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七十三章,自比洛神?

從1994開始
     搭橋引線盡心竭力

    調劑需求利國便民

    題贈換房工作者

    李rui環

    羊城市的房屋調換,在六十年代就開始了,市房管局在十八甫南路設立了“羊城市房屋調換使用服務站”。

    十年期間停止了業務,后來又陸續恢復,并在月在老四區設置了換房服務站。

    羊城市房屋調換最盛行的是80年代未至90年代初。1992年日和12月811日分別在市一宮舉辦了二屆換房集市,參加人數6萬多人,遠遠滿足不了市民需要。

    那時候的換房,不同于現在的小業主賣舊房換新房,賣小房換大房。

    那時候的房屋調換,是承租人之間互換房屋使用權。

    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市民要求調換房屋使用權?

    在九十年代初期之前,我國城市私房很少,住房制度實行福利分配。市民的住房,基本是由房管部門安排的直管公房,或單位分配的自管公房,少部份租住私房。

    而且實行低租制,占工資收入的6%10%。

    在低租制福利分配的住房制度下,政府投入的建房資金回收時間很長。客觀上制約了住房建設的發展。

    根據1985年統計,全市成套住宅只有238452套,占住房總量%。

    當時每戶住房面積在20平米30平米居多。至1989年統計,全市人均居住面積4平方米以下有5.5萬戶。

    當時羊城市的老城區住房,有不少是有廚無廁,或共廚共廁。

    就算現在,全市有一半以上的住房,是幾戶共用廚廁。有的相處較好,互相照顧,遠親不如近鄰。

    有的卻水火不容,發生糾紛,這樣有人就想到換房避免鄰里不和。

    由于城市擴大,在郊外發展了不少工業區。造成市民上班路遠,不少上班族想換個就近工作地點的住房,以減少路上時間。

    這時市民出行的交通工具主要是自行車。交通經常擁堵。有人也想通過換房解決生活不便。

    也有的家庭長期租住在不到40平方米的住房,長兄結婚了,弟弟也將結婚。

    兄弟之間為爭住房大打出手。老人家想將一處住房換成兩處20平米左右的住房,即一換二。

    不少單位在分配住房時“僧多粥少”。一些職工原住20平方的住房,只能多分一處別人騰退出來的20平方公房。住房擁擠緩解了,又出現一家分居二處的新問題。

    總想二換一。

    開放改革之初,有的想換個地下開鋪做生意。有的住潮濕陰暗的地下,又想換個通風采光的住房。尤其是十年動亂中,一些店鋪改作住宅,更出現這種欲換要求。

    …

    從96年夏天起,到現在97年1月份都快過去了。已經跟了小男人半年多了,卻還沒見肚子有動靜。蘇溫也是有了一絲些急切。

    于是在工作閑暇之余,總圍繞著中大附近的房子轉圈圈。

    但是一連好幾天都不怎么如意。

    房子倒是有,而且還很多。但都是一些這樣的換租房,不但陳舊臟亂,面積還小,通風不良,采光也差。

    而最不能忍的是有廚無廁,或有廁無廚。這樣的房子,女人肯定是一千萬個不愿意住進去的。

    不說她自己本身就是個好潔凈的,追求完美的。更何況這次的房子是要和小男人一起住的。

    自從察覺到自己心意在慢慢傾向那個小男人后,她雖然有意無意的控制著自己不去多想。

    但是好不容易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動因把自己給說服了,有機會和他住一起了。

    心里雖然五味雜陳,有些慌神,卻又隱隱也有幾分期待。

    其實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會有期待?

    明明知道,可以念想,可以溫暖,但偏偏不應該有期待。

    按照自己的設想里,兩人之間不用每日纏綿,不用時刻聯系,你知道他不會走,他知道你不會變,大概就是這樣子的。

    可是,每次見到他,每次和他通話,心里就莫名的寧靜、安定,就好像四周的空氣都變得踏實了一樣。

    當然…

    不管慌亂也好,想逃避也好,期待也好。這個房子肯定是不能太差的,不然怎么布置一個讓那小男人能將就的窩?

