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八十三章,上層社會人捧人

從1994開始
     眾所周知,世界上有四大時裝周。它們是紐約、巴黎,倫敦和米蘭等時裝秀。

    說起紐約時裝周,它最早由美國時裝業第一個促銷組織紐約服裝學院的新聞主任埃莉諾蘭伯特于1943年創立。

    該活動是世界上第一個有組織的時裝周,被稱為“媒體發布周”。

    那時候旨在吸引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時尚的注意力,當時時尚界內部人士無法前往巴黎觀看法國時裝秀。

    它的目的還在于向時尚記者展示美國設計師,他們忽視了美國的時尚創新。1993年,該委員會美國時裝設計師才提出了“紐約時裝周”這個概念,最終變成現在全球時尚界的頂級時裝周。

    紐約時裝周包括許多時尚品牌活動,如奧林巴斯時裝周紐約和MADE時裝周,以及許多獨立時裝品牌發行周。

    紐約時裝周的制作人包括IMG,社會時裝周,FTLModa與時裝周在線,Style360,藝術心時尚,時尚時裝周和ASC時裝周等。

    這幾天的紐約,熱鬧非凡,全世界各大時尚人士全部都聚集在那里,為的就是參加一年一度的紐約時裝周。

    …

    清晨,林義幾人的早餐是在街邊餐廳解決的,吃的是燕麥和面包片。

    左右手撕著面包片,滾圓介紹了他的一個美國朋友,也講述了他手術后的心歷路程。

    聽著絮絮叨叨,一行人才終于弄明白了名不見經傳的滾圓為什么能在短時間內躋身參加紐約時裝周的原因。

    主要功勞還歸于桌對面這個叫史蒂夫·麥奎的光頭。這中年人不僅是街頭音樂的終極發燒友,同時還有著自己的時裝品牌。

    一次街頭表演時,滾圓經人介紹,認識了史蒂夫·麥奎。后者看到他那紋身的瞬間,就有了把滾圓引到時裝領域的想法。

    這也是滾圓在史蒂夫·麥奎的運作下,能迅速走紅,并在各類雜志封面上占據的一席的原因。

    說穿了還是滾圓這紋身足夠吸引眼球,有一種讓人看了之后不能淡然的資本。就這樣,滾圓這深巷好酒加上好的運作渠道,自然而然就小有名氣了。

    滾圓自己也說,

    其實按照他的實力和名氣是不夠資格參加紐約時裝周這種世界級別的秀場的。

    但是架不住抱得大腿粗啊。

    今年時裝秀的舉辦地點在大都會俱樂部。

    一進去,就能聽到現場演奏著科爾·波特的音樂。大廳里密密麻麻都是人,差不離整個紐約的時尚界名人都到場了。

    有黛安娜·弗里蘭和C·Z·格斯特,也有南·肯普納、杰里·吉普肯、康斯薇洛和魯迪·克雷斯皮等等一眾名人。

    時尚界大咖麥當娜也參加了范思哲1997春夏秀的Versus,一件無袖半透明黑色蕾絲很是搶鏡,里面的星星隱隱約約,若有若無。

    不過話說回來,偌大的會場,名人雖然眾多,但坐在后排的林義只對前排并肩坐著的蕾妮·齊薇格和小野洋子印象最深刻。

    開場秀很驚艷,但是對林義這種門外漢來說,就是看個熱鬧。

    比如顴骨凸出的瘦削臉蛋,和性感毫不相干的扁平身材,搖曳生風的貓步氣勢。

    說到這些超模,林義一直有個疑惑,為什么那么多名人政要喜歡和這些一沒臉、二沒曲線、三沒文化內涵、卻個個心機深沉的女人搞在一起。

    難道是成就感?征服感?

    既然只是給自己漲經驗,那還不如大明星來的實在吧。畢竟不管在哪個國家,哪個地區,明星比模特的地位還是要高很多的。

    …

    時裝秀開始了。

    讓林義和現場眾人有點意外的是,開場第一個竟然是LaetitiaCasta,不是外界猜測的吉娘娘。

    不過也不得不說一聲,LaetitiaCasta佩戴維密翅膀確實有點驚艷。

    第二個跟著出來的是老牌天王吉娘娘,卜一出場就贏得了熱烈的反晌。

    可能是大家對她的出場順序表示不滿,或是從吉娘娘的出場順序里明白了她要從王冠上退下來了。滿屋子人都站了起來鼓掌,掌聲熱烈而持久。

    …

    接下來,眾人迎來了眼花繚亂的秀場。其中的精彩就連林義這個門外漢也被吸引住了。

    雖然看不上那些臉蛋和身材,但那些腿自己還是蠻愛的,用后世爛大街的一句話來說就是“這腿我可以玩一年”。

    同時在心里也不得不感嘆一聲,現場的流行元素就算放到后世來看也完全不會過時,真是佩服這些頂級設計師對時尚的嗅覺和捕捉。

    滾圓的T臺秀在后半段,他不是一人獨走,而是和一位超模牽手登臺。

    這酷酷的幽靈骷髏一出場,眾人都有點窒息,隨之而來的卻是出人意料的熱烈回應。

    鼓掌的人群中,幾人對視一眼。盧博士就欣慰說:“滾圓還真是有吃這碗飯的天賦,要是能在這條路繼續走下去,肯定能大紅大紫。”

