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一十二章,見面

從1994開始
     北極光微電子距離特區行政機關不是特別遠。

    當林義三人風塵仆仆趕到的時候,也才下午三點過,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

    在這種地方,葛律師和刀疤很識趣,非常自覺的留在了一樓待客廳,喝著茶吹著空調,表現的很有耐心的樣子。

    跟著大秘書熟門熟路的上樓,林義不經意里表示感謝:“這么突然的拜訪,真是麻煩你們了。”

    聞弦知雅意,大秘書笑了笑,用余光瞄了瞄左右過道,也裝著隨意地說了句:

    “不麻煩,大家長在等著你呢。”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然后就極快的整理表情,當做從來沒有這回事的樣子。

    大家長在等著自己。林義進辦公室前回味這話,立時心里有數,也瞬間拿捏住了此次談話的深淺。

    在秘書的引薦下,林義推門而進。有點意外的是,發現深城大家長并不在辦公桌后,而是泡著茶坐在了靠西側的茶幾旁。

    這情形讓林義眼睛一亮,頓時心領神會,看來事情比自己最壞預估的要好。

    真是一個不錯的開頭。

    兩人也算老熟人了,所以禮貌寒暄過后,也沒太客氣。

    說了一些家長里短,大家長抿了幾口茶,氣氛到了,就直截了當的問:“你在北極光微電子多次提到過3C代工產業鏈的事情,你和我詳細說說。”

    這次不同以往,有求于人的林義也沒再藏著掖著。

    林義說:“3C代工產業鏈多源于蘋果、索尼、飛利浦、摩托羅拉、三星等世界各大高科技公司的發展需求...”

    林義通過舉例世界各大科技公司的現狀和未來可能的發展趨勢。以及根據自己的前生經驗,不僅透徹的剖析了高科技行業的特點和大好前程。

    也闡述了經濟全球化中的各個國家和地區、以及各類型企業在里頭所扮演的不同角色,不同分工。

    比如,手機產業鏈分為電子零部件供應商和電子組裝廠商。

    零部件供應商包括:殼、屏、PCB、電池、鏡頭、音響等等。

    電子組裝工廠,負責將電子零部件組裝在一起。而目前世界各大巨頭的手機組裝環節基本在代工廠完成的。

    它們這么做的理由很簡單,所有電子行業的代工廠都是勞動密集型企業,純代工利潤微薄。

    而當發達國家的生產工廠面臨人力成本上升以及招工難的問題時。它們就會把目光描向海外,把產線外遷到低成本國家,以降低人工成本和生產成本,從而提升產品競爭力。

    而我國潛力無窮的巨大市場、大量優質的勞動力、迅速發展起來的工業基礎和改革開放的各項優惠政策,恰巧是這些科技巨頭目前所急需的...

    林義表示,“五十年代,西方發達國家的產線發生了第一次外遷,日本和西德等國家是受惠方。

    而60--80年代,產線由日本、西德轉向了新加坡、韓國、臺省等國家或地區,也正是因為這個契機,它們的經濟才得以騰飛,也造就了亞洲四小龍的美譽。

    而從90年代開始,考慮到市場和生產成本的變化,發達國家的產線開始了第三次遷移,而我們國家就是它們最理想的優質對象...

    所以產線的遷移加上第三次工業革命的爆發,這就是北極光微電子發展3C業務的機會,成為全球代工廠的歷史性機會。”

    隨后,林義根據現有跡象分析了第三次工業革命可能帶來的變化和影響,比如技術封禁等面臨的嚴峻問題。

    同時也大膽預測了代工業務在此基礎上,將會迎來一場跨世紀的超級紅利,史詩級的、無與倫比的超級紅利。

    當然了,在談話過程里,林義也適當釋放了自己的野心,明確表示:“時不待我,光給別人代工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所以,北極光微電子必須用盡各種辦法,趕在第三次工業革命大爆之前掌握一定的核心技術,才能在未來的大舞臺里不處處受人限制、處處看人臉色行事...”

    深城大家長作為提問者和捧哏人,在安靜聽了一個多小時后。

    他老人家表面雖然還是那么平靜。但內心卻頗為感懷,自己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的最大話事人,這些年下來,對于受限制、看臉色深有體會。

    只是有時候也沒太多辦法,很無奈。

    沉吟一番,大家長就問:“你有多大把握?”

    多大把握?林義心里驚嘆一聲,不愧是大家長啊。這開源性問題問的好啊,問的有藝術。

    林義假裝權衡一番,才凝重說:“要說把握,我還是非常自信的。

    我希望十年之內北極光微電子成為全球第一代工廠,到時候至少能提供30萬個就業崗位的超級代工廠。

    同時,我也以十年為期,努力打造一個世界級的中國手機品牌...”

