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一十五章,起伏

從1994開始
     背尸,目送晃停步履蹣跚的進了火化場,林義想到這個職業就覺得腦莫心發寒。

    就算現在是三伏天了,還是感覺背后有股冷風吹過,瘆的慌。

    要說這個世界上林義最怕什么?那無疑是蛇和死人了。

    而晃停卻要獨自面對各類尸體,林義搖搖頭想都不敢想那詭異的場景,可見這憨厚的瓜娃子被逼到了什么程度。

    看林總對著外邊發呆,刀疤識趣的把車子停到一邊,熄火,安靜里,車內的四人開始陷入了沉默。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義飄飄忽忽的問:“你們有誰了解背尸這個職業嗎?”

    幾人對視一眼,王欣連擺雙手,表示諱莫如深。

    葛律師也是苦笑一聲,對死人和鬼神這東西,雖然零碎聽過一些,卻沒特意去關注過,倒是他老母子最有講究了。

    出人意料的,軍隊出身的刀疤開始了介紹:“我曾經有一個戰友,他父親就是在火化場工作的。平時訓練完,閑來無事時,他偶爾會和我們說叨說叨這些雜事。

    他說:每一秒,我們國家就會有3個人去世。一年下來可想而知會有多少人死去,所以背尸工的職業也順其自然的誕生了。

    這個職位雖然工資高。但對學歷、年齡、體貌特征都沒有特別的要求,只要有幾斤力氣,稍微培訓一下、注意一些需要避諱的東西,就可以上崗了。

    而他們的工作其實并不算輕松,因為這是一個膽氣活,也是一個體力活。平時大家講的“死氣沉沉”,它其實指的就是遺體的重量。

    而且在搬運的時候是絕對不能磕到碰到的,這個雖然不是家屬的硬性要求,卻是一種大忌諱。

    因此搬運一具遺體并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我戰友說,背尸體是不能坐電梯的,也不能停,就是要一口氣背上幾層、或十幾層樓的地方。

    如果是冬天還好。

    要是到了夏天,這些遺體非常容易腐爛,為了能夠更好的保存遺體,這個背尸工都幾乎是24小時隨時待命,在凌晨出門搬運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

    有時候要是碰到車禍尸體,

    還得給他們拼湊,很多人都會惡心到吐。所以基本沒幾個人能干的長久的。

    由于做這份職業天天跟尸體打交道,也使得很多人在做了幾天之后就受不了了。

    一是恐懼。

    二來是家屬的不同意。很多人對于天天接觸尸體都充滿著忌諱,認為經常接觸會給人帶來不幸。大家都敬而遠之。

    我戰友就說,就因為他們家有人在火化場工作,平日里那些叔叔伯伯舅舅姨媽之類的,基本都避著他們家。就算逢年過節,也最多送個禮,從不多停留,更別說吃飯過夜之類的了。

    周邊的鄰里也是一樣,平時都是繞道走,有一種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的意味。

    所以很多背尸工對外都是保密的,從不敢讓家里的親戚朋友知道。

    尤其是一些沒結婚的年輕人,要是相親對象知道他是背尸工,百分之一百二十不會成。”

    講到這里,刀疤看了三人一眼,頓了頓又說:“我戰友還說,和尸體打交道久了的人,自身的陽氣會會慢慢跑沒了。

    按法師的說法:就是會短壽。

    而且到了中年,這類人基本會得一種怪病,就是皮膚上會起一些黑色斑塊。”

    聽到這里,葛律師表示同意:“這個我也有聽說。在香江這邊,他們說是尸體有寒氣,按道家說法就是尸氣,背尸工每次工作都會攝入一些到體內,時間久了,日積月累的就會得病。

    我們那邊的老人都管這種黑色斑塊叫尸斑,聽說治不好。

    我就見過一個這樣的人,年輕時窮困潦倒去做了這份差事。但人到中年就不行了,按他老婆的話說,年輕時掙得錢都遠遠不夠治這病的。”

    王欣聽的入神,這時也插一句:“這就是為什么背尸工工資高,卻一直缺人的緣故嗎?

    對嗎?”

