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一十三章,你信得過我嗎

從1994開始
     夜色包圍深城,上燈了,街面昏黃昏黃的,無力地照著這些吵吵鬧鬧的市井鄉民。

    感覺時間不太早了,王欣抬起左手腕瞄了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時間偷偷溜溜的眨眼就轉到了凌晨。

    起身,王欣看著他說:“有點餓,要不一起下去吃點東西?”

    不提還好,一提林義也覺得肚子餓,倒也不矯情,爽利地說:“行,一起去吃點。”

    兩人沒有去酒店,沒有去餐廳,也沒有去大排檔,而是選了個拐角的小賣攤。

    理由很簡單,這攤主是個會來事的,每張小桌子上都有一盞煙熏的煤油燈。

    可能是剛經歷了看守所的緣故,王欣感嘆:“記憶中的煤油燈光,無比溫暖,承載著回不去的時光。”

    林義笑著打趣:“你喜歡,那我們在這多待會。”

    吃夜宵的人比較多,兩人運到不怎么好。來遲了,小木凳子沒了,圍著幾張小桌子轉了一圈,沒法,只得揀兩個挨著的石墩坐下。

    林義喊:“老板,來兩份涼拌面,要辣,多加點花生米和香菜。”

    中年老板應了聲“要得”,又問,“大份的還是小份的?要哪一種面,白面,還是黃面?”

    林義回答:“大份的,黃面。”

    中年老板咧個嘴:“稍等,馬上來。”

    國人就是這一點不好,習慣性騙人,而且騙完人他們自己都還意識不到不對。

    比如,常見的客戶問供應商要樣品,供應商第一次回答的標準答案是:做好了,正準備快遞給你呢。

    過一天,客戶第二次催問樣品,索求快遞單號時。

    供應商這么回答:我正在外面,要晚點才能回去。不過你放心,等會一會去,就把快遞單號發給你。

    等了一天,客戶又問:快遞單號呢?

    供應商回答: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樣品太多了,我助理把你這個樣品落下忘寄了,我剛還狠狠批了她。您在等等,我馬上就叫人來取貨。

    客戶不傻,頓時問:樣品你到底做了沒有,沒做我就換一家。

    供應商馬上舔個臉:做了,做了,您的貨敢不做嗎。要不我先把填好的快遞單號給你,你明天就能查到。

    再過一天,客戶一查快遞單號,空的,頓時就打電話發火質問。

    這時候供應商就說:哎,老實告訴你吧,工廠大貨實在太多太多了。那些師傅不愿意停下大貨去特意做個樣品,畢竟停下就要重新調試機器,一來一回就得浪費半天,那可就損失大了,所以得等這批大貨做完才能插隊做樣品。

    客戶被氣了個半死,但也早就習慣了國內的生態系統,換一家還是一樣,時間花的更多,于是只得問:你老實說能不能做?多久能做出來?

    供應商回答:我以人格擔保,能做!肯定能做!就算三天之內不吃不喝,我也守著給你做出來。

    掛完電話,供應商終于喊一嗓子:xxx,快把老子的樣品做好啊,自己不行就外發做。

    這么多天還沒做出來,單可就黃了。

    你看看這騙人的藝術,真是充滿了生活的各個角落。

    這不,小賣攤的老板也是這類人。說好的馬上來,卻等的頭發都花白了。

    問一遍,說馬上;問一遍,又說馬上。

    眼瞅著小攤老板被一群又一群后來的人圍著,林義也熄了去催促的心思。

    反而側頭看向王欣,問起了她們召開的電池研討會的情況。

    王欣回答說:“前段時間,我在一份叫《國際電池行業動態》的刊物上看到一則消息,說日本方面鑒于鎳鎘電池對環境的污染,以后將不在本土生產鎳鎘電池。

    我覺得這是個機會,肯定會引發全球鎳鎘電池生產基地向低成本地區轉移。”

    講到這里,王欣又琢磨:“北極光微電子上馬電池項目也差不多快一年了,我意識到這是個騰飛的好機會。

    但后來由于王傳喜和管一路眉來眼去的打得火熱,我就調查了一番比亞迪,驚訝發現,這王老板竟然已經在做鎳鎘電池了。”

    “已經在做了?眼光夠毒辣的。”這女人提到鎳鎘電池,林義才隱約想起比亞迪好像就是靠這種電池一飛沖天的。

    “是啊,快要上市了。”想到自己調查得出的結論,王欣心里也有一絲緊迫和佩服:“林總,你知道王老板在這種沒錢沒先進設備的情況下是怎么做的嗎?”

