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七十五章,完勝

從1994開始
     掛完電話,洗把手,把鯧魚按壓在砧板上,準備開始清理。

    說到剖魚,林義前生還被小小鄙視過,記憶猶深。

    可能從小就被老家灌輸的思想誤導了,說什么雞破肚鴨破背,魚也是背背。

    有一次搞野炊,想在同事面試秀把廚藝,破個十來斤的魚背搞了老半天。

    一下子覺得大魚的背太硬了,一下子覺得刀不夠鋒利,后邊又拿個小石頭敲打刀背。

    這時一個養尊處優、靜觀了半天的女同事,實在是看不過眼了。

    只見人家拿把剪刀幾下幾下就把魚肚剖開,然后拿個不銹鋼調羹在里邊一陣哈拉,前后不到三分鐘就干干凈凈的。

    就為這件事,林義在辦公室茶余后飯的被打趣了小半年。

    魚洗干剖凈,用料酒、蔥、醬油腌制一下,準備點姜絲、蔥、小米辣切碎,攤放魚肚里邊和外邊。

    然后放入開水鍋里蒸著,十分鐘左右就好。時間短了怕沒熟透,寄生蟲也可能沒殺死;而時間長了,肉質容易柴,沒了口感。

    又花了點時間做淋油。

    接著做了貴妃蚌,還配了個青菜。

    做好收工,看了看時間,。

    心里在盤算著大長腿還要多久才能回來?要不要把菜放小蒸籠里保溫?

    沒想到這時吧嗒一聲,門開了。

    林義從廚房里出來,迎過去就問,“考得怎么樣?我看冷秀那婆婆嘴在抄你…”

    不過話到一半,就見抿著笑的金妍進來了,后頭還跟著個天怒人怨的冷秀。

    頓時不干了,用眼神質問大長腿:“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提前通知下?”

    只見鄒艷霞片起的衛生眼里,傳了個意思過來:“她們說不打擾你和你那女同學的恩恩愛愛。”

    林義差點吐口老血,這女人應該是考得不錯,還有心情跟自己撒歡了。

    費了把嘴皮子,好不容易把冷秀情緒搞定了,沒想到后者直接說三菜太少,還不夠她一人塞牙縫。

    聞言,林義可沒慣著,拿一瓶乳豆腐往桌上一擺,就說,“愛吃吃,不吃拉倒。”

    冷秀哦喲一聲,就嘰嘰歪歪開始了口若懸河:“嘖嘖嘖,看來還是我們三個長的不夠美麗,身材沒人有料,臉皮沒人厚,又不夠浪…”

    林義坐一邊,直接揮手打斷,“你今天說破天都沒用。要么吃,要么自己去買去做,我又不是你爸爸,憑什么慣你。”

    哪知道冷秀傾個頭,張口就來,“爸爸。”

    這脆生生的聲音一出。林義頓時暈圈了;旁邊看戲的兩貨也是一愣,接著就互抱著倒在沙發上樂不可支個沒完沒了。

    和女生拌嘴,言語上因為要有所顧忌,林義沒辦法占上風,但是手腳可在自己身上,管的住。

    冷秀就算把嘴皮子說出花了也沒把林義勸動分毫。

    堅持堅持效果還是蠻不錯的,三女人買菜、洗菜、做菜忙的不亦樂乎。

    而林義斜躺在沙發上,

    拿著個報紙也是看得有滋有味。

    前面本來還好,但是在瀏覽《瀟湘日報》時,一條即時新聞頓時讓林義心情不美了。

    甚至氣憤了。

    你猜看到了什么?

