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九十一章,先走1下

從1994開始
     林義一愣,心想這女人是不是狐貍變得,也太聰明了點吧。

    既然猜到自己被“娶”字嚇到了,明天離開后就不想再見她,不躲在房里悲悲切切,卻反而其道,明里來破局。

    真的是…

    于是說:“我們都短兵相接兩次了,以我那豐富經驗,你覺得我會為了一棵樹木而放棄整個森林的嗎?

    你是一個…”

    聽到這,劉薈抿笑著接過他的話:“你接下來是不是想說,你是一個不錯的女孩,后邊又要跟“但是…”

    對吧?

    但是…”

    林義點點頭,露出一個贊賞的眼神。隨即就往房里走,邊走邊說:

    “你只要知道,以后要是遇到喜歡的異性,沒有把握之前,千萬別用“嫁娶”把人家給嚇跑了。”

    說完往床上一倒,閉著眼睛心想:自己這也算拒絕的很明顯了吧。

    女人立在床尾咪個小酒窩,甜甜地看著他,對剛才那話仿佛沒聽到似的。

    房間里瞬間一片寂靜,外邊的小鳥撲棱撲棱的,從這個枝頭飛到那個枝頭,嘰嘰喳喳鬧個不停,顯然春天不遠了。

    兩人僵持了一會,劉薈從床尾走到床頭,用一種歡快的語氣說:“小氣先生,我們去下面大廳吧。”

    林義無語,半睜一只眼睛:“都躲到房里來了,求放過吧。”

    “小氣先生!”

    “唉,去那干什么?”

    “把之前的事情再演一遍吧?”

    林義更加無語,過了許久才說:“要早知道你是個這么難纏的,你覺得我當初還會嘴皮子犯賤,去邀請你來房里喝一杯嗎?”

    哪知道劉薈嫣然一笑說:“早就知道小氣先生是個玩家。

    本以為你會為了得到我身子,

    而去騙我說會娶我的。

    但沒想到你還心存善良…”

    聽到這自圓其說的話,林義真的算是長見識了。

    兩只眼睛睜開看向她:“大作家就是聰明。人家都說覆水難收,沒想到你還能硬生生地把說出去的話給收回去了。”

    女人笑吟吟的點頭,“那我們再去演一遍吧?”

    “唉,我到底哪里吸引你了,讓你如此的處心積慮?嚇跑了還想著掰回來?”

    女人被這話逗得開心了很久,然后坐在床頭開始看著他,慢慢不說話了。

    感受到那舒服的氣息,林義心里有些躁動,閉上眼睛假寐了會,卻也不見她離開。

    于是問,“以你的身份,不會真的自薦枕席吧?都說我是玩家了,你還…”

    聽到這話,劉薈把笑容收斂了起來,看著他的眼睛很是認真的說:“因為你被我遇見,被我愛上,所以才獨一無二。”

    說到這,女人覺得既然自己已經承認愛上了林義,干脆也敞開了說:

    “格林童話都已經充分證明了,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愛情是童話的終點。

    所以…”

    聽她這話,林義直接揮手打斷,問:“你今年多大了?”

    “還過一個月25。”

    “才25你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你家里人聽到不氣死?”

    劉薈抿嘴一笑,“小氣先生,你知道嗎?

    人越長大,越復雜,交朋友的難度和成本都在極速上升。

    更何況是愛情和婚姻,能讓我…”

    講到這,女人問他:“你看過《人間失格》嗎?”

    聽到這書,林義的心驟然提了起來,“日本文壇巨匠太宰治的名著,曾粗略地翻過,但這書的無時無刻透露著對人世的失望,表達有強烈的自殺傾向。

    你大好年華的,怎么去看這種書?”

    女人甜甜一笑,語調柔和地說:“書里有一段:昨夜,美酒入喉,我心歡暢。今朝,酒冷香落,徒留荒涼。怪哉,僅一夜之隔,我心竟判若兩人!…”

    林義聽著沉默了,良久才嘆口氣道:“你們作家這一類人都是這么的思想獨特嗎?”

    聽到他松軟的口氣,小酒窩歡快一笑說:“你知道嗎,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婚姻我固然也向往。

    但對我來說,那也是35以后該考慮的事情了…”

    沒等她說完,林義郁悶的打斷說:“行了別說了,雖然我知道你以前在藏拙,但也沒想到你鋒芒畢露后會是這樣子的!”

    說著,林義雙手墊床,半抻著身子坐了起來,想一把拉過床頭的女人,說:“來,讓我看看你的內衣是不是也是藍色的…”

    但人家早有準備,等他一動身,抿笑著一溜煙就跑了。

    看到房門被帶上,林義重新半靠在床頭,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氣。

    同時也感嘆,這女人是真的聰慧,這樣情況下的死局都能解開。

    —————

    二月份的東京,陰雨連綿不斷,雨水打在凋零的櫻花上,一地殘花敗葉。

    才幾天不見滾圓,此時他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嗯,不是說肉體上的變化,而是一種精神上的升華。

    一見到林義,滾圓就把衣服脫的只剩個紅褲衩:“來、來、來,林義你看看,你看看,我這刺青美不美?圓滿不圓滿?”

