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八十五章,水的不想說了

從1994開始
     吳景秀怔神靜默了會,過了許久才開口:“明顯的破綻應該是沒有的。

    但在我的信條里:任何事情只要做了,總會留下痕跡,而且有跡可循。

    這也是我自信一旦選定下手目標,就能找到對方弱點、攻克下來的精神支柱。

    我最近半年,一閑下來就在接受姐夫和刀疤的特訓。

    所以當我懂的越多,就越發現剛到日本那段時間,或多或少手段還是有些粗糙了的。

    這一年來,我處處小心翼翼,就是有種直覺經常在腦海里纏繞,不出事還好。一旦被有心人給盯上了,我肯定會萬劫不復。”

    林義表情凝重的和她對視了會,半晌提議說:“要不你先回國?”

    聽到回國,吳景秀只是沉吟了下,就把頭搖的叮當響:“從無到有,歷經重重困難,好不容易才有了現如今的良好局面。

    怎么可能輕言放棄?”

    就知道她會這么選擇,林義在心里嘆了口氣,才語重心長的說:“你這個大好年紀,我是擔心萬一出事了,怕你將來后悔。”

    看到林總為自己擔憂,吳景秀心情大好,揮手一曬道:

    “我覺得這個年紀正好,往前是青澀少不更事,往后是老邁顧慮重重。

    我現在除了一個姐姐需要記掛外。即無父母,也沒丈夫,更沒孩子,干干凈凈的沒前塵往事的煩擾,甚好。

    而且我覺得,人這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為了自己心中的追求,大可以不懼天、不怕地的轟轟烈烈一回…”

    感受到桌對面的豪邁,林義無言以對。

    同時也在想,自己所有的下屬里,如果誰能有一絲機會完成“偷芯”這項艱苦的任務,那非吳景秀不可。

    蔣華太過守城,一路走來都是步步為營。

    王欣倒是機變有余,且學東西快,成長潛力非常高。

    不過她們都缺乏一種視死如歸的勇氣,做事也沒有吳景秀的特立獨行、不擇手段和詭譎,那注定在日韓會畏首畏尾,成不了事的。

    但是林義知道:在科技的歷史長河里,幾乎所有的后來居上,幾乎都有諜報的身影,這差不多是每個時代的“詛咒”了。

    所以在他看來,有吳景秀這樣的全方面素質人才在,是何其的三生有幸。

    雖然這女人有時候很抽風,還經常不尊重公司內部的競爭對手,甚至不尊重自己,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今后如何先不去說,但眼前要是用好了,確實是一把尖刀。

    誒,人無完人。

    就像古代的將軍,在前邊大殺四方的,又有幾個不是脾氣暴虐、自視甚高、無法無天的主?

    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和某種時候,無所畏懼同開拓創新是可以掛鉤的。

    林義本來困的不行,但是被這女人的一番熱血激情給渲染了,一時間精神又亢奮了不少。

    談到三星鼴鼠顧問團時。

    吳景秀說:“以前田為突破口,目前我們已經成功拿下了27人。

    這27人遍布NEC、索尼、東芝、富士通、日立等10家大公司。

    但根據前田的猜測,這鼴鼠顧問團的整個情報網絡,估計不下100人。

    而且都是高端人才。他們要么是研究所的頂尖研究員,要么就是核心管理層和技術骨干,

    都是能接觸到絕密商業秘密的那種。

    按我的設想,盡快爭取把剩余的人也全部攻克了,三星拿多少絕密資料,我也要跟著復制一遍,甚至要求更多。”

    林義琢磨了下說,“你們這個工程量難度可不小。”

    女人點點頭又要搖頭:“難度確實不小。

    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已經是背叛者了。

    所以,既然我們已經尋上門來了,要么同我們達成合作,要么提心吊膽的等著我們耍手段揭露他們。

    其實在實際操作過程中,這些貪婪之輩也是明白自身處境的,目前倒還沒出現過太大的掙扎。

    畢竟一邊是人人羨慕的高職位、高社會地位、高工資加兩份出賣款;而另一邊卻是暴露后的人人喊打和鐵墻。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一旦我們找上門了,他們就沒得選了。

    況且我們出手大方,合作的手段也很柔和,不會特意去刺激他們,以免狗急跳墻。”

    有道理,但林義還是有些擔憂,“你們這樣貿然插一手,不怕驚動三星嗎?”

