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零一章,被反釣魚了

從1994開始
     出事了?

    林義心里一疙瘩,然后深呼吸一口氣,讓心態盡量平和了下來才沉聲問:“出什么事了?”

    “潘文清被警方逮捕了。”

    電話這頭的葛律師一邊講電話;一邊示意助理把文件放下,先出去。等到辦公室門被帶上了,繼續說:

    “林總,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大家都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潘文清被逮捕了!這個消息猶如一記重錘狠狠咂在了林義心頭,有那么一瞬間,他整個人都出現了片刻恍惚。

    心慌過后,林義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稍微整理了下情緒才繼續問:“一共有幾人被捕?你把來龍去脈簡單的說一下。”

    隨著葛律師的簡述,林義才明白:由于提前知曉北極光微電子的“克隆”計劃,深感事情復雜且棘手的葛律師一回到香江,就開始著手準備打官司的事情。

    他先是派一個3人組成的小隊去富士康收集相關信息和證據,這是預防事情出現不可控的變故而做的戰略儲備。

    三人先是在深城富士康轉悠,后又去了灣灣。通過對鴻海和富士康的職員一番偶遇、以及刻意的結交和打點后,確實有不小的收獲。

    也正因為此,他們才掌握了潘文清一行人的簡單動態。

    前不久,富士康的大批量職員離職,尤其是一個核心團隊的大部分骨干陸續離職引起了富士康人力資源部門的注意。

    就這樣事情層層上報,最后傳到了郭老板耳里,久經沙場的老郭一聽就覺得味不對。

    他雖然見慣了人來人往的職場入職、離職、入職、離職,但短短半年內一個完整的技術團隊分批次大量離職,還是非常罕見、非常蹊蹺的,于是命令開始暗中調查。

    這不調查還好,一調查郭老板整個人都不好了。

    據說,當初安保部門的人向他匯報調查結果時,老郭正在參加party。

    那時郭老板春風滿面的站在中間,左手挽著一個美女主持人,右手搭著一個大明星的腰腹,笑瞇瞇的正在拍照合影。

    但是當接聽完助理遞過來的手機后,

    郭老板整個人都沉默了,前一秒還是春風得意,下一秒就變得冰山般嚴肅。

    笑容沒了,香檳美酒不喝了,美女不照顧了,party也不參加了。僅僅同幾個要好的友人簡單打了個招呼,就面無表情地快速離開了聚會大廳。

    忍著怒氣呼吸空氣,忍著怒氣下電梯,來到人少的地下停車場時,表面平靜的郭老板再也忍不住了。

    青筋畢露,“啪”地一聲燥響...

    沉默中的郭老板驟然爆發,不僅把摩托羅拉手機摔了個稀巴爛,還順腳憤怒地踢了幾下車門...

    林義問,“那個核心技術團隊是哪類型的?”

    葛律師翻著文件,確認一遍才回答:“這是摩托羅拉手機整機代工的核心技術團隊,其中包括全部技術資料,差不多一萬一千多份文件...

    同時富士康方面很多從事手機設計、制造等業務的多個部門的員工開始陸續跳槽到了北極光微電子,前后也多達至400名職員。

    其中包括富士康花費了幾十萬元派往歐洲培養的高級技術人才和高級管理人員。

    其中還有一名是富士康在日本的研發高級核心主管,這人從富士康帶走了一項冶金提煉合成技術...”

    說到這里,葛律師都忍不住吸了口涼氣。好家伙,林總這人...不...,是潘文清這伙人真是膽子大到沒邊了,這是把人家老底都抄了啊!

