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七十六章,天鵝還沒煮熟的

從1994開始
     長市雖然是個省會城市,但這年頭還沒有后世的高樓大廈,也沒有到處發光的LED燈帶。

    整個城市都籠罩在昏黃的燈光里,偶爾幾處夾雜著的白色日光燈,或是五顏六色的光芒,瞬間就會吸引路人的眼球。

    離開酒店的大空調,看著車窗外慢慢急驟起來的雨線,尤其是里面夾著的冰雹落在車頂上,沙拉沙拉的,林義冷的慌。

    于是對開車的何蕙說,“把空調打大一點,太冷了。”

    何蕙也覺得冷,說瀟湘的天氣是真的防不勝防。既過繼了北方的低氣溫,又承接了南方的濕氣,寒的出奇。

    總是把她自己給凍感冒了。

    聊著天,女人通過后視鏡看了看前后左右,才低頭擺弄起了空調,順便還放了首歌。

    這歌林義并不陌生,甚至還非常熟悉,羅大佑的《戀曲1990》。曾經也是響徹整個大街小巷的歌曲,算得上90年代難得的佳作。

    烏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臉

    怎么也難忘記你容顏的轉變

    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么溜走

    轉頭回去看看時已匆匆數年

    蒼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飄泊

    …

    這煙熏地嗓子真的是充滿了滄桑事故,一下子就把林義帶回來了舊時光。

    舊時光里的音樂總是顯得這么美好,大街小巷充滿人情味兒。

    源源不斷的新鮮感與踏踏實實的傳統,其樂融融鮮活的存在于生活中,祥和的街道,熱鬧的夜市,還有后世追求的復古風早就在這年頭上演過。

    九十年代的音樂遍布生活瑣碎,也見證了許多事情的發生。

    要說華語樂壇的魅力在哪里?那肯定是香江,這里充滿了神話與傳奇。

    香江的流行音樂萌芽于60年代,在80年代至90年代發展到巔峰。

    幾十年時間里,在幕后,涌現出了許冠杰、顧嘉輝、黃沾、林振強等一大批各具風格的作詞作曲人。

    在臺前,從80年代的譚張爭霸到90年代的四大天王,又有李克勤、梅艷芳、張國榮、黃家駒等一批接棒人。

    而明年,也就是1998年,會是香江樂壇的最巔峰,但也是最后的輝煌。

    在明年,出道不到兩年的陳奕迅,便在香江藝術中心舉辦了第一個演唱會。和陳奕迅同年參加新秀歌唱比賽出道的還有楊千嬅。

    同年,梅艷芳獲得香江樂壇最高榮譽金針獎,一時璀璨至極。

    同樣是明年,紅遍街頭巷尾的《相約一九九八》橫空出世。那英和王菲同臺唱出了一代經典的畫面,也唱出了1997年香江回歸后,一個新時代的美好。

    這張CD唱片和磁帶成了一代人的收藏經典,也成了一代人的記憶。

    說到王菲,90年代就像是個“王菲時代”。而與她旗鼓相當的另一位女歌手是被譽為“香江樂壇天后”和“梅艷芳的接班人”,她是鄭秀文。

    在最受歡迎女歌手的競爭中,鄭秀文敗下陣來,王菲會拿下明年最受歡迎女歌星獎,香江媒體的更多焦點聚集在了王菲身上。

    還是在明年,許多歌手推出了自己的代表作品。

    如,王菲推出經典專輯《唱游》,劉若英發行《很愛很愛你》,梁詠琪發行《膽小鬼》,那英推出的《征服》,周華健會唱《最近比較煩》,張惠妹的《牽手》,徐懷鈺發行《我是女王》。

    每一首都是經典,每一首都是回憶殺,引發了無數青春記憶。

    也在這年,隨著臺省音樂作品的推出,臺w樂壇即將從沉睡中蘇醒,內地樂壇也悄然醒來。

    如,1998年周杰倫寫歌無人問津。到2000年周杰倫橫空出世,大街小巷從粵語流行歌曲逐漸轉向到周杰倫的音樂循環,熱潮就像龍卷風一樣,風靡一世,不可阻擋。

    在林義的記憶里,感覺周杰倫是華語樂壇的巔峰。不論是傳唱度,還是影響力,亦或是對音樂的革新和貢獻,都是無與倫比的。

    但可惜了,隨著周的盛世王朝過去,后面的音樂好像就沒幾首能歷久彌香的了,反而是各種洗腦神曲大行其道。

    比如《小蘋果》,再比如《月亮之上》,或者是聽到膽寒的《最炫民族風》。

    尤其是那些大爺大媽,拿著喇叭特大的山寨磚頭手機,外音一開“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真的是想罵一句臥槽,淚崩,不堪回首。

    …

    寒冷的夜里,懶得折騰的林義去了林旋家,雖然這夫妻倆在京城,只有一個老媽子在。

    但一點也不妨礙林義關機,洗漱,美美的睡上一覺。

    要不是第二天9點過就被趙樹生催醒,林義都生出了一種想在這被窩里睡到過年的荒誕想法。

    早餐是油條、包子和最愛的豆腐腦,吸溜一口不過癮,再吸溜一口滿滿的,林義才問:

    “這么早就趕過來,搞定那些肥頭大腦的了?”