    林義怔了下:“沒錢沒設備怎么做?你不會告訴我用手工吧,這可是技術型產業,不是單純的勞動力可以彌補的。”

    “還真是這樣,就是靠手工。”王欣在林義的驚訝中,唏噓的點了點頭:“由于調查結果有點唬人,我當時怎么也不信,后來為了證實信息的準確性,也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趁王老板還沒注意到我之前,我專門花了一筆大錢通過一些特殊渠道,混進了比亞迪專攻鎳鎘電池的生產車間考察。

    我當時粗略的統計了下,比亞迪把它們起家的產品定為可用于無線電鉆、電鋸、應急燈等產品的鎳鎘工具電池。

    不過這些并沒有讓我意外,意外的是...”

    說著,王欣靠近了些,壓低聲音描述了她的所見所聞:“林總你知道嗎,業內都傳,王老板是個技術癡漢,以前不信,我現在信了。

    與比亞迪的競爭對手所采取的全自動化的操作方式不同,王老板沒有錢購買這些動輒要上億美金的生產線,但對技術高度癡迷的他,竟然找到了一種冒似落后但成本更低的策略。

    他沒有出錢購買那些現成的設備,而是把那些已經在日本完全自動化的電池生產流程進行了一點一滴的分解。

    并把每一道工序分解成若干個工位,由全世界最廉價的熟練工人和他們手上價值只有幾塊錢的夾具來完成。”

    聽到這種顛覆性的競爭策略,林義也是驚呆了,從來沒小看過王老板,但也從來沒想到對方這么厲害。要是真成了,那還得了?

    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林義有點不敢置信的問:“那成功了嗎?”

    王欣也是一臉欽佩和凝重:“成功了。在王老板的技術革新下,我看到了這些讓索尼、三洋和富士康、甚至我們北極光微電子都感到恐懼的電池生產車間。

    一條條六七十米長的流水線上,密密麻麻地坐著四五十名工人。

    他們身穿普通的棉布工作服,坐在常溫的車間里,每個人手邊都有一種夾具,幫助他們準確地完成點焊、檢測、貼標簽等工作,手中的動作可以以秒計算。

    十幾條生產線組成的車間,雖然看起來擁擠,而且也顯得有些雜亂。

    但正是靠著這些簡陋乃至有些凌亂的車間,僅僅過了半年多點,比亞迪就生產出了比它的競爭對手——包括索尼、三洋成本便宜28%而且品質更高的電池。

    目前市面上,索尼電池的出售價格是10美元。但我得知,比亞迪電池將來上市的定價是3美元。”

    林義皺眉:“3美元?”

    “是的,從我收集到的信息來看,就是低到令人發指的3美元。

    而且有消息證實,因為高品質、低價格的巨大優勢,王老板來了招暗度陳倉。

    暗地里,比亞迪成功取代了三洋與灣灣無繩電話制造商大霸的達成了電池供應協議。”

    “這消息可靠嗎?”

    “應該沒錯,可能過不了多久就會向外界公布了的。”

    說完,兩人都陷入了沉默,在這種兇猛的競爭對手面前,北極光微電子的電池項目還沒開始發力,好像就已經看到了失敗。

    真是...

    良久,兩人點的涼拌面上來了,老板一邊道歉還一邊說:給你們多加了一勺花生米和香菜巴拉巴拉的一大堆。

    涼拌面的味道不錯,花生米也很脆很香,林義低頭悶吃了幾口,感覺胃里的空腹感好些了,才問:

    “那你目前怎么想的?是用索尼式生產方式,還是照搬王老板的經驗?”

    把懸著的長面條用筷子慢慢騰騰夾到嘴里,細嚼慢咽了幾口,吞下去,王欣才說:

    “北極光微電子現在很缺錢,而我們國家又是出了名的勞動力多,所以打算照搬王老板模式,只是又要向他借幾個人了。”

    聞言,林義會心一笑,“沒事,他反正做了初一,咱做十五也不算冒犯他。這叫互相尊重。”

    王欣點點頭,“我倒不怕得罪他。只是有點可惜,電池項目在短時間內,估計只能跟在他屁股后面吃殘根剩飯了。”

    林義安慰道:“這可不像你,光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要知道龜兔賽跑,鹿死誰手尚且難說。”

    吃到中間的時候,王欣又提出了一個疑問:“林總,有一點我一直不懂,王老板這樣肆無忌憚地分解索尼、三洋等國際巨頭的電池專利技術,也不怕被人發現告他個傾家蕩產嗎?