    難怪郭老板這種沉浮商海20多年、把生意做到灣灣首富位置的人,卻還是控制不住發了怒火。

    葛律師心里咂舌,這事擱誰都會生氣,擱誰都會罵娘。

    同時也暗暗叫苦,可以預見這官司可不好打啊,葛律師都能想象郭老板那不死不休的場面了。

    不僅葛律師驚訝到無以復加。聽完報告,林義整個人都凌亂了。

    這王欣和潘文清還真的是貪心啊,要是擱自己親自去干,林義估計自己都會有所顧慮,不會這么毫無底線。

    但,收獲是真特么巨大,說不喜歡那純粹是騙人。

    不過喜歡歸喜歡,隨之而來的,林義也是大感腦殼疼。

    理了理思緒,林義又來了個窒息的幾連問:“潘文清他人是在哪逮捕的,深城or香江還是灣灣?

    攏共逮捕了幾人?

    那些技術資料呢,現如今在哪里?”

    葛律師驚訝過后,也是沉穩的回答:“東窗事發之前,潘文清剛從深城趕往灣灣,據說是與鴻海精密的一個高級模具設計師見面。

    但潘文清也非常警惕,見面后可能感覺不對,就連夜乘快艇趕往了香江,郭老板得知情況后,聯系香江友人幫助報的警。”

    林義急忙問,“那就是在香江被抓的了?”

    “是,潘文清在香江上岸后才被抓的,這也是我能第一時間得到情報的原由。”說著,葛律師又告訴林義:

    “一起被捕的有4人,除開潘文清,還有兩男一女3人。

    至于那些技術資料,并不在他們身上,應該是早就轉移到了香江或深城...”

    說到這里,葛律師識趣的打住了。雖然他現在也是林總旗下的人,但畢竟不是一個系統,他的身份在方源資本。

    而且作為法務部的負責人,葛律師自己清楚,關于林總很多私密性的東西比一般人了解的多,但知道歸知道,卻不能過線。

    葛律師沒往下說了,林義卻聽懂了。潘文清一行人肯定不傻,這樣重要的資料文件肯定是分批擴散的,而且不可能留存在手里的。

    按照葛律師的意思,這批資料十有八九早就到了北極光微電子手里頭,或者到了自己的其他公司,比如步步高電子。

    聊了一陣,林義心里有個疑惑:為什么潘文清案發,葛律師都第一時間知道了。

    而王欣方面怎么就沒一點反應呢?要是有反應,發生這么大的事情沒理由不第一時間通知自己呀?

    除非,難道,或者...

    林義心里雖然有千萬般猜測,卻覺得王欣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顧慮,所以沒第一時間聯系自己。

    雖然有很多困惑,但林義也沒去猜了,因為沒時間去猜測了。

    立在原地,以極快速度過慮了一遍前因后果,心里有了初步計較,林義才問:“你能第一時間知道潘文清被捕,警局那邊你有熟人的吧?”

    葛律師坦誠回答:“有的,因為林總你在香江布置有芯片產業,我提前和方方面面的朋友打過招呼,要他們幫我留心這事。”

    聽到芯片事業,林義假裝咳嗽一聲,也是老臉發熱,這又是一處短時間里見不得人的血淚史。

    不過林義臉皮厚,也就沉默了一下,就吩咐道:“我們目前有一件很緊急的事情要做,就是不能讓香江警察把潘文清等人移交給灣灣警察。

    不然到了郭老板的老窩,我們縱有天大本事也沒有用,到時候人為砧板我為魚肉,無力回天可就苦了潘文清等人了。”

    講到這,林義還強調說,“要真是到了那邊,對我們的后續官司和北極光微電子的處境都是極為不利的。”

    作為一個在商場領域久經沙場的著名大律師,葛律師對這事也是門清,于是說:“這邊我馬上就去公關相關朋友,先把事態緩和下來再談其他。”

    林義點點頭,也是囑咐道:“這次事情特殊,能用錢開路的就不用吝嗇,穩定局勢要緊。

    而我也會試著找找其他方面的關系,看能不能把這幾人移交到深城去,或者...”

