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零七章,維權

從1994開始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步步高電子早已向國家申請了專利保護。且由于步步高電子動用了大量的人脈、金錢攻關,很快就得到了肯定的批復。

    林義知道,這個專利填補了中國計算機存儲領域20年來發明專利的空白,是歷史性的一刻。

    聞聽這個消息,上面倆公司急了,向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了無效復審,并且拒絕向步步高電子繳納專利費。

    但是步步高電子贏在快人一步獲取了專利,面對這種無理的上訴,中國嚴肅地拒絕了。

    接受事實就要交專利費,好大一筆錢呢,這怎么行?

    此后,兩個公司與步步高電子一直糾纏著,官司從年中打到年尾,這也成為了全球閃存領域最著名的專利權之爭。

    這種混亂的狀況一直持續到大洋彼岸有動靜才停止。

    97年年底,在林義和王欣的攻堅下,陳兆良和喬布斯幫他們介紹了些人,拉了些關系。同時配合一家美利堅的游說公司,在花費了1000萬美金后,終于在兩家公司與步步高電子官司的焦灼期發力。

    12月1號,美國國家專利局突然回應,步步高電子獲得了美國的專利權。

    得,兩家公司看到這則新聞,頓時如喪考妣,老大哥都出來站隊了,這還玩啥呀。

    撤吧,乖乖繳納幾百萬美金專利費吧。

    ...

    雖然通過專利官司,讓以色列的M-Systems和新加坡的Trek服軟了。

    但并不代表步步高電子可以高枕無憂。

    眼瞅著步步高電子因為優盤而迅速發展壯大,許多的科技公司都開始研發類似產品,山寨模仿根本停不下來,妄圖在優盤的利益中吃上一口肉。

    根據目前情況來看,即便是外國大公司也不能免俗,諸如金士頓、PNY、索尼等巨頭也混雜其中。

    面對競爭的日益加劇,面對蔣華等人的擔憂,林義并未坐以待斃,反而興奮的以“專利維權”為名,向巨頭們揮刀。

    在會議上,

    林義明確告訴大家:“在這年頭想要拒絕盜版和不良競爭,是不可能的。

    別說步步高電子做不到,就算蘋果、微軟、摩托羅拉、三星等這樣的世界級巨頭也做不到。”

    說到這里,林義半瞇眼睛,敲著桌子,狠狠地開口:“雖然限制不了,但并不妨礙我們維權。

    在此我宣布,公司成立專門的維權部門,不論別個大公司也好,小公司也好,見一家不遵守規矩就給我告一家。

    尤其是那些國際巨頭,更不能放過。

    我的目的很簡單,也很明確。通過和這些巨頭們打官司來增加我們步步高電子的持續曝光度,提升國際知名度。

    也俗稱刷名氣、刷聲望、刷存在感,為我們將來在科技盛宴里分一杯羹做準備。

    ......”

    緊鑼密鼓的,林義中間喝了兩杯茶,前后加起來說了大概有個把小時。

    后來蔣華把一系列世界級巨頭公司拎出來,問:“林總,那我們從哪家公司開始?”

    林義掃了眼一長串名單,就反問:“你覺得哪家好?”

    認認真真地又過濾了一遍名單,蔣華細細思考了一會,然后說:“維權第一槍的選擇目標很重要。

    第一目標必須是超級巨頭公司,這樣我們才能賺取足夠多的眼球,才能在全世界范圍內形成熱烈反響,打響我們步步高電子的知名度。

    同時,第一目標也要選個相對容易的,把握大的。”

    沉吟一陣,蔣華最后把目光投向了日本索尼。

    蔣華的這個抉擇,和林義的心里目標不謀而合。這讓他甚感寬慰,這女人經歷一系列磨煉,總算把眼光培養出來了。成長了些。

    于是林義當即拍板:“那就索尼了。官司期間,你們一定要把宣傳做好,把新聞熱度給我炒起來。

    同時在恰當的時期,抓住機遇把電腦投入市場。”

    步步高電子的動作很快,會議過后的第五天就向全世界公示,已經把索尼告上了法庭。

    步步高電子的維權官司,首先挨揍的竟然是索尼,這讓全世界的科技圈嘩然。

    要知道索尼是誰?