    國外可不比國內啊,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林義默然,這也是他最佩服王老板的地方。

    你真當這些巨頭是病貓嗎?并不是,人家不但起訴了,而且還起訴的特別兇。

    要是沒記錯,前生里,大概新世紀初的樣子。日本三洋電機在美國起訴比亞迪侵犯該公司專利,索尼同樣以侵犯專利為由向東京地方法院起訴比亞迪。

    但結果都出人意料,這兩場官司比亞迪均取得了最后的勝利。

    當時這事在國內的影響很大,因為大家都在傳:技術出身的王傳喜似乎找到了破解專利技術的“武器”。

    聽到業內瘋傳,當初剛到步步高不久的林義還特地拜讀了當時的各類新聞報紙。

    了解情況后,林義也是感慨良多。因為在他看來,王傳喜對專利的公開藐視,在國內、甚至國際上都無人能出其左右。

    可能是贏了這2場官司的緣故,王老板似乎對拆解別人的專利技術上癮了,而且在這條道路上一發不可收拾,越走越遠。

    比如幾年后,當王老板收購秦川汽車,開始推出比亞迪汽車時。

    王老板幾乎如法炮制,極力模仿本田與豐田。

    他先是拆解了豐田花冠,反復測量、分解、檢測,并研究其結構,試驗其性能,認真分析其零部件。

    然后,對沒有專利的,王老板就照著做;如果有專利,就稍微把它改一改,繼續做。

    就這樣老王同志通過大量采用非專利技術的方式,迅速擁有了自己的核心技術。

    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概是2005年吧。比亞迪汽車模仿豐田花冠,推出了比亞迪F3;隨后推出的F3R與上海通用的凱越HRV高度形似。

    而此后不久推出中級車比亞迪F6,則被人指責是廣本雅閣和豐田凱美瑞的混合體;而其推出的比亞迪F8,更是被曝出極力仿照了奔馳轎車C級和雷諾梅甘娜CC……

    王傳喜因此被稱“山寨大王”,這也是他至今備受爭議的原因之一。

    當時令人費解的是,雖然F3與豐田花冠的類似已經眾所周知,豐田公司卻遲遲沒有對比亞迪提出侵權訴訟。

    后來談及此事,王老板透著微笑的眼睛背后又忍不住透露著幽默。他用一種技術人員特有的偏冷語氣,不緊不慢地陳述著自己的經營哲學:

    “知識產權要尊重,但可以回避。我們的車沒有任何專利問題。比亞迪對那些屬于其他廠家的專利,規避得一干二凈,特別是汽車產品。”

    王老板甚至還搬出了他的“五個面”知識產權理論:“汽車的外觀專利有五幅照片,前面、后面、側面、正上方和斜上方,這五個面都是相似的,就可能是侵權的。

    但只要其中有一幅照片風格完全不一樣,其余的完全一樣也不侵權。”

    同樣的,作為比亞迪首席設計師,廉玉波更是毫不避諱地表示:“我們每年要拆很多車,有專利就規避掉,沒有就拿來用,并做好了打官司的準備,而且100%不會讓對手贏。”

    憑借成本優勢——豐田花冠的價格要10萬以上,而不僅“形似”甚至“神似”的比亞迪F3只要7萬元,從未有過汽車銷售經驗的比亞迪竟然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大概在2008年,比亞迪轎車竟然超過有著多年營銷經驗的奇瑞與吉利汽車,成為國內自主品牌的銷量冠軍...

    ...

    回憶一番當時的報道內容,再結合自己從業幾十年的經驗。林義有些嗤之以鼻地說:

    “專利是死的,很多都可以繞過去。實際上一種新產品的開發,有60%來自文獻,還有30%來自樣品,5%來自原材料等因素,自身的研究實際上也就5%左右...”

    說著說著,林義突然頓住了,重來這個世界這么久了,竟然忘記了分解專利這么重要的東西。

    當即慎重地對王欣說:“明天回到北極光微電子,除了恢復公司的正常運轉外,你還要著手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看林總這么認真,吃的正歡的王欣也把筷子擱紙碗上,側耳傾聽。

    林義看著她說:“回去后,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成立一個知識產權部門。

    這個部門的重要職責就是對我們公司的各個產品事業部進行監督,隨時提出哪些技術是別人的專利,哪些是可以改改就能用的,哪些是必須規避的...”