    “好。”

    兩人商議一番,才結束通話。

    接下來,林義給王欣打了個電話,發現果然和自己預料的一樣,語音提示暫時無法撥通,關機了。

    不過他雖然擔心,卻堅信王欣會很快聯系自己的。自己這點眼光還是有的。

    收好手機,林義才發現蘇溫提著一個購物袋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了身側。

    見小男人望了過來,蘇溫擔心的詢問:“看你愁眉苦臉的,是不是出大事了?”

    “嗯。”林義嗯了一聲,也不隱瞞,一五一十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了她,最后也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你說王欣會不會也出事了?”

    女人聽完后,怔住了。在她心里一直穩打穩扎的小男人,竟然也兵行險招,做了這種冒天下之大不韙的下作事。

    這次是真的把她給驚訝到了。

    雖然意外,雖然不太認可這種太危險的行事方法。但既然自己的男人已經做了,蘇溫也就不再矯情,馬上陷入了沉思,開始幫著想辦法。

    過了好一會兒,蘇溫抬頭看著他說:“如果沒猜錯,王欣應該也出事了。至于北極光微電子其他人為什么不第一時間聯系你,可能跟王欣的交代有關。

    所以,我們得馬上回深城。一是去看看北極光微電子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我們必須把握最新情況,為下一步的應對措施做好準備。

    二是去見深城大家長,請求他的幫助。”

    講到這里,蘇溫緩了緩語氣,然后很慎重地說:“如果此次沒有這位大家長的幫助,你的北極光微電子不死也要脫層皮,得有心理準備。”

    聽到女人的觀點和自己不謀而合,林義心里反而松了口氣。同時也明白她所說的不死也脫層皮是什么意思。

    很簡單,現在的大政策是對外招商引資。而像富士康這樣有實力、且扎根國內快十年的境外大企業,自然是各界重點關注的對象。

    按道理來講,相關部門是不允許下面的企業隨便破壞這種良好氛圍的。

    同時,富士康的身份也有些特殊,來自灣灣。一個不好就有可能被人扣個大帽子,說破壞xxx定,破壞xxx識,破壞xxx結。

    所以這事往大了說,真的能拔一地雞毛。而往小了說卻也不是什么事,只是手段有點過的商業競爭而已,古今中外這樣的事情時時刻刻都在發生。

    見怪不怪,不稀奇。關鍵是看怎么定義,怎么理解...

    想通這些,林義當即拍板說:“我一個人回深城即可,你留下來同英國人繼續談收購易初蓮花股份的事情吧。”

    “可是你...”

    “沒什么可是。”林義搖搖頭,解釋說:“這邊的事務繁忙,除了易初蓮花,還有娃哈哈合資公司的股份在等著你呢。

    再說了,就算北極光微電子真被剝皮了,也影響不到其他產業。

    所以你就安心為你男人掙錢吧,多掙點錢也好彌補我們的損失不是?”

    說著說著,林義也亮出了一道牌,“富士康身份特殊不假,可我們北極光微電子也是中美合資企業啊,哪能那么隨便拿捏的。”

    看小男人這幅早有算計的樣子,蘇溫也不擔心了,隨即溫和一笑說:“那位陳兆良先生這次可被你坑慘了,什么事都沒做還必須站出來給你背鍋。”

    “嗨,不要說的這么難聽,這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共渡難關,共渡難關...”

    ...

    同沈珂打聲招呼,要她好好照顧蘇溫后。林義立即帶上刀疤和葛律師,馬不停蹄的回了深城。

    一行三人緊趕慢趕到了羅湖,也顧不得太陽暴曬下大汗淋漓的身子發出了臭味,饑腸轆轆的三人就地選了個街邊攤。

    林義坐下就大聲招呼:“老板娘,速度來六份腸粉,加肉加蛋加青菜,插個隊啊,餓得慌。”

    胖大媽看了三人一眼,就熱情問:“要辣椒嗎?”

