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八十章,龍生9子,各有不同

從1994開始
     大年初三,那禎說晚餐要和他一起吃。

    林義有點驚訝,看了對門的小賣部一眼,心想那禎姐你別鬧,你們家那么多客人呢,不回去陪客真的好嗎。

    但嘴巴說出的話卻是這樣的,“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血鴨。”

    林義頭大,年前就買了一只鴨子回來,做啤酒鴨都吃完了。

    但樹挪死,人挪活。

    甭管什么年頭有錢什么都好說,花了50多塊從鄰居家里買了只9斤重的洋鴨回來。

    那禎看到這么大的鴨子就暈圈,“這么大,我們倆能吃的完嗎?”

    林義就說鴨頭、鴨脖子不要,鴨屁股也不要,肥油多的不要,只揀好的部位做。

    這只大鴨子做成了兩道菜。

    小半邊用砂鍋在煤爐上燉,放些茶樹菇,再扔個調料包進去,把鍋蓋一合,小火燉80分鐘,成了。

    大半邊做血鴨。其實這菜和平常炒鴨沒什么大的區別,關鍵是放鴨血的時機和火候。

    鴨子切塊,鍋中倒油。

    放入蔥絲、姜絲、八角、花椒、辣椒爆香,放入鴨子翻炒。最后加入生抽,鴨血放入,加水多攪拌,加鹽大火收汁,瀟湘特色的血鴨美味既成。

    還是老樣子,兩人一狗,桌上吃肉;桌下啃骨頭,狗子吃相太難看了,涎著口水把骨頭咬得咔咔的,比桌上的聲響都大。

    吃好喝好,心滿意足的那禎把林義拉到房間角落里,主動踮起腳,淺嘗輒止。

    唇分時,女人說:“姐姐明天早上就走了,你在學校以學業為重,不許逃課來看我。”

    說著,又擰著他的耳朵笑瞇瞇告誡:“在學校,不許和不三不四的女人不清不楚,不然我把你那東西給剪了,讓你變得不倫不類。”

    林義頓時就說,別啊,你把它剪了,就沒后代給我們養老送終了。

    女人就說,剪之前先用用,有了孩子再去咔擦它。

    林義腆個臉討好,“要不現在就用?”

    “你就這么嫌棄它掛你身上了,要早點去掉?”

    習慣性拌了會嘴皮子,那禎畢竟還是那禎,她要是不愿意,臨了臨了也不讓再碰一下。

    當天晚上林義睡眠比較深,早上五點被鬧鐘吵醒時,趕緊穿衣服去外邊。

    卻發現小賣部的門上鎖了,看樣子一家三口已經出發去了鎮上。林義頓時心生不滿,這那禎竟然騙自己,出發時間都說個假的。

    不死心繞到小賣部后邊,拍著木窗子問那禎爺爺:“老爺子,那禎呢?就走了嗎?”

    里頭回答,“吉時就出發了,現在都快到鎮上了。”

    快到鎮上了?林義看了看結冰的路面,心想這車也開不成,走路是追不上了。

    回到家,撿起門檻下的信箋。拆開,就四個字:好好讀書。

    字跡鐫刻飄逸,淡淡的氣息里,仿佛看到了那禎傲嬌又干凈利落的性子。

    唉,

    這女人果然兩世都一個樣。偶爾的柔情蜜意能把你化成水,但大部分時間懶懶散散的,佛系的很,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樣。