    “在這點上,林總暫時可以放心。這些人鼴鼠之所以能被三星收買,圖的是錢財。

    而我們的到來,能夠給他們帶來意外的收獲,一份東西拷貝一下就可以賣兩份錢,他們明明知道會增加風險,卻也沒得辦法。”

    這個沒得辦法讓林義無語,不用說,在接觸過程中吳景秀肯定是耍了手段的,威逼利誘外加軟硬兼施肯定是少不了的。

    看到桌對面這人無言以對,吳景秀笑的很是滿足:

    “根據我們的暗中觀察,以目前這27人的行為來看,他們的警覺性非常高。

    貪婪的他們即想收我們的錢,卻也不想讓別個知道我們的存在,都是千年的狐貍,狡猾著呢。”

    林義還是提醒,“不能想的太過簡單。

    你是想把整個鼴鼠顧問團都攻克一遍,這樣難免會驚動三星的,我就怕他們前期忍得住,然后給你們來一招diao魚執法。

    那你們可就危險了。”

    吳景秀顯然也是想過這種情況,于是說:“要是真到了這一步,要么魚死網破,要么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如果他們選擇魚死網破,這就是我…”

    吳景秀頓了頓,才繼續說:“這就是我托付林總照顧好我姐姐和小侄子的原因…”

    …

    深入交流一番。

    林義最后張張嘴,欲言又止的什么也沒說。只是表示有自己在,吳芳芳的經濟與人身安全不用她擔心。

    結束密談,林義出了密室,才發現時間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

    03:11

    林義都有些佩服自己了,之前都那么困頓了,竟然又捱了3個小時。

    郊區的深夜有些寂靜,緩步在冷颼颼的走廊上,看了眼滿天繁星,林義哆嗦問守門的關平:“有夜宵吃嗎?”

    聞言,關平的面色有點怪異。心想這小義之前有夜宵都不吃,現在大半夜哪還有夜宵攤。

    瞅著關平臉上別扭的表情,林義摸了摸癟癟的肚子,有點不死心:“家里沒一點余糧的?”

    看他這個樣子,關平一言不發下了一樓,一陣翻箱倒柜,上來的時候用碗盛了幾個飯團。

    迫不及待的起一個,卻感覺表層膩乎呼的,林義頓時蹙眉:“這是擺了幾天了的?”

    關平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不知道說什么后面干脆抓一個往嘴里塞,用鼓鼓的腮幫子告訴他,這東西還能吃。

    嘆口氣,心想這幾人是真的懶到家了,竟然沒在家里開火的。

    看著關哥吃的津津有味的樣子,林義砸吧砸吧嘴,最后還是沒敢動口。

    轉身進屋,洗個澡,躺在床上的他開始頭疼的睡不著了。

    一不小心的豪言壯語,一億美金就像灑灑水一樣給扔出去了。

    真的是腦殼疼!

    在腦海里把步步高超市過一遍,感覺剝削它不現實,有shoppingmall這個大嘴巴在,根本沒有多余的油水救急。

    而步步高電子呢,好像還有儲備金3000萬,要是現在張口打這筆錢的主意,保準一向溫馴的蔣華會和自己犯急。

    最后就是北極光微電子了,現在年也過了,96年度的結算也快出來了吧,應該是有點存貨了的。

    問題就是不知道能支援自己多少,要是還有個三、五千萬的,加上方源資本里邊已有的五千萬。

    等過段時間,一個億的資金到東南亞幾個國家去滾一圈,操作的當的話,翻個八九倍是可以期待的吧。

    一夜思緒難愁,好幾次拿起手機又放下,還是得忍忍,現在國內也是凌晨2點過了,現在去打擾她們的美夢有傷天和。

    閉上眼睛在床上想著一億美金,想著不知前路的芯片未來,一時間翻來覆去,輾轉難測。

    心想還是吳景秀好,不知道芯片的未來需要面對何等困境,至少目前可以憑著一腔熱血,毫無顧忌的釋放激情。

    渾渾沌沌的聽到了雞叫聲才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睡著了,流著哈喇子做了一個夢。

    在夢里,林義召開了一個世界矚目的產品發布會。

    只見自己站在臺上面對烏泱烏泱的人群,左手插兜,右手拿起世界上第一款智能手機,笑瞇瞇準備開口說話時…

    突然醒了,尿憋醒的。

    看著四角褲里的珠穆朗瑪峰,林義欲哭無淚,好不容易做個美夢,在夢里取代了喬布斯,竟然被尿滋醒了,真的是沒地方說理了…

    …

    在國人眼里,一日三餐里面早餐肯定是最重要的一餐了。

    俗話說:早吃好,中吃飽,晚吃少。

    這是一個非常營養健康的飲食規律。

    但是經歷過社會的人都知道,早上匆匆忙忙的摟著老婆或其她人,覺都睡不飽,或者晨運一下的時間都不夠,哪還有精力去做早餐?

