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零三章,最毒婦人心

從1994開始
     夜幕降臨,逛了一圈步步高電子的林義,在霓虹燈里回到了中大。

    宿舍出乎意料的冷淡,里邊就李杰一個人貓著,此時正抖著個俊俏中分、守著座機在打電話。

    看到林義進來,指了指書桌上的紅梅煙,對他擠眉弄眼一陣,就繼續和電話那頭的妹子口嗨了起來。

    今晚雖然吃喝的很節制,但奔波了一天,身上膩膩的有些疲憊。帶上新買的牙膏,把淡黃色毛巾搭肩頭,端著臉盆有氣無力的去了澡堂。

    這個點洗澡的人不多,但為數幾個也是非常鬧騰,長毛巾搓著背,幾個屁股光在那里圍成一圈,搖著車把嘻嘻哈哈的跳起了秧歌舞。

    這場面,真是毀了三觀。

    笑呵呵圍觀了會,就著熱水細致的擦了遍香皂,從里到外洗漱一番,渾身暖洋洋的才恢復了點氣力。

    拾掇拾掇回到寢室,李杰這小子竟然還在打電話,再次拒絕了遞過來的紅梅,林義一骨碌爬到床上,抄個雙手放腦后呆望著天花板躺好,無聊的聽了會,發現李杰的風騷對象竟然不是曠藝林,心里也是嘖嘖驚奇。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杰喜氣洋洋一連幾聲“goodbye”、“bye”、“seeyou”掛了電話。接著也不閑著,雙手攀向林義床沿,就把那中分頭悄無聲息地探了過來。

    嫌棄的打了一把,林義就問座機什么時候安的?你這樣你浪,不怕曠藝林知道嗎?

    李杰告訴他,座機是新安裝的,主要還是趙志奇的功勞。

    而說到女人的時候,李杰說這妹子是他高中時的學妹,給他寫了三年情書了,一直追求他。

    林義不敢置信,“你這么牛氣,曠藝林知道嗎?”

    李杰答,“知道啊。”

    林義樂呵了,“沒吃醋?”

    李杰眼珠子暈暈的轉了一圈,“有什么吃醋的,追求她的男生多了去了,我都還沒把醋吃完…”

    兩人叨逼叨逼一番,林義才知道趙志奇陪陳明清竟然去了自己書店,準備考托福。

    談到晃停的時候,

    只見李杰歪著個嘴咧得很大,用特別八卦的腔調說:

    “我前天路過菜市場的時候,看到晃停和韓小偉媳婦兒一起買菜,兩人走在一起有商有量的。”

    晃停和穆佳佳一起買菜,林義對此一點也不意外,搭了下眼皮子問:“你肯定跟后頭追蹤了吧。”

    聽到這話,李杰屁股一拱也是翻到了床上,激動的手舞足蹈:“林大爺,你真是個活神仙塞,這你都能知道。

    那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拿這跳脫的活寶一點辦法也沒,但還是配合著問:“看到了什么?”

    李杰頓時彎腰,一副一般人兒我不告訴他的樣子低聲夸張說:

    “我滴個乖乖誒義哥,他們竟然同居了,同居了知道吧,同居了!

    我貓門后頭瞄了瞄,兩室一廳的老舊房子,里邊還有黑色電視機,縫紉機…

    親媽耶,真是我滴個乖乖。”

    抹了把濺到臉上的唾沫星子,林義恨不得一腳把他踹到地上,不得不往里頭擠了擠,離這熱情的頭遠了些,才問:

    “這事除了曠藝林,你還和其他人說了嗎?”

    李杰連著搖頭,故意愣呆愣呆的表示,誰都沒說。

    …

    刀疤從瀟湘回來了,給林義帶來了一個消息,說以前在邵市打劫過林義的兩人找到了。

    林義當即站了起來,連忙問:“他們人在哪?”

    刀疤回答,“在東莞塘廈。”

    “怎么跑那去了?”

