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零四章,都是大人物

從1994開始
     拗不過大長腿的央求,林義最終還是答應了她去當化妝模特。

    看林義無奈應允了,鄒艷霞也不閑著,晚上不僅挑了幾個他最愛的菜做了夜宵,還花樣百出的切了個水果拼盤討好他。

    緊在身側喂他吃了一顆草莓,大長腿盯著他的眼睛,細聲說:“以后不會了。”

    聽到她的承諾,以及她內心的獨白,林義沉默了,心里頓時有點戚戚然。

    沉重。

    兩世加起來,這女人都跟了自己幾十年了。除了和那禎不對付外,幾乎沒給自己找過麻煩和不快,反而一直跟在自己身邊鞍前馬后,任勞任怨。

    人心都是肉長的。這瞬間,林義為自己今天拒絕了她那么多次有點過意不去,于是也挑了兩顆草莓,在女人愣神中安靜喂她吃完。

    看著細嚼慢咽的清冽女人,林義輕輕拍了拍沙發,示意她往里邊靠點,然后在鄒艷霞面紅耳赤里,輕輕平躺在了她懷中,頃刻,四目悄無聲息的對視著。

    林義說,“你是了解我性子的,喜歡靜靜的過日子,不愛出風頭。”

    講到這,林義頓了頓又說:“等忙完這段時間,我們去旅游吧,你有什么特別想要去的地方沒?”

    聽到旅游,大長腿欣然向往,薄薄的嘴唇勾個微淺的弧度,認真想了一番就說:“我想去廈門海灘看看。”

    選了這么個地方讓林義有點訝異,合著這女人又被冷秀給帶偏了,平日里肯定被嘰嘰喳喳的灌輸了廈門多好玩的思想。

    不過林義也沒反駁,或提出去其他地方的建議,畢竟旅游對他來說,哪里都一樣,于是點了點說“好”。

    化妝大賽的獎勵很豐厚,特等獎竟然是去西班牙馬德里七日游的雙人票。

    一等獎也不差,不僅有一套名牌衣服,還有個名牌包包。

    二等獎要差了許多,僅僅一個包包,但也價值不菲…

    看完獎品單,林義心里也是驚嘆,這次活動肯定是找到了大金主贊助。

    難怪金妍要參加,

    以她愛周游的性子,估計就是奔著旅游票去的吧。

    …

    3、4節課是管理課,第三節課下課間隙,孫念從前排移到了林義左邊。

    坐下后,先是給她自個剝了顆紙包糖,然后擺一粒放林義跟前。

    接著孫念拿出一本便簽就開始寫:我參加了化妝比賽,來給我當模特,本小姐有賞。

    林義看完回了張字條:我答應金妍了。

    孫念繼續:那半掛的給了你什么優惠,我雙倍,來幫我吧。

    林義:不是優惠的問題。

    孫念:那是什么?

    林義:做人的信譽問題。

    孫念不死心:我還是處子身,換你。

    把紙條雜糅,林義無語,懶得回了。

    眼瞅著身邊這男人無動于衷,孫念換了話題,最后寫:你和那女的同居了?

    被這女人死盯著,林義想了想回了張紙條,上面簡簡單單就四個字:嗯,同居了。

    四個字不大,也不長,更不復雜,卻讓孫念凝神了許久。最后噔嘣一聲把含著的紙包糖咬碎,收好便簽,安靜的等待第四節課到來。

    管理課在盧博士嘴里滿滿的都是藝術,一節課時間過得飛快。

    下課后,從講臺上下來的盧博士,用那涂滿粉筆灰的右手扶了扶金絲眼鏡,走過來攬著林義胳膊就往外走。

    盧博士邊走邊說,“樓經理的酒店新進了一批極品2頭鮑,我們去嘗嘗鮮。”

    提到樓經理,林義就想起了滾圓的囑托,從日本回來這么久了,還沒見過這女人,也不知道人家過的怎么樣?

    于是說:“好。”

    經過教學樓一樓大廳的時候,林義碰到了鄒艷霞一行三人,想到她將來打算考研留校可能需要盧博士的幫助,就發出邀請:“請你們吃飯,去不去?”

