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一十四章,苦日子

從1994開始
     穆佳佳生了。

    七月二號,酷暑炎炎,燥熱難當,矮空就像蒸籠一樣倒扣在頭上,悶的人心里發慌。

    下午三點過,考完最后一門會計學,拾掇拾掇鋼筆和草稿紙,一行人魚貫而出。

    李杰拍著晃停肩膀說:“老晃,晚上一起吃飯,我請客。”

    面對兩宿舍的眾多眼睛,晃停本要順口應承。但轉念就想到韓小偉媳婦兒快要生了,一個大肚女人單獨在老舊樓梯房里,挺不放心的。

    于是就悶聲說:“我們今天要去趕個場,我事先答應了的,不好意思拒絕。”

    聽著他瞎說,眾人默契的對視一眼,心想這瓜娃子連撒個謊都不會,渾身都是破綻。

    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要趕回去照顧孕婦,也不揭穿。

    辭別眾人,穿過北門離開中大,路過菜市場的時候,晃停被堆砌在市場門口的土豆給吸引住了。

    只見它們大小不一的攤在白塑料上,滿堆滿堆,帶點兒泥,一看就是新鮮出土的土豆。

    晃停知道穆佳佳愛吃土豆。

    尤其是把土豆蒸熟,然后往鍋里一放,菜鏟一碾,加點油鹽加點水,再配點蔥花。

    滿香滿香的土豆泥兒就成了,這是穆佳佳最愛的菜,現在也變成了晃停喜歡的菜。不要問為什么,沒有理由。

    買了蔥花土豆,路過牛肉攤的時候,晃停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牛肉多少一斤?”

    胖屠夫中氣十足的回答:“7塊。”

    這個價格有點貴,但還在晃停能接受的范圍內,就指了指精瘦的地方說:“這里來一斤。”

    屠夫掃了他眼,手起刀落,但落刀的位置有偏差,一塊牛肉有一半是根根帶帶的。

    晃停囁嚅著嘴,心里很不想要。但看到屠夫那銅鈴般的大眼珠子瞪他一瞪,到嘴邊的話瞬間就慫了。

    胖屠夫很滿意他的怯懦表現,用市斤秤一稱,兩斤還差二兩。

    這時,屠夫滿臉橫肉的對他一笑,笑著笑著右手順便把把秤桿子,上下搖搖,兩斤了;再搖搖,兩斤二兩了。

    然后把著碼子遞到晃停跟前,大著破嗓音開腔:“兩斤二兩高高秤,都快兩斤三兩了。看你也經常在這地兒買菜的,咱也算臉熟,就兩斤二兩好了。”

    晃停臉一僵,低聲說:“我不要這么多。”

    聞言,屠夫那滿是胡須茬子的大嘴一張一笑,味兒十足的戲說:“你家里那婆子人高馬大的,還懷孕了,沒個兩斤牛肉吃不飽吧。”

    屠夫說完,接著就向旁邊賣豬肉的販子弄嘴:“你說是不是,那北方來的婆子沒兩斤喂不飽吧。”

    賣豬肉的看著晃停笑笑不搭話。

    豬肉販子搭話不搭話,胖屠夫不介意,因為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晃停這樣一張白紙,哪受得了這么激,瞬間就紅個臉,趕緊付錢,渾掄個肉低頭走人。

    等人走了,賣豬肉的就笑著打抱不平:“這樣的老實人你也欺負。”

    胖屠夫打著哈哈,不以為意:“不是老實人也欺負不了啊...”

    ...

    回到家,穆佳佳大著肚子正在擇早前剩下的小白菜。看到晃停提這么多牛肉回來,就說:“這么貴的牛肉,你還買這么多啊。”

    晃停木了木,回答:“昨晚人家花籃送的多,就多買了點。”

    聞言,穆佳佳看了他幾眼,也不說破,反而開口:“那你去洗洗,等會我來做。”

    “我來吧,你都...”

    穆佳佳直接打斷,“我來,這廚藝得天天練,不然手生了,產后還打算靠它吃飯的哎。”

    “哦,好...”

    晚餐很豐盛,土豆燉牛肉,土豆泥兒,還有一個小白菜。

    八仙桌上,一人一邊,除了開頭嘮叨幾句家常,兩人又恢復到了老樣子。

    安靜夾菜,安靜吃飯,安靜里好像習慣了,也不覺得尷尬。

    吃完一碗,看著晃停像以往一樣起身默默給自己裝填,穆佳佳眼珠子隨他身影動了動,良久才開口勸:

    “老晃,你是個好人,又是個名牌大學生。前途遠大,可不能把大好時間浪費在我這...”