    所以早餐要么吃剩菜剩飯,要么去街頭花心思飽飽口福。

    而中午一般會吃個盒飯,而晚上就是大餐時間了。雖然知道不健康,但是還是無法控制住自己。

    也正是因為國內對早餐的重視卻又不自己做,所以大街小巷都是布滿了早餐店。即使是再匆忙的人們都基本上會在早餐店駐足,買上一份熱騰騰的早餐,喚醒自己一天的脾胃。

    而對于國內常見的每天早上都會冒著熱氣的早餐店不一樣的是,在日本你基本上在早上是看不到這樣的場景的。

    因為在日本你基本上是找不到早餐店的,那既然沒有早餐店,日本上早上都吃些什么呢?其實無外乎是這兩種。

    一般大多數日本人都會選擇在家里吃早餐,而且因為日本人的飲食都是偏清淡的,所以早上基本上都是一碗米飯。

    好一點的還會有些許烤魚,微增湯。

    這些東西確實是比較健康營養,但是對林義這種生于瀟湘、長于瀟湘,吃慣了辣椒油膩的人來說,這些過于清淡了。

    一口把兩食指大的烤魚吃掉,林義看著同桌的一男一女有點木。

    只見人家端一碗白白的米飯,然后打個生雞蛋放里邊,再加點生黃瓜片,就開始了吧唧吧唧,那個律動那個聲響好像挺好吃的樣子。

    忍了一會兒,林義實在忍不住了問:“在國內當慣了大爺,這東西能吃得下?”

    關平咧嘴一笑準備說話,但看到林義被自己的笑容嚇得偏了頭,悻悻然把到嘴邊的話給吞回去,又開始了嚼吧米飯粒。

    倒是吳景秀咽完一口就說,“剛來確實吃不下,但是為了適應環境,強忍著吃著吃著就習慣了,到現在我還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早餐了。”

    看林義憋著嘴不以為意,女人就解釋說:“日本是世界上肥胖率最低卻又長壽的國家,原因就在于食物少油少鹽…”

    聽著她胡咧咧,林義有點后悔昨晚為什么不從城里帶瓶辣椒醬出來了。

    …

    吃一碗白干飯,來到市中心的林義遠遠地看了眼吳景秀用作掩飾身份而開的街機游戲機公司。

    公司算不上大甚至還有點小,北原倉頡同湯之上隆等日本本土技術人員,加上之前從國內過來的陸遠5人,UU看書 www.uukanshu 總共才38人。

    黑色貼膜的豐田車停在一個不起眼的街角。

    林義問,“這些人都有把握帶去香江嗎?”

    吳景秀嗯了一聲,回答說:

    “這里的每個技術人員都是我們精挑細選的。

    當時挖他們前,我們都做了嚴格的調查和評審,覺得有機會才同他們接觸。”

    “再者,我曾一對一給他們做過思想工作。

    只要過去工作一到兩年,帶出幾個徒弟就可以獲得一筆豐厚的薪水返回日本國內。

    這樣何樂而不為呢?

    要知道,現在日本的經濟不景氣,失業率居高不下,很多城里人因為沒了工作沒法繼續生活不得不舉家去了鄉下。

    現在有一份干一年可以抵十年的工作,這些人還是很樂意的。”

    ——

    ps:痛苦的一章。

    今天聽聞網文大地震,有些恍惚,完全沒狀態,明明細綱都擺在那,三月就是寫不出想要的。但是呢,今天又是本月最后一天了,為了低保,于是心里心急的水了一章。

    說心里話,這書千月大佬用盟主續命后,三月曾給自己立了個小目標,就是收藏從997寫到2萬,均訂從11寫到500。

    目前收藏破了3000,均訂也有40多了,不去外面比較的話,倒也不那么心緒不平。

    唉,不說了,說多了你們又說影響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