    又連著找了幾個中午,一無所獲的蘇溫原本有些失望。

    卻不曾在最后一天找到了個中意的…

    細細的觀察了會。采光、通風、朝向、室內結構、居住環境,以她挑剔的眼光來看,都還好,這才心滿意足的下樓。

    在路邊報刊亭買了一瓶哇哈哈純凈水,就隨意找了個小飯店坐下。

    輕柔地擰開蓋子,小呡一口,睜開眼睫毛看了會在墻底下練習舞蹈的女孩們。

    又搭起眼皮子瞅了會對門的裁縫店。此時的店主正在為一位訂做新潮時裝的女士量肩寬、腰腹、臀圍的尺寸。

    面皮薄的女人想了想,不知道該怎么向他開口。這可是沒臉沒皮的暗示小男人同居啊,這么多年來不求人的自己,有些猶豫,有些抹不開面子。

    心慌慌的,一天奔波下來又有些餓了,點了飯店老板推薦的豉油糖煎黃魚。

    黃魚外邊香脆,內里肉質棉滑,配上香甜的醬汁和炸制松香的蒜片,再喝幾口隨手點的豬肝咸鴨蛋粉絲煲例湯,心情頓時通暢不少。

    最后小口吃些送的紅豆沙,擱筷子、擦嘴,女人還是把電話拿了出來,摁了撥號鍵。

    此時的林義從學校回到書店三樓不久,剛打開電腦同馬復制交流了一下日常,又侃了侃男人女人之間的大山。

    別看這大佬后世很牛,此時也和眾多小青年一樣,對情愛既是憧憬悸動,也是有著茫然又無助。

    聊的興起,黑漆漆的諾基亞響了。

    看了眼號碼,伸個食指接通,林義就打趣問,“大中午的,你不抓緊時間休息會嗎?還是想我想的沒法休息了?”

    女人安靜著不答話。

    林義也不在意,好像知道會這般一樣,又問:“你這是哪哩呢?怎么這般嘈雜?”

    “在你們學校北門附近?”

    什?中大北門附近?林義頓了一下,馬上就反應過來怎么回事了,于是二話不說,敲幾行字就準備離開。

    “那個破梨同志,你千萬別苦惱,像你這種睫毛彎彎、小嘴巴嘟嘟,漂亮可愛,又善解人意的男人,世上真的不多了,甭急。

    張愛玲曾經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通往女人靈魂深處的是y道,所以…”

    電腦那端的Pony臉一黑,頓時噼里啪啦回復道:“這話不是張愛玲說的,是辜鴻銘說的。

    張是在抨擊這個觀點的時候重復了這句話,你這樣斷章取義還是…”

    看到這耿直boy,林義頓時扶額嘆氣,但還是打字:“你多大個人了?能不能抓住重點?

    我說的是通往女人靈魂深處的是什么?

    你卻在跟我吃飯是用調羹還是筷子?拿什么吃不一樣?就是直接上手抓也可以啊…

    要是你還不明白。

    你今晚就去東莞星級酒店開開光吧,什么話都別說,到時候只要講“我是新來的”這話就行了。

    不過記得帶雨傘啊。”

    說到這,林義也不管對邊怎么皺眉,怎么個死,怎么個活,趕緊關機走人。

    站起來的時候,還心想難怪這大佬前生是通過網戀結的婚,實在是…

    …

    蘇溫所在的飯店在一個老小區里邊,與周圍老屋騎樓融合在一起,店面顯得十分街坊不起眼。

    細細看了眼周邊環境,干凈又幽邃,很是符合這女人的性子。

    走過去就責問,“你怎么一個人東跑西跑?要是出點事情怎么辦?”

    看到他來了,蘇溫之前的雜念一下子沒了。不過也不說話,波瀾不驚的看著小男人鬧性子。

    她這個樣子,讓本想給她灌輸一下安全意識的林義瞬間熄了火。

    說到底還是怪自己大意了,按照這女人的性子,和自己同居的房子,怎么可能讓別人陪著找,那不就曝光了么?