    晃停慌慌張張打斷,“不要說了,老韓以前對我挺好,我應承了的事,肯定說到做到。”

    面對這犟脾氣,穆佳佳改了策略,不言不語就那樣注視著他,直到晃停臉色不自在的低下了頭,才嘆了口氣。

    給他夾了相處以來的第一筷子菜,穆佳佳說:“行,那不提它了,提它做什子,咱吃飯吧。”

    吃完飯,穆佳佳像往常一樣在屋子里慢悠悠的走了會圈圈,醫生說這樣有利于順產。

    接著洗漱,然后兩人坐在老舊的布藝沙發上,一起看會電視。

    大概晚上10點左右,晃停正在自個屋子里學習寫譜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喊自己,開始還以為是幻覺。

    但仔細聆聽,那個女聲貌似還在喊自己,聲音雖然微弱,但這回算是真真切切了。

    一慌張,晃停立馬起身去穆佳佳房間,一進門就看到韓小偉媳婦兒臉色蒼白、滿頭大汗半坐在地上。

    晃停急忙攙扶,“你怎么了?從床上摔下來了嗎?”

    穆佳佳捂著肚子,搖搖頭,有氣無力的說:“老晃,可能,可能羊水破了,可能,可能要生了...”

    要生了?晃停滿腦子空白,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喊的鄰居幫忙,也不知道怎么七手八腳把韓小偉媳婦兒送的醫院。

    反正他全程都懵,全程都緊張,又全程都一絲不茍。

    緊急送產房。

    然后就是掛號,繳費。瞅著繳費單上的1017.5元,晃停心里舒了口氣。

    還好還好,這筆錢雖然很多,但自己這大半年來還是堪堪湊夠了。

    付完錢,坐在過道里望著產房,等待...

    突然,有個護士拉開產房門就問:“誰是穆佳佳親人?”

    晃停立馬起身,“我是。”

    護士以及快的速度打量了他一番,遂說:“孕婦有些脫力,快去外邊商店買幾瓶紅牛和巧克力回來,快,要快。”

    晃停點點頭,不二話,立馬向醫院外飛奔。

    “老板,來5塊巧克力,4瓶紅牛。”

    店老頭扶下老花鏡瞅了他幾眼,轉身就拿了六塊巧克力,六瓶紅牛。

    晃停說,“紅牛不要這么多,拿4瓶就好。”

    店老頭又瞅了他幾眼,才慢悠悠的說:“小伙子,你是陪產的吧,喜事不要帶4,拿6瓶,六六大吉,順風順水肯定生個大胖小子。”

    聽到4和6的寓意,晃停瞬間就被說服了,付錢的時候還禮貌的道了聲謝謝。

    匆匆趕回產房門口,護士拿著東西就進去了,不過還沒等晃停屁股坐穩,護士又出來了。

    問:“你是穆佳佳老公嗎?”

    晃停本想說不是,但隨即覺得穆佳佳生孩子了都沒老公陪護,醫生護士指不定怎么想,怎么看下人呢。

    于是硬著頭皮說:“是”

    “那好,你進來幫把手吧,你老婆力氣大,我們壓不住。”

    晃停遲疑了,但在護士的注視下,還是一聲不吭的跟了進去。

    此時,里邊的穆佳佳正在喝紅牛回復氣力,看到晃停進來,愣了愣,本能的想把張開的雙腿合攏,但腿動了一下就停了,下一秒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喝了一瓶紅牛,吃了一塊巧克力。醫生說再來一次。

    生孩子很痛苦,生孩子很偉大,看著穆佳佳慘白的臉上不停冒出豆大的汗珠子,晃停腦海里浮現出這個念頭。

    又費了一番功夫,沒用,還是沒生出來。

    這時醫生無奈地建議:“姑娘,你真的要考慮考慮剖腹產了,這樣耗著對你、對肚里的孩子都不好。”

    剖腹產?穆佳佳拒絕了,她雖然沒問過晃停掙了多少錢,但她心里有個數,平時租房子加吃喝拉撒,還偶爾打打牙祭補充營養,錢估計就夠進次醫院的了。

    要是剖腹產,又得額外一大筆錢,要是存余都用完了,以后還怎么開飯店,那夢想就散了,她不能這么自私,生活不能這么沒有希望。

    于是想也不想就打斷了晃停勸她的話語,望著醫生說:“再來一次,肯定能順利生出來的。”

    醫生是老經驗了,稍微看一眼就明白了什么情況,于是商量著說:“那再來一次,要是還沒順利,你就得聽我的,不然托太久了,就真的...”

    后面醫生沒說了,穆佳佳也沒在意。這次她一口氣吃了三塊巧克力,喝了三瓶紅牛,隨即往口里塞一大坨紙,示意來吧。

    生孩子很苦,生孩子很累,生孩子很痛...