    刀疤看了他眼,支支吾吾張了張嘴,沒出聲。

    這樣子讓林義皺了皺眉,沉聲道:“就我們倆,盡管說。”

    踟躕的看了林義一眼,刀疤告訴他,搶劫的兩人之所以在東莞塘廈,是因為“杏嫂”也在塘廈,還有她那個在邵市當高級“公主”的侄女…

    (這里說下,曾有一章12000字被屏蔽了,所以…)

    聽到她那個如花似玉一般的侄女也在,林義分析了下這個組合,頓時會意,這些人肯定在那里繼承了老本行,開了新時代的勾欄院。

    同時也明白,“你意思是說,他們是杏嫂派來搶劫我的?”

    刀疤回答:“對,根據線索分析,我是這么認為的。”

    林義想了想,感覺有些不對,既然是那女人派來的,那當時兩人怎么只把自己打暈在河灘,搶了錢卻沒造成實質傷害?

    不是自己矯情,但這有點說不過去。

    還是說,兩搶劫犯有自己主意,臨時留手了?

    把這想法和刀疤溝通一番,后者也覺得事有蹊蹺…

    最毒婦人心啊,沒想到自己把她設計得離了婚、丟了體面工作、背井離鄉,反過來就坑害了自己一把。

    得,自己不是壞人,可也不是圣人,這仇得報啊。當即同刀疤合計合計,怎么樣徹底把這伙人送進去。

    關門商量了一番,兩人拿了3個方案出來,但選了一個難度最大的、最解氣的方案實施。

    晚餐是大長腿做的,一個粉蒸肉,一個西紅柿炒雞蛋,還有一個黃瓜湯,簡簡單單。

    兩人邊吃邊聊最近發生的瑣事,鄒艷霞說:“益陽那個大胖子老鄉瘦下來了。”

    林義也是好奇,“美不美?”

    女人片了他眼,刻薄的撒歡:“美和丑關你什么事?你敢去追嗎?”

    林義差點吐口老血,心想老子有錢,在人民幣這爸爸面前,哪還有美和丑哦,不存在的,都是躺著就把事干完了。

    當然了,心里雖然這樣想著解解氣,但還是一臉笑意給女人夾塊了瘦肉。

    飯到中途的時候,鄒艷霞跟他說了一件事,金妍參加了學校的化妝比賽,還缺一個模特。

    小口小口喝了碗湯,林義假裝沒聽到。女人頓時不干了,把薄薄的嘴唇片起老高老高,又輕聲復述一遍:“金妍還缺一個模特。”

    林義還是沒聽到,優哉游哉吃著菜喝著湯。這個無視她的樣子,女人氣不過,細胳膊一伸,把三個菜都歸到一邊,不給他夾。

    看了看三個菜,看了看清冽的女人,林義眨巴眨巴眼有些無奈,“我一分分鐘幾千萬上億的大企業家,還去當模特不合適。

    說說吧,你是不是又打賭輸給了冷秀,把我給賣了?”

    聽到“賣”字,女人偏個頭,有點不好意思,不開口干脆來個默認。

    吃完飯,兩人蹭蹭蹭下樓去散步的時候,剛好碰到了孫念一行人。

    孫念看到肩并肩、和諧的像一幅畫的兩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又抬首望了望通往書店三層的樓梯,罕見的立在一邊,繞著淡黃色雙肩包沉默不說話。

    林義沒在意她,倒是對曠藝林身邊的男生多看了一眼,長相氣質都不如李杰。但高大有氣勢,這就是物理專業那個癡情男吧。

    也不知道他們具體是什么關系,朋友還是?好像哪種友誼都不關自己事。

    所以林義點點頭和她們打過招呼,就拉著大長腿手腕慢慢吞吞走了。

    ps:最近有事,三月老媽年紀大了,身體毛病多,這章不想碼的,但覺得停2更兩天了,有點對不住大家,就用手機在醫院過道碼了一章,讓大家安心,沒有太監。

    還有兩宿舍的人物命運問題,三月都有安排的,大家不要覺得意外。

    大家繼續往后看就知道了。

    六月要拿全勤的,這月太咸魚,才更了8萬字,不過大家票也一樣不多,也就不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