    林義的突然招呼,讓盧博士愣了下,不過人家也是人精,下一秒也馬上熱切招呼三人一起去吃飯。

    金妍和冷秀很有眼力見,笑笑推搡一番說不用,就留下大長腿走了。

    車上,林義鄭重的介紹了大長腿。盧博士透過內視鏡看了滿臉羞澀的鄒艷霞一眼,意味深長的笑說:

    “林義,你早就該叫上鄒艷霞同學了。”

    盧博士這飽含意味的話一出,原本就潮紅的鄒艷霞,嫩白的臉皮脹得更紅了。雙手一時都不知道往哪里擱好,后來看了身邊這人一眼,有樣學樣,也把雙手交互在膝蓋上,心緒才慢慢安定下來。

    樓經理變了,變化得讓林義驚愕不已,以前多么風情的一漂亮女人啊。現在眼眶內陷,顴骨突出,皮膚素糙。

    估計要是有陣大點的風,都能在天際飄飛了,活脫脫的一個紙片人。

    另外還有一個變化,樓經理在著裝風格上較之前也有了很大不同。以前一天一換的華麗衣服都不見了,身上著一件灰撲撲的素衣,有點黯然的味道。

    看來滾圓的離開,把這女人傷的很深。

    進包間,點了菜,要了壺春茶,耍著嘴皮子,沒一會兒就把焦思佳和唐奇夫妻等來了。

    多了兩個女人,大長腿終于有了伴,再也不用裝著很認真的聽兩男人叨逼叨逼。

    今天酒樓的客人比較多,樓經理只是陪了幾人一杯就不得不出去忙乎。

    2頭鮑味道確實不錯,林義給大長腿夾一個后,就把她托付給了焦思佳導員。后者也是會意,緊著鄒艷霞就開始了和她講家長里短。

    就餐期間,盧博士分享了一個喜訊,他在國際經濟類頂級刊物《世界經濟》發表了兩篇份量極重的文章。

    因為這兩篇論文,盧博士最近電話不斷,不僅有市里的省里的,還有京城老同學的、老師的,甚至有更上層的經濟類咨詢。

    聽到這個消息,林義有點明白過來了,難怪盧博士在股市里大放血后,今天點餐還這么奔放,原來是在學術上取得了可喜可賀的成績。

    說著“恭喜恭喜”,跟著眾人祝賀了盧博士一輪,林義思緒一動,頓時福至心靈,開始在琢磨:

    隨著沃爾瑪、家樂福、麥德龍等世界零售業外資巨頭進入國內,憑借規模、資金、實力等方面的優勢,不計成本地跑馬圈地,采取各種手段擠壓本土零售企業。

    在外資享受“超國民待遇”的同時,實力弱小的本土企業則得不到資本支持和稅務優惠。這樣下去,必然是國際商業大鱷迅速占領流通業的主渠道,而本土流通企業將無路可走。

    從95年以來,面對各地方政府的差異化區別對待。林義一直不爽,一直覺得不公,一直在思慮破局,也一直決定該為本土零售業做點什么。

    之前他雖然有這想法,但隱隱約約的就是找不到具體突破點。

    但盧博士的文章突然點醒了他,自己應該提交相關零售業議案,利用盧博士在經濟圈里的影響力擴散出去,建議國家“規范商業網點設施建設的立法”。

    但是要達到這一步,自己有兩個前提要做:一是成為全國人大代表,二是具備相當的社會影響力。

    其實,在一定程度上,這兩點相輔相成,也可以看成一點。

    當然了,這東西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到了一定境界卻也不那么難得。自己現在雖然追求低調,但等想出來時,也應該畢業了,也該到了出山的時候了。

    想到法案,林義就想起了前生王天耗時一年多,組織15位專家編寫的《商業大店法》,在新世紀初的“兩會”上親自交到時任商務部的家長手中。

    記得該草案一經提出,就因切中焦點問題引起極大反響,王天頓時成為眾所周知的“大店法名人”,并榮登那年“中國連鎖業年度人物”榜首。

    也因為這層金身,王天后來的商業路上免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收獲的好處是巨大的。