    只見頭版寫著:為了幫助易初蓮花在長市東塘區門店開張,當地政府投資500萬元拓寬道路,并配套建了一個露天停車場。

    這樣的新聞在這種招商引資、尤其是吸引外資的年頭一點也不新鮮,甚至還有些老套了。

    前有特區政府撥款2000萬落實沃爾瑪洪隆購物中心;跟著就有京城所在的市級政府花費5000萬捧家樂福在京城石景山門店開業。

    后續其他地方就更多了。像滬市、羊城更是大手大腳為大潤發、麥德龍和萬客隆等境外大品牌給錢、給地、給政策。

    這些都能忍了,畢竟國情如此。

    一旦有一個一線大城市開了頭,其他一線城市為了不甘人后,不得不大手筆跟著投入,也是能昧著良心理解。

    畢竟一線大城市競爭很激烈,且當地政府也不缺這點錢。

    但是,你長市憑什么?

    一個內地窮的叮當的響的城市憑什么湊這份熱鬧?

    難道是嫌棄我步步高超市這幾年納稅太多了?

    為什么我步步高超市一路走來卻一根紅絲都沒見到,反而還被各種叼難?

    瑪德,林義心里的怒火蹭蹭蹭地,一下子就上來了。

    用手指扣了扣領口,抓起沙發邊的電話就是一陣暴躁急按。沒想到才“嘟”一聲,就接通了,顯然趙樹生也在等這個電話。

    果然還沒等林義開口,那邊就傳來了趙樹生的聲音,“林總,考試完了?”

    “嗯。”

    “上午一直想給你電話,怕影響你考試。”

    說到這,那頭的趙樹生頓了頓,才重新措辭道:“林總也看到報紙了吧。”

    林義深呼吸一口氣,才沉著臉說,“看到了…”

    但是說到一半,看到金妍端了個菜從廚房走了過來,林義頓時說了句“我晚點打給你”就把電話給掛了。

    前邊沙發上這人還好好的,現在卻悶悶不樂,把蛋花湯擺好的金妍看了看,張了張嘴,但還是沒說出口。

    反倒是后邊跟著端個菜出來的冷秀沒有顧忌,“嘖嘖嘖,剛才有人在客廳玩川劇變臉呢,那看報紙的小表情一個一個的?”

    大長腿則是最熟悉林義的人了,見狀拍了拍冷秀,就坐到林義身邊,也不出言安慰,只是拿個白瓷碗給他盛了碗湯:“天涼,飯前趁熱喝點暖暖胃。”

    瞅著眼前清冽的小臉蛋,林義心里的火氣一下熄滅了不少,點點頭,也知道影響到那2人了。

    不,應該只影響到金妍一人,冷秀古靈精怪的才不會拘謹。

    于是調整了下表情,主動給三人盛湯。

    頭一次看林義這么好,冷秀頓時歡快說,“多點,再多點,再再多點,再再再…”

    林義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再多點,都再到茶幾上了。”

    哪曉得冷秀端起飯碗嘰嘰咕咕一口氣就喝完,心滿意足的“哈”一下,又把碗一伸,“吶,再來一碗。”

    白了眼,不情不愿的又盛一碗過去。

    有著冷秀快活的調節氣氛,四人這頓飯吃的其樂融融。

    飯后,大長腿主動跟林義說,“我們去外邊消消食,順便買點新鮮水果,你把家看好,等我們會回來。”

    看著這善解人意的女人,林義“嗯”了一聲。

    倒是冷秀趕緊推著金妍肩膀往外走,邊走邊戲說:“把家看好啊,要把家看好啊,一定要把家看好啊,不能讓人把屋抬走了哈。

    嘖嘖嘖,金妍快走快走,要生雞眼了,要生雞眼了喲~

    喲~”

    隨著最后一聲喲,以及一連串笑聲,三人已經到了門外。

    等了會,覺得三人下了樓,林義才抓起電話回了過去。

    接通就開口說:“你幫我委婉的問問長市相關領導。

    是不是家花真的不如野花香?

    還是嫌棄我步步高超市稅收繳納多了?

    亦或是我們步步高超市哪里得罪他們了?

    還是沒盡到一個企業的社會責任感?

    讓我們這么不受待見,要趕我們走?”