    …

    初四上午。

    早飯后一個人在家閑的慌,于是也加入了曬谷坪上的“長舌婦”大軍。

    這里男女老少都有,即是村里最熱鬧的地方,也是村里的信息、八卦的集中之處。

    不論是哪家貓半夜偷腥了,哪家的狗把人咬了,不出半天,保準從這里集散到整個村子,鬧的人盡皆知。

    林義搬個小矮凳,剛加入一堆柴火圈不久,就聽到了一個勁爆的信息。

    “你們知道嗎,陽家那小女兒在珠海發大財了。聽說身家達到這個數。”說著,一個村婦比了一個手勢八,意思就是上千萬了。

    接著一堆人就從各個方面來論證這消息的真偽。

    比如陽家大女兒陽芬投奔了自家三妹,去珠海才大半年,過年回家開的是保時捷卡宴。

    這車子老稀罕了,停在鄉村馬路邊,藍色的弧光在小山村里光芒四射。

    短時間內不僅吸引了村里兩千人的圍觀,還把隔壁下村的一些人也吸引過來了。

    更甚的是,就連鎮上的人都聞風而動,時不時會有摩托車從鎮上來,搭載三四個人就是為了目睹一番傳說中的豪車。

    根據村子里去鎮上趕集的人回來說,每次只要和別人提到自己是上村的人時。

    別個就會好奇問一句“聽說你們村里出了個大富翁,開的車都是幾百萬的,是不是真的呀”。

    由此可見,陽家現在是多么風光。

    除了豪車外,陽家還有一件事也讓人津津樂道。那就是發達了的陽芬,一回來就把自己老公給踹了。

    據說為了盡快離婚,給了男方6萬元作為補償,不過兩孩子男方一個都不能帶走。

    每次提到這事情,有些人為男方感到可惜,老婆家好不容易發達了,從村里的落魄戶一躍成了人上人。

    臨了臨了,卻把平時日出而作、日落而歸的老實男人給拋棄了。

    接著,圍聚在火堆邊的眾人就開始分析陽家的現狀。

    陽家兩口子的煙升級了,從以前的白紙卷煙絲變成了精裝芙蓉王。

    兩口子以前逢人就笑容滿面打招呼的場景不見了,現在都開始偏頭走路了。估計過段日子,就要望天走路了。

    又討論陽家小女兒在珠海做的什么生意?

    為什么一個小學還沒畢業的小女孩,怎么短短幾年時間就野雞變鳳凰了?

    有人猜測是當小三,有人說是和外國人做生意,也有人說是開地下錢莊…

    猜來猜去,后面竟然覺得賣肉的可能性最大,一時間議論的熱火朝天。

    只是…

    聊著聊著,一眾家伙突然沒了聲音,偌大的曬谷坪瞬間只有木柴在火堆里燃燒時,爆火星子“噼啪噼啪”的聲晌。

    聽得正興起,卻莫名中斷了,林義也是一愣,順著眾人的目光轉身一看,才發現自己背后不知什么時候來了陽家三姐妹。

    只見陽家大女兒哼的一聲,就開始了凌厲的嘲諷:“說啊,繼續說啊,你們有膽就當我面說啊。

    一個個的,吃飽了撐的,穿著勞動褲解放鞋,有上餐沒下餐的,還抄心我們家的事。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山里捆幾把柴,去翻一遍田土,尋思一下出路。

    像你們這樣好吃懶做、得過且過的,還有臉天天在背后里議論別個長別個短的,活該窮一輩子,活該世世代代做個土農民,活該生病了沒錢治,只能望天等死。

    呸,該!

    …”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陽芬的嘴巴早就在村里出了名的。前幾年為了爭秧田水,硬生生堵在對手家門口拿菜刀剁砧板大罵了三天。

    她一出口,一時間沒人作聲。這些長舌婦也都是有著自己小算盤的人。

    一是自問罵架不是對手。

    二是,陽家現在起勢了。

    人這一生誰沒個難處?沒個苦處?以后有急事需要借錢,這里也是一個去處。

    至于臉面問題,在他們眼里,很多時候是最不值錢的。

    三是,心里在想,反正這里一二十號人,既然人家沒指名道姓罵,就不要出那個風頭。

    看著眾人不出聲,長的最好、打扮時尚的陽家小女兒微微一笑,就說:“算了,姐姐走吧。”

    臨走前,陽雅掃了眾人一眼,就對林義說:“老同學,一起走走?”

    感受到眾人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林義心里頓時mmp,不情不愿的回答:“不了,今天頭疼,我到這里烤會火。”

    陽家小女兒看了自己二姐一眼,頓時改主意不走了。于是對林義身邊的一中年婦女說:

    “嬸嬸你們別見怪,我姐姐沒讀過多少書,是個口直心快的人,一向刀子嘴豆腐心,但人其實不壞的,你們可別往心里去啊…”

    一串說,不卑不亢,到得末了,就征求著問:“嬸嬸,今天我們走累了,可不可以讓個座,我們三姐妹也烤會火?”

