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七十二章,工藤靜香是誰?

從1994開始
     6號,這老天爺子終于發善心了,烏云密布的間隙里,慢騰騰的射出了幾縷陽光。

    一大清早,馬平彥的BB機就“滴滴滴”響個不停,看那狹長的馬臉上,詭笑詭笑著爛漫如桃花般盛開。

    從被窩里探個腦袋,宿舍幾人面面相覷一會兒,心照不宣,都知道小馬哥肯定又要出去躺著了。

    李杰跳脫的說,“小馬哥,學技術你也要悠著點,別把鐵杵磨成針了。”

    馬平彥頓時一臉得意的瞪眼,“放心吧,我這是循環可利用再生資源,收縮自如。”

    趙志奇也側個頭打趣,“回來記得分享經驗啊。”

    而晃停則一臉擔憂,“小馬哥,老韓的前車之鑒在那,我覺得你還是找個學校的妹子好。”

    誰知馬平彥用布條擦了擦鞋就嘆口氣,“大魚大肉慣了,回不到吃糠咽菜的日子了。”

    接著笑嘻嘻又對林義道,“義哥,你有什么要囑托的沒?”

    林義睜了下眼又閉上:“技術學到手就可以撤了,別總是給人家當學徒,不吃虧么?”

    其實能讀中大的人,又有幾個是蠢的?

    就連馬平彥自己都知道那女人肯定是有問題的,不然一個未嫁有點小錢的女人怎么可能和他搞到一起。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那女人從不留他過夜。每次都是大早上把他傳呼出去,而中午、下午和晚上卻從不勾搭他,有問題的太明顯了。

    但是少年剛嘗了女人味,正是食髓知味的時候,明知道有點不對勁,可能還會在心里自鳴得意一番:顛鸞倒鳳,老子這才是真風流…

    被吵醒了,又感覺尿憋。林義在柔軟又暖和的被窩打了個滾,然后丫個腿,哀嘆一聲不得不起來。

    前生在頭條新聞上看過一則報道。說有人由于太懶,早上的尿不及時排泄,總是想著再憋憋,再忍忍。

    就這樣后來膀胱出了大問題,從那以后,冬天喜歡賴床的林義,再也不敢任性了。

    準備刷牙,卻現自己的黑妹牙膏竟然沒了,

    不是上個月才買的么?

    左擠擠沒有,右擰巴擰巴沒有,拉直了擠也沒有,林義頓時無語了。

    pia個臉就問,“你們一天刷幾次牙,竟然一點也不給留?”

    幾人互相看看,然后很有默契的把被子拉上,蒙頭蓋腦權當不知道有這么回事兒。

    就連瓜娃子晃停都跟著學壞了。

    這把林義氣的,恨不得給他們被褥上潑一盆冷水,再踹幾腳。后來找了把剪刀剖開,好不容易才把牙刷占滿。

    刷牙漱口,洗臉梳頭發,吃飯。

    說到吃飯,這幾棟樓的男生有個傳統。那就是左手飯盒,右手調羹,一路敲敲打打從寢室出門而去,逐漸匯入到吃飯大軍隊伍里。

    來到食堂,打了份紅燒魚塊和空心菜,安然和眾人一起吃飯的時候,碰到了曠藝林一個宿舍的人。

    孫念還是同以往一樣,不要臉說一聲“你仔細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然后就我行我素、毫不客氣的坐在了林義左手邊。

    不過這次還沒來得及進一步調皮幾句。冷秀突然來了,一來就左瞧瞧又瞅瞅,嘰嘰喳喳說:

    “大美男子,嘖嘖嘖,大美男子,嘖嘖嘖…

    虧得有人還為你流產住院,你倒好,提個褲襠就在這里風流快活。”

    說著也不顧眾多人在,斜著腦袋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孫念。

    轉身拍拍林義肩膀就背著雙手走了,末了留下一句話:“野花哪有家花香喲,不想回去跪搓衣板就跟本姑娘來喲,喲~”

    這女人故意把聲音拉的老長老長的,不按套路出牌,一下子把眾人都給唬住了。

    順著冷秀走的方向,林義一下就看到了大長腿和金妍。

    清冽的女人正片著嘴,勾著笑;而后者就直接把頭埋到了鄒艷霞肩膀上,小幅度一抽一抽的,顯然被冷秀逗得不輕。

    林義跟過來問,“你們不是嫌棄食堂飯菜么,怎來了?”

