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九十八章,睡覺

從1994開始
     夕陽蹣跚地靠近山的另一邊,柔和的光芒里,一襲青絲在晚風中散亂著,林義覺得身側的女人甚是美。

    惠福東路上的“小香江”茶樓、當鋪、屋邨、士多、茶行數十個,高度仿照香江的市井風貌,傳說中的復古大片隨手說來就來。

    “老馮茶居…”林義念叨了下這店名,就詢問:“這家怎么樣?”

    蘇溫看了眼店名,說好。

    老馮茶居非常有時代特色,六、七十年代的裝修風格,擺放了很多以前的玩具、日用品、家電器,還有不同環境情景的擺設,充滿生活氣息。

    每間“鋪面”都有不同主題的布景,店里的通道還鋪上了石磚,加上路邊的欄桿和街角的老綠色郵筒,更令人仿佛置身于老香港街頭。

    蔡瀾雞球大包,這個菜是蘇溫的最愛。超大一只,大到撐滿了整個蒸籠。

    女人洗個手,擦凈后干脆利落的把兩個雞腿撕了下來,一人一個。

    蘇溫說,“這道菜的來頭很大,是馮師傅以前在北角鳳城做大廚時,蔡瀾專程找他做的,這味道就算放在香江都是能排得上號的。”

    這女人很少有這么稱贊的東西,林義當即撕咬一口,嫩、滑、香,爽口,確實是稀罕貨,同時也有些訝然,“你曾來過?”

    “嗯。”

    “那你剛才還跟我在街頭迷糊,也有選擇困難癥了嗎。”

    看小男人臉上故意填充不滿,女人只是溫溫一笑,說“好久沒有這樣靜心地走在街頭了”。

    蘇溫可能真的熟悉這家店,點的菜都挺有特色。

    全手工制作的古法千層糕,味道有點像流沙包,能吃得到沙沙的咸蛋黃。賣相好看,味道也充滿了濃香。

    還有馳名砂鍋云吞雞,清遠雞加8只鮮蝦云吞。女人介紹說每只云吞里至少3條蝦。雞肉已燉的軟嫩無比,雞湯清甜。確認過味道,粵菜里少有的經典。

    吃到久違的美味,林義甚是心歡,兩人先是就著這條街的美食私語了一番,而后又商議了這次去南洋淘金的細節,氣氛恬淡而又溫馨。

    飯到中間的時候,

    蘇溫知道林義愛吃雞中翅,把兩塊雞中翅夾他碗里,好看的眼瞼垂了下,隨即問:

    “你會給孩子取名嗎?”

    這突然的轉折,讓林義有點愕然,看了眼安靜的女人,不動聲色問:“一一的名字不是你取的?”

    蘇溫搖搖頭,說一一的大名是自己父親取得,小名是母親取得。名字雖然好聽上口,但女兒的人生有些苛刻,她說接下來的孩子不想讓他們取了。

    說到這,女人似乎看透了他的小心思,遂說:“這幾天我琢磨了很多名字,但沒一個遂心的。”

    林義一時也搞不懂這女人的內心想法,是真的不會取,還是因為糾結孩子的姓氏問題?

    孩子姓什么,在咱中國都是理所當然的跟父姓。但到了自己這就犯難了,畢竟兩人心知肚明,自己不會光明正大娶她的。

    要是自己一口決斷孩子姓蘇,那這女人會不會覺得自己不夠看重她們母子或母女。

    雖然蘇溫是個識大體、拎得清的人。但她畢竟是個女人,涉及到一些敏感問題時,再高級的女人也是一樣,心思還真的難猜。

    思索了會,靈機一動突然想到了宋梅夫妻給孩子取名時的辦法。

    于是說,“如果是男孩,就跟我姓林;如果是女孩,就跟你姓蘇。

    當然了,咱也可以換過來,你覺得怎么樣?”

    接著不等她開口,又補充道:“姓氏我解決了,名你取。這樣孩子既得到了父愛,也享受到了母愛。”

    看小男人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蘇溫莞爾一笑,也沒猶豫就同意了他的想法,說自己回去準備好好看一遍詩經,爭取得個好名字。

    飯恰到尾聲的時候,林義準備去個小廁,經過大堂時,忽然聽到有人喊他名字。

    而且不是一個人喊,而是兩個人幾乎同時在招呼自己。

    轉過頭,看到孔教授那張迷惑的臉,林義差點就掉頭跑了。

    咬咬牙,林義問,“這么巧,您老也在這里吃飯?”

    孔教授說不是。

    林義頓時了然,裝著迷糊,靠近一步小聲問,“又在跟蹤蘇經理?”

    孔教授第一時間沒回話,圍著他轉半圈反問:“林小子,你怎么出現在這?”

    林義無語,這人雖老,卻不糊涂啊。于是指了指靠窗邊跟自己打招呼的金妍,就說:“和我同學來的。”

    聞言,孔教授細細打量了一會兒金妍,探頭八卦道:“小子,你換女朋友了?”

    林義本想隨意說“是”敷衍了事,但當看到這老太太兩眼深處一閃而過的精光。

    立馬說:“沒呢,我們認識都好幾年了,您還不了解我么,對待感情特別認真的。”

    “真不是?”