    聽著林義的慷慨之詞,習慣了接受新生事物的深城大家長雖然沒有盡信;但聯想到眼前這少年的過往成績,也沒有完全把這些言辭當做夸夸其談。

    畢竟林義的步步高電子、步步高超市、羅湖購物中心、歐尚shoppingmal和北極光微電子都實打實的擺在那,挑哪一個出來都是了不起的成就。

    所以在深城大家長眼里,林義是一個年少有為的人,一個同史玉柱那般的非凡之輩。

    經過一番坦誠的交流,最后深城大家長委婉表示,很希望看到北極光微電子為國爭光的那一天。

    面談結束的時候,林義發出晚餐邀請。

    大家長難得的笑了笑說:“我等會還有個會議。吃飯以后有的是機會,先去操心你手里的事吧。”

    下午5點過,看到林義心情輕松的下樓,葛律師和刀疤識趣的不問結果怎么樣,已經明擺著的事情了。

    離開政府大樓,林義聞了聞身上的汗臭味,突然覺得太恓惶了,于是說:“身子都快餿了,先去洗漱一番再說。”

    聽聞林義這話,兩人才意識到已經裹著汗衫狼狽了一天,頓感難受,也是紛紛贊同先洗澡。

    第二天,太陽公公還是照常升起,還是那么毒辣,曬的皮膚隱隱生疼。

    晌午11點過,林義的電話響了,一看號碼竟然是王欣的。頓時感覺意外,卻也不意外。

    接通,林義感懷的說:“出來了。”

    王欣在電話里平靜的回答:“嗯,出來了。24小時傳訊時間已到,我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了。”

    證據足不足,兩人心知肚明,所以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于是林義報了自己臨時所在的地方,讓她先去北極光微電子安撫一番再過來找他。

    吃過晚餐,葛律師接到了香江方面的電話,說委托的事情有著落。

    掛完電話,葛律師同林義簡單說了下情況,就匆匆回香江打點潘文清的事情去了。

    而刀疤雖然看起來憨厚,卻不是真傻,也是很自覺的去了屋子外頭查看情況。

    眨眼功夫,客廳里就只剩下了兩人。

    林義端坐在沙發上,瞅了會把白襯衫撐得菱角分明的王欣,慢聲說:“辛苦你了。”

    “不辛苦。”王欣搖搖頭說在看守所除了不自由,其他還好。同時也主動的提起了昨天發生的事。

    當時王欣正在主持一個電池項目的技術型研討會,而比亞迪目前準備上線的鎳鎘電池就是會議的重點。

    當會議進行到差不多一半的時候,突然進來一伙穿制服的同志,他們向王欣亮明身份,表示依法辦事,希望她配合。

    聽到這里,林義問:“當時你什么感受?”

    王欣笑了笑:“林總,說出來怕你不信,其實我早就預感會有這么一天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

    當然了,盡管早有心里準備,但當事情真的發生時,我也有些不安...”

    王欣說,由于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不安過后,她就意識到自己接收的人里邊有一小部分肯定有問題。

    所以在這種不明朗的情況下,她就傳達了暫時不主動聯系林義的決定,怕不小心落了把柄害了他。

    同時王欣也相信,就算不主動聯系林義,事后他肯定也會第一時間知曉情況的,把主動權放林義手里,她可能會更早脫困。

    說到這里,王欣沉吟了下,就小聲說:“林總,我懷疑管一路也有問題。”

    管一路?想到這人,林義當即嚴肅了幾分,沉聲問:“有幾分把握?”

    王欣搖頭,“他最近和王老板走的很近,所以我很是懷疑他。

    因為這樣做對他帶人帶技術出逃非常有利,說不定王老板在其中也扮演了慫恿的角色。”

    提到王老板,林義腦海里頓時出現了一個西服大背頭、溫文爾雅的面孔,別看這人面善,卻也是一個厲害的主。

    細細品了一番,林義正了正身子道,“你打算怎么處理?”

    “由于之前就察覺到了此人的不安分,所以克隆計劃進行到中間段的時候,我特意把管一路也安排了進去,主持一個小組的工作。”

    講到這里,王欣眸光閃閃的告訴說:“當然了,我派人把他的一言一行都記錄了下來,照片和攝像CD都放在了我倆才知道的安全屋。”

    望著這張由青春走向成熟、由憧憬蛻變到現實的臉蛋,林義笑了,然后問:“既然要讓他背鍋一部分,你有具體計劃沒?”

