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一十九章,風云變幻

從1994開始
     電話里的死人了,一切要從源頭說起。

    在實際上,李太子和吳景秀使用美人計高價得到一條半導體生產線和2臺頂級數控機床。事后兩人回味回味,才知道上了大當。

    按理說,邊井這種情報局出身的人,如今又身居東芝公司的高位,在日本這個重男輕女的社會里,美人何其多,唾手可得。一般情況下是不會中美人計的。

    那他為什么這么容易就中了計?兩人猜測肯定有貓膩存在。

    其實,從冷戰背景開始延續到如今,西方國家對澀會主義國家的出口,要受到“巴黎統籌委員會”的限制。

    而半導體生產線和頂級數控機床在這年頭屬于最先進的工業技術類產品。

    就連現在的韓國都根本無法自行設計制造,就更不用說吳景秀戶籍所在的香江的科學技術和工業基礎了。

    很明顯這些東西屬于被“巴黎統籌委員會”禁止向澀會主義國家、及其曖昧地區出口的機械設備。

    邊井和三星李太子理所當然的都非常清楚這種限制。

    其實對于邊井來說,一路摸爬打滾獲得現如今的地位并不容易。而且由于東芝公司內部的派系斗爭已然非常嚴重,甚至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刀刀見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一個不穩,邊井都覺得自己花費了大半生好不容易才獲得的一切,就有可能打水漂了。

    在內心里,邊井是非常抗拒這種情況發生的,也是不容許這種情況發生的。

    而吳景秀和三星非常想獲得這種半導體生產線,獲得這種機床,真的是喜從天降,對邊井來說是大功一件。

    因為這不僅可以提供足夠的資金幫助自己派系獲得勝利,同時也可以幫助東芝度過這次經濟危機的難關,這是一舉雙得的大好事。

    所以中美人計是順水推舟的,某種意義上邊井還覺得自己是為派系、為企業獻身。畢竟只要達成這宗交易,對于東芝來說,就可以狠賺一筆,度過經濟危機。

    另外,邊井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出賣這種最尖端的工業產品,也有他自己的見解和理由所在。

    因為在他的心里,

    亦或是在日本大部分企業家心里,都是非常抗拒巴統協定的。這種違規的事情很多企業暗地里都干過,幾十年下來,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大家都心照不宣,只要不留把柄就好。

    不然前蘇聯的軍工技術能這么發達,除了它自身優秀外,挪威公司和日本公司在暗地里也貢獻了不可磨滅的力量。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前蘇聯的潛艇消聲技術,要是沒有日本企業提供的數控機床加工出高精尖的零部件,早就被米國落下幾個身位了。

    而且,不論是情報局也好,東芝也罷。幾十年一路走來,邊井已經見過太多為利益而違禁的事情了,所以整個過程里雖然擔心,卻并不恐懼。

    再說了,對于日本企業來說,賺錢是最主要的,至于技術封鎖等問題,則不是企業需要首要考慮的,因為很多時候國家利益和企業利益是互相矛盾的。

    ...

    后來由于李太子和吳景秀對邊井也比較照顧,所給的產品價格比對其他企業要高。

    交易達成后,如何把電腦工作母機順利運往香江是一個難題。邊井就提議這東西可以先運到濟州島,再運到越N,李太子掌管的進出口公司在那里的原材料采購基地可以作為轉運地。

    可見,東芝和三星之間早就建立了送交特殊貨物的秘密渠道。

    在這批先進設備運抵越N之后,被臨時安裝在了一家廢棄工廠。

    為了盡快掌握生產線和數控機床技術,吳景秀和東芝公司約定,第一臺或第一遍由日本人負責安裝,北極光微電子的人在旁學習。

    后一臺由北極光微電子自己進行安裝,日本人在旁邊監督和指導。

    當時的廢棄工廠里日夜燈火通明,一片忙碌。北極光微電子的技術人員白天觀摩日本人干活,然后記錄,晚上再如法炮制安裝另一臺臺。

    如此幾次反復拆分和組裝,北極光微電子的技術人員很快就熟練的掌握了這種生產線和機床的使用。

    不過話說回來,由于這筆交易神不知鬼不覺,毫無蛛絲馬跡可查。

    這使東芝公司另一派系的人一度懷疑是自己的判斷出現了錯誤,雖然知道公司有一條新的生產線和兩臺頂尖數控機床不見了。

    但他們卻無一發現從日本哪里裝運出去的機械,也找不到公司突然多出的5億美元的來源破綻。

    眼看著邊井派系逐漸掌握主動權,董事會也在公然傾向他們,這讓東芝內部的反對派系非常著急。

    于是反對派系臨時召開了一個緊急會議。他們一致認為,既然自己等人無法找到這批機器的去向,在這生死存亡時刻,就該動用外部力量。

    比如花錢收買海關和船運公司的工作人員;再比如請在日本有著悠久歷史傳統、且頗負盛名的私人偵探幫助暗中調查。

    于是在多方勢力的努力下,幾番絕望,幾番折騰,功夫終于不負有心人,反對派系還是迎來了曙光。

    反對派系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采取了排除篩選法。換一種說法就是對敵對派系的主要成員進行一一摸底。