    “真不是,您看到那女孩旁邊的中年人沒?那是羊城市委的大官,我一做生意的在這趁熱乎呢。”

    說著也不跟她多墨跡,就問:“跟蹤到蘇經理了沒?”

    孔教授看了看那邊一直望向這邊的女孩,回答說:“這次不是跟蹤。她打電話說不回家吃晚飯,按照以往經驗,那晚上肯定不會回去了,我就出來找找。”

    林義裝著驚訝,“啊!羊城這么大,您老這樣子找,不是大海撈針呢?”

    老太太扯個褶皺臉笑說:“林小子,這你就年輕了。我女兒是個好靜、念舊情的性子,吃飯喜歡往熟悉的地方跑…”

    服氣,聽這入骨三分的分析,林義頓時服氣了,姜還是老的辣。同時也心驚,自己要不是剛好出來廁所遇到她,說不定還真堵包間里頭了。

    生怕耽誤時間太多,蘇溫出來找他,于是對孔教授說:“這分析好有道理,但我告訴您啊,今天可能錯了。

    一下班,我在窗戶邊就看到蘇經理上了一輛寶馬走了,不可能在這附近。”

    生怕她不信,于是加尖一句,“您不信可以問問沈珂,她也看到的。”

    聽林義這么說,孔教授想起了不久前沈助理說的話,和林小子的說辭差不多,頓時信了幾分。

    老太太最終看了看窗邊的金妍,又環視了大廳一眼,念念叨叨走了。

    看到離開的背影,林義松了一口氣,走過去打過招呼問金妍:“這么巧啊,你也在。”

    經過介紹,林義才知道一身氣質非凡的中年男人是她父親,是一名外交官,剛回國有事,順道來看看女兒。

    今晚問他怎么不帶艷霞一起出來吃飯啊,林義就說今天和一個堂姐吃飯,不方便。

    …

    離開餐廳時,為了不引起意外的麻煩,林義兩人是從后門偷偷摸摸離開的。

    回去的路上林義還玩笑說:“孔教授要是再這樣偶遇我一次,估計就不好脫身了。”

    對此,蘇溫只是風情一笑,那我見猶憐的樣子,把林義看木了,頓時就說不看電影了,咱回去吧。

    這露骨的暗示讓女人好氣又好笑,安靜盯著觀摩了他會,看到林義認慫了才說:“小男人,你一點情趣都沒有。”

    來到電影院,兩人這次的運氣不錯,剛好下一部電影放的是《甜蜜蜜》,陳可辛導演的,黎明和張曼玉主演,里頭還有楊恭如和彌勒佛曾小炮。

    這電影女人看得很認真,中間蘇溫把頭枕在他肩膀上,盯著屏幕的眼眸滿是流光溢彩。

    電影很好看,以至于看完甜蜜蜜的蘇溫意猶未盡,對著火燎火燎鬧著要回家的林義說:“小男人,你要是討我歡心就再陪我看一部。”

    悲乎哀哉,呼天搶地,林義只得“含淚”答應。

    看完兩部電影,回到家已經很晚了。一進門,看到反身就把自己按在門板上的小男人,那雙紅紅的眼睛讓她有點害怕。

    于是央求說,“家里已經半個月沒收拾了,先搞衛生。”

    林義頓時不干了,斜眼掃了還算干凈的屋子一下,就嘟囔道:“先湊合吧,完事再…”

    直來直去的言語,蘇溫還是有些抹不開,紅著臉偏個頭,堅決要搞完衛生再睡覺。

    沒法,只得搞衛生。

    女人很會來事,搞完客廳,掃廚房;掃完廚房,收拾房間,換被套,換沙發套,拖地板…

    五花八門,無窮無盡…

    看她上癮了,還要去清洗衛生間,林義就提醒:“女人,都凌晨2點了,不睡嗎?”

    蘇溫背著身子,靜靜地無聲笑著,不搭話,一直忙活。

    …

    等清洗完廁所,女人準備起身的時候,忍了一晚上的林義把門給堵住了。

    就問,“是不是接下來又要洗澡,然后說太累了?”

    看到小心思被道破,蘇溫知道今天不能再蠻來了,UU看書 .uukanshu.com 決定打感情牌,輕環著他,微仰頭柔聲說:

    “小男人,都快凌晨三點了,我很困,早點洗漱睡覺吧。”

    嗯哼一聲,林義當即惡狠狠地說:“睡覺,都這點了,還睡什么覺啊,來,咱們再疲憊點,等天亮睡個好覺。”

    于是不管不顧,把女人按在墻上,打開熱水淋浴,就那樣啃了起來…

    …

    凌晨四點,女人有些氣急,“小男人,放過我…”

    凌晨五點,女人累趴了,看著還留戀自己耳垂的身影,坑坑巴巴擠出幾個字眼,“小男人,你情趣過頭了…”

    凌晨六點,林義腰酸背疼,打個哈欠說,“睡覺…”

    蘇溫迷糊著眼睛,癱軟著嘀咕,“還沒洗澡。”

    ps:前兩天調整狀態,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