    還沒等大長腿發話,冷秀就搶著說,“啊呀呀~,昨晚神仙托夢,說你今天會有不軌之心,所以艷霞就帶我們來抓包了。”

    白了一眼,林義都懶得搭理。

    四人找了個角落,有冷秀在的地方,不愁沒氣氛,嘴皮子巴拉巴拉東一下、西一下很是快活。

    大長腿還是同以前一樣,知道他愛吃什么,很自然的劃拉了一半蒸蛋到林義碗里。

    這個情況,一年多下來,冷秀和金妍由驚訝到默然,顯然也是早已免疫了。

    反而冷秀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隔空對著看向這邊的孫念窩起嘴皮子,輕快地吹了個口哨。

    后來還覺得不過癮,滋個笑臉不嫌事大的,干脆比了個中指。

    林義就郁悶了,這年頭也有這個了?

    于是問:“你這中指跟誰學的?”

    “烏鴉哥。”

    烏鴉哥?林義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你們看古惑仔?”

    冷秀頓時就鄙視了眼,“多稀奇的事啊。”

    接著又說,“你知道嗎?世界上有三種人老美老美了。”

    “哪三種?”

    “要么就像古惑仔痞壞痞壞的,要么就像比爾蓋茨有錢的,要么像木村拓哉那樣好看的。”

    林義差點吐口老血,古惑仔就算了,上不了臺面。

    但是像比爾蓋茨和木村拓哉這樣的人,哪個不是十年一出的?

    末了,撇撇嘴反駁,“說話跟喝湯一樣的,你自己也不是工藤靜香啊。”

    本以為她不知道工藤靜香的,畢竟老香要2000年才和木村結婚。

    誰知道冷秀逮著就問,“那你覺得工藤靜香美?還是我們艷霞美?”

    這是一個無解題,看了看在旁邊樂得暈乎乎的大長腿和金妍兩人,林義轉移話題問,“你和她有仇怨?”

    “她是誰?”

    看林義瞪白眼,冷秀笑著把頭左右搖了三四下才說,“要什么仇要什么怨,本女俠歷來只求快意江湖,從不分對錯。”

    說著,畫風又是一變,嘖嘖幾聲探頭道:

    “那狐媚子叫孫念吧,擱古代放在正兒八經的大家庭里那是浸豬籠的命。

    要是本女俠運作一番,倒可以弄到秦淮河上賣幾個小錢錢…”

    這女人吐字清晰的一直叨逼叨逼,林義實在沒信心跟她懟嘴,很是自覺的恰起了飯,做個安靜的人。

    …

    下午時分,林義四人在宿舍耍撲克打升級的時候,韓小偉家人來了。他父母頭發花了大半,佝僂著身子,顯得有些老氣。

    渾濁的眼珠子看了四人一眼,兩人就默不作聲的開始收拾起了韓小偉的東西。

    收拾完被褥、書籍,收拾完抽屜里的雜物和紙筆,兩人溝壑的表情里,看不出喜怒哀樂。

    但是當韓小偉父親隨手翻開一個筆記本,看了幾行就開始了老淚縱橫,后面更是連著說了幾句氣急敗壞的話:

    “這個不爭氣的,這個不爭氣的…”