    而吳景秀和李太子發現邊井愛好韓國女明星的事情,反對派系也一樣發現了,然后再結合前段時間邊井去了韓國公干,于是他們順藤摸瓜,把視線從日本本土挪到了韓國。

    ...

    有錢使人膨脹,有錢使人忘乎所以。

    樸xx有錢了,不僅在漢城明洞買了一套不錯的公寓,還在明洞繁華地段開了一個高級咖啡廳。

    人一旦發達了,朋友自然就會無中生有,聚會也會驟然變多。

    有一次參加酒會,被一群朋友灌多了的樸xx被要求講述自己的發達史。

    原本按她的穩成性子,是不會隨便開口的。

    但可能是之前太苦了,再加上身邊同事朋友的飛黃騰達給她造成的心理壓力太大,一下子從邊緣位置成了吹捧的中心,喝多了的樸xx還是沒忍住自己隱藏已久的虛榮心。

    于是在一堆人的起哄下,樸xx吹噓曾經搞定過東芝高層,說那人是自己的死忠粉,兩人歡好的時候,最喜歡吃自己的黑木耳了。

    別人都以為她喝多了,根本沒有把她的話當回事,誰會認為一個韓國的三流小演員會和東芝高層攀上關系呀。

    要知道那可是東芝啊,九十年代大名鼎鼎的東芝,這年頭的韓國沒有一家企業可以與之媲美。

    看他們不信,受到質疑的樸xx來氣了,于是她把整個過程詳細說了一遍...

    事后,回到家的樸xx瘋狂嘔吐了一番,然后倒頭就睡。在半醉半醒中,她隱隱約約回憶起了今天聚會的所作所為。

    突然,樸xx驚醒了,她是被自己嚇醒的,慌亂中一骨碌起身,匆匆來到洗漱間,用冷水沖洗一遍臉,她徹底清醒了。

    對著墻壁鏡,樸xx胡亂抓著頭發喃喃自語:“我,我,我該怎么辦?不僅把自己名聲毀了,還,還...”

    此時此刻,她后怕不已。她本能抓起電話想讓朋友們保密,也想電話給李太子,說這事情被自己搞砸了。

    不過,最終,還是猶豫了。

    樸xx誰的電話也沒打,她知道不能打,一打就是更進一步落實了自己所說的。

    在這瞬間,她急哭了,心里一直祈禱朋友們真把它當玩笑話就好了,趕緊忘記吧。

    不過老天此刻沒有偏向她。

    她的一個朋友一回家就把這件事當笑話講給了她的日本丈夫聽,而這位日本丈夫屬于一家偵探社的外部成員,平日里除了自己的工作外,也兼職收集在韓日本人的情報,作為儲備以防不備之需。

    正在苦苦追尋事件的偵探社也認為此事有點天方夜譚,但是既然有一點線索當然也不能放過。

    于是決定秘密綁架樸xx,然而就在準備秘密造訪這位美女明星的前夕,樸xx卻在家里因煤氣中毒死了,這使偵探社和反對派系立即警覺了起來。

    聽到這里,林義問:“樸xx怎么死的?”

    “我們也不知道。”頓了下,吳景秀就猜測:“根據光頭在韓國傳回來的消息以及暗線給的訊息分析,十有八九是李太子方面動的手,當然了也不排除是邊井做的手腳。”

    “光頭還在韓國?”

    “是,姐夫不放心李太子,所以留了尾巴在那邊隱藏著。”

    “幾人?”

    “3個。”

    “那他們安全嗎?”

    “應該是安全的。畢竟有美麗女人和中年男人兩個暗線在,可以隨時知道李太子的一舉一動。”

    林義皺了皺眉,一時間也是感覺頭大,停在原地過濾了一番她的話,又問:“你錢都沒有,生產線和數控機床怎么運到越N的?李太子這么好說話了?”