    面對林義鷹隼一般的銳利笑容,王欣也是坦然,“有,我會批準他離職。不過當他離職匯合王老板之時,就是他當啷入獄的時刻。”

    “好手段,批準管一路離職,就是從法理上斬斷了他和北極光微電子的關聯,然后再把鍋扣他頭上,算是對郭老板對外界又多了個交代。”夸贊一番,林義又提出質疑:

    “你就不怕一部分技術泄露了?不擔心他沒第一時間匯合王老板?”

    王欣決斷說,“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會安排他接觸到一部分真的技術資料。只要他敢動,就得在里邊再多呆幾年。

    至于他會不會匯合王老板,我并不擔心,只要派老手盯著他手里的技術資料就行。

    如果資料到了王老板手里,就順便給王老板也來一棍子,拖下水來幫我們分分責任。

    如果沒第一時間到王老板手里,就安排人把它們取回來,直接取也好,借同志的手也好,我們都沒損失。

    林總,你覺得怎么樣?”

    林義權衡了一番,就說:“這老手也別找其他人了,就讓刀疤帶人去跟蹤吧,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好。”

    談完管一路的事情,林義問起了“克隆”計劃的詳細經過。

    王欣告訴他,之所以能順利說動這些人,除了金錢和職位的誘惑外,其實也得益于郭老板自身的缺點。

    “哦?你和郭老板面對面接觸過,對他的第一感官是什么樣子的?”

    王欣想了想,才措辭說:“郭老板是一個商業天才。

    和他的交談中,其超強的市場敏感度和頑強的毅力非一般人所能比擬。這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就如同郭老板自己所說,為了開拓美國市場,曾在雨中苦等客戶6個小時;為了跟大廠商做生意,他曾住12美元一天的汽車旅館,足跡踏遍美國32個州……

    不過,郭老板人性中的弱點也比較明顯。和他共事過的一些灣灣業界人士和手下評價他:專斷、高傲、獨裁、摒棄民主…

    而作為一家“家長制”企業,鴻海和富士康的企業文化打上了郭老板的太多烙印,大大小小的決策都得由他一手拍板。

    他的剛愎自用、獨斷專行引起了很多下屬的不滿,這才給我們提供了可乘之機。”

    對這話林義深表認同。

    古語有云:慈不掌兵,義不從商。而郭老板卻把后面這半句發揮到了極致,導致手下心生不滿是很正常的。

    兩人就此事交流一番,王欣說:“其實郭老板的這種缺陷和他的經營理念有關。”

    “經營理念?”

    “對,就是他的經營理念。”王欣肯定的點點頭,然后解釋道:“這次過去,我對他詳細的了解過。

    發現郭老板對客戶看得非常重。就像他常在高層會議上說的那句話:四流人才、三流管理、二流設備、一流客戶...”

    說到這里,王欣頓時想起眼前這人給自己灌輸的理念“將來21世紀是人才的世紀”,人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她眼神流轉,林義笑了笑問:“怎么?對我的理念產生了質疑?”

    王欣說:“沒有,我細細對比一番,還是覺得林總你的理念更加適合我,也更適合北極光微電子。”

    林義來了興趣:“來,你詳細說說,我也好奇你能不能說出個子丑寅卯。”

    兩人關系熟稔,經常在一起思想碰撞,在一定程度上,王欣甚至把兩人定位為亦師亦友的關系。

    所以林義這么問,她也沒抗拒,于是說:“郭老板的四流人才理念,在薪酬和人事上就體現的淋漓盡致。

    比如富士康幾乎所有中高層都來自灣灣,這種不平等的文化,也激起了內地員工們的反感。

    據悉,從灣灣派來內地的1500名高管,他們的工資相當于4.5萬名內地員工的工資總和。

    這樣的用人體制,不僅逼著內地員工反水,也特別容易讓這些高層腐化。”

    林義問,“這次跳槽來北極光微電子的,內地技術骨干占比多少?”

    王欣回答:“我統計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大概占68%左右,這些人對富士康沒太多歸屬感,我們幾乎沒花費多少力氣。

    倒是剩下的32%,讓我們花了大力氣,許諾了大代價。”

    “嗯,”林義點點頭恩了一聲,沉思了會又問:“你說的高層腐化具體是怎么回事?”

    林義前生雖然對富士康跳樓事故聽到的比較多,也關注的比較多。比如富士康13連跳事件。

    但是對其高層的腐化,林義卻沒怎么關注過,一時也是好奇。

    王欣舉例說:“在富士康,員工地位不高,出差后要報銷相關費用,必須把每筆支出交代得一清二楚。而公司高層花錢卻大手大腳,無人過問。

    導致經常出現財務漏洞和虧空的事情發生...”

    ...

    ps:求訂閱!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