    葛律師說不要。林義和刀疤說要,還得多放點。

    沒吃中飯又奔波了半天,幾人是真心餓了。

    林義第一份腸粉幾乎5口就吃完了。

    而葛律師也好不到哪里去,平時的斯文此刻也被拋到了九霄云外,一份腸粉幾口幾口就滋溜下肚。看到林義瞅著他時,還玩笑說:

    “地攤上吃東西就要有個地攤樣,說實話,這么多年了,我經常偷偷去街邊大口吃,感覺很飽滿,很過癮。”

    兩人搭一句話兒的功夫,刀疤已經把第二份也吃完了,而且明顯感覺沒飽。

    林義笑笑就問,“還來兩份?還是三份?”

    刀疤傻樂呵了下,就喊:“老板娘,還來四份,加辣加蛋加肉加青菜...”

    聞言,胖大媽望著刀疤怔了下,好幾秒后才綻放笑容誒了聲,應道:“馬上。”

    吃飽喝足,幾人剛才的輕松勁瞬間不見了。

    看了看不遠處的北極光微電子,林義就對兩人說:“你們去打聽吧,我在這等你們。”

    葛律師點點頭,也不多說話,起身拿著公文包就和刀疤離開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有那么一會兒吧,隔壁小桌子已經來回過了五趟人,而胖大媽也隱約催了一次讓他空座。

    林義沒動,只是掏了張百元大鈔給人家,說還得耽誤下。

    當隔壁小桌來第七趟客人時,葛律師兩人才再一次出現在了林義的視線里。

    林義連忙起身,迎過去就問:“怎么樣?”

    葛律師搖搖頭,低聲說:“情況不樂觀。

    據說富士康發現王強等富士康員工向北極光微電子偷送了大量的機密文件后,郭老板當即選擇報警。

    隨后,富士康請求深城中級人民法院采取證據保全措施。

    上午,法院在北極光微電子的辦公地點查扣復制了員工周軍和許少青的計算機硬盤內容。

    證據顯示,該硬盤中有富士康文件頭字樣的文件,以及富士康相關主管人的簽字。同時還有王經理的簽字。”

    講到這,葛律師猜測說,“王經理被帶走應該就是和這簽字有關。”

    林義蹙了蹙眉,覺得這事有點非同尋常。按照這情況,人家都摸上門來了,王欣等人卻還沒發現任何蹊蹺,明顯不對。

    把這想法同兩人說一遍,林義就問:“你們怎么看?”

    這方面刀疤有發言權,根據經驗當即就說:“王經理肯定是被反釣魚了,才有可能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聽聞這話,林義和葛律師對視一眼,不做聲,顯然認可了這種猜測。

    沉默了會,后面葛律師說:“我們大致打聽了下,聽說法院搬走的文件多達57公斤。如果真是如此,那事態就比較嚴重。

    所以我還是建議你目前不要現身,必須等我們摸清了情況再做打算。

    如果可以,先聯系陳兆良先生,讓他代表ESS出面調和下。”

    想到北極光微電子目前也是半關門狀態,林義倒也不急了,于是當即掏出電話給陳兆良打了過去。

    不出意外,知道情況后的陳兆良表示震驚震驚震驚,然后就靜默了,過了好一會才問:“林生,我出面調和沒問題,但我想知道,你們有信心應對這次危機嗎?”

    林義當即拍胸脯保證:“Mr.Chan,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不用擔心,這只是老虎打了個盹而已,雖然出了點小差錯,但一切都還在計劃之中...”

    林義自欺欺人的一頓狂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對方相信。

    掛完電話,林義看了看時間就對兩人說:“我們現在就去見大家長。”

    葛律師表示贊同,同時也說:“要是這次見面不理想,由于時間關系,那就只能實施緊急備用方案了。”

    想到早先商議的第二套方案,林義心里一下子也沒那么緊張了。反正不管事情走向如何,只要狠心用這套方案。

    北極光微電子可能會有大損失,陳兆良會有損失,郭老板也會大大的出血。

    但自己一定是贏家,只是通贏,還是贏多贏少的問題罷了。

    ps:24小時追訂17,哎。

    求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