    其中最關鍵的是,國家有關部委參考《商業大店法》草案制訂的《xxx商業網點規劃管理條例》,在全國xx表決上獲得了通過。

    至于后來,王天又分別呼吁制定聽證法和反傾銷法,林義也可以依葫蘆畫瓢學學。

    二者都與我國流通產業的安全息息相關,到時候串聯多名全國人大代表的聯名響應,必定能引起高層及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林義很清楚的知道,正是在王天等業內人士的呼吁下,零售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戰略價值才被認識,本土企業也爭取到了更公平的生存環境。

    而自己要做的,不僅僅是照搬現成的,還得根據時代特點創新,提前讓它們問世,讓本土零售業在與外資的競爭中,處于不那么難堪的位置。

    想到王天,想到這個自己一直關注、并保持尊重和重視的前生大佬,林義也有點好奇,于是借故廁所,離開包間給步步高超市的安保負責人打了個電話。

    問詢一番才得知,王天夫妻經營的水產品在湘潭市大受歡迎,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準備向湘潭下面的縣鎮擴張了…

    掛完電話,林義琢磨一番,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同時也感慨,這王天前生不愧是大佬,這種逆風開局還能把生意做的這么大。

    自己到底是小看對方了。

    也好,這次步步高超市的瀟湘戰略會議上也要大力進軍水產品的,是時候擠壓擠壓王天了,不然養虎為患,在自己的經營腹地出現一個類似的永輝超市可不美。

    吃完飯,辭別眾人,兩人肩并肩慢慢悠悠在廣場散步,感受著早期的廣場舞文化。

    逛了會,林義問:“今天還習慣嗎?”

    大長腿知道他關心的是自己和一眾老師相處的問題,“還好,開始有些拘謹,后面好些了。”

    散步中途的時候,有個大媽覺得林義挺眼熟,就試探著問:“你是步步高超市的林總吧?”

    這突然出現的人和問題把林義嚇了一跳,瞬間猜測這人應該是步步高超市員工的家屬。

    于是故作驚奇:“你也咯樣港?有好多人港我和他長得蠻像咧。”

    …

    瀟湘長市,步步高超市總部,林義召開了戰略布局會議。

    林義首先是聽取了趙樹生的總結報告:目前步步高超市在瀟湘擁有22家門店,省城8家,下面14家。

    下面市級城市除了懷化和湘西還沒有鋪設直營門店外,每個市的繁華地段都有步步高超市門店。

    而像岳市和株市,因為擊垮競爭對手、進而收購的緣故,在繁華地段擁有兩個門店。

    林義坐在上首位置問,“易初蓮花目前情況如何?”

    趙樹生回答:“謝家大小姐經過一系列調研后沒有采取實踐性措施,目前在長市的門店雖然還開著,但其人卻已經去了滬市。”

    滬市?莫不是這個女強人把易初蓮花的路線又調回到了原時空?如果真是這樣,步步高超市暫時可以松一口氣了。

    林義又問:“長市易初蓮花目前的經營狀況如何?”

    趙樹生說:“還是老樣子,要死不活。甚至在我們的輿論攻勢下,其營業額每況愈下。”

    不過說到這里的時候,趙樹生笑著看向林義:“謝家大小姐前段時間離開長市時,曾正式登門拜訪過我們總部,她還留下了名片,希望和你見一面,說向你取經學習。”

    把趙樹生遞過來的名片擱置一邊,林義沒太當回事,而是說起了今天的主題。

    主題有4個:

    一是按照原計劃,今年八月份前,盡快把店面覆蓋到湘西和懷化,實現全省互通有無。

    二是在瀟湘這塊腹地經營開始下沉,門店直鋪到各縣和地級市。用土狼戰法搶占先機,建立壁壘,不讓其他巨頭到自己嘴邊刨食。

    關于二三級城市,林義強調說:“這里的消費者沒有大城市那么成熟,我們必須對他們的需求和產品結構的理解更到位。

    同時注意一點,在大城市,店里裝修要盡可能堂皇。但在小中城市則要適可而止,太高檔了,客人反而不敢進來。

    另外,在大城市消費者珍惜時間,對袋裝的食品是拿了就走。

    可在小城市,袋裝的香菇類和紅棗類等等品種,就是沒有散裝的好賣,他們時間充裕,一顆一顆動手選能帶來莫大的滿足和快感。

    針對這點,如果有些散裝的商品賣完了,我們干脆投其所好,把袋裝產品拆了包裝來賣……”