    葛律師點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背尸工幾乎沒有人是長久固定下來的。”

    說到這里,三人下意識的齊齊看向林義,安靜了。

    林義也是頭疼,要是這么直接的去勸止晃停,以對方怯懦卻又極敏感的性子,貿貿然這么識破他的最后自留地,估計晃停會自卑到逃離學校,逃離所有認識的熟人。

    這樣做充滿了不確定性,林義不敢碰。

    而要是不聞不問吧,自己心里又過意不去。畢竟都是一宿舍人,平時關系都挺要好的,好朋友、同學、哥們等身份貌似都齊活了。

    但林義真的不知道怎么辦。

    別看晃停雖然羸弱的不像話,卻是個極有自尊心的。他不喜歡無緣無故接受別人的“愛”,哪怕就是很好的朋友,他都有自己的原則。

    說好聽點這就叫貧賤不能移,窮的有骨氣,就算脆弱也要堅強。說難聽點就是死腦筋,不懂變通,死要面子活受罪。

    這也是韓小偉的“一飯之恩”,卻換來了他的無怨無悔幫著照顧韓小偉媳婦的原因。

    要是換個人,你試試看。真心的,能記得你的好就不錯了;日后不“升米恩斗米仇”,去做恩將仇報的事情就是燒了高香。

    所以做這類好事,真的是看運氣。遇到知恩圖報的,人家會夸你慧眼識珠。要是遇到白眼狼,對不起,難受的同時還得貼個“識人不明”的標簽。

    所以,在我們這個社會,有時候做好事真的是要靠老天保佑的。

    種種原因在一起,這也是林義不敢隨意去打破晃停這雞蛋殼的顧慮所在。是真的怕傷了人家的自尊,讓晃停覺得沒臉見人了,那就違背了自己的初衷。

    想了會,也沒什么好的辦法,林義把晃停的特殊性簡單說一下,就問:“你們有好的建議沒?”

    葛律師沉吟一下就說:“林總,這事啊,我個人覺得你不宜直接出面。”

    “嗯”林義應承了一聲,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葛律師道:“這事情,我們得分兩種情況對待。

    假如晃停只是撈一筆快錢就撤退,我反而覺得是好事。畢竟他那性子需要磨煉,需要刺激。

    也許這番經歷過后,他會成長起來。

    而如果他打算偷偷摸摸干長期的。我的建議就是從他親近的異性入手。”

    王欣來了興趣:“你是說隱秘的引導那個穆佳佳發現此事,從而去阻止他?”

    葛律師看了她一眼,輕輕點頭。

    林義想了想,覺得這主意不錯,于是對刀疤說:“這事你擅長,就交給你了。”

    刀疤說好,又問:“多久為期限?”

    林義琢磨了下,就回答:“這個暑假吧,你偶爾抽點時間關注一下他就行。”

    解決了這個心頭事,林義又掃了眼火化場方向,就示意趕緊開車離開。

    ...

    回到羅湖,時間不太早了,林義也打算洗洗早些休息。

    可能是今天看火化場久了的緣故,就算回到家里,腦海中還時不時浮現出晃停背尸的場景。

    想著想著,林義心里頓時一個激靈,趕緊打開淋浴,劈頭蓋臉就是一陣沖刷。

    就著熱水,細致的擦著香皂,搓著膩乎乎的汗漬殘留,林義這個澡洗的夠舒服,夠久。

    要不是外邊的諾基亞一直在嗡嗡嗡的震動,他都還打算在浴室里頭呆會。

    扯過浴巾一通擦,把手弄干凈,順過手機,看都不看小屏幕就熟稔的接通。

    還沒來得及說話,里邊就傳出一個懶懶散散的聲音,“暑假了,你在哪?”

    是那禎,林義趕緊收拾起這份隨意,打趣道:“在深城,我的那禎姐是想我了嗎?”

    “皮癢了是吧。”

    林義嗯了一聲,“嘴皮子癢了,求求你做個好人,給治治唄。”

    “你不是有錢,去東莞治。”

    “真的?你允許了?那我可真去了啊。”

    聞言,電話那頭的那禎笑瞇瞇的說:“你試試。”

    “誒,那禎你不要這樣。

    我跟你港,就算我閱遍天下佳麗,那也是為你著想。我經驗越豐富,你和我在一起不是越舒服么...”

