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七十一章,成果

從1994開始
     圣誕節。

    林義禮尚往來請了陳兆良一頓豐盛的午餐。隨即接過王欣助理遞過來的禮物,把著手送給MrChan:

    “an.”

    “merryChristmas.”

    擁抱著送別陳兆良,林義又從華強北趕到了羅湖,參加步步高電子的年終總結大會。

    在高層閉門會議上,林義聽取了蔣華對過去一年的總結報告。

    只見蔣華說:“今年我們共銷售了92.2萬臺VCD,在國產品牌中銷量第一,實現凈收益1.53億元。

    銷售學習機4.8萬臺,暫時領先大霸王學習機的4.1萬臺。凈收益432萬。

    復讀機5.13萬臺,位居全國同類產品第二,落后于新科復讀機的6.78萬臺。凈收益507萬元。”

    “網絡相機累積銷售19800臺,實現凈利潤178.8萬元。

    有繩電話53萬臺,全年銷售在國產品牌中排第二,凈收益5770萬元。

    無繩電話89萬臺,高居同類產品榜首位置,凈收益達1.33億元。

    步步高音響11.3萬臺,凈收益1469.5萬元。

    其他類凈收益384.6萬元。

    刨除生產成本、稅收等,96年公司累積凈收益3億7341萬元。”

    “但是,我們今年支出也不遑多讓。步步高電子線下渠道鋪設、學生電腦立項、pc電腦立項、DVD立項、2大研發中心的投入,工資發放、管理費用等支出費用。

    96年總計支出2.89億元。

    收支平衡后,盈余8441萬元。

    而我們97年開春,預計立項手機項目和成立第三個研發中心,第一期預算是5500萬。

    這樣算下來…”

    講到這,蔣華看了眼主位的林義,才繼續說,“我們緊急儲備資金不足3000萬,嚴重低于我們的預期。”

    林義瞟了她一眼,知道她這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哭窮呢。

    同時也是打預防針,希望自己短時間內不要再從步步高電子抽調資金了。

    不過已經抽調了3000萬到方源資本,確實短時間內不打算薅步步高電子的羊毛了。

    畢竟從職業角度理性分析,偌大的高科技公司,只有這點儲備金是非常危險的。

    聽完收支明細賬單報告,蔣華也說了步步高電子在這一年所取得榮譽:

    “1996年3月,步步高公司被評為1995年度中央電視臺廣告意識強十佳企業。

    1996年3月18日,步步高VCD視盤機獲95年國家電子工業部質量檢測優等品。

    5月,通過了全國電子產品生產許可證審查,步步高VCD視盤機生產質量保證體系完全符合《電子產品生產許可證企業質量保證體系審查內容及要求》

    96年6月,步步高(影碟機、電話機)被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認定為“中國馳名商標”。

    7月,步步高家庭影院被評為“中國音響名牌產品”,特許使用“A”字標志。

    8月中旬,公司通過ISO9002國際質量體系認證。

    1996年8月末,步步高產品取消單一型號進網證,采用新的電信設備系列進網證。步步高電話成為實行信息產業部電信設備進網證的目前唯一品牌。

    同樣在1996年8月,AV廠順利獲得ISO9001認證。

    1996年9月,根據林總指示,公司開始實施生產制作系統的電腦化管理,全面推行MRP。

    今年10月,在“改革開放科技成果”展覽中,步步高無繩電話成為參展的唯一現代電話機品牌,并被中國革命博物館永久收藏。

    并且榮幸被央視7點新聞聯播重點播報13秒,這是一個值得紀念重大紀事。

    11月初,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費孝通先生蒞臨公司視察,高度贊揚了我司對中國電子科技做出的杰出貢獻。

    并題詞“步步高電子”,以資鼓勵!

    1996年度,國家技術監督局對電話機質量進行抽檢,步步高電話機被評為“電話機國家監督抽查優等品。

    同時,步步高語言復讀機獲行業十佳品牌、質量滿意度第一名、未來消費者首選品牌第一名稱號。

    月,步步高電話、VCD雙雙榮獲“96年度全國主要城市消費者喜愛的品牌”。

    …”

    聽完蔣華的年度總結報告,林義也在會上發表了一系列講話。

    其中一條,那就是步步高電子準備涉足多媒體學生電腦和pc電腦。計劃與國家教委全國中小學計算機教育研究中心聯合開發研制98型學生電腦。

    散會后,林義跟著蔣華去了她辦公室。

    一進門林義就問,“在香江讀MBA感覺怎么樣?”