    第三,瀟湘地區的步步高超市結構升級,不僅要增加電器板塊,還得上水產品。

    到這里,趙樹生看了左邊的蘇溫一眼,有點擔憂的說:“電器這塊,我們和國美、蘇寧有異業聯盟協議,貿然撕破協議翻臉,可就…”

    沒聽完,林義就揮手打斷:“沒什么可就,遲早要走到對立面的,那還不如趁它們兩家立足不穩,強插一手。

    不過…”

    說到這里,林義想了想對趙樹生吩咐到:“不過凡事都講究策略和方法,我們爭取拉攏一家打一家。

    畢竟我們步步高超市在整體定位上和它們千差萬別。

    我們打的是市場組合拳,并不是純粹意義上的生活超市,也不是純粹的百貨,更不是純粹的家電,我是把這幾樣組合起來做成一個小的摩爾。

    出了瀟湘市場,大家還是朋友,可以合作的盟友。生意嘛,講究有競爭才有合作。

    而國美和蘇寧不一樣,它們的相同屬性已經注定了是死敵,不存在合作的可能,只有死磕。

    所以定位不同,這也是我們的機會,也是這次翻臉的資本,至于具體怎么樣,就靠你們去談判了。”

    提到水產品時,林義特意提及了湘潭的王天,實行重點關注,徹底打壓。

    林義決定不能再慣著了,一定要把危機扼殺在萌芽里。

    第四個主題就是全面進軍贛省,這也是下半年的重中之重。

    而進軍贛省,公司管理層部署了首先攻陷省城南昌的策略,然后居高臨下,拿下贛省市場。

    林義還形象地稱之為——“噴淋式打法”。

    ……

    下面播報一則簡訊:受季風影響,未來一周羊城多雷雨天氣,間中雨勢較大并伴有短時強降水、雷雨大風等強對流天氣…

    聽到這則早間新聞,在沙發上躺尸的林義沒好氣的輕拍了下一臉歡笑的大長腿。

    臨了,不情不愿的起身,伸個懶腰開始嘟囔:“這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鬼天氣,我被某人害的還要去走貓步。”

    鄒艷霞勾嘴一笑,從茶幾上拾起一顆荔枝剝開,接著熟稔的放他嘴里。

    林義小氣哼哼的打開她手,荔枝只咬一半,另一半直接塞女人的小紅唇里,接著手一撫把她薄薄的嘴皮子給封上。

    然后嚼吧嚼吧口里的半邊荔枝,在大長腿的白眼中走人。

    金妍對特等獎有著孜孜不倦的追求,有事沒事拉著林義練習模特步,走累了就給他化妝,配衣服、鞋子、褲子和發型。

    要是只有一個金妍折騰也就算了,但是冷秀比金妍還熱情,不要臉的搞來一盒金粉,把四人抹得鬼亮鬼亮的。

    被林義拒絕的孫念,不知從哪里弄來了一俊俏男生當模特,這小伙子人高馬大,是長的真好,光論模樣不比趙志奇差。

    每次金妍給林義練習化妝時,孫念就把俊俏小伙也叫到旁邊坐下,接著操起眉筆開始了較量。每到這時,練習房這一角就有點怪異。

    曠藝林幾人給孫念壯膽,冷秀和大長腿也不甘示弱,從頭到尾奉陪,雙方誰也不搭理誰,但火藥味甚濃。

    憑良心說,孫念這女人不靠譜歸不靠譜,但化妝技術是真的好,就連林義這外行都看的出來,她比金妍厲害。

    好在金妍沉得住氣,也不氣餒,仍舊一絲不茍按照她自己的節奏走。

    金妍沉得住氣,但冷秀沒忍住,只見她嘚吧嘚吧率先發難:

    “哎喲,漂亮的小哥哥,你是哪里人呀?你怎么和這樣的女人攪和到一起了啊?…”

    聽到“這樣的女人”,孫念眼睛瞇了一瞬,但隨即又歸于平靜,她很理智,知道自己斗嘴再來三個也不是對手,干脆不搭理。

    一連幾天都是這個樣子,火藥味越來越濃。

    金妍的化妝技術雖然比不上孫念,但還是一路進了決賽。

    不過遺憾的是,只拿了一等獎,毫無懸念的輸給了孫念這一組。

    賽后,陸續從小禮堂出來的時候,林義一行人目睹了一場好戲。

    在草地上,那個俊俏小伙要求孫念陪他去外邊,但孫念不理睬。

    俊小伙頓時就來氣了,大聲斥責:“孫念你是想耍賴,是不是?”