    雖然她知道有一天總會曝光的,但不是現在,也做不來主動去暴露這事情。

    把牢騷憋回去,奪過女人左手里的純凈水,喝一口才又問,“你看中這里了?”

    蘇溫瞟了眼被搶走的水,余光也過了一下咽水的喉結,輕輕點了點頭。

    女人看好的房子在東邊這棟樓的三層,繞過細窄曲折的樓梯,直達了兩室兩廳。

    房子周邊的自然、人文條件都不錯,就是面積小了點。站在窗口往外邊望,隱隱可以看到中大校園的草坪。

    好像看出了林義所想,女人也來到窗邊說,“房子小有小的好處,充實,也容易打掃。”

    林義轉溜了下眼珠子,揶揄道,“我無所謂,就是沒書房不習慣。”

    講到這,眨巴下眼,不懷好意的說:“書房一定要有啊,臥室嘛,我們可以擠一擠,至于哪間你看著安排吧。”

    聞言,蘇溫安靜注視了他會,才把目光投向了窗外邊的白鷺,北風吹起青絲,散散怏怏地,我見猶憐的女人,甚是美。

    在租與買的時候,兩人起了爭執。林義想買,但蘇溫覺得要是懷孕了,肯定就不會在這里住了,沒必要浪費那個錢。

    但當林義一句“這是我們第一個家”時,女人瞬間閉嘴了。

    在裝修上,兩人倒是出奇的一致,不準備大動手術,而且傾向于貼紙和家具填充。

    蘇溫好像不喜歡別人用過的東西,不分好壞,一股腦兒把家里的東西清空后。就瘋了一樣,拉著林義東買碗筷,西買家具。

    幾天下來,林義差點累癱了,隨意把自己扔到沙發上,就怨念地說,“是不是一買東西,女人們就都變成了一個樣,一種瘋狂的買買買的恐怖生物?

    你平時的端莊呢?矜持呢?都哪里去了?

    是不是覺得和我同居了,吃定我了,就本性暴露了?

    …”

    聽著小男人一直叨叨,背著身子的蘇溫靜靜地無聲笑著,水霧眸子里也是流光溢彩。

    洗了一盤水果,插幾根牙簽,擱到小男人面前就柔聲說,“我這個月每個星期一和星期四晚上來這里住。”

    “就一個月?”

    “嗯。”

    “那不白忙活了這么久?”

    女人不做聲了。

    林義翻了個白眼,悠悠地說:“再說,除了星期五,我天天可以的。”

    蘇溫還是假裝聽不明白,開始自顧自的,小口小口對付著芒果。

    晚餐本想到外邊去吃的,但女人說這是住進來的第一餐飯,她來做頓西餐,林義頓時就說“那我在沙發上為你加油”。

    帶套袖、系圍兜,擇菜、洗菜、切菜、料理,本想看一出好戲的林義失望了。

    女人的手法雖然談不上老套,卻也是一絲不茍,井井有條。

    倚在廚房門口看不到笑話,林義哀怨一聲,就蹭蹭蹭地下了樓,去外邊買了瓶高檔紅酒,往回走的時候想到了什么,又轉身去買了兩只紅蠟燭。

    紅燭,美酒,晚餐。

    女人沒有先下刀叉,而是看著林義品嘗,朦朧的眼睛里有些期待。

    仿佛知道女人在等評價一般,林義咬了半口就愁眉苦臉說,“沒放鹽嗎,怎么這么淡?還是說買的鹽是假的?”