    聽了差不多20來分鐘,王欣懂了,林總這是為了以最快的途徑獲得大量技術,打算走專利流氓的路子了。

    這種別開生面的方式,既讓王欣佩服,同時也讓她有點哭笑不得。

    不過在這巨大的利益面前,這女人是一點免疫力也沒有,于是想了想就問:“那這部門多少人合適?”

    “目前沒有硬性規定。不過隨著時代的進步,所需要的人才也就越多,所以我給你設置一個上限,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能過百。”

    講到這,林義又囑咐道:“我們接下來不是要和郭老板大戰么,那就讓知識產權部門從這里開始練兵。”

    “好。”

    兩人分開前,林義問到了“克隆”技術有沒有備份。

    王欣告訴他,不僅香江那邊有備份,步步高電子也復制了一份走。

    ...

    這個晚上,得到林義授權“怎么樣對專利技術耍流氓”的王欣有點睡不著,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的眸子里,一閃一閃,仿佛看見了星辰大海。

    而林義也睡不著,穿個大褲衩立在窗前,一邊無聊的數著夜空里星星,一邊等待葛律師的電話。

    當然了,這個晚上睡不著的不僅僅只有林義和王欣,海峽對岸的郭老板在得知“王欣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的消息后。

    老郭氣得大罵了一通,接著又緊急召集智囊團商議對策。

    ...

    凌晨2:17,半癱在沙發上懨懨欲睡的林義終于接到了葛律師的電話。

    只見電話那頭的葛律師壓著聲音說:“林總,200萬撒出去了。”

    林義嗯了一聲,對這點錢不甚在意,而是問:“怎么樣?”

    “暫時保釋了,但隨時面臨再次被捕的危險。”說到這,好像怕林義迷糊和誤會,葛律師進一步解釋道:

    “我那朋友透露,郭老板在香江交友甚廣,能量不容小覷,所以他大概率只能撐一天的樣子。”

    對此種情況,林義并不意外。別說香江了,就算在內地,在深城,扎根十年之久的郭老板都是深海蛟龍。

    不然深城那些同志怎么能行動那么快速?那么保密?都摸進北極光微電子公司里面了,摸到王欣眼皮子底下了,都還沒反應過來。

    由此可見一番,老郭在哪里都是深山大王般的存在,不可小覷。

    林義繼續問:“潘文清他們人呢?”

    葛律師回答:“按原計劃,已經上了快艇,很快就會抵達深城。”

    聽到這話,林義松了一口大氣,沉思一番就說:“辛苦你了。不過你還不能松懈,該活動的還是要繼續活動。

    但是,一定要以自己安全為首要前提。”

    “明白。”

    ...

    知道潘文清逃離了香江,林義心靜了,連帶著之前的困意也翻涌而至。

    嫣兒吧唧的洗個澡,把空調冷風打小一點兒,整個人立時往床上一拋,丫個“大”字腿,歪個頭,準備好好的睡上一覺。

    ...

    次日,天色陰沉,烏云密布,傾盆大雨。一夜huan好之后,老天爺這色胚慫了,竟然讓臺風姑娘騎脖子上拉屎撒尿了。

    外邊雖然翻了天,但林義這一覺是睡得真舒坦,要不是被王欣電話叫醒,還能更愜意些。

    每到夏天,林義都有清晨洗頭發的習慣,這個風氣也不知道怎么養成的。

    記得初中那會,由于條件限制,在學校寄宿時,冬天也好夏天也罷,都是一個星期一個澡一次頭,那時候洗頭發的水都是烏黑烏黑的,卻也不覺得臟...

    哪像現在,早上要是不洗頭,感覺腦袋上就被壓了個稱坨似的,沉甸甸的不自在。

    洗完頭,刷牙漱口。冷水撲面的時候,林義才發現鏡子里的自己,下巴處竟然有幾根粗大的胡須了,嗯,這是荷爾蒙沒有及時排泄的緣故。

    悲催的,想姑娘了...