    聽聞這話,趙樹生也是一臉冷汗,雖然知道自家林總肯定會不滿,但也沒想到一連幾個透到靈魂深處的發問。

    于是說,“林總先息怒…”

    但林義這回沒聽勸,直接打斷說,“沒必要,你就把這話給我遞過去,怎么措辭你隨意,但意思一定要到。”

    “但是林總,這樣一來,我擔心…”

    林義直接又打斷,“沒什么但是,也不用擔心。既然給臉不要臉,那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看他們還能不能歡樂?

    此事過后,就立即著手搬離總部,變更注冊地址。”

    這話倒是讓趙樹生精神一震,馬上就附和說:“好,精神內核我一定傳達到位。

    說句實話,我早就想去特區了,那優惠政策可以幫我們節省不少開支。”

    說完一通話,林義心情一下好了不少,在沙發上調整了姿勢,感覺舒服了才繼續說:

    “變更程序方面我會安排葛律師他們幫你,同時我也會和特區政府打招呼,遇到為難的事情要他們內部系統去協調一下。

    至于公檢法方面,也不用擔心給小鞋穿,曾經就這方面的事情我和特區大領導交涉過意見,會幫著搞定的。”

    “好。”

    想了一下,林義問,“馬上就到2月1號了,圍剿易初蓮花的事情準備的怎么樣了?”

    “步步高超市整裝待發。

    而周邊十幾個街區的便利店、平價超市、社區店都已到位,賣的貨物種類基本和易初蓮花超市里的一樣。

    總之一切準備就緒,目前已經進入了緊鑼密鼓的最后宣傳階段。”

    “易初蓮花那邊呢?什么反應?”

    “也在大幅度宣傳,不過人家對自己信心很足。”

    信心很足?林義心里就呵呵了,你以為群狼戰術和土狼戰法是開玩笑的?

    這可都是經過實踐千錘百煉出來的,林義相信,要是趙樹生沒有弄虛作假的話,它們一旦問世打晌第一槍,就必將震撼世人。

    其他地域不敢說,但瀟湘這一畝三分地,今后只能是步步高超市說了算。

    不然,要是布局不完善,林義也不敢給長市相關領導甩臉,現在人家還不知道威力,等過幾天就知道臉疼不疼了。

    至于易初蓮花,必須給老子滾!不然你林大爺以后改名叫義大爺!

    心思活絡一番,又問:“易初蓮花開業打幾折?”

    “全場9折。”

    “我們步步高超市也跟進打9折,鑼對鑼正面剛。至于便利店、平價超市和社區店也一樣打9折,只是在送禮上大方一點。”

    針對打折這點,趙樹生倒是另有看法,“林總,我覺得可以打打價格戰,全場85折,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想法不錯,但被林義直接否定了,“不用,我們就一樣的折扣,這次不僅打易初蓮花的臉,還要證明給相關機構看,我們步步高超市是有多牛逼!

    外資巨頭又怎么了?必須同等條件下干垮它,讓他們心服口也服!

    此舉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光明正大的告訴他們,有眼不識金鑲玉說的就是他們。”

    到這里,林義又囑咐道:“還有,我之前說過的“三個核心思想”一定要給我宣傳到位,關鍵時候這東西很能激發人心。”

    “林總放心,正面宣傳一刻都沒落下過。

    至于暗地里的轉基因、激素傳聞也一刻未曾落下過,有部隊專業人士把關散播,沒留下任何尾巴。”

    一切盡在掌握中,林義也適當松了口氣,“行,到位就行,你先去忙吧,關門打狗之前我會趕過來看熱鬧的。”

    …

    掛完電話,林義在想,重生3年多來,自己一直刻意追求低調,就是怕麻煩。

    但是你現在逼得我發脾氣。就真的不能忍了,老子要用行動告訴你,犯了錯,就得付出代價。

    其實林義敢這么虎,這么剛,還有另一個深層次的原因。很快就要換屆了,記憶要是沒出錯的花,長市大領導基本都調走了。

    不用擔心步步高超市在瀟湘遭到打壓。當然了,最主要的還是給工商局和招資引商機構一點顏色瞧瞧。

    我不僅要讓你期盼的外資巨頭難以進來,還要你自以為握在手心的本土金蛋蛋也給丟了。

    呵!你不是要成績嗎?我給成績,你刁得住嗎?