    趙樹生搖搖頭,說易初蓮花今天還是關門歇業,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步步高超市卻火爆的一天盛過一天。

    林義蹙眉,“這么說還沒爽快答應?”

    “要是能這么快答應,人家也坐不到那個位置。”

    對這話林義很是認同,又問:“你說他們會不會來繼續糾纏我?”

    “應該會。”

    林義:“……”

    吃完早餐,兩人驅車開往了瀟湘電視臺。但還沒停車,林義就被門口站著的那些人驚訝到了。

    問,“這些人不會是在等我們吧?”

    瞄了一眼,趙樹生打著方向盤,轉個彎,把車速慢下來就回答:“知道林總你要來參觀,那肯定得出來迎接了。”

    林義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但還是怨念的說,“我都這么低調了,還有人關注我。”

    趙樹生一笑,解釋道:“低調也是相對的,作為本s的傳媒龍頭,要是不知道你這大金主,反而說不過去了。”

    林義一想也對,要是連本省的零售巨頭步步高超市都不了解詳細,那也就沒幾家公司會在它那里投放廣告了。

    魏局長中等身高,普通相貌,黑色帶綠的卡其布外套,領口露出一件半舊的深紫色線衣。

    這樣的裝束,以一個在位幾年的正廳級干部的身份來看,有些不夠氣派。然而,當他往小會議廳沙發上一坐,一種雄踞一方者慣有的威勢便逼面而來。

    林義在心里點點頭,這才有點電視王國里當仁不讓的首腦和靈魂人物的樣子。

    本是跟隨來開開眼界的,卻沒想到被推到了主位上。心里嘆口氣,既然來了,那就過過招,也真的是好奇對方究竟厲害在哪里?

    竟然可以讓瀟湘電視臺獨霸江湖,甚至一度逼得央視手忙腳亂。

    林義在無聲打量對方的時候,這魏局長也在暗暗觀察他。

    心想,雖然這位極其低調,且基本不露面。但自己干傳媒工作這么多年,人脈還是挺廣的,不敢說全部,但零零散散也是知道這年輕人的大概情況。

    只是這張顯然沒有任何滄桑可言的面孔,也讓魏局長內心錯愕不已。

    就著鐵觀音,兩人開始了隨性而談。涉及的領域很廣,小時候、長大、未來,人文、地理、風情、時勢…

    兩人都心存好奇,都想通過言語摸索對方。

    魏局長是一個很好的講述者。他用一種緩慢低沉的調子、柔和的瀟湘口音介紹了電視臺“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神。

    中間,林義問,“人民群眾和決策者永遠是有差別的。

    這個差別,就是決策者或是領導者要永遠永遠在某些方面走在群眾的前面。

    央視在一定程度上是決策者,你們下邊的電視臺廣義上來說也是群眾。

    那你怎么能和央視競爭呢?”

    林義這問題很有水平。雖不赤裸裸的戳心窩子;卻也放肆的貶低一番,直擊要害。

    意思很明了,你們地方臺怎么能和央視比呢?

    這是為后面的廣告贊助和冠名權的討價還價做鋪墊。

    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攻擊,魏局長也是心里贊嘆一聲,果然是人中龍鳳,年紀輕輕就說話柔中帶剛,難怪能把事業做那么大。

    瞬間,讓他覺得找到了酒逢知己、棋逢對手的感覺。

    不過魏局長混跡江湖生涯這么多年,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燃起一支煙,深深地吸著,藍色煙霧中,他的面容開始變得認真而鄭重。

    “小時候,老師教我們學L鋒,我們是真學,理解也學,不理解也學,從不會去想——為什么會有L鋒這樣的人?