    女人倒了兩杯茶,遞一杯給林義感嘆道:“收獲還可以,但感覺還沒從你身邊呆一個月學的東西多。”

    林義笑笑不可置否。到MBA進修這個事情,指望導師給你完成質的蛻變,估計那些導師自己都沒那個底氣。

    自己重生前好歹也是一高管,再加上那么多年的見識和經歷,肯定比不了的。

    打斷林義的神游物外,蔣華問,“林總,我們的pc電腦才立項,手機項目真的要這么快?”

    知道這女人是擔心技術問題,目前國內是小靈通和諾基亞同摩托羅拉當道的時代。

    它們要么是世界知名的大公司,要么是大背景的企業。

    但林義重生過來第一件事就是為手機電腦開始沖鋒的,現在慢慢有條件了,怎么可能還拖著不入場?

    “勢在必行,我希望從現在開始就積累技術,為將來完成質的蛻變做準備。”

    說到這,林義給她上了個緊箍咒,“雖然我們現在可以從北極光微電子暗度陳倉學習技術。

    但是我要告訴你,將來北極光微電子也會上馬手機、電腦項目的,到時候你就要靠自己了。”

    蔣華一驚,連忙問,“北極光微電子也要上馬手機、電腦項目?”

    林義點點頭,“不光手機、pc電腦項目。

    在我的計劃里還包括筆記本電腦、數碼相機、LED面板顯示器、LCD液晶顯示面板、芯片等一些高精尖的高科技電子產品。”

    說到這,看著女人強調道,“它要么不立項,要么就是真正的大項目。

    不會像步步高電子現在還有學生電腦這種小打小鬧的場景出現,所以你也要發起奮進,從小步子邁向大場面。”

    聽到這里,蔣華第一次有了緊迫感,雖然知道手機和電腦項目只是北極光微電子一部分。

    而且也知道步步高電子和北極光微電子定位不同。

    步步高定位就是走傳統電子科技路線。將來還會上馬電視等一系列家電、教育類、辦公用電子產品。

    而北極光微電子的定位就是高精尖,走前沿科技路線。

    但就算兩者定位不同,蔣華心里還是空落落的,畢竟手機和電腦就是一個領域的。

    以前只有步步高電子一家吃林總的獨食,現在有人來爭寵了,能開心起來才怪了。

    看著女人坐在那里思慮,林義仿佛猜到了她的想法一樣,卻也不打算勸:

    “雖然你們市場定位不同,但難免會有競爭,你自己也要有個思想準備。”

    其實在林義心里,步步高電子走傳統科技路線,也是求穩為主,給自己的自留地。

    而北極光微電子就不一樣了,怎么心跳怎么來,是真的打算和世界知名科技公司比比高下的,挑釁神經用的。

    當然,林義也不是古板的人,步步高電子肯定也會涉及到高精尖的,而且規模還不能小了。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北極光微電子有的,步步高電子都得有。

    只是兩者側重點不一樣,步步高電子除了傳統電子產品外。將來主攻手機、電腦、筆記本,尤其是將來的智能手機。

    而北極光微電子主攻芯片、LCD液晶顯示面板,以及將來打算上馬的電池項目。

    當然,代工業務那么大的市場,北極光微電子肯定是不會松手的,還得爭做全球第一代工廠。

    說實話,林義很討厭富士康那老板裝逼時說過的話,說什么沒有富士康,中國大陸會怎么了怎么了。

    ,老子這輩子就壓著你打,專搶你的客戶,攔截你的生意。

    要是可以的話,還不介意落井下石一把,巴拉巴拉的林義那個愛國拳拳之心,那個小怒氣…

    喝著茶,林義看著對面女人在那里深思,也不去給任何建設性和安慰性的話。

    任何東西有合作有競爭才是最符合市場發展的,這也是為什么以前吳景秀那么跳脫,也不立即打壓的原因。

    當然了,今天故意和蔣華這么說,也是想給她敲響警鐘。在其位謀其職,讓步步高電子獨立自主,別總想著從北極光微電子那里不勞而獲。

    想到吳景秀,林義悄悄回了自己辦公室,撥了個電話過去。

    “嘟~”電話響了6聲還沒接,林義打算掛斷的時候,那邊傳來了聲音。

    “林總,請問有什么指示?”