    林義圍著打量了一圈,139處人骨紋身和176處昆蟲紋身,綜合在一起,要是不去看那個黑白骷髏頭,其實還挺藝術的。

    辨認了半晌,林義指著那東西玩笑說:“要是能把這礙眼的去掉,可就更完美了。”

    滾圓哈哈一笑,就道:“這上面也有紋身,是三只瓢蟲。”

    林義有些好奇,“為什么紋瓢蟲?”

    滾圓得瑟的解釋說:“你知道自然界性能力最強的是哪些嗎?”

    林義搖頭,走到邊上倒一杯紅酒,小呡一口才說:“你對這還有研究的?”

    “那是當然,我身上每個部位的紋身都是有講究的。

    在自然界中。

    被認為性ai之王的第一種動物可能是兔子,因為某種神秘的原因,它們被認為是世界上最“縱欲”和“男權”至上的典型。”

    滾圓說到這,看林義一連不信,就解釋道:

    “真的,兔子有魔法般的生殖能力,每年能生產4到6次。

    科學家們認為,如果在90年內不采取措施限制其繁殖能力,地球上每平方米的土地上都將站著一只兔子。

    根據科學研究,兔子的超強繁殖能力是因為它們的奇特生理特性:它們在產下幼仔后,體內的晶胚會增加。

    然而,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還是有一些動物可以與兔子一較長短的。

    比如,有一種雌性旅鼠,它們產仔后只需要兩周的時間就可以再次懷孕,而懷孕期只持續短短的兩周就可以再次生產。

    每對旅鼠在167天內就可以生產8只幼仔,但是可悲的是,當幼仔出生后,雄性旅鼠就會死去。

    另外,動物界還有一些xing愛英雄。

    雄性袋鼠每天要z愛五次,這不算多,有的男性也可以勝過它們。

    但是還有一種動物一定勝過男人,真正的萬獸之王——獅子,書上說一只雄性獅子可以在24小時內性交86次。

    當然,最厲害的還要數瓢蟲,它們被稱為“性機器”。

    一些科學家發現它們性交的次數要比我們地球上任何一種生物都要頻繁。它們每天需要花費9個小時性交;而蚊子的性交只能維持兩秒鐘,就算聲名遠播的紫貂的性行為可以維持8個小時不停,但還是輸給瓢蟲。”

    林義被噎得不輕,最后只得飲一口酒說一聲“厲害”。

    滾圓得意一笑,穿好衣服褲子,洗個手,也一屁股坐在對面沙發上,拿過一瓶紅酒就嚷嚷道:“來,今天陪我好好痛飲一番,不醉不歸。”

    林義有心拒絕,但是看到探過來的“幽靈骷髏”,只得趕忙認輸,“行行行,頭遠點遠點行嗎。”

    別人喝紅酒,都只倒三分之一杯,而滾圓倒好,直接倒的瓶滿趴滿的。

    端起一口氣干掉就說“好爽”,砸吧砸吧嘴,滾圓開始了今天的嘮叨。

    “凌晨四點醒來,發現海棠花未眠……如果說,一朵花很美,那么我有時就會不由地自語道:要活下去!

    說完,滾圓偏頭問林義:“你知道這是誰寫的嗎?”

    “知道,這出自川端康成的《花未眠》。

    據說這本書的影響力很大,許多人曾從這句“凌晨四點醒來,發現海棠花未眠”里找到了要活下去的勇氣。”

    滾圓又倒滿一杯,又一口喝完才感嘆:“是啊,這世間的海棠花依舊很美,可惜,這個善良的男人,已經不愿意再活下去。

    口含煤氣管,決然離世,未留下只字遺書。

    正應了他在1962年說過的那句話:

    “自殺而無遺書,是最好不過的了。無言的死,就是無限的活。”

    話題到了這,林義好像明白了什么,臉上的隨意也慢慢收斂不見,而是認真的陪他嘮嗑。

    只見滾圓說:“我以前是個典型的公子少爺,不愛看書。但得病后,卻喜愛上了,只可惜覺悟的有點晚。”

    對此,林義不以為然,“活到老學到老,讀書是一門人生必須課,什么時候開始都不晚。”

    “好,就為你這一句,當伏一大白,不,一大紅。”

    林義氣結,這樣也要喝一杯的了,真是會找借口。但還是陪著喝了一杯。

    用手揩了揩嘴角溢出的紅酒,滾圓又開始了自顧自說:

    “這1899年啊,真是一個文學大師輩出的年頭。

    同一年里,在三個不同的國家,誕生了三個偉大的作家:

    咱中國的老舍,美國的海明威,還有日本的川端康成。而且他們的結局也一樣,你說邪門不?