    這可是九十年代的世界級巨無霸,而科技貧窮的中國,竟然有一家不怕死的公司敢老虎嘴里拔牙。

    這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破罐子破摔試一試?亦或是有把握勝?

    當然,不管是哪一種目的。

    外界都覺得真的需要勇氣!真的需要魄力!

    這一出人意料的舉動,徹底吸引了全世界的科技媒體,它們就像聞到了血腥的鯊魚,聞風而動,紛紛采訪當事人。

    面對突如其來的采訪熱潮,早有準備的步步高電子心里暗喜,也是趁機召開了新聞發布會。

    發布會上,這次蔣華也是放手一搏,不再拘著,不再謹著。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幾百家媒體,嚴肅的、不留情面的公開炮轟索尼的不道德。

    甚至為了給世界媒體人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蔣華也是貫徹了林義的旨意,當眾指責索尼為“賊”。

    賊!轟的一聲,這個“賊”如同預期一樣,果然在幾百家媒體里形成了軒然大波。

    這些媒體瞬間高潮了,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他們望著前臺的愣頭青蔣華,紛紛在琢磨著該怎么潤筆,該怎么制造最大矛盾點,怎么挑撥離間,從而賺取關注度,帶來銷量,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果然,第二天伊始,全世界多家科技媒體好像經過商量了一樣,不約而同的、添油加醋的報道了這場維權官司。

    尤其是“賊”之一字,頻頻出現在頭版標題里,著實讓林義等人高興了一番。

    步步高電子高興了,可索尼就臉黑了,也是對此事立馬做出了回擊。

    回擊不可怕,按林義的流氓思想,就怕你不回擊,那樣一個人唱獨角戲可形成不了影響力。

    于是步步高針對索尼的回擊做出了長達半個小時的反駁。末了還不忘質疑一句:“當個賊還能這么理直氣壯,說好的武士道精神呢?”

    還是同預期一樣,質疑的這話猶如烈火烹油,瞬間把索尼架到了輿論的制高點。

    武士道精神啊,這可是東洋民族民族成百上千年的沉淀和驕傲,被人家這樣質疑,豈能不回應?

    就算它不想回應,它的東洋同胞會答應?

    就這樣,兩家公司隔著星辰大海,你來我往的開始了嘴炮,一時間步步高電子的知名度蹭蹭蹭的往上飚。

    對國內人來說,步步高電子敢主動出擊撩撥外國老虎,真是開了眼了,一向唯唯諾諾的國內企業驟然發力,在這個民族品牌人人自危的年頭,步步高電子一下子就獲得了全民好感。

    有些好事媒體甚至把步步高電子形容為“民族脊梁”“國之魂”之類的...

    這場維權官司很熱鬧,以至于深城的大家長每天都要花一定時間去理解最新情況。

    看著你來我往的嘴炮,瞧著步步高電子的錚錚鐵骨,這位年過四十的大家長也是有所意動,不經意抬頭望著中大方向,仿佛看到了那少年的意氣風發。

    沉吟一陣,深城大家長就拿起了座機,不一會兒,陸陸續續幾人進到會議室,就這事商討了一番。

    當天下午,深城政府對外公布:由于步步高電子發明優盤的杰出貢獻,市政府給予12萬元的創新獎勵支持。

    錢雖不多,卻是一種態度,林義也是默契的接受了。

    你來我往,刀槍劍戟,這場維權拉扯戰打的很是激烈...

    ...