    聽這話,林義沒搭茬。雖然滾圓是自己好友,但心里卻還是有些不以為然的,覺得還是紋身取巧罷了。

    要是換個人來,刺上這世間獨一無二的紋身,估計也有機會成功。

    當然,要不是滾圓破罐子破摔,一個正常點的人誰敢這么玩?

    這畢竟是刺身啊,一旦弄上,后悔的機會都不給。簡直是拿自己的一生在換幾年風光,但凡智商在線的人都不會這么做,代價太大了。

    不過世界上總有這么多巧合存在,林義雖然不認同這種代價不淺的方式,卻也發自內心的為滾圓高興。

    秀場后半段,史蒂夫·麥奎因出場了,從現場的叫好成程度來看,林義分析,此人在紐約的時尚圈里地位應該很高。

    這想法一出,林義自己都笑了,要是這人地位不高,滾圓這個粉嫩粉嫩的新人怎么可能這么快就出人頭地了呢?

    史蒂夫·麥奎因在他本人的品牌走秀時做出了一個讓大家驚掉眼球的動作,竟然彎腰脫下褲子露出一個印有米國國旗的拳擊手的小內褲。

    當然,這些驚訝歸驚訝,林義還能泰然處之。

    但是,但是看到后面這人的T臺出場,林義整個人瞬間凌亂了。

    你們猜看到了誰?

    窩尼瑪,竟然是特不靠譜。

    對,就是那個后世當上了米國第一人,喜歡發推特懟人的“綜藝主持人”。

    唐納德特不靠譜不是單獨出場的,一起的還有魯迪朱利安尼,黑色西裝,癟嘴癟嘴的一臉不嚴肅,讓眾人大笑不止。

    …

    按照流程,時裝秀后就是一個盛大的晚宴。

    但是滾圓拒絕了這次晚宴,選擇直接走人。

    出了俱樂部,唐奇有點驚訝,于是勸說:“你這樣子一走了之不好吧,會影響你的時尚事業的。”

    哪知道滾圓無喜無悲的這樣回答,“時裝走秀對我來說就是人生的一種體驗,一次就夠了。

    你們覺得我還有時間浪費在第二次走秀上嗎?

    所以影不影響,對我來說無足輕重,沒把它當事業,也當不了事業。”

    這話一出,眾人不知道怎么接話,灑脫?還是人生的無奈?

    當天晚上,在滾圓的安排下,一行人就乘飛機離開紐約,前往東京。

    由于紐約和東京差十多個時區,眾人一上飛機就開始準備倒時差。

    剛把脖子上的U型枕頭調到舒服的位置,滾圓就笑哈哈靠了過來。

    翻了個白眼,林義就抱怨式的說,“好不容易我鄰座是一個美女,你就和人換位置了。”

    聞言,滾圓煞有其事的打量起了剛換走的那位,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那女人真的好看,足足有三分鐘后。

    滾圓才轉頭說,“應該是個日本記者,不過確實美麗,要不要我再換回來?”

    林義心里嘆了口氣,要是真能換回來就好了。因為一想到接下來十多個小時要面對一副“黑白骷髏”,就感覺瘆得慌。

    但口頭還是說,“算了吧,女人再美也比不過咱之間的友誼。”

    滾圓嘿嘿一笑,也不識破,就拍胸脯保證,“說了到日本給你介紹女明星認識。”

    再次聽到他提起日本女明星,林義偏頭打趣,“赤名莉香?”

    “沒接觸過,換一個。”

    “山口百惠?”

    滾圓嘴一抽,就說:“換一個。”

    “宮澤理惠?”

    “宮澤理惠也是這年頭最具代表性的女演員,難搞程度不亞于赤名莉香和山口百惠,不過你要她簽名寫真的話我可以幫你弄一大把。”

    “寫真又不能解決實際生理問題,我要真人。”

    滾圓張張嘴,還是說:“換一個。”

    “廣末涼子?”

    “還換一個。”

    “酒井法子?”