    聽到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林義也是自動過濾,開始問,“陸遠和關哥一行人現在也過去半年多了。

    怎么樣?有收獲沒?”

    “那當然有了。”

    講著講著,吳景秀就打哈哈說,今天天氣不錯,富士山非常適合旅游,東京的壽司真的好吃,生魚片是多么特別,日本的經濟一片欣欣向榮…

    聽著那邊的鬼扯,林義皺眉琢磨了一會,才琢磨出個味來。

    要說吳景秀這女人還真是小心,生怕這通往大陸的國際長途電話被監聽了。現在能讓這女人如此謹慎,林義心里就有底了。

    估計不僅有收獲,肯定收獲還不少。

    胡扯一通,末了吳景秀笑哈哈文,“林總,今天天氣美不美?”

    林義嘴角一抽,附合說:“美。”

    那頭的女人隱晦說,“聽說香江也美,要是到那里工作生活也不錯的。”

    林義這次是徹底明白了,說,“好。”

    “可能會拖家帶口,林總你多弄幾套房。”

    拖家帶口?林義的心一跳,頓時揣測,這是幾個意思?

    這女人不會把人家技術員都拐回來了吧?

    按照她的尿性,還真有可能。

    思緒到這,就見那女人又說,“過年會轉道韓國回來一趟,到時候再具體說。”

    “那行,等你回來親自下廚給你接風。”

    “那我記住咯。”

    掛完電話,林義倚坐著辦公桌一角,看著窗外愣神。

    本意是在芯片領域以低芯養高芯,亦步亦趨的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但看吳景秀這般熱衷的折騰,心想場面可能會比預想的熱鬧。

    既然她愛鬧騰,那只要不動搖步步高電子和北極光微電子的基本盤,自己肯定是支持的。

    想到芯片領域,林義頓時在腦海里過濾一些后世芯片大拿。

    比如趙廣民,mp3之父;張云東、鄧中翰、徐真軍、王新潮幾人。

    要是再多,林義一時也想不起來了,畢竟自己前生只是步步高的一個宣發中心總。

    看新聞也好,參加高級圈子宴會也好,來來回回就對這幾人名字熟悉。

    而其他技術大牛,除非是當面碰到,可能還有一絲機會回憶起來。就比如陸遠,是看到后才知道這人以后是芯片大牛,不看到就不會自動記憶起他一樣。

    但就是這幾人,林義覺得只要能搞定其中2人,就是輝煌勝利。

    想著想著,心里不禁有一絲火熱,趕緊找個日記本把這幾人名字記下來。

    看著名字沉吟一陣,林義先后又通過電話告訴了吳景秀、王欣和蔣華,要他們發動力量和人脈去隱晦打探打探。

    他借口都想好了,自己以前陸陸續續聽過這些人的名字,據說都是技術人才,至于是不是真的,要她們自己去辨別,自己去挖墻腳。

    打完電話,當目光再一次略過趙廣民的時候,原本隨意擱著的身子一震,突然想起一件大事來。

    趙廣民是mp3之父,而mp3的一個核心優點是什么?

    那就是移動閃存!

    換一個名詞就是優盤!

    一想到優盤,林義心就一激動,這可是優盤啊。

    還記得上學時的電腦課,關機還原+斷網大法,讓眾多學子氣憤不已。

    想要得到快樂,就得去求求那個U盤里有游戲的同學,“大哥行行好吧。”

    然后有人就會開玩笑說,“叫爸爸。”

    可優盤在新世紀初還真的是“爸爸”級別的東西。

    在U盤面世以前,現在都是一種叫做軟盤的存儲工具大行其道。

    以后世的眼光來看,這個東西的性價比那是相當低:作為電子產品,軟盤的價格現在非常貴!

    除此之外,它的容量極小,哪怕是歷史最輝煌的3.5英寸軟盤,存儲容量也只有1.44M,這能裝個啥?