    蘇溫不信,細細瞧了瞧小男人表情,不似作假,頓時困惑不已。

    于是也切了一塊放入嘴里,味道正好,頓時說,“這可是我給你做的第一餐,既然這么不待見,以后我們去樓下吃吧。”

    林義假裝大驚,挨過去就說,“真沒騙你,我嘴里的真沒鹽,不信你嘗嘗。”

    然后死皮賴臉把嘴皮子擼了過去,蘇溫開始還有些傻眼。但看到在自己嘴唇邊不停拱的小男人,哪里還不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

    掙扎了一會兒,拗不過,好氣又好笑。最后還是閉上了眼睛,半靠在他懷里,任由他施為。

    燕子喂食了會,林義得意的說:“怎么樣?沒騙你吧,真沒鹽。”

    淡淡紅暈的女人有些羞赧,左手攏了下青絲,摩挲著耳釘,掙扎著要坐正些,卻發現他死活不放自己離開,頓時氣惱。

    側頭死盯著林義看了會,發現這人竟然偏頭不看她,堅持了幾分鐘,小男人鐵了心還是不看自己,頓時泄氣的嘆了口氣,“你不讓我吃了嗎?”

    “怎么會?來,我喂你。”

    紅燭晃晃忽忽,就著些些紅酒,被各種手段挑逗著的女人后面還是沒招架住。

    情動了~

    兩人糾纏了會,蘇溫氣喘吁吁睜開了眼睛,里邊水波粼粼,端莊里罕見夾雜著嫵媚。

    “小男人,抱我進去。”

    林義眨巴眨巴眼,揶揄笑說,“去哪里?”

    瞧著捉弄自己的人,女人識趣不再說話。只是半轉個身,玲瓏身段完全撲入林義懷里,拱了拱,覺得不甚滿意,末了又伸出細手纏繞著小男人脖子。

    睫毛搭在眼瞼上,長而細密,柔柔弱弱,微抬著頭,一副任君采擷的畫面。

    此時,我見猶憐的女人,像極了百花之王,白色的花苞帶著粉色的花蕊…

    林義頓時心動不已,管他什么紅燭、美酒、晚餐,急吼吼的,一個抄手就抱著她進了臥室。

    …

    追著一月的尾巴,蔣華打來了電話,說趙國順挖過來了,只是費了好些心思,付出的代價也有些大,和聯想的高層交惡了。

    林義問,“直接和柳老板對上了嗎?”

    蔣華說,“那倒沒有,只是直接得罪了楊元悲。根據人力資源處的說法,趙國順是楊元悲的得力干將。”

    聽到這“美帝良心”的代表人物,林義顯得很是無所謂,“得罪就得罪吧,從我們立項電腦這一刻開始,就已經對上了。”

    接著玩笑說,“傳我話,你可以讓人力資源處繼續朝聯想揮鋤頭。”

    聽到這話,蔣華頓時哭笑不得,“林總,聯想現在勢大,我們還是悠著點好。”

    關系到優盤,關系到中華之光,林義當晚就急匆匆地趕到了深城步步高電子。

    趙國順和想象中的程序員不太一樣,頭發是那種天生膩乎乎的,有點胖,張嘴就滿口子瀟湘普通話的土渣味。

    用瀟湘話交流,兩人的距離一下子就拉進不少。

    把步步高電子的高端技術人才都一起叫到會議室,連帶著趙國順一起,花了半個小時,林義講解了優盤的概念和技術特點,以及自己對產品的要求。

    末了,把趙國順拉到一邊就問,“聽懂了我的意思嗎?”

    “聽明白了。”

    “哦。”林義有些開心,連著問,“那這東西你能做出來嗎?”

    趙國順思考了會才說,“閃存技術日本大公司就有,我曾經還琢磨過。”

    聽到琢磨過,林義心里就敞亮了。

    也對,要是趙國順沒這個技術底蘊,在新加坡就算被淋濕再多次軟盤,也不會有靈光一閃的點子。

    這東西不難理解,通俗來講就是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這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前因后果的傳承性,因與果是一脈相接的。

    林義眼神灼灼的繼續問,“有多大把握?需要我配幾個人給你?”