    早餐是刀疤買的小籠包和豆腐腦,用手指尖尖掂一個放嘴里,嚼吧幾口,再哈啦一口豆腐腦兒,軟軟的,舒服。

    翻開報紙,王欣說的新聞躍然紙上,嘿,好家伙,竟然是A頁頭版頭條。

    “山寨頂多只是抄襲、模仿外觀,有人查還會躲躲藏藏。北極光微電子不只是抄襲,甚至派商業間諜竊取我們的資料,然后毀滅證據...”郭老板談及北極光微電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年初,王欣來找我,希望鴻海幫她做電池殼。那時候覺得她還是個人物,我還熱情帶她參觀了鴻海精密和富士康的工廠。

    結果她看到我們賺錢,竟然不知廉恥地挖走了我400多個技術干部,前后偷走2萬多份文件。”

    在新聞發布會上,郭老板表示為當時的熱情深感后悔,認為正是這次機會才讓王欣起了“歹意”。

    一個女記者問:“北極光微電子這樣做,是不是在犯罪?”

    郭老板pia面無情的批評:“犯罪!何止是犯罪,簡直是一粒沒有禮義廉恥的老鼠屎,敗壞了整個行業的風氣,必須要嚴打...”

    又有記者問:“郭總,聽說王欣因證據不足而被釋放了,對此,你怎么看?”

    郭老板義正言辭地斥責:“怎么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在確鑿的證據面前,我相信深城方面遲早會將她繩之以法...”

    “郭總,犯罪嫌疑人潘文清是不是從香江逃跑了...”

    聽到這個問題,臉一黑,恨不得把這記者手撕了,但還是忍著不悅回答:“跑的和尚跑不了廟,不論他們逃跑到哪里,都離不開法律的嚴懲。”

    ...

    整整一大版面都是郭老板斥責北極光微電子的新聞,林義心平氣和的看完就笑了笑,看來,老郭同志是真的生氣了。

    不過生氣有用嗎?

    有用。林義覺得還是挺有用的,畢竟郭老板不是一般人,到了這種體量的大老板,還是有很多人愿意遞枕頭的。

    想了想,林義給王欣去了電話:“立即聯系媒體開始撕逼,指責對方造謠也好,潑臟水也好,反咬也罷。

    不論你耍什么手段,目的簡單明確:先把水給我攪渾了,把觀眾試聽整迷糊了...”

    “好。”接著王欣又笑說:“除此以外,我還給他準備了十大男女艷聞,應該夠他忙乎一陣的,相信能轉移一部分注意力。”

    林義頓時樂道:“有配圖嗎?”

    王欣回答:“有圖的,一部分是跟拍的,長相、表情、男歡女愛都清晰可見。

    有些照片是找人用心喬裝打扮的,神似郭老板。不過這類左擁右抱的照片,大都只有模糊的側面和背面...”

    聞言,林義都有些不知道怎么說好了,真是寧愿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不過林義還是說:“你看著辦吧,現階段不要比對錯,只要聲音大就行。”

    “嗯。”

    午飯過后,林義跟刀疤介紹了管一路的事情,然后慎重地問:“他手里的資料非常珍貴,不容有失,能做到嗎?”

    聞言,刀疤拍胸口保證說沒問題。

    “行,那我就放心了。”

    說完這事,刀疤提到了潘文清一行人的行蹤。

    林義立時警覺:“人呢?”

    “下面報告說,安排在郊區的一棟單獨民房里。”

    林義沉思了會,就吩咐:“你先去準備準備,下午葛律師會過來,等天黑了再叫上王欣一起去郊區見見他們。”

    “好,那我這就去準備。”

    “嗯,去吧。”

    ...

    晚上,時隔小半年再次見到潘文清時,林義都有點不敢認了。

    顴骨突出,皮膚松垮,眼眶深陷,尤其是黑眼圈褶巴褶巴的,整個人感覺老了一大圈。一看就是精神長期處于緊繃狀態,很久沒睡個好覺了。

    林義有些歉疚的說:“受苦了。”

    潘文清扯個笑容,一切盡在不言中。

    噓寒問暖一番,房間里的氣氛慢慢變得凝滯,大家開始了靜默。

    林義邁著步子在局促的空間里來來回回走了好多圈,嘴巴是張了又開,開了又張,但最后還是說不出口。

    潘文清見狀,就直接遞了個臺階:“林總,是不是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有心里準備。”

    借坡下驢,林義嘆了口氣說:“可能還要委屈你一段時間。”

    這個委屈林義雖然沒有明說,但潘文清聽明白了,就是去坐牢。

    不過他也沒怎么抗拒,自己被暴露的那一刻開始,就知道是這個結果..,只是事到臨頭,卻還是有些慌亂。

    見潘文清沉默不說話,林義瞬間就把他的心思猜了個七七八八,卻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畢竟這東西沒法安慰,那可是去坐牢...