    而且使用也麻煩,軟盤的使用必須要搭配相應的驅動。如果沒有,不好意思,要么裝,要么別用。

    還非常脆弱,不能劃傷、不能變形、不能受高溫、不能受潮、不能靠近磁性物質等等。

    使用時必須小心翼翼,生怕弄壞了,可以說與“移動存儲”強調的“方便高效”理念背道而馳。

    所以U盤一出,立即在IT領域引起了革命性的變化。

    當時IBM就立即宣布:優盤牌閃存盤被其列為自身無線應用解決方案唯一推薦存儲產品。

    說人話就是:以后我們就用這個,軟盤什么的垃圾桶見。

    作為高新產品的風向標,IBM的一舉一動都影響著世界,優盤徹底火了。

    甚至到幾十年后還有人說:優盤,迄今為止中國人在IT領域最著名的一項發明。

    如果自己能擁有這么牛的東西,不僅可以讓步步高電子在全世界面前完成一次超級漂亮的首秀,還能躺著掙巨額的專利費。

    真心的,林義瞬間就動心了。但興奮一陣后,他又開始皺眉。

    如果歷史軌跡沒錯的話,優盤發明者趙國順現在應該還是聯想的王牌程序員。

    還沒有去新加坡留學,也還沒碰到軟盤被雨水淋濕后不能用的糟心事,也就沒有發明優盤代替軟盤的瞬間靈光想法。

    想到這,林義就嘆口氣,可惜自己前生就一耍嘴皮子的。因為宣發需要,產品的性能、質量好與壞,橫比、縱比、環比,能講個三天三夜不帶眨眼的。

    但是具體到技術操作,那是一點也不會。要不然優盤就自己親自上了。

    這里有一個問題,要是提前把趙國順招來,能不能研發出這東西?

    要是他沒有新加坡那靈光一閃,會不會研發不出來了。

    還有就是,如果根據自己口述,步步高電子或者北極光微電子的技術人才可不可以研發出來?

    想著想著,林義又在辦公室里來來回回小步子走著。

    正當苦惱之時,突然靈機一動,要說優盤除了本身產品出名外,而其專利官司也是大大有名,各種大公司因為發明者趙國順名不見傳就各種碰瓷。

    雖然大多數都是帶著賊心想撈一把好處,但是有一家公司的碰瓷聲明,還是給林義印象深刻的。

    那就是Trek。

    因為在Trek看來,優盤最核心的閃存技術,根本就是自家上司東芝的發明,這技術他們也會啊,只是沒想到這么應用而已。

    想到東芝公司,嘿,吳景秀不就是在玩弄這個公司的技術課長么。這次又碰到了,真的是緣分啊。

    想著,林義瞬間就拿了主意,甭管趙國順現在能不能發明出來,人還是得挖過來,且必須快。好歹人家也是聯想王牌程序員。

    挖過來后,林義打算把想法對他說說,同時也對步步高電子和北極光微電子的技術人才說說,看能不能做出來。

    假如萬一,倒霉催的要是真的做不出來,接下來分兩步走。

    一是讓日本的吳景秀想辦法弄技術。

    二是死馬當活馬醫,把趙國順送去新加坡深造,然后各種制造偶然,還原他大雨天遇到軟盤被淋濕的場景。

    這么一想,林義立即打電話做部署,趕緊派人去挖墻腳,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必須給挖過來…