    這里他耍了個小心思,主動提出配人。因為他也不知道趙國順會不會琢磨出優盤技術之后就離職不干了。

    這可不是自己小人之心,畢竟前生這人有了點子之后就主動離開了聯想,不得不防。

    此時的趙國順對配人沒太大反應,只是思襯了會才說,“

    把握多大我也給不了準數。但我們瀟湘人就是有種‘霸得蠻’的精神,明知道不容易,我也要去做。

    只要給林總我段時間琢磨,不敢說十有八九,但還是有一定把握能成功的。”

    林義一喜,頓時一揮手說:“好,就喜歡你有我們瀟湘人這種“霸得蠻”的精神。

    在這個過程中,需要什么條件你只管開口,人也好,材料也好,我們盡全力滿足你,只要你把這東西給我弄出來。”

    看到新老板這么豪爽,趙國順有些受寵若驚,于是拍胸口說,“要得,要得,林總你放心。”

    把趙國順打發走,林義走到辦公室,對跟進來的蔣華說,“給他配一個技術攻關小組,他要什么東西,只要不出格盡量滿足,不過技術要時刻與小組成員共享。”

    蔣華一頓,跟了他這么久,稍后就琢磨出點意思來了,于是點頭說,“好,我這就去安排。”

    …

    23號,天氣又濕又冷,西伯利亞寒流侵襲著,凍的人打顫。

    清晨,起了個大早,林義翻了一頁日歷,心里直犯嘀咕,離期末考試就2天了,離過年也快了。

    隨手撕掉昨天的那頁,裹個大衣就蹭蹭蹭下樓,直奔圖書館而去。

    說起來也是諷刺,自己開一個書店,但二樓一大清早卻讓人趴滿趴滿給占住了。

    自己連找個落腳點都難。

    本想到書店三樓自己復習,但感覺不得勁,天生缺少那種學習氛圍,效率好像沒呆在圖書館高。

    到得一樓,光頭就問,“要不要我以后專門在二樓給你開辟個位置?”

    林義想了想拒絕了,“沒必要,搞特殊化就沒那種感覺了。再說我離得這么近都搶不過人家學校里的,還能說什么?”

    接著也是打趣,“何況人家去二樓也是給我送錢,哪有把錢拒之門外的道理。”

    聽到這話,光頭傻樂呵,于是遞了一個三個信封給他。

    “怎么一下子三個了?”

    光頭搖頭也表示不知道,反正就這樣一夜就三個了。

    行吧,看來問不出什么,瞅了眼外邊刮著的朔風,天陰沉沉的,又要下雨了,趕緊走人。

    在大自習室找了一圈,沒座位。林義準備去隔壁小自習室碰碰運氣時,突然看到兩只白嫩小手向自己打招呼。

    而且巧合的是兩只手挨得還很近,就面對面隔一張大桌子。

    靠窗的是孫念,她在這里自習,林義一點也不意外,畢竟是成績優等生嘛。

    里邊一點的竟然是金妍。

    看著金妍把旁邊座位上的書包拿開,林義坐下來就問,“你怎么來圖書館了,不是老霸著書店二樓的么?”

    金妍爽朗一笑說,“三位置有一個被相熟的學姐霸占了,我就來圖書館了。”

    “那你運氣不錯啊,還一人占兩位置。”

    金妍搖搖頭,“這是兩個學長讓我的。”

    “哦~”林義瞬間明了,聲音學著冷秀拉的老長老長。

    大概兩人太熟悉了,金妍也沒當回事,笑笑就繼續看書了。

    瞅了眼對面一直虎視眈眈的孫念,以及旁邊那位不知道是第哪任的大男孩,林義心里念叨一聲“阿彌陀佛”,就開始拆信封。

    第一個信封是滾圓的,還是老一套,信箋和照片。

    照片上的滾圓顯瘦了很多,那個圓溜溜的胖子不見了。

    而頭部還真的紋成了黑白兩色的骷髏頭。有點嚇人,林義看了眼就把它趕緊放下了,心里實在是堵。

    這刺身也太逼真了,和真實的人體頭部顱骨有什么區別?