    孫念回答:“哪里耍賴了。”

    小伙子說:“事先說好的,我給你當模特,你陪我去酒吧喝酒的。怎么著你不想認賬了?”

    孫念回答:“你是弱智嗎?當時從頭到尾都是你提要求,我答應了?”

    小伙子氣結:“可你不說話就是默認。再說因為你這事,我還和女朋友分手了,你的賠償…”

    孫念懶得聽,不耐煩地打斷:“你分手關我什么事?是不是你爸死了也要怪我頭上?

    滾!”

    聽到滾,聽到你爸死了,小伙子頓時高潮了:“你這臭三八樣的女人…”

    小伙子聲音特大,但還沒說出來就戛然而止了。只見孫念把淡黃色雙肩包往草地上一丟,也不知道怎么起勢的,幾下幾下就把高大小伙撂倒在地,接著奪過曠藝林的水瓶,擰開,一咕嚕茶水直接澆到小伙子頭上。

    同時還不忘警告:“你要是再敢胡言亂語一個字,我就撕爛你的狗嘴。”

    這一幕,當事人小伙子被嚇懵了,旁觀者也呆住了。

    誰都沒想到,這么漂亮的人兒說動手就動手,問題是還動手的這么干脆利落,這么漂亮。

    放過俊俏小伙,孫念伸手繞到腦后把暗紅色頭發扎起來,也不顧眾人圍觀,徑直走到冷秀面前,盯著,慢條斯理地說:

    “我很想知道,你的身手是不是有你的嘴皮子一半利索。”

    眼見這女人要動手,林義幾人嚇了一跳,都猜測以前孫念沒動手是因為顧忌面子,但今天面子沒了,只怕冷秀這身子根本不夠看。

    林義看了看那狼狽的俊俏小伙,覺得自己身材還不如人家壯實呢,估計也不夠打,但還是咽了下口水,悄無聲息地擋在冷秀前面笑說:

    “好身手,巾幗不讓須眉。”

    看到林義硬扯的笑容,孫念面無表情瞟了冷秀一眼,又安靜看了會他,出乎意料的,轉身提起雙肩包走了。

    …

    接到趙樹生報告,南昌首批門店成績不如預期。

    趙樹生分析總結說:

    “我們步步高超市在南昌沒有像在長市周邊那樣資源積累,完全是孤軍奮戰、水土不服。

    在消費者的調研、商品結構、供應鏈的匹配、成本控制都與設想出現了很大偏差…”

    見勢不妙,林義、趙樹生和蘇溫專門開了一個會議。

    一是在消費者的調研、商品結構、供應鏈的匹配、成本控制等細化方面進行手術,調整。

    另一方面,三人決定吸取國際零售巨頭的優勢,就是建立一個物流園,統籌管理。

    經過一番調研,一個投資1億元,集中央廚房、大家電倉庫、第三方物流、生鮮低溫倉庫等諸多功能為一體的綜合大型物流園,UU看書www.uukanshu.com 也將在一年內建成使用。

    物流園原本地點選擇郴市最好。但林義考慮到這里的齷齪,以及步步高超市總部搬到了深城的緣故,物流五園的地址最終定在了韶關。

    這里不僅面向瀟湘和贛省,還輻射兩廣和閩省全境。

    當趙樹生帶著物流園這個任務與韶關當地政府溝通時,當地家長大喜過望,他們可不是籠中鳥,對步步高超市這樣的知名企業還是有一定了解的。

    畢竟都在粵省政圈系統,不管是羊城與深城的步步高超市,還是羅湖購物中心,以及超大手筆的歐尚shoppingmall,這些人都是心知肚明,平時都是羨慕的緊。

    就地塊選址、審批和政策優惠與當地政府進行了洽談。溝通過程雖然也有扯皮,但相對沒有太大困難,一番商議,酒足飯飽之后,當地家長手一揮,一路綠燈。

    ps:第201和202章被屏蔽了…

    三月emm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