    吳景秀回答:“這是我事先同意跟他們交換日立技術成果的前提條件。要是貨物滯留在韓日境內,那就白瞎了,結果我們控制不了。

    所以不用擔心,沒到手之前我們也不會出錢和交付芯片技術資料。”

    “攏共多少錢?”

    提到錢,電話那頭的吳景秀很認真地說:“1.65億美元。”

    “什么?”這個價錢把林義嚇了一跳,雖然知道那些東西不可能便宜,可是自己哪拿的出這么多錢,頓時就沒好氣的抱怨:“吳景秀,我看你干脆把我殺了賣肉得了。”

    這個結果早在她的預料之中,只見這女人放肆一笑就激將說:“如果林總你不要,那就讓給李太子吧。

    正好他們也需要這東西,這也是他不怕我們付不起錢,貨物砸他自己手里的原因。”

    這理直氣壯的,林義一時語噎,憋氣了良久,知道自己被吃死了,于是也懶得反駁。

    最后深呼吸一口氣,問:“距離付款期限還有多久?”

    “還有20天。”但此刻的吳景秀很是擔心:“林總,我建議越快越好,因為出了樸xx這檔子事,我怕東窗事發,鬧大了。

    所以我們應該盡早落袋為安。”

    林義皺眉問:“如果鬧大了,你估計會是個什么局面?”

    這個嚴肅的問題讓吳景秀沉默了片刻:“如果鬧大了,最好的情況就是邊井和李太子合力壓制住局勢。”

    “如果是最壞的情形呢?”

    “要是邊井的敵對派系不顧東芝公司大局,把事情捅給了日本政府,那米國那邊肯定也會知道。

    到時候不光李太子、邊井和我要倒霉,估計北極光微電子也會受牽連,嚴重的話可能會受到制裁。

    所以這也是我當初建議在香江另立外殼的顧慮所在,就是擔心北極光微電子跟著受累。

    還好事先有準備,目前看來這很有必要的。”

    “嗯。”嗯了一聲,林義又開動腦子思考了好一會兒,才低著嗓子問:“你現在電話安全吧?”

    “安全,這是姐夫19個月前準備好的境外黑市卡和手機,為了以防萬一緊急備用的,打完這個電話就立即會銷毀,查不到你。”

    “有關哥的安排我倒放心了。”講到這,林義就說了自己的想法:“如果真要確保萬無一失,最好把你們簽訂的秘密合同拿到手,然后毀了,這樣就查無可查。

    最后就算有猜疑,也拿你們沒辦法。”

    “我和李太子也是這么認為的,不過...”

    林義心里一咯噔,連忙問:“不過什么?”

    “從今早開始,李太子就說邊井聯系不上了。而我擔心他出事牽連到我們,更不敢直接聯系他了。”

    說到這,吳景秀怕林義擔心,倒也不打岔子,而是直接問他:“林總,你還記得吉崗嗎?”

    “是滾圓留下來的那個私人偵探嗎?”

    “對,就是他,目前是我們的人。由于他的名氣大,這次也被邊井反對派系雇傭了,而且還是中堅力量。關鍵時刻,我會啟用他。”

    這個消息倒讓林義心情好了不少,“吉崗目前在哪?”

    “在東芝總部。”

    “嗯,你看著辦吧,見勢不對就趕緊撤。”

    “行。”

    ...

    詳細地商議了一番,兩人才結束通話。

    握著發熱的手機,林義對身邊的蘇溫說:“真是腦殼疼,看來又要麻煩深城大家長了。”

    剛才開的是外音,蘇溫是知道具體情況的,也是贊同的點點頭:“既然有這機遇,那這次貸款勢在必行了,不過有深城大家長牽線銀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倒也不用太過擔心。”

    “嗯,”林義斜靠著沙發,看到女人主動過來幫著揉太陽穴,也是配合的閉上眼睛,良久才問:“我們這次貸款多少比較合適?”

    蘇溫沉吟一陣,估算了一番就柔聲建議:“既然深城大家長知道北極光微電子要發展電池、芯片和3C代工事業,那就以北極光微電子的名義貸款1億美金好了。”

    說著,蘇溫頓了頓又強調道:“小男人,這次必須要貸款一億美金才夠,如果能籌到1.5億美金就更好。”

    聽到這話,林義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看來這女人還想把剛剛到手的6600萬美金投到風云變幻的國際期貨里邊去呢。

    ps:今天就到這吧,要加班呢。

    求推薦票,求月票啊,求打賞啊,求推書啊!

    各種求!

    謝謝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