    沒區別,簡直一模一樣。現在要是滾圓單獨約自己見面,絕對不敢去。

    信箋內容和以往有些不一樣:經過一個朋克音樂大拿推薦,滾圓被邀請上了美國嘉年華狂歡節的表演秀。他的登臺亮相,使他很快登上各大雜志的封面,成為了時尚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不出意外的,滾圓走紅了,他自豪地說:自己將被打造成一個專業的模特,將會頻頻現身于時裝秀場。

    看到這里,林義心里更堵了,感覺滾圓登臺表演像被耍猴一樣,要是沒這個世間獨一無二的紋身,這年頭,那些時裝秀怎么會熱衷搭理你這個亞洲面孔。

    不過林義念頭下一秒也就豁達了,這是滾圓的夢想,該為他高興。

    只是心里感覺不安,滾圓崛起得也太快了。就像流星一樣,讓人感到虛幻。

    有可能,熱鬧過后,滾圓也會有這樣的感覺。

    唉了一聲,林義在心里嘆口氣,才拾掇著把東西收好。

    第二封信是那禎的,就一行字“我要放假了,趕快回來給我做啤酒鴨”。

    還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第三封信有點厚重,林義用手一蜇摸,感覺里面應該是一本書。

    看了看,果然還是來自熟悉的筆記,劉薈的,只是這次的地址不是名古屋,換成了日本的札幌。

    沒有上一次的白色夾心糖,也沒有任何信箋。就一本書,作者還是署名劉薈。

    看了看扉頁寄語:

    最初喜歡于樣貌,然后卻沉溺于才情,最后折服在于三觀。我崇拜他像個英雄,他寵愛我像個孩子。

    得,又是一本言情小說,林義pia的一下就把封面合上,不看了,不對胃口。

    信封收好,看書。

    說實在話,文科生讀大學基本就是要玩過來的。女人、通宵、逃課,是一套誰也避不開你魔咒。

    只是差學校和好學校,在第三個選項程度不同而已。

    都說考試前奮斗十天,就可以歡歡喜喜回家過年。

    安靜地學習了2個多小時,原本以為就這樣過了,但不出意外的事故還是發生了。

    孫念遞了張紙條:和你分享一個好消息,我獲得了校三好學生。

    林義瞟了眼,沒回。

    接著又來了一條:再和你分享一個,我還獲得了國家獎學金,大幾千人民幣。

    看了就扔,沒回。

    果然第三張來了:你要是不尊重我的勞動成果,我就準備對你騷擾升級了。對外說,你就是三秒。

    林義頓時無語了,重生以來,有兩個女生是讓他不愿意去隨便挑釁的。

    一個是孫念的膽,一個是冷秀的嘴,太超出時代了。

    看林義無言以對的模樣,對面的孫念很是平靜,UU看書 www.uukanshu 只是遞過來的紙條很是快樂:回答我一個問題今晚就放過你,為什么選這個半掛著的?不選我?

    掃了眼埋頭做題的金妍,162在南方不算矮了吧。

    這次林義回了:半掛著的方便。

    孫念偏頭看了會金妍,直把后者看得莫名其妙才寫了個紙條:

    本姑娘要胸有胸;要腰有腰,臀部也勻稱;腿也不比你那青梅竹馬差;聰明才智和長相就不說了,要是早生幾千年,說不定曹植就得為我做賦: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

    就這配置,不比半掛的好?

    看完,林義差點沒忍住開噴了,這是得有多自信啊,自比洛神!

    抬頭掃了對方一眼,林義是真的嘆為觀止。說完這種大話的女人,還一點事樣沒有的在那里平靜做題。

    心如止水的樣子,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真的是,有這表演天賦,還來讀什么書。

    干不過,林義狼狽而逃,心想以后得離她遠點,最好別來圖書館了,一個個神經病一樣的。

    晚間,身在美國的王欣傳來了消息。在陳兆良的幫助下,最終拿到了蘋果代工訂單。

    林義聽得感覺不對,問:“最終?難道有人和你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