    思想斗爭了良久,最后林義還是說:“你信的過我嗎?”

    潘文清猛地點頭:“當然信得過。”

    “嗯,那就好。”說著,林義給了他兩條路:“你要是信得過,只管安心進去歇息一段時間,在里面看看書充充電,出來后,陪我繼續打江山。

    而且,你可以放心,我不會讓你呆太久的。”

    說到這,林義停了停,又給了他另一個選擇:“當然了,你要是信不過我,信不過王欣,信不過北極光微電子。

    我可以給你一筆充足的資金,安排你出國,帶著妻兒遠離這是非之地。”

    聽完兩個選擇,潘文清一時間沒做聲,過了許久才緩緩說:“從我當初答應去做這事起,就預感到了結果。其實我不擔心自己,只是心疼妻兒。”

    林義默然,本想許諾一番,卻覺得太過虛頭巴腦。心里嘆口氣,還是用實際行動證明吧。潘文清應該懂得。

    如林義所想,潘文清確實明白了他的想法,于是主動打破僵局:“林總,我信得過你,請吩咐。”

    聞言,林義看了一直裝尸體的葛律師一眼,沒說話。

    收到訊息,葛律師也不客氣,直截了當地說:“為了打好這場官司,減少公司的損失。有兩件事我們需要你幫忙。

    第一件,你得主動背鍋一部分責任,到時候我會教你怎么措辭。”

    講到這,看潘文清點點頭同意,葛律師又繼續:“第二件事,需要你幫著開導開導從富士康過來的王強、周軍和許少青三人,讓他們離開北極光微電子。

    這樣和富士康的公司糾紛就變成了個人恩怨。對我們就非常有利了,可操作空間也會大大增多。”

    聽到要翻臉不認人地踢開三人,潘文清眼珠子一瞪,立即轉頭看向林義。

    林義開口解釋:“這是戰略性撤退,主要是為了贏得官司。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他們的,每人120萬補償款。同時進去這段時間,他們工資照發,福利一樣不會少。

    而且和你一樣,出來后,他們要是愿意,可以繼續回公司上班。”

    聽到這豐厚的待遇,潘文清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他從來不怕自己受苦,就怕辜負了別人。畢竟這三人都是他自己親自策反的,在克隆計劃里,都是立過汗馬功勞的人。

    最擔心的事情有了著落,潘文清風起云涌的內心慢慢平靜了,緩了緩就說:“林總,請放心吧。我要是皺一下眉,你就把我頭砍下來當夜壺。”

    聽著這番滾犢子的言論,林義有點哭笑不得。也頓時想起了他的過往:

    曾為了妻子敢打國企上司8個耳光;敢以一對八火拼保安、而且渾身是傷也要把保安打的抱頭亂竄的狠人。

    這小暴脾氣的,讓林義情不自禁一笑,覺得此行圓滿了。

    從頭到尾他沒向潘文清許過承諾。而潘文清也非常光棍,不聞不問。

    兩人都了解對方,一切盡在不言中。

    離開獨棟民房的時候,UU看書 www.uukanshu 林義問王欣:“潘文清隨行的三人抗拒嗎?”

    王欣搖搖頭,很是感慨的說:“不愧是跟了潘文清好幾年的人,脾氣都隨他,很爽快就答應了。”

    這時葛律師插了句嘴,小聲唏噓:“他們要是怕,當初就不會義無反顧的參加克隆計劃了。”

    聞言,林義和王欣對視一眼,覺得此言在理。看來今天自己三人是當了回小人了。

    可是,這小人不當不行啊。沒辦法,畢竟干系太大了。

    離開郊區,進入羅湖地界時,路上的行人和車輛不知不覺多了起來,為此,車子不得不放慢速度。

    處理了心頭事,心情大好的林義也不著急趕回家,半癱在副駕駛上,愜意的一邊和幾人聊天,一邊看外邊的風景。

    突然,車子在經過一家火葬場時,林義愣住了,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竟然...

    ps:本想寫到10000字的,但太困了,身體不好熬不住了,就到這吧,也有8600字了。

    眼睛睜不開了,沒法檢查,明天來改。

    訂閱不如人意呀,各位老同志多多支持一把啊!務必多多支持一把!

    求訂閱,求推薦票月票啊,最近票票好少,停滯不動了,求求求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