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九十三章,世事變,人世無常

從1994開始
     晚上,按照近段時間的習性,躺床上和蘇溫商討了一番泰國乃至整個東南亞的時政、財經訊息后。

    才把眼睛閉上,開始沉沉睡去。

    最近奔波的有些多,而且蓄起來的能量也都轉移到了工藤靜香體內,沒有少年陽剛的亢奮干擾,這一覺睡得很香。

    但人生有時候就是逆向而生的,越舒服的時候越在關鍵節口給你來一下。

    這不,夜深人靜的,床頭的諾基亞一直在響。

    二月份的東京雖冷,但被窩里卻暖洋洋的。軟棉著身子側翻一下,很是煩悶的從被窩里伸個胳膊,抓起手機看都不看,就把它給摁掉了。

    嗯,不響了,安靜了,瞇著眼睛的林義,心里道一聲舒服,準備繼續在夢里和嫦娥姑娘約會去。

    廣寒宮的玉兔好可愛,正想去撥弄它的紅點時,床頭的諾基亞又開始響了,林義真的是不想動,太冷了,心想等它自己斷了就行。

    唉,人有時候懶惰起來,連自己都怕。

    但是當它自動掛了,第三次又開始轟鳴的時候,林義哀嘆一聲,知道不能裝睡了,肯定有事。

    只是不知道是超市?步步高電子?還是北極光微電子的事情?

    艱難的接通,迷糊著“喂”了聲。

    “林義。”

    “嗯。”

    意外聽到滾圓這低沉的聲音,林義用鼻音嗯了一聲。

    電話通了,那邊喊一聲卻沉默了,良久才問:

    “你說,世事無常,人為什么要善良?”

    這話讓林義一下子清醒不少,擰巴擰巴眉毛想了想回答:“不是都說好人長命百歲么,大概就是這樣子的吧。”

    “好人長命,這你信嗎?”

    面對質疑,林義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人和事,得出的結論是:往往不那么善良的人活的比較舒服,命還比較長。

    面對這個“壞人長壽”的問題,按村里老人的咒語就是:這人的心壞了,連閻王都嫌棄了。

    想到這,林義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因為自己經歷的現實里,發現好人都是吃虧的那一個,命運往往也比別人的苦。

    這是金錢功利化和世俗化的帶來的惡果。試問連扶個老奶奶都能遭到毀三觀的暴擊,人心怎么能不拘著,謹著?

    看林義也噎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滾圓識趣的也不再糾纏這個問題。

    而是說:“你昨天問我為什么要調查你,是因為你買萬科股票的時候,眼都不帶眨的就拋出了1700萬,驚訝到我了。”

    聽他解釋,林義心道果然如此,古人有云“財不露白”還是挺有道理的。

    還好滾圓不是一個壞了良心的人。

    于是把兩枕頭豎起來疊一起,撐起來半靠著床頭,試探著問:“你調查完后,是不是也買了萬科的原始股?”

    被猜中了,電話另端的滾圓也是坦誠地講:“調查完后,我就開始犯嘀咕,要不要選擇跟進你吃點萬科股票,畢竟你的成績那么輝煌。

    但我從小就有選擇困難癥,于是糾結來糾結去也沒定個主意。

    后來煩了,干脆拋了三次硬幣決定。

    嘿,你猜怎么著?”

    林義覺得這不難猜,“硬幣的結果都指向看好我吧。”

    “對頭,你真是天命之子啊!

    知道嗎?拋三次硬幣都是正面,后來我覺得當不得真,覺得太兒戲了,太運氣了。

    于是心存僥幸又拋了三次,干他niang的,結果怎么著,

    還是正面。

    那一刻,我一下就服氣了。”

    林義笑笑問買了多少股票。

    滾圓回答:“耗盡我所有的儲蓄,差不多380萬原始股。”

    380萬原始股多的有點出乎意料,但林義識趣的不問來路,也不糾結上次滾圓說的“我能弄到的萬科原始股都給你了”這樣的謊話。

    通過電話,滾圓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我雖然不知道你要那么多萬科原始股干什么?