    …

    半個小時后,大長腿回來了。

    女人一進門外套都沒來得及掛,四下掃了眼客廳,沒人。

    就匆匆忙忙走到書房門口,停一下,輕輕湊了湊嘴皮子,才推開一條縫,悄悄把頭探了進去。

    哪曉得眼睛剛過門框邊,就看到一張安靜的臉,在默默等待自己。

    向里邊剜一眼,人走進去就挨著他坐下,細聲細氣地問,“剛才沒事吧?”

    林義右手撐頭,眨巴眼說,“你要是喂我吃半顆草莓就沒事了。”

    女人頓時站起來,嫌棄的片了片嘴,道了個“德性”,不過轉身的時候,心情明顯松弛了下來。

    在外邊洗了點草莓,拿了好幾顆車厘子,又配了幾顆荔枝放碟子里邊。

    一盤子紅紅的,端在手心甚是好看。

    進門前,眼珠子半轉了下,就捻一顆車厘子放小紅唇上,輕輕一咬,就落了一小塊。

    兩食指夾著剩下的大半顆,齊平眼睛瞅了會,幾顆小牙印嵌在鮮肉的果肉上,清晰可見。

    窩個嘴,彎了點弧度才推門進去。

    …

    看到大長腿進來,林義伸手拿過一顆荔枝,卻還沒等剝開,嘴巴就被半顆車厘子塞滿了。

    頓時不滿,“我就是想吃水果,卻又懶得動,才和你那么一說,你還當真了?”

    女人假裝沒聽到,而是輕聲問,“我今天下午還一門,明天上午也有一門,就考完了。

    明天走還是?”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大長腿這次再也不提車票的事情了,也不提去哪里。

    “我們是明天晚上的飛機票,這次長市有點事,得趕過去看看。”

    女人嗯了一聲,也剝了一顆荔枝,這次倒不咬了,很是自然的送入了林義口里。

    …

    傍晚,外邊的天際雖然還黑沉沉的。但風歇了,雨停了,冷冷的空氣里難得鉆進來一股子泥土清香。

    天氣預報說,這段日子會連著有好幾個寒潮來襲。林義趕緊拾掇一下,換個鞋子出門而去。

    因為真的是不知道老天爺晚點還會不會口吐芬芳,所以趁這個難得的空隙去校園里走走。

    空山新雨后,這句話放花草樹木扎堆的中大也是很應景的。

    呼吸著清新空氣,趟著慢節拍,走在濕濕漉漉的幽靜小道上。

    綠蔭,古建筑,來了又往,往了又來,感覺行駛在民國里頭。

    環境美的像一幅畫,而回憶就是里邊的青山黛水。

    記得去年冬天的一場大雨里,大長腿說要賞雨,玩著鬧著就把兩人的傘撲倒了,那頑皮的…

    不過在這里讓他感慨最多的還是那個喜歡叫著“小氣先生”的小酒窩。

    感覺這女人像流動的水,個性卻不張揚,有著自己的智慧追求。

    通過信箋上僅有的只言片語,劉薈目前應該正在環日旅行,說是為她的下一本書收取素材。

    穿過英語角的時候,林義有點意外,沒想到在這里還能看到李杰和曠藝林。

    此時的兩人正躲在角落里互相抱著,深情對望時分,曠藝林還偶爾踮起腳尖蜻蜓點水似的啄幾下。

    李杰果然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一點都不男人,很是緊張,手僵在那里不怎么敢動。

    看樣子兩人的愛情節湊完全把握在這女人手里啊。

    看兩人又啄在了一起,突兀的,林義想起了去年曠藝林在樹下哭的死去活來的場景,根據孫念事后的說法,這女人應該是被分手了。

    這么有女人味的竟然被分手了?