    中年婦女當即笑呵呵的站了起來,“好,正好嬸子家里煮著豬食,也得回去看看蘿卜熟透了沒。”

    見弄走一人后,陽家小女兒又把目光瞄準了自己右邊的人時,林義頓感不妙,于是立即站起來說:

    “你們坐我這個位置吧,我現在頭疼的厲害,得先回去睡一覺才行。”

    說著,也不管不顧,連小矮凳都不急著搬回去了,右手撫著額頭就往家趕,留下了眾多目光投放在自己背上。

    其實陽家小女兒一出口,大家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故事還得從幾年前說起。

    當時陽雅剛剛初中畢業,陽家就托人去林義家說媒,想把這二女兒許配給他。

    但被有見識的爺爺奶奶給拒絕了,說自己孫子要考大學的,要跟他姑姑大伯一樣,做城里人的。

    雖然這話有點看不起人,但也沒人覺得哪里不對。

    畢竟林家就是這么厲害。

    就拿最不爭氣的小兒子來說事,那也是中專畢業,最開始也是被分配到電站工作的,吃國家糧的。

    可以說,這一家子在讀書方面,那是在村里相當有資本的家庭之一。

    這也歸功于林家爺爺的風流韻事。年輕時和一個城里的黃梅戲子在一起的那段時間,眼界培養起來了,土老冒也知道了讀書的好處。

    于是在子女讀書方面那是相當用心的,后來林家三姐弟都考了大學或中專,他老人家也經常以此為傲。

    其實當時有人說媒,虛歲16的林義也沒太過驚訝,農村里這年紀先定親過兩年再結婚的人比比皆是。有些人干脆16歲都當爹了。

    不過這樁婚姻還沒等林義自己張嘴拒絕,爺爺奶奶就已經把它拒之門外了。

    只是拒絕的言辭有些過,在一定程度上,也算落了陽家面子。

    回到冷颼颼的家,蹭火不成的林義只得重新燒炭火。

    放點木柴,擼一把松枝葉引火,弄些木炭進去,火柴一劃,拿把鐵鉗子拾掇拾掇,爐子里邊的火開始旺盛了起來。

    屋子逐漸變暖,就著毯子圍在火爐邊,林義準備瞇會眼的時候,陽家三姐妹進來了。

    陽雅一進門就問,“老同學你頭沒事吧?”

    不過還沒等林義回答,陽芬就說:“二妹你怎么這么耿直,他那是拿話誆你的。”

    除了陽雅有些不好意思外,其他兩人很是自來熟的圍在了爐子邊。

    都是一個生產隊的熟人,注定一開口就是沒有客套話的。

    只見陽家小女兒問,“聽說你在羊城讀大學?”

    林義嗯了一聲。

    接著人家又問:“哪個大學?”

    林義一時間沒說話,尋思著自己一考上大學,村里人都傳爛了,她們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她倆不知道,陽雅總知道的吧,之前在茶葉山就告訴過她的。這樣看來,來者相當不善啊。

    但還是回答,“在中大。”

    誰知人家接著就說,“我手下也有幾個中大畢業的大學生。”

    林義瞥了眼這變色龍一樣的陽家小女兒,道了聲:“厲害。”

    這時,人家懶得繞彎子了,直接說:“大家都是一個村的熟人,也是成年人了,我們就開門見山的說。

    今天來的目的你應該猜的到,我們是給二姐說媒來的。”

    林義無語,要不要這么直接的,看了眼陽雅,問:“你喜歡我?”

    陽雅臉一紅,沒說話。

    倒是陽芬接話了,“只要你們結婚,我們在羊城給你們買婚房,買婚車。”

    陽家小女兒也是點點頭,“你知道寶馬嗎?”