    但是,面對咄咄逼人且有理有據的步步高電子,索尼最終還是敗下陣來了,向步步高電子繳納500萬美元專利費。

    當然,對步步高電子而言收獲最大是國際名氣,以及:兩家最終在庭上達成了和解,同時索尼也決定從步步高電子購買閃存盤產品。

    作為中國IT企業境外專利維權第一案,它的勝利在國內引起了非常大的轟動。

    畢竟能在國外巨頭的手中贏下一城,可是國內企業為數不多的精彩操作,一定程度上屬于為國爭光了。

    出名的同時,優盤又迎來了一個好消息:在德國CeBIT展上,U盤再次引起轟動。

    而這次收獲,也直接帶來了第一單大生意:德國一家科技公司需要500片優盤,價值64萬4000元。

    這只是一個開始,出人意料的,優盤的火爆,竟然讓聯想主動找上門了,對方好像忘記了之前步步高電子挖角趙國順的不愉快經歷,對方代表一落座就開門見山的表示:談合作。

    有錢不賺是王八蛋,對方既然不計前嫌伸來了橄欖枝,林義也是當做沒發生一樣的熱情問:“需要多少優盤?”

    對方表示,“第一單3000套。”

    這個訂單量把林義樂開花了,又是400萬元進賬啊。

    無獨有偶,看到索尼在專利官司里落敗,三星公司識趣地放棄了侵權生產,也同步步高電子達成了優盤專利授權許可協議。

    之后,三星宣布在韓國國內全面淘汰軟驅,新配置是具備啟動功能的USB移動硬盤。

    幾乎同時,英特爾在發布的微處理器中添加指令,停止對軟驅的支持,推廣由英特爾提出標準開發的USB接口產品

    ...

    國際巨頭的一系列的操作,把關注這場維權案的世界人民驚呆了。

    步步高電子恐怖如斯!

    步步高電子竟然這么厲害!

    林義嘗到了甜頭后,并沒有停下腳步,開始磨刀霍霍,尋找下一個目標。

    由于收集的信息顯示,國內盜版廠家如雨后春筍,層出不窮。林義決定重拳出擊,對國內企業來一次狠的。

    經過一翻篩選,華旗進入了步步高電子的視野。

    1997年12月,被稱為“中國國內IT知識產權第一案”的“步步高電子訴華旗侵犯專利權案”法院一審宣判:

    “步步高電子勝訴,判決宣布華旗需要向步步高電子賠償300萬元。同時判決必須繳納專利費。”

    國內國外出擊,連續兩次成功讓蔣華等人信心爆棚,在外界的驚訝里,這次她居然直接懟上了美國的PNY科技公司。

    PNY是誰?

    那可是除了IBM以外,美國存儲市場的第二把交椅,含金量極重的世界級巨頭。

    這次起訴所有人都不看好,即使步步高電子站在正義的制高點,大眾也都認為會不了了之。

    畢竟起訴對象是PNY,畢竟庭審地方在美國。

    一場長時間的拉鋸大戰可以預見,但林義和步步高電子不懼怕,也不在乎。

    因為在他們心里有一個清晰的定位:維權只是順帶的,畢竟就算勝訴了,對于步步高電子來說,判賠費才值幾個錢啊。同PNY大戰,提升步步高電子的國際知名度才是主要目標。

    ...

    國外同PNY大戰的如火如荼的時候。

    國內因為專利保護法的不健全,在巨大利益面前,一些投機者充分發揮了要錢不要臉的精神:

    “官司我不怕,你告我就是,大不了賠點錢嘛,那點錢在巨大利益面前算什么?”

    秉著這種精神,這些人都豁出去了,正所謂不干白不干,干了還想干。

    在這種思想下,短短2個月內,國內市場上出現了10多家企業開始生產閃存盤。

    而且讓蔣華絕望的是,匯總信息發現,如果按照目前趨勢發展下去,一年后,這個數字將會成十倍以上增長。

    看完簡訊,放一邊,因為國內特殊的環境因素,這個場面林義早就有所預料。所以當它來臨時,一點也不訝異,內心甚至波瀾不驚。

    倒杯茶,小抿一口,林義就問蔣華:“你打算怎么應對?”