    掃了眼沒多做停留,走到永芳堂,林義又停留了會,閑的無聊時還靠著銅像看了會螞蟻搬家。

    興趣來了就皮一下,找根落地枯枝,在行軍線上一劃拉,頓時就出現了一條溝壑,黑壓壓的螞蟻不得不繞道走。

    蹲著一連劃了好幾下,林義都無聲的笑了出來。

    突然,一雙白色運動鞋出現在了視線里,站定后就沒動,顯然有人無聊的在看無聊的自己。

    抬頭,林義心里頓時一緊,透過黑黑漆漆的散發,有一雙莫得感情的眼睛也在看向自己。

    這,這不是那個有點神經病的女人么?身邊果然勻稱,卻也如趙志奇所說的,頭發遮了大部分面孔,看不清長相。

    這樣被看著挺陰森的,吞了吞口水,才問:“你有事?”

    那人干澀的吐了幾個字眼,“你為一己貪玩,害死了13只螞蟻,有傷天和。”

    有病吧?林義第一時間在心里誹腹。互相瞪了會,那人走了。

    皺眉盯著那逐漸遠去的背影,林義覺得很不自在,感覺這女人就像地獄里走出來的一樣,陰冷。

    細細查看了一遍溝壑,把不小心弄死的螞蟻排成一隊,一數,還真的是13只。

    又看了眼快要消失的白色影子,林義感覺胸口悶的慌。用棍子撬個坑,把螞蟻葬了。

    念一聲“阿彌陀佛,罪過罪過”,掩完土后,還撒了點花瓣。心想,這也算葬花吟了吧。

    緊趕慢趕,跟著那女人來到了小禮堂,里邊正在舉辦一個舞會,看青澀的著裝和臉孔,應該是導員為大一新生舉辦的一場舞會。

    舞池里跳的是恰恰,亂七八糟的群魔亂舞,零零落落里找了一圈,那女人怎么不見了?

    怪事…

    本想繼續找一圈,此時的諾基亞響了。

    是趙樹生打來的。他下午約見了長市相關領導,把步步高超市的不滿傳達了上去。

    趙樹生說,“林總,我今天可是為你當傳話筒了。

    不過關于步步高超市總部將要搬遷的這點還沒說,我想等到擠壓完易初蓮花再說。”

    林義頓時明白他的心思。出于謹慎考慮,如果易初蓮花沒敗,而步步高超市卻又放出了豪言,那是打自己臉,到時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笑了笑,說:“可以,遲一點緩一點也沒事,不急再一時。今天反饋那么多意見,說了那么多不滿,

    人家什么反應?”

    “能有什么反應,預料之中的打哈哈和稀泥。”

    說著,趙樹生自己都笑了,“林總,我今天還聽了一出戲?”

    “哦?”

    “人家不遺余力的給我灌輸一個想法。說我們步步高超市現在有成就,應該學一學巨人集團,在長市建一個總部,規劃65層左右,成為這座城市的第一高樓,一張名片。”

    林義不動聲色問,“你怎么回答的?”

    “我說錢不夠,對方說愿意做中間人,到銀行貸款。

    我說沒地,人家馬上就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說是可以政策扶持我們。

    只要半價就可以拿到手。這次人家很有誠意,但我卻感到不寒而栗,于是我說回去考慮考慮。”

    林義打了個譏鋒,“呵,真是為了自己成績不管我們死活了。沒什么好留念的,打敗易初蓮花后,趕緊變更手續。”

    真是一個激進的年頭,什么都喜歡大,什么都喜歡爭第一。

    別人不知道巨人集團怎么死的,難道自己還不知道嗎?