    “這…,再換。”

    林義不想浪費口舌了,干脆把眼睛一閉,就揮了揮手,表示你一幅沒卵用的樣子:

    “算了,反正吹牛不判死刑,你之前的話,我選擇性的忘記。

    要睡覺了,別打擾我啊。”

    看到林義開始了愛搭不理,睡不著的滾圓把他的磨人功夫拿了出來,打著哈哈好不快活。

    林義后面實在拗不過了。因為滾圓把頭靠近,定在3厘米處,就那樣默默的看著他不言不語。

    這把他下了一大跳,伸個手把骷髏頭推開,掀著眼皮子道:“最后說一個,要是還不行就讓我安靜睡。”

    “你先說說看。”

    聽到這話,林義就有點無奈,想都沒想,就張嘴說了個名字:“工藤靜香,有本事你把她介紹我認識。”

    滾圓噎住了,過了良久才吶吶說:“你眼光真好,工藤靜香我也想要。

    這位可是日本四大偶像天王之一,被譽為日本最后一個傳奇歌姬的大美女…”

    林義問,“你還真認識她?”

    “做夢了吧?這樣的女人在日本有的是人追。我雖然有點錢,但也不是純吃飽了沒事干的人。”

    “誒,這個也不行那個不行,你滾行不行?”

    …

    幾人湊一起插科打諢,根據人生經驗扯著扯著就聊到了社會層級方面。

    盧博士說,“任何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都會產生社會分層。

    而且始終遵循一個規律:上層社會人捧人,下層社會人踩人。”

    然后滾圓就問,“什么是上層社會?什么是下層社會?我見過很多有錢人活的像一條狗。”

    盧博士點點頭,又搖了搖頭,說:“我認為財富只是一個表面的東西,其實還有一個更加微妙的東西隱藏在里頭。”

    接著盧博士把社會分為上層、中層、下層。

    他認為:上層社會是由大企業家、政治家、投資家、富二代、女明星、名人等組成的群體。

    到這里,唐奇還沒等滾圓反駁,急性子就出來了:“富二代和女明星也算上層社會?”

    滾圓也是認同的點點頭,說女明星算哪門子上層社會,在他的認知里,這年頭的很多女明星都是以一種依附的形式存在。

    甚至有個別的還充當別人的w物。

    換一種說法就是,很多女明星是被支配的,哪里夠資格?

    對他們的反駁,盧博士笑了笑,解釋說:“我所講的上層社會這個群,最大特點就是人與人善于聯姻和聯手。

    比如我們經常看到這樣的新聞:某企業家娶了某明星;某明星得到了某企業的原始股;某富二代跟某女明星在一起了等等。

    為什么上層社會的人總是互相捧呢?

    那是因為在上層社會里。首先人員稀少,然后大家個個名聲在外,彼此之間基本都有耳聞,如果你想了解誰就去打聽一下,結果什么都摸的一清二楚,所以每個人都很重視自己的名聲。

    其次,上層社會的每個人都掌握著大量資源,大家心里都明白一個道理。要有自己手里的資源去換別人手里的資源,這樣才能把資源盤活,自己掌控的東西就越來越多,所以上層社會的人都樂于去分享。

    再次,雖然上層社會的人的交往基本都屬于利益交換,合作都是有條件的。

    但是由于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背景和實力,所以大家形成了一種互相制衡的機制,一般情況之下很少有人愿意去做出“出格”、“冒大風險”的事,誰會為了占別人一點便宜而丟了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

    所以,雖然在上層社會里人與人之間少不了虛情假意和見風使舵。

    但是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如果哪一天兩個人到了非翻臉不可的地步,也不會親自出面解決。總之,上層社會的人總是努力保持一種風貌。”

    看著滾圓和唐奇暫時不做聲,盧博士又講起來中層社會。

    他認為中層社會是由高管、白領、創業者、中小企業主、自由職業者等等組成的群體,這個群體原本應該享受安逸的生活,但是大家普遍焦慮不安。

    一方面高高在上的物價、沖擊力巨大的互聯網讓他們沒有安全感。

    另一方面現階段的互聯網造富、科技造福等等財富浪潮又讓大家蠢蠢欲動,所以這個群體最大特點就是等待幫助。

    為什么中層社會互相等呢?

    首先,中層社會的人改變命運的最好方式就是創業,幾乎每一個人都有創業的打算。

    但是創業是需要承擔一定風險的,而他們身上的生活負擔(比生活支出、健康后備金)等等,這讓他們很難輕裝上陣,于是每個人都在等一個更快、更合適、更安全的機會。

    其次,創業還需要找到合適的伙伴和合伙人。

    但實際上,中層社會里人與人最缺乏的東西是信任,這主要是由于傳統商業的粗放和無底線競爭導致的結果,最終人心向背,人人自危。

    其實中層社會有很大有才華和潛力的人,但是大家總是打不開懷抱互相擁抱;

    所以,中層社會是最尷尬的階層,他們可上可下,但是要面對壓力、風險和猜疑,

    他們也迫切想改變和創造,但似乎一直在等待機會出擊,然而這個世界怎么會有專門給我們量身定做的機會和人?