    我告訴自己要做L鋒那樣的人,在境界上,我就真能夠接近他。

    但那十年后,發現我們原來信仰的東西全都錯了。原先心目中的那些美好的東西,全都破壞掉了,全毀了。除非你是個白癡不去想,只要想,就會非常非常痛苦。

    我記得很清楚,報紙上刊登出陶斯亮寫的報告文學《一封終于發出去的信》,那時我二十多歲,已經工作了。

    白天我不敢看報紙,晚上悄悄到辦公室,把門關得嚴嚴實實,手捧著報紙,一邊讀,一邊號啕大哭。

    我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么哭,就是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我心里想,大概是哭我們自己的命運,哭我們的民族,哭我們的國家吧。

    幻滅的理想,被欺騙的青春和熱情,讓我學會了思考和質疑。

    原來很多原本“神圣”的清規戒律,并非是不可挑戰、不可撼動的…”

    林義頓時驚嘆,果然是個有雄心的。

    后來魏局長談起了瀟湘廣電未來十年的改革思路,氣象恢弘,縱橫開闔;對于自己所做的重大決策,自信堅定。

    …

    一番交流下來,林義感觸良多,這種艱苦歲月里走出來的人,無敵信念才是最可貴的,也是最可怕的。

    聊天定了基調,兩主事人雖然沒有詳談,但都獲得了想要的。

    比如林義要的獨家冠名權和長約,不過他覺得這趟最重要的還是收獲了一份友誼。

    準備吃飯的時候,魏局長點了瀟湘電視臺的幾個當家花旦主持人作陪,其中就有仇小。

    在一間房里,接到通知的仇小正在化妝打扮。

    而旁邊,此時默默無聞的汪姓少年看了看鏡子里的人,滿是好奇的問女朋友:“那人誰啊?

    局長怎么那么重視?不僅親自接,還點了你們幾個作陪?”

    仇小看了眼門口,邊涂粉底邊小聲說,“據禾姐說,是個大人物。”

    大人物?汪胡子立即猜測,“二代?”

    仇小笑著反問,“如果是個二代,你覺得以我們局長那脾性會親自接?”

    “那到底哪個殼?別賣關子咔。”

    女人附耳,小聲的告訴他:“聽說是步步高超市的幕后老板。”

    聞言,汪胡子兩眼珠子一瞪,不敢置信,“就是我們昨晚逛過的那家?”

    “嗯”女人嗯了一聲,又說了句:“禾姐透露,步步高電子也是他的。”

    “那個賣VCD的?”

    “對啊,還賣電話,你前陣子給我新安裝的無繩電話就是這公司生產的。”

    汪胡子立即不淡定了,圍著自家女朋友轉一圈就小聲嘀咕:“那局長叫你們去作陪是哪個意思恰?”

    這充滿擔心的話讓仇小一愣,隨即打趣,“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要是人家看上我了,你可別阻攔我的大好前程啊。”

    汪姓少年一囧,知道自己失態了,眼前這人可是自己的伯樂,要不是她欣賞自己,自個現如今還在打雜。

    但心里也是真的擔心,要是自己的天鵝飛了咋辦?可還沒煮熟的呢,那是不是自己又要變回去成癩蛤蟆了。

    也難怪他擔心,對方實在是太牛氣了,而自己女朋友也是大名鼎鼎,哎喲子,么得整哦…

    女人化著妝,透過鏡子看著旁邊這人不斷變化的小表情,頓感有趣。

    于是進一步揶揄說,“今晚我要是回不來了,你就準備個喝喜酒用的紅包。”

    聞言,汪胡子雖然知道是玩笑話,但還是腦袋一pia,無精打采的。

    過一會兒,女人問:“你看我這妝怎么樣?”

    汪姓少年瞧了又瞧,末了說不好。

    仇小對著鏡子左偏偏臉、右偏偏臉,沒發現不對,于是又問:“哪里不好?”

    汪胡子撇撇嘴充滿怨念的說:“太美了。”

    女人頓時笑靨如花,噴了句:“呆頭鵝。”

    妝畫好,女人出去了,汪胡子在后頭也跟著走了出去。

    在一個角落里看著局長一行人從樓上下來,又目送自己女朋友和幾個同事一起加入了隊伍。心里隱隱有些失落,何時該自己出頭啊。

    突然,汪胡子一震,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步步高大佬竟然看了我一眼。

    錯覺?不對,那大佬又看了我一眼,汪胡子頓時懵了…

    ???

    !!!

    清醒過來的少年立馬轉身看向背后的大理石墻壁。

    望著里面模糊的連須胡男人,心里在悱惻,“難道我這馬路貨色里隱藏著風神玉骨?”

    突兀的,后方傳來一個聲音:“小汪你在干嘛呢?”

    汪胡子立馬轉身,對著臺里資深的服裝師扯個笑臉,“黃姐,窩哦牙疼。”

    剛才把一切看在眼里的黃德萍忍不住笑了,“把這些服裝幫我拿上去,就不會牙疼了”

    —

    ps:訂閱太慘烈了,各位老同志來起點訂閱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