    就是因為有關機構的唆使,史玉柱原本建18層的總部,硬是被游說成了72層。

    為了漲成績,人家說地可以半價給你;錢不夠?沒事,人家給你搭銀行的線。

    然后東南亞經濟危機一來,國家為了應對,開始了宏觀調控,經濟政策一緊縮,都完蛋。

    想到這里,林義心里有些打顫,要是真聽信讒言建了總部,過完這個年,偌大的步步高超市就是銀行的了。

    作為過來人,凡事有家長和你套近乎。說這個不錯可以做一做;那個也不錯,可以試一試。除了錢,我都可以給你優惠…

    碰到這樣的貨色,不要二話,避而遠之就對了。

    不過說到建高樓大廈,倒給林義提了個醒,幾個月后經濟危機一來,房地產行業迎來了十年不遇的寒冬。

    比如羊城的平均房價現在是5500元,幾個月后,會縮水到3200元左右。

    羊城如此,東亞其他城市也是如此。

    尤其是香江和東京最為慘烈,樓價會縮水75%左右,真的是撿漏高樓大廈的大好機會啊。

    唔,這杯湯必須喝啊,要是在香江或東京有座大廈。

    那!不敢想,真是美滋滋啊~

    真的是謝謝長市大家長了,給了這么好的提醒。

    …

    白天微雨壓塵,晚間顯得徹寒,空氣有著滲涼的清爽。

    出了黃花機場,坐在趙樹生開的皇冠里。看向窗外,感覺這個城市永遠沒有忙碌的氣氛,就算面前車輛來往,依舊有些一種生活的從容與懶散,這就是長市。

    拒絕了趙樹生的大餐邀請,呼嘯的夜風里,林義帶著大長腿在街邊打的尖。

    點了蒜苗炒肉,子姜鴨,還要了個大白菜。

    就著辣椒扒拉了一碗飯,林義還是覺得瀟湘的辣味最有風情。

    “你是跟我在瀟湘呆幾天,還是我安排人送你回去?”

    大長腿沒急著回答,而是問,“你的事情很緊急嗎?”

    “應該是不緊急的,但很重要。”

    聽到很重要,女人沒做多想,就有了決定:“那送我回去吧,半年不見,有點想家里了。”

    “嗯”了一聲,林義給她夾了個小鴨腿。

    清晨,送別大長腿。林義就跟著趙樹生開始了一天的奔波。

    先是看了看東唐區步步高超市,開完會后。接著又去了周邊的24小時便利店,平價超市和社區店。

    總體感覺很好,看來趙樹生是下了功夫的。

    最后來到易初蓮花外邊,兩人圍著這個營業面積達1.5萬平米的百貨超市轉了一圈,趙樹生說起了劉正的事情。

    林義問,“判了幾年?”

    “有期徒刑5年,罰金25萬。”

    趙樹生告訴林義,法庭宣布結果后,劉正當場表示不服。后來他老婆和母親都到步步高超市下跪求情,希望達成諒解備忘錄。

    趙樹生有些唏噓,“當時那兩女人哭的稀里嘩啦,看得人心碎。劉正可惜了,很有才能的一人,卻遭不住一點小錢的誘惑。”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犯了錯就得認罰。

    世上不缺人才,沒什么可惜的。”

    說著,林義轉移了話題,“易初蓮花這個位置挺不錯的啊,當初蘇溫來東塘,第一時間就相中了這里,只不過那時候還是個機關單位。”

    趙樹生也覺得這位置不錯,于是提議,“要不事后拿下來?”

    “這里的戰略位置很重要,是該拿下來。將來有錢了開個shoppingmall,沒錢了荒著也不能給了別人。”

    …

    2月1號,沒有太多的繁文縟節,也沒有太多的打心靈雞血。但步步高超市的眾人都感覺到了一種肅然。

    大家都知道今天的日子非同尋常,也知道上邊的大boss格外重視這一戰。

    這不,一大清早就來超市坐鎮了。

    第一天,林義坐在辦公室,兩耳不聞窗外事,喝著茶看著書,只等結果。

    晚間9:20一過,看著進來的趙樹生,林義放下書本問,“怎么樣?”

    趙樹生一臉喜意:“今天我們步步高超市日銷售額突破290萬元,環比增長17%,”

    都快過年了,見慣了特區的兇狠日營銷額,對這個銷售數字林義并不太驚訝,感興趣的反而是這個環比增長率。

    于是問,“易初蓮花呢?”