    不過說起來,我還是最愛讀川端康成的書。”

    說著,滾圓移步從書架搬了一摞書過來,一攤開,嚯,都是川端康成的。

    滾圓隨手掂起一本,翻了翻就嘆息地說:“要說這人也是一生悲苦。”

    林義插了句,“人家都得諾貝爾文學獎了,哪還悲苦。”

    滾圓連忙搖頭:“不然,你看啊。

    1899年6月14日,日本大阪榮吉家傳出一陣新生兒的啼哭聲:川端康成就這樣誕生了。

    新生命的到來,給這個家庭帶來了無限的希望和歡樂。

    那時候的川端康成,有疼愛他的父母,有愛護他的姐姐,有一個完滿而幸福的家庭。然而,兩歲的他對于這一切并無印象。

    正如川端康成自己所說:我苦思冥想,也無法想象出來……他們健在的情形,我也全無記憶了。

    不能怪他冷心冷情——在他出生的第二年,父親榮吉就因患肺結核病離開了人世,母親也因侍候父親染上了肺結核,在回到鄉下的第二年,就追隨丈夫離去了。

    兩歲喪父,三歲喪母,父母雙亡對川端康成的影響極大,他曾在《致父母的信》一文中寫道:深深刻入我幼小心靈的,便是對疾病和夭折的恐懼。

    母親亡故后,年老的祖父母收養了年僅三歲的川端康成。

    那段時間,或許就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吧。

    與姐姐一起上樹抓鳥、下河摸魚,然后一身泥濘地回到家,沖個熱水澡,美美地睡上一覺。

    跟著祖父在田埂上、河岸上、山岡上或蹲或躺,看數只螞蟻背著蜻蜓的尸體入洞。

    聽祖母講那些古老的故事,桌子上擺著紫菜飯團,一邊慢慢吃著,一邊感嘆故事的精彩。

    …

    家人閑坐,燈火可親。這一切,若能長久,該多好啊。

    然而,偏偏天不遂人愿,生活中的變故還是接踵而至:

    7歲那年,無比疼愛他的祖母意外離世;

    10歲那年,惟一的姐姐也棄他而去;

    15歲時,最后一位親人——祖父也身患重病,不久就辭別人世了。

    至此,川端康成在這世間的所有至親,皆離他而去,他成了“參加葬禮的名人…”

    聽著他的敘說,林義從一開始的猜疑到現在自己完全確定了,滾圓打算離開這人世了。

    說了一通,滾圓總結了一句:“讀他的書,內心總會升起孤獨的寂寥,總想起冬天下大雪的空曠庭院還有樹上的鳥,還有無法得到的戀人,無法顧忌的妻與子…”

    最后滾圓問,“林義你說,他死后會是什么樣子的?”

    這問題不好回答,就像上次的魂魄一樣。

    想了想,林義引用三島由紀夫的話來安慰:“人這東西,一旦鉆在美里不出來,勢必不知不覺撞進世間最為黑暗的思路。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

    而穿過這苦難重重的人生,便是天國。

    他一定是去了天國吧,那里美好、寧靜,充滿了愛與被愛。”

    聊天倒得最后,樓已經歪的不像樣了,只見滾圓彪了句媽了巴子的,“你知道嗎?我曾經驕傲地對誰也不低頭,可后來,我學會了察言觀色面對不同的狗。”

    林義被雷到了,笑笑勸解說:“有時候,禁錮我們的,不是環境設下的牢籠,不是他人施與的壓力,而是我們自己。

    把自己局限在狹隘的空間里,在無端中迷失了自我;禮貌和教養不只是干癟單薄的客套,還有推己及人的周到和體諒。

    你明白這個社會的…”

    …

    睡一覺,隨便糊弄了下早餐,林義就被滾圓粘著去了工藤靜香的演唱會。

    一進場來到第二排,林義就夸贊說:“不錯,這么靠前的位置,挺有誠意的。”

    滾圓也是高興,“既然請你來看美女的,那肯定不能后面了。這可是托里宿原老師花大價錢弄來的。”

    林義撇撇嘴打趣:“說的這美女好像是你家的一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來的時候還是蠻有期待的,但在過程里,林義發現不對,雖然工藤靜香這人確實生的美,看著也挺養眼。

    但是這歌,怎么說呢…

    現場氣氛非常好,但林義就是get不到那個點,總覺得她的歌有些空洞,想了很久才找到原因,日本歌曲都有點漫畫風,自己接受不了。

    滾圓很嗨,中間大聲問他:“你不是一直嚷著要來看她的嗎?沒感覺你多喜歡她啊?”

    林義知道自己心態出了問題,但還是不愿意承認:“你是不是會錯意了?我可沒說要看她,而是想借她用用。”

    滾圓大聲一笑,又開始和周邊的人群一樣,搖起了身子。

    本以為這演唱會就這樣乏味的走走過場了,沒想的第四首完畢的時候,滾圓說“先走一下”。

    ps:最近的訂閱又掉到了只有10多個,三月牛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