    一系列眼花繚亂的騷操作后,走出辦公室的林義還有點不真實。自己好歹一個成功人士重生,竟然還有這樣天馬行空的想法。

    心里祈禱著,不要揠苗助長才好,這優盤可是中華之光啊,不容有失。

    …

    昨日還是天清氣爽,高朋滿座。而今日卻大雨滂沱,冬雷陣陣。

    從特區回到羊城,透過車窗看著外邊潑墨一般的雨幕,大風呼呼在刮,天際陰沉沉的。

    目光在這年頭的老式建筑一一而過,喜愛雨天的林義,心里突然涌現出一種叫“懷舊”的東西。

    記得前生抽空看了《致青春》,這電影票房不錯,消費的就是懷舊。

    當時是個懷舊的時代。人們對未來沒有信心,加上對現狀不滿,就掀起了一股懷舊之風。

    看了之后有點不明白電影到底說的是什么時候大學的事兒,對于一些細節,覺得功課做得不夠足,或者說根本就是捕風捉影瞎扯蛋。

    要是抬杠說,或許編劇沒上過大學。當然,這可能跟導演也有關系,畢竟趙軍旗上的藝術學院跟普通的大學不太一樣。

    或許只能是這一種解釋了。

    想到趙軍旗,林義就想起了她的成名之作“還珠格格”,既而想起了首播它的瀟湘電視臺。

    而說到瀟湘電視臺,它的崛起基石“快樂大本營”就躍然腦海。如果記憶沒出錯的話,應該還有半年左右就會播出,從而掀起一陣綜藝風暴。

    思緒到這里,林義就皺了皺眉,不管怎么樣,“快樂大本營”和“還珠格格”的獨家贊助和冠名權,步步高肯定是要拿下的。

    而且還要在瀟湘電視臺自己也犯嘀咕摸不準這2貨的實際價值之前拿下。

    不要懷疑瀟湘電視臺現在犯嘀咕,那是因為對各地電視臺才解封不久。

    現如今各電視臺的一切商業模式都在摸著石頭過河,也是睜眼瞎。

    所以,別人不知道它們的廣告商業價值,但林義可是知道的。有了這2貨在手,就相當于拿了2次央視標王。

    這樣想著,林義就把電話打給了趙樹生,要他去瀟湘電視臺探探現在的實際進程。

    接著又給蔣華去了電話,詳細說了一番,就直接下令,“把這兩東西的冠名權給我拿下。”

    那頭的蔣華思慮了下,就問,“林總,如果拿到手,我們是上VCD廣告?還是冠名無繩電話?”

    考慮到VCD行業已經進入了微利時代,而且即將過剩。林義沒多做考慮就說:

    “無繩電話肯定要占用一個名額的,另一個名額到時候再細細商量。”

    “好。”

    其實林義還在想,優盤要是能早些出來,占用一個名額很不錯。

    而還珠格格要98年才能播出,那時手機和電腦也該問世了,到時候看情況把哪個換下就好。

    在電話里,林義也強調說:趁瀟湘電視臺現在自己也是懵懵懂懂的時候,“快樂大本營”的獨家冠名權看可不可以忽悠著簽個長約。

    …

    繼續走,

    繼續忘記,

    在我沒有意識到的青春。

    在雨天里回到中大,趟著地上的“涓涓細流”,穿過林蔭小道,林義心里不由想起汪峰的這首《青春》歌詞。

    今天是96年的元旦,時間趟過今日,就悄然來到了97。

    雖然下著雨,或者說雨一直下,但校園的各個角落都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中大規定,每年的法定假日那幾天,男女生宿舍可以互相參觀一下。不過一般還得是結伴進出,宿舍大媽跟特務一樣的對訪客進行嚴格登記,想渾水摸魚幾乎是不可能的。

    每到這個時候,男生都趕緊把自己寢室收拾得干凈一點,怕被女生笑話。

    其實在這年頭,除了臨近離開學校的畢業生。

    絕大多數男生寢室還是挺干凈的,沒那么臟亂。畢竟幾個人在那么小一個空間里,如果臟亂,沒法住人了。這年頭不像后世,從艱難歲月里走過來的同學們,生活自理能力還是很不錯的。

    林義今天之所以趕回來,除了今天是元旦外。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晃停參加了校園歌曲大賽,前面經過三輪淘汰,進了決賽,這些人會在今天的晚會上決一高下。

    出了韓小偉的事情后,宿舍眾人的向心力一下擰巴到一起了,所以作為晃停逐夢的第一個舞臺,還是得有儀式感的。

    林義當然不能缺席。

    看著打著蝴蝶結、一身燕尾服的晃停,人模狗樣的,林義還特意圍著轉了一圈,問:

    “瓜娃子,緊張不?”

    晃停點點頭。

    “沒事,不用緊張,到時候上臺就把下面的人當楊婷婷就可以了。”

    晃停內斂著笑了笑。

    晚會很是鬧騰,但在林義看來也就是圖個氣氛。至于節目,經歷過后世的花里胡哨,那肯定是不怎么入眼的。

    尤其是那個“開門紅”小品,獲得了滿堂喝彩,但林義卻覺得好幼稚。

    頓時搖了搖頭,察覺到自己心態不對。

    晃停唱得是竇唯的《上帝保佑》,聲音雖大,但發揮挺一般,都感覺出他過于緊張了。

    同時林義心里也在想,為什么選搖滾歌曲?為什么不選聲情并茂的情歌?這才是他所長的。

    當林義問的時候,旁邊的趙志奇猜測:晃停想突破自己,想發泄…

    結果沒有出人意料,決賽一共6人,晃停獲得了第六名,優秀獎。

    林義不知道怎么安慰,感覺看到了武榮的影子,平時雖然沒有多少存在感,卻很犟巴的一種人。

    優秀獎也是獎,吃過夜宵,5人一起去了澡堂。

    趙志奇在水房里發現了半盒杜蕾斯,頓時幾個人以科學的嚴謹態度研究了一下這玩意兒到底怎么用。

    林義在一邊裝年少無知,心里在想,這大概是最后一批純潔的大學生了。再到后面,就…

    后來看到李杰做死的往里邊灌水,一邊舀水還和幾人興高采烈的比劃。

    林義頓時就忍不住了,打趣問,“曠藝林那么有女人味,你就能忍住不發生點什么?”