    嘿嘿,趙樹生難得這樣開懷的笑,比個手指就說,“慘敗!

    不到150萬,營業面積比我們步步高超市大3倍,日營業額卻堪堪一半多點。”

    聽到這個好消息,林義的面皮也不再是平靜如水,暗暗松了口氣又問,“便利店、平價超市和社區店開業表現的怎么樣?”

    “易初蓮花周邊三公里有10家便利店,3家社區店,3家平價超市。

    開業日營業額突破980萬。一場大勝。”

    這個大勝,林義終于不淡定了,站起來揮手說,“好!好好好!”

    接著激動的吩咐,“告訴下面的人,我們要在開業三天內把易初蓮花釘在恥辱柱上!”

    第二天,林義化身成了顧客,饒有興致的在易初蓮花里邊閑逛,心情那個美。

    偌大的超市,卻門可羅雀,真的是浪費了,心想要是在里邊能開碰碰車該多好。

    經過生鮮區,林義就聽到一群大媽在那里指指點點。

    “果然和外邊傳聞的一樣,這豆腐看起來白白嫩嫩,但是和步步高超市的差太遠了,味道不對。”

    另一個大媽附和道:“聽說是轉基因食品?”

    旁邊一人問,“什么是轉基因食品?”

    “就是吃了短壽的一種東西,聽說孩童要是吃多了,腦殼容易長的特別大。

    就像豬吃了飼料一樣,揠苗助長。”

    林義樂了,這粗壯的大媽還用上成語了。

    其中一個大媽聽聞,嚇得直接把手里的豆腐一扔,立馬摔得稀巴爛:“哦喲,那怪嚇人的。”

    立馬又有人附和道,“聽說這超市是洋gui子開的,難怪心術不正,來害我們。”

    “是啊是啊,這豆腐和步步高超市的豆腐味道不一樣,差太多了。”

    “聽說步步高超市的豆腐都是收購農村大豆自制的,純天然的。”

    “這個我知道,我知道,我昨天就是吃的步步高超市的豆腐,味道很正。今天好奇,特意來嘗嘗這里的,呸,味道不對,什么垃圾…”

    林義又樂了,步步高超市的豆腐是用攸縣豆腐的配方精耕細作的,怎么能比?

    就這樣,七大姑八大姨聚在一起,從開始的品頭評足,聊著聊著就上升到就人格侮辱。

    …

    這一系列不利的言論,把那些導購員可急壞了。

    其中一個年輕女導購被氣的不輕,看著一塊豆腐,一塊豆腐,又一塊豆腐被扔碎了,頓時伸手阻止道:

    “你們怎么可以把豆腐亂扔,就算不買…”

    小姑娘真是太年輕了。還沒等話說完,其中一個憤怒難當的大媽,此時剛好找到了宣泄口,抓起一塊豆腐就扔過來:

    “什么亂扔,就這禍害人的東西,不扔了難道留著供奉你家祖先啊!”

    “對,就是不能留…”

    雜七雜八說著說著,一下子就有十多塊豆腐像導彈一樣精準的砸到了年輕導購身上。

    被砸花的小姑娘頓時不能忍了,一聲尖叫,就對著扔的最兇的那人撲了過去。

    “啊!啊!啊…”

    一聲聲尖叫,現場立馬混戰起來了,十幾個大媽對付一個小姑娘,那是不費吹灰之力。

    叉腰,出拳,伸腿,扯頭發,用“呸”功吐口水…

    一下子,一下子,就只聽到小姑涼躺在地上,發出像豬挨刀一樣的慘烈叫聲…

    亂糟糟的!

    周邊的導購慌了,散在四處的顧客也快速聚集了過來…

    林義見狀,躲在角落大喊一嗓子就跑著換個地方,“殺人啦,易初蓮花殺人啦!”

    啊,殺人啦?