    但想到家鄉的窮山僻壤,想到獄中的韓小偉,想到自己做過的那些混蛋事,又看了眼身邊按著自己胳膊的晃停,穆佳佳忍了。

    穆佳佳抓著扶手,瞪著眼珠子,咬著牙,拼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在醫生護士一聲聲的“快了,加把勁”、“快了,加把油”、“加油”、“再努把力”中...

    孩子最終還是順利生了,醫生看了看表,就熟練的記錄:“清晨09:18:35,女孩。”

    接著醫生麻利地包扎一下,就把嬰兒放電子秤上一稱,隨即又說:“48厘米,5斤6兩。”

    順利生了,兩人都高興,但是回到家的第三天,孩子的臉色有些不對了,精氣神較前兩天也差了很多。不哭不鬧,也不吃母乳,一門心思焉個腦袋想要睡覺。

    這可把兩人嚇到了,急匆匆抱回醫院,檢查一番,醫生檢查完就說:“去辦住院手續吧,孩子必須送進保溫箱。”

    聽到這話,兩人對視一眼,都有些慌神。在生命面前,兩人不敢計較錢,雖然進保溫箱的錢很貴,但兩人不敢打馬虎眼,咬咬牙也得堅持。

    第一天,花費了一大筆錢后,兩人挺住了。

    第二天,又花費一大筆后,穆佳佳開始了擔憂。雖然自己在深城曾存了一點錢,但是懷孕期間為了保胎,起碼花了一半。

    如果這樣子的花費,再來個幾天,她都不敢想象。

    雖然她在心里一直祈禱,但老天爺好像有點憎惡她的過去一樣,怎么求也不搭理她。

    第三天,花費還是巨貴,心疼過后兩人相信會好起來的。

    第四天...

    如此直到第五天,穆佳佳再也控制不住情緒了。

    哭了,淚崩了...

    僅僅五天啊,五天就把她賣保險賣自己掙來的錢都花完了,可孩子卻還沒擺脫危險,她真的要崩潰了。

    看著女人蹲在地上不停的抽泣,晃停眼睛都紅了。

    他本就是木訥的性子,再加上頭次遇到這事,對方還是個女人,他壓根不知道怎么辦...

    陪了會,呆了會...

    最后晃停跑去問醫生,“你跟我說句實話,孩子到底什么個情況。”

    這幾天他們兩人的情況,醫生早就看在了眼里,也是嘆了口氣說:“最好的情況都還得在保溫箱里呆兩天。”

    至于后面的,醫生沒說,晃停也沒敢問,都心知肚明。

    想到錢,兩人加起來還剩62.7元,杯水車薪,根本不夠。

    恍恍惚惚離開醫院,迷迷糊糊找了個公話亭。插入IC卡,晃停卻不知道打給誰。

    自己父母?想一想,晃停就放棄了,他們在家鄉的山坳坳里,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養活爺爺奶奶弟弟妹妹一大家子,根本湊不出來幾個子。

    更何況,這事情,他我沒臉向家里提。

    韓小偉父母?穆佳佳父母?貌似都一樣,都是一大家子人嗷嗷待哺,也都窮的叮當響,指望不上。

    想了想,晃停把電話打給了他平常駐唱的酒吧。

    滿懷期望等待,卻被告知無法接通;心里頓時急眼了,再打一遍,還是一樣的結果。

    愣神片刻,晃停生怕自己輸錯了號碼,第三次一個一個數字撥,小心翼翼,但漫長的等待后,還是一樣,暫時無法接通。

    沒辦法,他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心態,試著打那幾個同事的尋呼機,卻等了老半天,也沒一個人回復他。

    這個情況,讓他有點害怕。于是回去跟穆佳佳說一聲,就跑去了酒吧。

    但現實有時候就是這么殘酷,為了省車錢,好不容易跑了過來,卻發現平日里熱熱鬧鬧的酒吧今日冷冷清清。

    尤其是那醒目的白色封條,讓他頭暈目眩的差點倒地不起。

    詢問旁邊的鄰戶,人家告訴他,酒吧老板以前涉黑,有案底在身,碰到現在嚴打期間,東窗事發了,跑路了。

    工作丟了,晃停失魂落魄的,都不知道怎么離開的酒吧。

    在中大門口一坐就是小半天,呆滯里,晃停終于想到了兩宿舍人。

    第一想到的人就是趙志奇和孫念,這兩人在他心目中條件一直非常好,一直高不可攀的。

    雖然聽宿舍幾人說義哥有手機,應該也有點小錢。但他覺得義哥是沒法和孫念、趙志奇比的,畢竟開學時的樣子擺在那。

    憑著記憶打趙志奇家里的電話,一個年輕女人接聽的,晃停猜測應該是他姐姐。

    對方聽說他是弟弟同學,就和藹的告訴他:“他去胡建莆田旅游去了,一時半會可能聯系不上,你是有什么急事嗎。”

    晃停連忙說沒有,就失望的掛了電話。

    打孫念家里電話時,他很緊張。既緊張這是最后的希望,不容有失;同時也緊張孫念這人,平日里他幾乎不敢和她多說話,他自己知道原因,自卑。

    這次老天爺倒沒和他開玩笑了,很快接通,而且傳來的聲音是孫念本人的。

    這瞬間,晃停激動的熱淚盈眶。

    孫念:“喂,你好。”

    晃停:“你,你好。”

    孫念:“晃停?”