    聽到這話,林義相當的蛋疼。

    要不是知道按歷史軌跡,眼前這趾高氣揚的兩姐妹,今夏會一起躺在下村的那顆古樹下,荒墳里。

    真的想拿話教訓她們一頓狠的。

    心里算算時間,記憶中她們是97年暑假期間入的土,那犯罪事發的時間應該提前一到兩月,畢竟審判需要時間的。

    而現在是2月10號,看來她們最多還可以蹦噠兩月。

    于是說,“唉,寶馬啊,好車啊。可是我正在大學讀書呢,還沒考慮過結婚的事。”

    這時陽芬又開炮了,“你讀大學有luan子用,你去珠海看看我三妹手下有多少大學生,要他們做什么就做什么,屁都不敢放一個。

    你還如干脆和我二妹把婚結了,到羊城開個店子做生意,有我們三妹罩著你,一輩子不愁。”

    林義無語,人家大學生屁都不敢放一個,那是因為命在你們手里。

    但他不能這么說,別看陽家小女兒一臉的帶笑,可是個真正見過血的狠人。

    于是假裝驚訝的問,“陽雅不和你們一起做生意嗎?”

    陽家小女兒搖搖頭,“我姐身子骨不好,吃不消。

    所以你們在羊城過日子就行。”

    聽這話,林義多看了對方幾眼,還算有點良心,沒把你二姐也拉下地獄。

    林義假裝思考,然后直白的問:“你們今天這樣子,是為之前說媒那檔子事出口氣嗎?”

    這話一出,陽雅直搖頭。

    但陽家小女兒卻直接承認,“出氣算一半原因;

    還一半原因就是我二姐之前確實喜歡你,不然當時我父母也不會托媒人來你們家相提親了。”

    和自己之前猜測的差不多,林義嘆了口氣,自己母親基因真是強大。

    但還是望著陽雅說,“真是對不起啊,我在學校已經有女朋了。”

    陽雅有點慌亂,直接擺手:“沒事沒事,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后來看到兩姐妹還要為難林義,陽雅用眼淚才把兩人逼走。

    瞅著三人離開的背影,林義心里也在感嘆。都是同一父母所生,為什么差異這么大呢?

    一個口無遮攔,蠢得要死,還自以為是。

    一個心地善良,努力生活。

    一個是笑面虎,別看年紀不大,卻是吃生肉喝生血的狠辣女人。

    誒,當真是龍生九子各有不同。林義搖搖頭,小幅度動了動身子,舒服了才又開始假寐。

    …

    下午五點過,林義剛吃過晚餐,陽雅就一個人來串門了。

    進來就道歉說,“老同學,今天的事情對不起啊,我那兩姐妹有些…

    有些…”

    說著,陽雅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后來有點無奈的說:“我拗不過她們,所以,所以下午的事情希望你別在意。”

    林義笑了笑,就說沒事,UU看書www.uukanshu 都忘了。

    末了又問:“你不跟龍華那好朋友學日語了嗎?打算去羊城開店?”

    只見陽雅直搖頭,“不去羊城開店。過兩天就回龍華日企,我挺喜歡這份工作的。”

    點點頭,林義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心里卻在想,能抵抗金錢的誘惑不忘初心,真是難能可貴。

    同時猜測是不是也有一種可能,這同學大概知道點她那兩姐妹正在做的事情,所以不敢有任何牽連。

    但不管哪種原因,這位老同學都算得上一個品行優秀的人。

    后來陽雅害羞的說,其實在龍華日企,有一個男生在追他。

    林義笑著打趣,“敢追我們老同學啊,那一定很優秀的吧?”

    陽雅嗯了一聲,“是采購部的一個小組長,我還在考慮階段。”

    對這個考慮階段,林義一下子就懂了,“行,在這老同學祝你們以后幸福快樂,和和美美。”

    陽雅說了謝謝,又為今天的事情道歉一番才離開。

    ps:月票還差18張滿一百就圓滿了,不過不強求啊。有多余的就賞一張,要是你們有喜歡的大神作者爭月票,就去支持他們。

    打賞,這個厚臉皮求下。

    這章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放上來,最后還是放了,畢竟現實里人生百態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