    整個超市的顧客一哆嗦,趕緊棄了手邊的東西往外邊跑。

    有一就有二,都開始往外邊跑。

    有些人跑的急,忘了丟東西,拿著就往外邊跑。

    有人見狀有點愕然,竟然可以拿東西,于是也順一把東西往外邊跑。

    有人覺得這是個好機會,于是扛起一袋東西就跑。

    不多一會兒,林義也跑到了門口,只見旁邊一大媽驚訝的看著他,“小伙子,你怎么不順點東西?”

    林義立馬把頭搖的叮當響,“聽說是轉基因東西,不敢吃。”

    大媽立即就說,“是轉基因沒錯,但可以拿去寄給鄉下親戚喂畜牲,換點土特產啊。”

    林義頓時無語,這特么的都是些什么腦子,怎么轉的比我還快。

    …

    一個個,

    一群群…

    事情鬧的很大,偌大超市被洗了小半邊。后面同志來了,但也無可奈何。

    犯事者幾千人,法不責眾…

    至于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就打了一架而已,你能怎么辦?

    通過這件事,易初蓮花出名了,但名聲可不好,聽說賣的說轉基因食品,就是和催生豬那種飼料一樣的東西。

    步步高超市也出名了。都說豆腐好,然后發展到后來什么東西都好,果然是“曾經生死與共”的超市,值得信賴。

    一時間涌上步步高超市的顧客如蝗蟲過境,人山人海,密密麻麻…

    晚間會議。

    趙樹生報告:“今天我們的日營銷額超過400萬…”

    林義問,“易初蓮花呢?”

    “估計是負的…”

    負的!

    偌大會議室頓時笑聲一片。

    第三天,林義還沒趕到超市,就接到了電話,“易初蓮花今天歇業了。”

    林義一喜,隨即追問,“是暫時的還是?”

    那頭的趙樹生笑著說,“通過內線報告,聽說那負責人被易初蓮花總部叫回去了。

    這事情對易初蓮花這品牌影響太大,以后在瀟湘這塊地不足為慮。”

    林義也是開心,于是吩咐,“等會特區代表和葛律師就到了,你們合計合計,去辦理變更手續吧。”

    “好。”

    一連在長市呆了2天,易初蓮花都是大門禁閉,這讓時常在外邊觀望的林義徹底松了口氣。

    回到酒店洗漱一番,美滋滋的準備去吃東西的時候,趙樹生又來電話了。

    “林總,長市相關家長想和你見一面。”

    林義問,“你們攤牌了吧?”

    “攤了。”

    “進展怎么樣?”

    趙樹生回答,“人家想急切的見見你?”

    “見我?”林義一笑,“呵呵,就說我不在,去外地考察去了。”

    趙樹生一時沒說話,正當林義詫異準備問詢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com酒店房門的鈴聲響了。

    林義頓了頓,看了眼電話,看了眼門的方向,好像明白了什么。

    瞅了瞅手腕上的表,9:14

    這么晚了還來堵我?看來是真的心急了。

    站在原地想了想,林義把電話打給了特區代表,讓他們出面解圍。

    自己很清楚,就算再怎么裝逼,也不能當面趾高氣揚,還是讓他們同道中人較技去吧。

    當門鈴第6次響起的時候,林義嘆了口氣,知道不能再裝著不在了。

    于是打開門看著外邊的幾個大肚子說,“各位不好意思,太困了,睡過頭了,你們餓不餓,我們一起去吃點夜宵。”

    有個胖子就說,“林總,不耽誤你太多時間…”

    林義毫不客氣的打斷,“對不起,如果是談手續變更的事情,不要找我。

    雖然我是瀟湘人,但因為覺得瀟湘氣候太冷,沒羊城特區那邊暖和,所以經常呆在羊城的。

    這邊的事務全權交給了趙經理負責,你們找他就行。”

    說著,也不管不顧,擠開就從邊上溜了。

    然后上車,關機,走人。

    0萬字,

    困了,不檢查了,睡醒再說。

    求訂閱,求收藏,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