    也不知道看了什么,老父親氣得把書紙筆都擺回了床上,提著被褥和衣架桶子就走了。

    …

    8號,起了個大早,刷牙漱口,用冷水抹把子臉,林義一行人就著一袋小籠包趕到了中山。

    坐在親友席上,眾人再次見到了韓小偉。

    被兩同志一前一后夾著的他,走進大門看到兩個宿舍的人時,還咧個嘴笑了。

    但是眼睛稍往前瞟,看到自己老夫老母時,笑容立即沒了,面部肌肉鼓了鼓,最后低下了頭。

    穆佳佳也來了,一進門就坐在后邊角落里,死死盯著韓小偉的背影看,一刻不移。

    后來當審判長宣判,“…下面繼續開庭,通過剛才的法庭審理,本法庭聽取了被告人韓小偉的供詞、辯解以及最后陳述。

    公訴人提請出庭的證人當庭作了證,公訴人向法庭宣讀出示了相關的證據材料,控辯雙方對證據進行了質證,并在法庭辯論階段充分闡述了各自的辯論意見…

    …本院予以確認,下面對本案進行宣判。”

    書記員:“全體起立。”

    審判長錘一啷當,繼續宣讀,“本院認為被告人韓小偉非法持有xx彈x,持x致人重傷,其行為已構成…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28條規定,判決如下:被告人韓小偉犯非法持有xx彈x罪,判處有期徒刑2年。

    持x致人重傷,涉嫌致人重傷罪,酌情判處2年有期徒刑。并且賠償治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2萬3000元。

    兩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4年,賠償傷者2萬3000元。

    本判決為口頭宣判,判決書將在五日內向你送達。如不服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中山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書面上述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被告人你聽清楚了嗎?”

    韓小偉低著頭說,“聽清楚了。”

    聽到4年和23000元的判決,韓小偉母親當場暈倒在地;他父親蹲在老伴旁邊,老淚縱橫。

    而后邊的穆佳佳也是立即掩面痛哭不止。

    看著這情形,被定罪的韓小偉沒了以前的故作灑脫,轉身面對眾人時,表情很是木然。只是空洞的眼珠子偶爾從眾人身上略過。

    林義知道他在找誰,可惜的是樊春梅沒來。估計這女人要是還有點腦子的話,以后也不會再見他了。

    后來韓小偉被夾著離場的時候,穆佳佳突然幾步幾步奔向前,哭著說:

    “小偉,我懷孕了,孩子是你的,孩子是你的,你要相信我,我和別人都采取了安全措施的…”

    聽到這口無遮攔、卻又一片赤誠的話,臨到門口的韓小偉張了張嘴,然后走了。

    離開中山的車上,孫念依在林義身側,一直在打聽一個人,“…你把那個叫冷秀的搞流產了…”

    …

    1月18號,星期六。

    持續霜寒了20多個日子的冬天,今天終于迎來了藍天白云,陽光明媚,照得人暖洋洋的。

    飯后,躺在草地上的林義,就著夕陽,目光一直在鄒艷霞側臉上游離。

    慢慢的,偏頭半坐著的大長腿小臉上、脖子里都染上了晚霞。

    后面實在被看得心慌了,女人才片著嘴皮子刻薄了句,“德性!”

    林義這才得意的收回目光說:“你剛才偷偷給米珈打電話,問出了工藤靜香是誰了沒?漂亮不漂亮?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這下子,夕陽下的女人面紅耳赤的更徹底了。

    突然,大長腿用手指撮了撮林義,輕輕說,“那個不是你宿舍的人么,怎么和那個叫穆佳佳的走在了一起?”

    聞言,林義立馬坐了起來,順著看過去,果然在路邊看到了晃停和穆佳佳。這兩人不怎么言語,相視一眼后就各自走出了中大校門。

    …

    晚上,林義把這段日子一直早出晚歸、神神秘秘的晃停堵到了過道一角,問:

    “你在照顧穆佳佳?”