    哪知道李杰面色尷尬的回答說,“我手一碰她的衣扣就直哆嗦,唉,二磊都沒接觸過。”

    這個耿直的回答把大家給逗笑了,就連一直心情不好的晃停也不例外。

    后來李杰問馬平彥,“你不應該啊,那游戲廳女老板你沒碰過?”

    被4人圍在角落里逼問的久了,馬平彥迷迷糊糊說:“她嫌棄我太矮了,我一直是躺著的那個…”

    哈哈哈…

    這次連林義都忍不住了,澡堂里一下子充滿了快活的細胞。

    回到宿舍,按這2個月的慣例,大家圍繞著趙志奇的收音機聽了會。

    此時的收音機有兩檔經典的節目。

    一個是郭陽音樂雜志,這個叫郭陽的女子懶洋洋的聲音還算好聽,起初一直以為播音的臺詞都是她自己寫的。

    最近才知道,她是直接找雜志照著念的,時不時的能聽到一兩首搖滾,算是聽這個音樂節目的唯一動力。

    馬平彥聽到高興時,就拿起晃停的吉他來了幾下,末了就問:“彈的怎么樣?”

    眾人不屑回答:“聲兒挺大~”

    馬平彥樂呵樂呵也不當回事兒,摸摸索索給大家發了支煙,繼續聽收音機。

    另一檔節目是青雪講故事,衛斯理的數部作品都被她講出了鬼故事的效果。

    后來也不知道誰開的頭,問眾人這個學期想干點什么?。

    晃停的答案再一次的與眾不同。

    只見他說:“我曾經的一個夢想就是把小禮堂租下來放一場平克·弗洛伊德的演唱會,喜歡看的就進來,免費。

    所以我這個學期要努力掙錢實現它。”

    時間來到9過,林義覺得夜宵光喝酒沒吃東西,有些餓了。

    于是把門反鎖上,從鎖著的抽屜里掏了個熱水器出來,冒天下之大不韙燒了開水泡方便面。

    剛吸溜兩口,李杰把自己咬了幾口的干面餅放一邊,就在旁邊可憐兮兮的說:“這兩天,我沒來,趕上大哥你發財;你發財,我借光,你吃面來我喝湯。”

    一人一筷子,幾下幾下就把面吃了個精光。

    馬平彥更是過分,端起缽子就把面湯當飲料一口氣喝完了,末了用衣袖擦了把嘴巴子,得意的說:“吃面不喝湯,好比媳婦不在床。”

    臥談會無非是男人女人,瑣事和愛情。

    大家聊到了圖書館情緣,也說到了出國熱。

    李杰講了隔壁文學院的一個真實故事:

    說是有一男生喜歡上一位女生,但不巧的是打聽的是另外一同名女生,住在不同樓層。

    男生來約了若干回,女生也下來了若干回,結果男生在錯誤的等待中錯過了一個學期的大好時光,女生在一次次以為被捉弄后發怒了,火速處了一個男朋友,在一群群男生來到女生樓下之前,出發。

    …

    后來興奮著,幾人又說起了這年頭獨有的情味紙條。

    這時男女生約會,也經常請熟悉的同學帶條子上去,也就相當于后世的短信。但紙條以男生寫給女生為多,而且還常有詩情在其中。

    據說財會專業發生了一件趣事:

    一個大一女生夾在書中的紙條不小心掉了下來,被同學廣為傳閱,然后女生去小池塘邊初次赴約,當兩個人相對無言之時。

    一群群同學突然站出,在一片起哄聲中,女生羞澀之極之時,男生一把攬過女生,大步離開。從此,一段戀情開始了。

    都說這男生沒費吹灰之力。據說后來,男生請了全班吃雪糕以示答謝。

    這年頭大學生們的愛情多半是受了瓊瑤阿姨的影響,總是非常地風花雪月,追求著浪漫執著與理想。

    他們的戀情,如有善果,則會相親相愛,由追求愛情理想轉為追求婚姻理想;假如無果而終,則會成為回憶深處的一個美好片段,不可翻閱,卻可一生記憶。

    中間趙志奇說,“我在永芳堂又看到了那個神經有點不正常的女人。”

    說到這女人,林義記憶特別深刻。大一開學時,人家在背后突然一聲吼,把自己和大長腿嚇個半死。

    于是好奇問,“不是出國了嗎,又回來了啊。那還時不時地叫喚嗎?”