    但你能把步步高超市做那么大,直覺告訴我,你不只是吃波股票紅利那么簡單。

    所以將來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從我老婆那里把這股票的使用權拿過去。

    甚至干脆點把股票買走也可以。別擔心,我剛和她交代了的,我的話她一定會聽。”

    林義沉吟了下,問:“需要我做什么?”

    等的就是這話,滾圓也不客氣,“還是我心里最放不下的東西。你幫著留意下我妻女,如果她們能從白紙里豐富人生,就不要去打擾。

    如果實在遇到了困難,只要不出原則問題,你看我情分上幫一幫她們。”

    “好。”

    滾圓接著又說:“還有我那親生女兒,雖然丑是丑了點,但畢竟也是我血脈,我給她存了一筆錢,不多,就100萬,等她十八歲后,幫我轉交給她。”

    面對這拳拳父愛,林義有些小感動,于是爽快地又說了聲“好”。

    交代完,滾圓最后說:“明天那私人偵探吉岡會聯系你,100萬他會幫我轉交給你。

    至于我這哥們你用不用,你自己拿捏分寸。不過多說一句嘴,他從警校畢業,在偵探這方面很有才華的。”

    說完,滾圓突兀的來一句:“你說人死后,是埋在陽光地方好?還是背陰的地方好。”

    林義頓了頓,就建議說:“膽子小,就熱鬧的地方、陽光的地方好;要是想干壞事,還是背陰的地方好。”

    聽這新奇的論調,滾圓當即哈哈大笑,好一會兒才說:“林老弟,時間到了,有緣下輩子見。”

    說著,電話那頭的滾圓直接把手機電池取了出來。人躺在床上,趁著大腦還沒完全昏沉之際,努力的回想樓經理及兩個女兒的音容樣貌…

    …

    而這頭,握著又恢復了平靜的諾基亞,林義偏頭瞅向了外邊黑布隆冬的夜色,想找一顆流星,努力了半天,卻影子都沒見到一個。

    呆滯了半宿,覺得有點困乏了,才把枕頭橫放,又睡了下去。

    睡前在想:

    “一個人如果死得快樂,如果認為死是一種恒久的解脫,世人就不應為他嘆息。

    因為快樂的死亡總好過靈魂里面最深層次的疼痛,有朝一日,對生命也心不在焉了。UU看書 www.uukanshu

    死亡是極致的美麗,死亡等于拒絕一切理解。

    雖然這不正確,但這或許這就是他選擇自殺的原因吧——為了解脫。

    感嘆一聲,生活呀,不是你活過的樣子,而是你記住的樣子。”

    …

    這個夜,對于滾圓的離去,經歷過太多起伏的林義因為有足夠的心里準備,倒也不覺得悲傷,只是有一種遺憾和無奈。

    第二天清早,盧博士就打電話給林義,問還在不在東京。

    林義回答說還在。

    盧博士又問,“他為什么不回國安葬?”

    林義回答:“他說國內有樓經理母女在,想干點壞事都放不放開手腳。”

    盧博士無語了好半晌,說了句“世事變,人世無常”,才把電話給掛了。

    …

    參加滾圓葬禮的時候,林義見到了吉岡偵探,外表看是一個很敦厚的人。這讓林義不由心生感嘆,又是一個欺騙天賦很高的人。

    林義問關平,“你怎么看,這人要不要用?”

    關平嚴肅地點了點頭,“交給我,能用。”

    “行,那這人就你帶走吧,好生培養培養,他的本土身份說不定還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ps:均訂18個,各位老同志別只是口頭叫好,來起點支持下吧。

    真的是一直用愛在發電,心里很苦。

    另外,各位大哥們看其他大神的書的時候,順帶也幫著推薦下本書,感激不盡!

    今天應該還有

    求訂閱!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