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一百九十九章,回憶

從1994開始
     再次睜開眼睛,外邊正下著大雨,看了看電子表,下午三點過。

    起身的時候,感覺兩側的腰有些酸疼,就連神秘地方都空虛的緊,平時鼓鼓囊囊的,現在被榨干的只剩一個皮包蛋了。

    唉,林義搖了搖頭,一時貪歡,發力過猛。不該把這女人挑的完全動了情的,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太銷魂了,吃不消吃不消。

    起身,穿上衣服,洗漱完來到廚房的時候,蘇溫正在炒紅菜苔。

    倚靠著廚房門,看了會中規中矩的廚藝,林義問:“你大概幾天能把這邊的事情安排好?”

    蘇溫回答說,羅湖購物中心和.歐尚shoppingmall,來回跑大概要兩天的樣子。

    吃飯的時候,女人告訴他,昨晚她做了個夢,夢到發大水,滾滾洪水里翻騰著一條龍。

    龍?難道是兒子?林義緊吧緊吧嚼了根青菜,有點不死心地問:“那龍是公的還是母的?”

    蘇溫安靜看了會他,“龍鳳呈祥,龍也分公母的嗎?

    你這么不喜歡兒子嗎?”

    林義含糊著回答,“也不是,主要是我太年輕了,男孩子太調皮不好帶。

    女兒多好啊,要是和你長的一樣美,那我多有成就感。”

    吃完飯,沈珂開著車來了。蘇溫說耽擱了一天工作,然后收拾著要走。

    臨走前,林義囑咐,這段時間注意飲食,避免吃不利于嬰孕的東西。

    同時把從日本帶回來的兒童讀物和畫畫書給她:“當時不知道買什么好,想著這些一一應該會喜歡。”

    接過禮物,蘇溫滿心歡喜,覺得這是她這幾年接受到的最好的禮物。東西雖不值幾個錢,但意義重大,代表著林義接受了她身后的拖家帶口。

    頓時感動的放下了矜持,主動環抱著他,眼眸帶水的盯著他,“謝謝你,我的小男人。”

    聽到破天荒多了兩個字“我的”,林義小啄了她一口,就說:“人在下面等你呢,快去吧。”

    …

    中大門口的書店正在升級,

    林義到里邊細致的逛了逛,他發現禹芳確實挺有想法的,思維活泛而又細膩。

    就著現場和幾人探討一番后,禹芳知道林義每天有閱讀報紙的習慣,于是把一摞報紙給他時還開玩笑說:

    “學弟你這報紙賣錢都可以養活一大家子了。”

    林義笑了笑,隨即反應過來,問:“你也想看?”

    被點破了,禹芳有點不好意思,但也就那么一下下,隨即坦誠道:“確實想看,但你沒開封,我不能看。”

    林義看了會對方,隨即說:“以后你可以隨便翻閱,只要不丟失錯亂就行。”

    回到三樓,林義問大長腿:“在書店兼職習慣嗎?”

    女人說還好,長這么大自己能親手參與一件事,覺得很有意義。

    林義頓時就開玩笑說,“要不你以后也經商算了。”

    聽到這話,鄒艷霞第一時間沒回答,沉默著拿鑰匙開門,進屋換了鞋子,接著洗手給林義倒了杯熱茶,坐在他身邊的時候,才盯著他眼睛細聲問:

    “你真的希望我將來去經商嗎?”

    看她這么慎重,林義有點懵,但隨即明白了她的想法,自己曾說過,不喜歡經商到處奔波不顧家的女生,不喜歡大嚷大叫說話不過腦子的女生,也不喜歡穿背心搞體育運動出一身汗的女生…

    兩世以來,這些她都遵守了…

    而現在說要她去經商,是不是意味著要推開她了?

    再說她這不爭不搶、無欲無求的性子,也確實不適合經商。

    雖然自己只是隨意一說,但她卻看得比天還重,林義頓時后悔自己說話沒個把門。

    喝了一口茶,林義示意她脫掉鞋子往沙發里邊坐進去些,大長腿有些不解,但還是把鞋子蹬掉靠里邊移了移。

    林義什么也沒解釋,只是隨身躺下,把頭枕在她大腿根部,拱了拱,瞇著眼睛開始回憶。

    前生,這女人的高考分數比自己高了十來分,本來第一志愿是華東五校。不過與今生一樣,后來也改了志愿,偷偷摸摸和自己填報了一個學校。

    但事與愿違,自己的第一志愿落空了,讀了第二志愿,好在這學校也不差。

    大學畢業后,鄒艷霞問他想做什么?林義那時候在考慮大伯一家子的建議,要不要去邵市一中教書,于是隨口說“可能去我凱哥學校教書吧”。

    后來女人通過努力,進了邵市一中當了英語老師。

    但自己卻經過深思熟慮后,有些不甘心當個日復一日、重復工作的老師,一鼓作氣跑去了深城。

    得知這事后,女人哭了一場,然后又咬咬牙,偷偷摸摸面試特區的高中英語老師崗位。

    第一次失敗了,原因是上課缺乏互動。

    回到邵市一中,大長腿邊自己給學生上課,也邊聽其他老師講課。目的是總結經驗,她知道,深城的教育不同于內地,更加注重德智體美勞,所以她在這方面用了心。

    功夫不負有心人,第二年她終于進了羅湖區一所高中。

    那時候,當女人走到他面前,說自己也來了深城時,林義才恍然大悟,才敢確認內心的猜疑,這女人果然愛上了自己,果然是自己去哪,就跟去哪的。

    只是那時候自己已經和那禎在一起了,心里五味雜陳。

    不過后來的后來,自己沒再五味雜陳了,開始腦殼疼了。

    因為異地戀的緣故,一個京城,一個特區,林義最后還是敗給了大長腿,心甘情愿的做了她的枕邊人。

    其實,與其說敗給了大長腿,還不如說舍不得放棄這女人。

    然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三人開始了試煉征途…

    …

    女人開始還以為他在假寐,但看著呼吸慢慢變得勻稱有節湊,尤其是后來林義翻身,伸手環抱住自己腰身的時候,心一下就放輕松了。

    …

    吃完晚餐,林義說:“我要去一趟南洋。”

    女人輕聲問,“要去很久嗎?”

    “不會呆很久,大概半個月就會回來了。”

    說到這,看大長腿緊了緊薄薄的嘴唇,于是連忙補充說:“不過15天這是最壞的情況吧,我會爭取早回來跟你過生日。”

    想到自己再過10天就實打實的20了,要吃21的飯了,女人給他夾一筷子菜的時候“嗯”了聲。

    ps:最近生活日常有點多,三月會加快點節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