    趙志奇搖搖頭說:“還是在每個晚上會跑步,但不鬼吼鬼吼了。

    不過你還別說,可能由于常年跑步的原因。這人體型尤其勻稱,大概是這個學校里最健美的一個人了。

    只是經常披頭散發,看不清她長相。”

    雜七雜八的,零零碎碎聊了一晚上。

    校園生活說的林義甚是唏噓,感覺尤為珍貴。因為大概只有他知道:

    大學四年后。有人出國,有人教書,有人繼續讀書,有人相夫教子,有人教書育人桃李芬芳,有人做了警察去抓流氓,有人至今單身。

    他們努力工作,賺錢,買車,買房,旅游,謝頂,減肥,發福,結婚,生子,生病,離婚,二婚…柴米油鹽,草木一生…

    后來晃停可能覺得今天丟臉了,想找回勇氣;也有可能是聊到了感懷的地方了,他毛遂自薦的要彈一首吉他給大家聽。

    撥弄幾下琴弦,聲音想起:

    你走的時候沒有帶走美猴王的畫像

    說要把他留在花果山之上

    行囊里只有空空的酒杯和游戲機

    門外金沙般的陽光它撒了一地

    再不見俯仰的少年格子襯衫一角揚起

    從此寂寞了的白塔后山今夜悄悄落雨

    未東去的珠江水打上了剎那的漣漪

    千里之外的高樓上的你徹夜未眠

    廣州總是在清晨出走

    廣州夜晚溫暖的醉酒

    廣州淌不完的珠江水向南流

    廣州路的盡頭是海的入口

    …

    新年的第一天,上完課的林義就和大長腿來到了三樓。

    兩人默契的一起洗衣、買菜、做飯,看電視,細致的說各自幾天里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下午時分,外邊陰風吼吼,林義接到了趙樹生的電話。

    電話里說,易初蓮花的開業日子定了,2月1號。

    林義問,“你們準備的怎么樣了?”

    “一切都按著計劃進行,準備給它迎頭一擊。”

    林義“嗯”了一聲,又問:“關于易初蓮花的事情,你和長市政府溝通了嗎?”

    那頭的趙樹生有點蹙眉,“我親自去溝通了,但還是那套說辭。”

    “呵!”

    林義打了個譏諷,于是直白的指明:“如果政策太厚此薄彼了,你就直接攤牌吧,正好這幾天深城的大領導約我吃飯呢。”

    趙樹生看了眼周邊,低聲問,“真搬總部?”

    接過大長腿的熱茶抿了一口,硬氣說:“你以為我想啊,但有些人總是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我就和你明說了,要不是我是瀟湘人,就沖特區這優惠政策,我早動心思了。

    你把我的想法隱晦傳達出去吧,我們今非昔比了,UU看書 www.uukanshu. 告訴他們別總是用老一套眼光看問題。”

    那邊的趙樹生點頭說,“行,說實話我早就眼紅特區的政策和商業環境了。”

    絮絮叨叨說了一番,掛了電話林義就在想,不能這么被動,大環境如此,自己得做點什么,得為中國零售業做點什么?

    靠著沙發想了一番,隱約有了點念頭,但總是抓不住,感覺想讓它破殼而出還差了個契機。

    3號,有關機構傳來了消息。由于韓小偉對犯罪事實供應不諱,加之案件本身也不復雜,在強力的人證物證面前,案子進展的很快。

    消息說:1月8號,韓小偉刑事案件在中山中級人民法院依法進行審判…

    字

    今天停電,白天不能碼子。抱歉,晚了。

    另外說一下,這章寫得急,沒修改的。三月再此提醒一句,改和不改絕對是天差地別的。

    但我因為身體原因,特別困了~今晚先睡了。

    ps:其實停電時我在想,要是今天不來電,就斷更了,就沒全勤了,就把精氣神斷了。

    三月覺得斷更這事,有一就有二,不能發生,一旦發生,我的精氣神就沒了,以這書的成績就危險了…

    所以求你們支持,讓我有點點盼頭就好。

    求訂閱,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