    晃停:“是我。”

    孫念驚訝為什么他會給自己打電話,而晃停卻緊張的不知道怎么開口提錢的事。

    晃停支支吾吾里,好在孫念足夠聰明:“韓小偉媳婦生了?”

    “是,生了。”說到這,晃停覺得太生硬了,于是補充一句:“女孩。”

    孫念無語,但還是說:“你還差多少?”

    晃停頭有點暈,迷糊問:“你怎么知道我,我,我要借錢。”

    孫念平靜說:“本姑娘留給你的印象,應該是除了漂亮,就是成績好,再就是有錢。

    漂亮你不敢惦記的,至少不敢明里惦記的。

    暑假了,你不會用成績來消遣我。

    那肯定是急需錢了,說吧,要多少?”

    晃停被說的有點不好意思,但還是鼓起勇氣開口:“3000,哦,不,2000就好。”

    孫念:“銀行賬號給我。”

    報了賬號,晃停連忙補充道:“借條開學時給你。”

    “隨意。”

    ...

    有了錢,孩子終于安全回到家了。但是穆佳佳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由于避孕藥吃的過量,而且懷孕初期穆佳佳沒注意到有孩子了,房事過多。

    導致的后果很嚴重:孩子天生殘疾。

    根據醫生檢測,治的早,有機會治愈。但人家也明確告訴兩人,可能需要的花費比較多。

    屋漏又遭連夜雨,這消息簡直是晴天霹靂,把穆佳佳劈的徹底崩潰了,她經常躲起來后悔,躲起來哭...

    那撕心裂肺的,晃停很難受。

    好在后來曾毅看到了傳呼機,幾經周折聯系到了晃停。

    曾毅家告訴他,酒吧倒閉后,就和幾人去了深城。人家還問晃停要不要過去,新的酒吧90一晚,每個星期固定三晚。

    晃停和穆佳佳商議一番后,還是去了。沒辦法,借來的2000已經所剩無幾,家里都快斷糧了。

    同時孩子要吃奶粉,要穿紙尿褲,還要應對各種發燒感冒,以及常見的感染等疾病。這些零零散散加起來都是錢,而且不是一筆小數目。

    當然了,雖然經過一系列打擊,生活有點苦。但兩人的夢想還未曾破滅:把孩子治好,以及開個飯店。

    所以都得努力掙錢。

    初來深城時,晃停安安分分和幾人一起去酒吧上下班。雖然錢不多,卻也不少了,倒也滿足了。

    不過這個現狀沒維持多久,因為晃停爸爸出了意外,在和人家爭秧田水時,暴脾氣先動了手。

    農村打架本來沒什么,但他爸爸有點倒霉,一個推拉在地,就把人家小腿打骨折了,雖然不致命。

    但得賠錢,誤工費、醫藥費、精神損失費加起來又是上萬。

    晃停知道家里情況,三個弟弟妹妹要讀書,根本沒有多少錢,換而言之就是賠不起。

    所以這陣子一有時間,晃停就瘋狂兼職掙錢。干過洗碗工,擺過地攤,甚至還在夜里拾過荒...

    但這些都救不了急,所以他一直想掙筆快錢。

    而這回老天爺好像聽到了他的聲音,讓他在電線桿上發現了一份薪水超高的工作。

    那就是背尸。UU看書 .uukanshu.com

    他打電話問過了,白班每小時25塊,夜班每小時40塊。

    還有業務提成,所以要是運到極好的話,一個晚上收入可以破500元。

    同時他還了解到,白天基本沒生意,除非醫院白天死人去背下,否則沒多少提成。

    而晚上就不一樣了,業務繁忙,晚上死的人多,火化的也多,所以提成也高。

    就是晚上有一點不好,只有2人組隊。而且還輪班休息,就是上半夜一個睡,一個工作;而下半夜就換一下。

    工作地點一般在太平間,睡覺地點也在太平間。

    除非有火化業務,那就得把尸體背到火化場。

    所以,林義從郊區回來時,正好看到晃停在背尸...

    ps:沒檢查,很亂的吧,哎,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