    晃停滯了下,然后點點頭。

    良久見躲不過了才說:“老韓囑托我幫著照顧他媳婦…”

    隨著他的解釋,林義才明白。韓小偉在抽屜放了4萬塊錢。其中3萬晃停給了他父母,用于賠償款。

    另外1萬他拿著打算依照老韓的囑咐,用來照看穆佳佳的。

    林義又問,“穆佳佳不是在深城的保險公司上班嗎?

    這個點怎么來你這了?”

    晃停沉默了下,還是老實的全交待了:得知韓小偉犯事后,遠在深城的穆佳佳痛哭了一場。

    哭過之后她就后悔了曾經發過“韓小偉和那老女人在一起多久,她就要和別人茍且多久”的誓言。

    于是她辭了深城賣保險的工作,還順便把自己當小三的事情告訴了那男人的妻子,目的是不想讓那男人再纏著自己了。

    從中山回來,穆佳佳就找到了之前打工、刷盤子的那家荷蘭飯館。

    林義問,“去那干嘛?還打工?”

    “嗯,她說那是她和韓小偉曾經最美好的地方。”

    林義頓時無語了,不知道怎么評判這對復雜的人。

    想了想又問晃停,“你是怎么想的?真的照顧她4年?”

    “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沒老韓,以前只能天天吃包子,喝免費的湯;

    過去一年多里,沒老韓時時刻刻的鼓勵,我現在和城里人大聲說話的勇氣都沒,更別說追求夢想了。”

    得,林義聽出來了,又是一個“千里走單騎”似的人物,重義氣,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不過這樣也好,自己反而更加欣賞他了,畢竟做人一定不能忘本。

    后來晃停告訴林義,“我和穆佳佳商量過了,她去飯店安心當學徒,學廚藝,等出師了,就也開一家荷蘭飯店。”

    接著又說:他也找了分工作,在酒吧駐唱。

    林義有點小驚訝,沒想到宿舍里最呆愣的人竟然走出了這一步。

    于是問,“哪個酒吧?多少錢一場?”

    晃停支支吾吾了好久才說,“還沒正式固定,目前在三家酒吧輪換著跑場,一晚上50元。”

    聽了聽,林義明白了,這室友還在試水階段,要不要錄用他,得看人家酒吧老板心情。一時間里也不知道該安慰還是該鼓勵。

    最后只得說,“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嗎?

    如果急需要錢,我這里可以…”

    不過還沒等林義說完,晃停就搖手打斷了,“謝謝義哥,我想趁這個機會鍛煉下自己,跑不同的場子,見不同的人,我能成長的更快。”

    林義點了點頭,接著想了想,好半晌才問,“你們怎么都叫我義哥了?”

    聞言,晃停內斂一笑,“老韓是個心氣很高的人,他都一直叫你義哥,我們跟著叫沒錯的。”

    “厲害,你們這理由還真是強大的沒邊,隨便你們吧。”

    后來也說到了穆佳佳肚子里的孩子,晃停吶吶說“胎位不正”。

    說到這里,晃停看了看周邊,低聲告訴林義,UU看書 .uukanshu.com “其實醫生曾偷偷告訴我,由于避孕藥服用過量,建議不要那孩子,因為有可能是個畸形。”

    林義一驚,“穆佳佳知道嗎?”

    “知道。”

    “那她怎么想的?”

    “說要生下來。”

    “腦子有毛病吧。畸形生下來是一種負擔;不僅是她自己的負擔,對孩子自身將來也是一種負擔。”

    晃停點點頭,悶悶說:“我勸過了,沒用,穆佳佳說“醫生只講有可能是個畸形,不一定是畸形”。”

    林義不說話了,還能說什么?這女人真是個簡單又復雜的矛盾體,隨著他們吧。

    ps:4800字。抱歉,有點少了,以后我補回來

    今晚6點多來的電,只能寫這么多,每天到九點多,三月身體就不行了,得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