、數碼代工方面進軍。

    期間陳兆良還和林義雖然就代工ESS競爭對手的產品產生了非常嚴重的分歧。

    但是也達成了一些交換條件。比如,為了確保明年夏天退出ESS后的切身利益,陳兆良需要林義的支持。

    而作為交換條件就是他主動介紹蘋果一部分代工訂單。

    聽到蘋果代工訂單。林義才反應過來,這人可是喬布斯的私交好友。同時蘋果公司在音頻和視頻領域的訂單,基本都是交給了ESS的。

    心里一喜,有了蘋果這單代工業務作為起跳板,北極光微電子的代工業務無疑是擁有非常良好的開端了。

    只要這單不出問題,世界上其他公司的代工業務至少在名氣上不會受到多少質疑。

    至于實力,那得靠北極光微電子自己腳踏實地一分一分掙。

    可別小看這個名氣,這是進入行業的入門磚,要知道很多企業一生都得不到這么個機會。

    雖然知道陳兆良和喬布斯的關系,但還是假裝問,“MrChan和蘋果公司關系很好?”

    陳兆良微笑著點點頭。

    …

    回公司的路上,林義還在回味陳兆良離開飯店前的一句話“希望林先生信守承諾”。

    這里所謂的承諾就是:如果北極光微電子如預期那般進展順利,對方打算用自己在ESS的一部分股份換取在北極光微電子的股份。

    果然人都是有私心的。

    林義也知道他為什么會這么做。主要還是步步高電子目前發展迅速,同時作為大佬級人物自然也看中了中國這個潛力無窮的巨大市場。

    當然,這小兩年來,北極光微電子的自身發展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陳兆良存了個私心也是不難理解了了。

    晚上,林義在北極光微電子公司召開了一次全體高層會議。

    在會議上,林義著重強調了3C業務將在一段時間內成為北極光微電子的主要事業方向之一。

    “…我們要在壓力中被迫創新、在成長中勉強傳承、在運氣中連番躍升”的考驗,銳變成當今全球3C代工服務領域的巨頭。

    全球3C代工產業向來分為兩大壁壘。一是以CEM、EMS及ODM等為主的電子工程背景模式。

    一是以模具零元件為主的機械工程背景模式。

    但是,我們在致力于提供“全方位成本優勢”下,要努力自創出全球獨門的電子化-零元件、模組機光電垂直整合服務商業模式,我稱它為eCMMS模式。

    eCMMS作為機光電垂直整合的一次性整體解決方案,我已經預見,此模式會在將來的代工業務中起到舉足輕重的地位。

    舉凡模具、治具、機構件、零元件、整機至設計、生產、組裝、維修、物流等等服務均涵蓋在內。

    在eCMMS模式的運作下,我們要做全球最大的3C制造基地,更是全球最短的3C供應鏈!”

    會上,林義拍板了設立核心技術研發中心的決定。

    “我們研發中心的主攻方向是:納米技術、綠色制程技術、平面顯示器技術、無線通訊技術、精密模具技術、服務器技術、光電光通訊技術材料與應用技術及網絡技術等…

    將來這些技術主要應用于從事游戲機、筆記本電腦、液晶電視、光驅、數碼相機、投影機、散熱系統及組件、LED光照明、新型界面材料、鎂鋁合金產品、印刷電路板等產品的研發與生產。

    我給公司設立的目的很簡單也很偉大,那就是做全球最大的消費性電子產品研發制造商。”

    在會議上,林義和陳兆良商議后做出了承諾,兩年內會分批次對研發中心注入3000萬美元的研發資金。

    末尾,陳兆良提出了一個建議:那就是收購芬蘭藝模及摩托羅拉奇瓦瓦廠以用來奠定手機和電腦相關eCMMS垂直整合。

    對此項提議,林義和王欣等公司高層通過表決,一致通過。

    會議的尾聲,林義新設立了一系列事業部。

    比如開設手機事業部;pc電腦,筆記本電腦事業部;開設led燈照芯片事業部;模具事業部等一系列為eCmms代工服務的事業部。

    一項項大戰略布局下來,開完戰略會議都過了凌晨。

    但林義和王欣兩人還是沒休息。

    在小辦公室里,林義邊用調羹攪拌著咖啡,邊說,“今天雖然是布局3C代工業務,但是我最終的目的是自己參與到3C業務里邊去。

    在這里,你要留個心眼。核心技術崗位也好,核心管理崗位也好,都得用自己信得過的人。”

    看著王欣點點頭。

    林義又說,“其實做代工業務前途也很遠大,但是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是士兵。

    現在我們全力插手代工業務了,那就要注意競爭對手。尤其是富士康、廣達、仁寶和臺積電這幾家,挖人也好,私下買技術也好,離間也好,盡可能用手段壯大自己。”

    雖然富士康的代工業務現在也不錯,但遠遠沒有10年后的威力。畢竟新世紀初的iPad、pc電腦和mp3,以及智能時代的iphone還沒到,富士康還沒迎來爆發的機會。

    同時富士康現在還沒搭上蘋果這條線。要是按部就班,明年富士康老板會死皮賴臉在蘋果總部蹲點堵喬布斯,他們就會慢慢和蘋果接觸上。

    但是現在北極光微電子有了陳兆良這個大助力在,截胡根本不和你商量。

    只要截胡了富士康最大的助力蘋果這條線,北極光微電子成長起來指日可待。

    聽著林義的一一分析,王欣也是很鄭重的做筆錄。

    末了,林義問,“要不要我從步步高調個人過來幫你?”

    王欣眼皮一睜,也是好奇的問,“哪位?”

    “沈偉。”

    “他啊。”王欣想了想,就笑了起來,“林總是想把他放這里學習一段時間吧,還會調回步步高電子的。”

    就知道瞞不過她,也是點頭說:“別看現在和陳兆良談得和和氣氣,將來要是鬧崩了…”

    說到這,林義笑著“嘿”了一聲:“凡事兩手準備為好。”

    對此,王欣也是認可。

    她一直秉承林義的思想主張,在用人方面也是很有考究的,至少要保證將來鬧崩了,北極光微電子不能傷筋動骨。

    同時,作為林總的心腹,她一直覺得,遲早會鬧崩的,太了解身邊這人的脾性了。

    現在是要用對方學技術和買機器、買生產線。要是將來有利益沖突,或者經營理念發生碰撞,肯定會想辦法踢人的。

    至于會不會發生利益沖突?會不會發生理念相爭?

    王欣看了自家林總一眼,可以肯定,沒有也會想辦法有。

    就著一些細節,兩人商議到天微微亮才結束。

    商議完,女人看下時間,6:42。

    于是說,“天蒙蒙亮了,我知道一家米粉店口味不錯,我帶你去嘗嘗?”

    林義說好。

    跟著走了差不多10分鐘,才到達目的地。

    店面不大,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人卻多,要不是來的早,估計沒位置了。

    要了雞蛋、牛肉、油渣,再配點香菜、花生米,看著端上來滿是紅油的米粉。

    林義還沒吃就味蕾生津了。

    放點三胡椒油,攪拌幾下,夾一大筷子,滿嘴吸溜一口。

    甚是舒服!

    “好吃,你怎么找到這小店的?”

    王欣也是吃的滿嘴流油,好不容易吞下一口,空出嘴巴子說,“花了小2年時間,我把附近都挨個吃遍了。”

    看到林義瞬間無語,女人頓時開心笑了起來。

    吃飯,洗澡,睡覺,美美的一天就這么過去了。

    ps:9000字,

    求訂閱,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