    而下層社會呢?

    我不想用職業去劃分,這會被認為歧視。

    我認為下層社會主要指沒有生產資料、僅僅依靠出賣勞動力而維持生計的人,他們在夾縫里求生存。

    他們往往沒有文化,不在乎尊嚴,更談不上自信。更重要的是他們往往睚疵必報、斤斤計較、互相踩踏。”

    到這里,沒在底層掙扎過的滾圓插話問:“為什么下層社會互相踩呢?”

    盧博士并不急著回答,而是有心試一試林義,問他怎么看待這個問題。

    對他的目的林義那是一清二楚,看來之前買萬科股票所支出的1700萬,給他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于是正了下身子說:“在一定程度上,我還是支持盧老師這觀點的。

    在2000年前,管子就提出“有恒產者才有恒心”。

    這句話真不是隨便說說的,原因有三:

    首先,一個人要有一定的財富和資產才能有自己的原則和立場。

    當一個人活著就是為了混口飯吃,整日疲于奔命時候,往往也徘徊在出格、犯罪、和賣命的邊緣。

    其次,他們總是互相攀比和提防,總是生怕別人比自己過的好。

    他們不擔心那些和自己不相干的人成功了,卻總是在意自己身邊的人成功了,這讓他們萌發嫉妒之情。

    甚至,他們會在暗地里算計你。你在明,他在暗,他們會以惹你不開心為樂。窮人何況為難窮人?大家都是弱勢群體,應該互相幫助。”

    說到這,林義進一步解釋,“上中下三個階層最根本的區別就是:

    上層社會的人,每個人只盯對方的長處。

    中層社會的人,每個人都在等待別人的好處。

    而下層社會的人,都在等著看別人笑話。

    其實這也是一線城市、二三線城市、和廣大農村的區別。

    一線大城市有能力的人太多,大家相互牽制,所以只好遵守規則。

    二三線城市雖有一定資源,但機會太少。只能大眼瞪小眼,空有一腔抱負。

    而廣大縣鎮農村就是地頭蛇的天下,關系比能力重要,算計大于努力,攀比高于生活。

    這就是我們常常掛在嘴邊的有錢人更有錢、有權人更有權的道理。

    也是很多小鎮、農村人削尖腦袋往大城市里鉆的緣故。”

    接著林義又舉了一個例子:

    “在一個游戲里,主持人給每個人發一個氣球,然后要大家在氣球上寫好自己的名字。

    接著把所有氣球收集起來,放到一個房間里。

    然后再要求大家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自己的氣球,限時五分鐘。

    你們猜會有什么結果?”

    說到這,林義并沒有真的讓他們猜就繼續說:

    “結果肯定是每個人都一窩蜂沖進去尋找自己的氣球,互相碰撞、推擠,現場一片混亂。

    五分鐘過去了,肯定只有極個別的找到了自己的氣球。

    如果我們換一種方式,主持人要求每個人隨機拿一個氣球,然后把氣球給相對應的人。

    不出一分鐘,大家都會找到自己的氣球。

    這就是最簡單的道理,互換想要的東西,是上層社會錢生錢、利生利的法寶…”

    …

    十多個小時在六人的激烈討論中過的很快。從東京國際機場出來時,一行人見到了接機的里原宿與藤原浩。

    一番介紹,眾人才知道里元宿也是一個街頭藝術的死忠。但這人和一般人不同,是東京街頭藝術的先驅者,鼻祖。同時也是個很有能力的人。

    他憑借一己之力在東京爆發了里原宿潮流文化,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影響力巨大。

    其人也因此上過《時代周刊》的封面。他和滾圓認識超過十年了,是亦師亦友的關系。

    而藤原浩的副職是一名DJ,本職工作是一名導演。這次滾圓被里原宿介紹過來,就是要參與他的電影《kids》。

    這是一部叛逆的青春片。滾圓在里邊飾演男三號,一個街頭藝人,算是本職出演,只是結局不太好,這個男三號后面被火車撞死了。

    ps:電腦去修了,手機寫的,有點慢。

    最近因為怕和諧斃掉了一條支線,所以看起來有點那個。

    再加上成績太差確實影響到寫作狀態了,感覺這是一個煎熬期和瓶頸期,十分武功最多能發揮七八成,很難受。

    三月會調整下狀態,爭取接下來寫好,謝謝大家支持,雖然數據太慘淡。

    還是求一波訂閱打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