    聽他越說越離譜,那禎半瞇著眼,笑吟吟道:“是吧,我到中大門口了,對面的書店是你的嗎?來,當姐面港。”

    這話把林義嚇了一跳,這個時間到了中大門口不是要人命么,大長腿可就在那呢。

    但隨即一想,這不對,要是那禎真的來羊城了,哪會這么客氣的。估計早就直接去書店了,按她的性子,不管大長腿在不在,她老人家都會以主人翁的身份鳩占鵲巢的,哪會這樣子好說話了...

    差點就上當了,還好自己機智,林義立馬說:“三層書店就是我的,那禎姐真的在嗎?我馬上就回來給你暖被窩。”

    ...

    一番扯皮,電話那頭的那禎見試探不出什么,也就放棄了。

    索性直奔主題說今天的事:“隔壁太太快不行了,你抽時間來趟京城。”

    想到那個吃胎盤的老太太,林義也認真了幾分:“她是要處理那些珍藏的古董了嗎?”

    “嗯,你上次來,見到那些古董不是眼珠子都睜不開了嗎,這次我給爭取了個機會。”說到這,那禎緊了下藍色頭箍,才繼續:“她還有2套四合院也要一并處理了。”

    說著,女人就問:“你有多少錢,要是錢不夠,我這里也有十來萬,都給你,看能不能湊齊買套小點的。”

    林義有點小驚訝,隨即好奇的問:“10來萬?你哪來的這么多錢?”

    “我隨意說了句要在京城買房,我家老楊就傻傻的、傾家蕩產的給我湊了這么多。”擺弄了下盆栽,那禎假裝嘆了口氣:“為了你,我連親媽都騙,以后得對我好點,不要被那些個鶯鶯燕燕迷住了,知道嗎。

    不然...”

    林義一樂呵,“不然怎么?”

    “怎么?肯定是把你和狐媚子拖到荒郊野外暴打一頓,然后把你閹了,東西喂狗,人埋了。”

    林義:“......”

    斗嘴不過,林義識趣的轉移話題,“那太太還能撐多久?”

    “我私下問過醫生,說太太情況不樂觀,最多還能捱三個月。”

    “行,我月底過來。”接著林義又問:“東西都賣了,那她的外甥女呢?”

    那禎說:“她那外甥女在紐約,據說嫁給了一個珠寶商,條件非常不錯,超級有錢,人家不一定在乎這東西。

    不過老太太還是留了一半家產給她。”

    不在乎?嘿,現在是可以不在乎。但過了明年,等到國家房改政策一出,四合院的價格就會像火箭一樣飚升,看還能坐得住么?

    天意如此,自己要是不去入手,都對不起老天爺的厚愛了。

    林義心里美滋滋的這樣想著,就囑咐說:“你要穩住老太太啊,最好能交點訂金。”

    “又是古董又是四合院,我這點錢不夠。”

    林義連忙說:“別介啊,我馬上給你匯50萬過來,打感情牌也好,賣慘也好,甚至地上打滾都行,一定要把東西穩住了。”

    聽到賣慘、打滾,那禎順手把心愛的盆栽折了一枝,隨即就把電話掛了。

    這女人...

    還是這樣對自己,林義也是服氣了。

    想了想,林義直接給何慧打了個電話,報了那禎的賬號過去,就吩咐她往里邊打50萬。

    把銀行賬號的詳細信息記錄在紙上,何慧應了聲好,隨即對“那禎”這個名字開始好奇。

    ...

    7月16號,天氣預報說今天是晴,是個出行旅游的好日子。

    但事實證明,天氣預報有時候真的也撒謊。

    早上還是紅彤彤的太陽,UU看書 .uukanshu. 到了中午就是成陰天了。而下午更不堪,雷電交加,狂風暴雨呼嘯而至,把人都逼在家里不敢出門。

    而今天的發生的事情也像天氣一樣,起起伏伏。

    接到沈珂電話,說蘇經理這一上午都嘔吐的厲害,吃什么吐什么,快把膽汁都吐出來了。

    林義頓時那個急啊,要不是蘇溫后來告訴“別擔心,我懷一一也是這樣的,正常現象”,不然早奔去香江了。

    糾結完懷孕的事,蘇溫左手向后邊攏了攏青絲,心情不錯的說:“易初蓮花超市15%的股份到手了。”

    林義連忙問:“多少買的?”

    “2000萬美金。”

    聽到這個價格,林義也是松了一口氣,現階段雖然在股市上掙了不少,但需要支出的卻更多,都快把他愁死了。

    ps:求訂閱,求月票推薦票,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