    這是一個艱難的考試題,蔣華心里明清,她思考了大半天,抬頭說:“不能放任不管,我決定主動出擊。”

    林義對這主意不可置否,好似早就預料到一樣。又喝了口茶,接著靠向椅背,閉上眼睛小憩。

    辦公室一時陷入了詭異的安靜,這種氛圍讓蔣華感到有些不安,但她過濾一遍所思所想后,仍然堅持己見,仍然覺得自己是對的。

    對此,林義還是閉著眼睛休息,不反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夕陽斜著從窗戶照進來時,林義才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對面的女人,不悲不喜地說:

    “你既然覺得是對的,那就放手去做吧。”

    說完,林義就不再搭理她,轉個身子,開始看向了西邊的云彩。

    其實,此刻他的內心里已經判定蔣華會慘敗,畢竟這是國內啊。專利法和國外比不可同日而語。

    要是放在國外,你敢這樣侵權,怕罰不死你。

    但在國內,嘿,這年頭都大家習慣了,都這樣搞。其中最典型的,莫過于后世的馬復制了。

    既然可以預見結果,但林義還支持蔣華這么做,不是犯蠢。而是真的想看看她這些年進步了沒有?

    或者進步了多少?

    畢竟今時不同往日,步步高電子已經很大了,也即將進入發展的快車道。

    他這次允許蔣華犯錯,但事后必須找到原因和提出正確的解決方案。

    不然,林義準備換將了。

    ...

    “內存更大,速度更快”成了各個廠家打出的口號。

    激烈的競爭之下,一場價格戰勢在必行:步步高電子賣999元時,他們的價格只賣799元,甚至699元。

    尤其是1992年成立的魯文公司,成了這其中的典型代表。

    97年12月,步步高電子和魯文的競爭達到了一個高潮:廣告、銷量、價格,雙方全面對標。

    但作為U盤的先行者,步步高電子前期投入了高額的成本,價格上自然不占優勢。

    因此盡管步步高電子降了兩次價,但還是比魯文的貴100多元。

    此時,步步高電子面臨著一個艱難的抉擇:降價,自然會賠錢;不降,銷量肯定下滑。

    就在蔣華閉門呆在辦公室里,一籌莫展的時候。

    林義進來了,什么話也沒說,丟下一份報紙,手指點了點其中一則新聞就安靜泡茶去了。

    這是一則夸夸其談的新聞,魯文為了贏得市場,把自己的銷量都吹破天了。

    蔣華把新聞迅速看一遍,思考一番,又細細的看一遍,靜默了會。

    最后才看向林義,“林總,你的意思是說...”

    不過林義沒讓她說完,抿一口熱茶,就揮手打斷道:“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我只看結果,過程不必告訴我。”

    魯文的鼓吹新聞在報紙上刊登的第二天,就被稅務局找上了門。結果不用多說,從此一蹶不振了。

    事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林義問:“有什么感悟嗎?”

    蔣華認真回答:“經過這一戰,我意識到,產品要規范的同時,一流企業賣的應該是專利。”

    林義點點頭,松了口氣。他最怕麻煩了,還好還好,這女人還算爭氣,還值得繼續培養。

    于是說:“你給國內各優盤生產廠家發個邀請函,邀請大家就優盤專利授權的事情聚一起洽談一番。

    我相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們為了節省麻煩,為了名正言順。他們是不會吝嗇這點專利費的。”

    聽到林義這么說,緊繃的蔣華也松了一口氣。

    種種際會,整個97年,步步高電子占據了U盤市場的半壁江山,總銷量達到18.86萬片,全國市場占有率51.06%,連同國際國內的專利費和賠償費,創下了年營收2.61億元的可怕數據。

    ps:訂閱慘不忍睹,求各位老同志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