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二十三章,1切就緒

從1994開始
     七月盛夏,瓦藍瓦藍的天空沒有一絲云彩,午后的陽光懸浮在天際,像一口燙紅的鐵鍋炙烤著深城。

    河里的水發燙了,地里的土也滋滋滋的在冒煙。

    岸邊的垂柳蜷在那兒,細枝一動不動,樹影縮成了一團,蒙著一層塵土的葉子都蔫蔫地打了卷。

    柏油路面也被曬得軟軟的,隔窗而望,似乎有一片透明的蒸氣在升騰。

    窗后邊的幾十顆樹擠在一起,郁郁蔥蔥,蟬兒齊聲鳴叫,不知道它們是燥熱難當,還是在夸耀自己的季節。

    “林總,到點了。”

    一個不合時宜的女聲響起,也把林義從靜謐的自我世界里驚醒,心里頓時有些郁悶,卻也無可奈何。

    林義看了左手腕上的電子表,剛好兩點整,問:“人到齊了?”

    王欣回答,“都來了。”

    “嗯。”

    下午兩點,會議準時召開,這是北極光微電子被爆丑聞以來的第一次正式會議。

    也是林義親自召開的戰略會議。同時還是時隔一年以來,陳兆良作為股東再次參與公司會議。

    所以這次會議意義重大,與會人員都非常認真,非常重視。

    與其說是會議室,還不如講是陳列柜,四周都是厚厚的亞克力櫥柜,里邊展滿了各類樣品和模型。

    會議室的空間說不上大,卻也不小,老色桌椅擠滿擠滿也有30多個位置。

    進門,林義面色平靜的走到上首位,看了眼左邊跟著落座的王欣,眼神同陳兆良觸碰算是打了聲招呼。

    隨即視線從眾人身上快速掠過,在原屬于管一路的位置上停留了兩秒,最后把注意力貓在了知識產權部門的領頭人身上。

    魏仁杰,一個男人,儒雅且中年。在大學當過教授,也干過律師。

    根據王欣的說法:這人名氣很大,很有鉆研精神,對專利方面的知識儲備非常豐富,大有張口即來、出口成章的意味。

    林義心想這人賣相倒不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幾把刷子?等會自己得試試斤兩才行。

    這次會議主要討論四個事項。

    第一個就是電池項目。盡管一年之前就已經立項,也盡管從比亞迪等其他公司挖來了一些技術骨干,一切貌似都井井有條,如火如荼。

    但林義覺得還不夠,跟自己預估的進度相比,有點慢了。

    所以這次會議上,林義把電池項目提到了第一討論順位,意思非常明了,提升它在公司內的戰略地位,傾斜公司相關資源,重點發展。

    作為具體負責運營的總經理,王欣首先作報告:“從60年代起到90年代初,世界充電電池市場幾乎是日本廠商的天下。

    像三洋、索尼、東芝、松下等制造商占據了全球近90%的市場。而國內的大多數電池廠家是買來電芯自己搞組裝,利潤少得可憐,產品更是沒有競爭力。

    但自從王傳喜創立比亞迪后,這個局面才慢慢有了好轉。

    面對國內電池市場的困局,王傳喜找到了破局之法。那就是從一開始就把目光投向技術含量最高、利潤最豐厚的充電電池的核心部件——電芯的生產。

    幾年下來的一系列事實證明,王傳喜這招后發制人的招式正是比亞迪一招致命的關鍵所在。

    方向是對的,技術也是有的,我們也跟著做了,但是擺在面前的困難卻也一樣不少。

    首先是一條鎳鎘電池生產線日企要價幾千萬元人民幣,加上日本禁止核心設備出口,要輕易得到完整的生產線無異于癡人說夢。

    但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就比如王傳喜,這是一個知道如何控制成本的聰明老板。依據企業的特點,比亞迪自造了生產線和設備。

    這充分利用了國內勞動力資源多、成本低的國情,我們也有樣學樣,學著拆解了整個生產線流程,分解成一個個可以人工完成的工序。

    最后結果也盡人意,公司只花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就建成了一條日產4000個鎳鎘電池的生產線。

    這給我們北極光微電子帶來了很大啟發和振奮。目前我們出錢、出技術、引進人才,也跟在比亞迪后邊建成了一條成熟的生產線。按照市場的需求,第二條生產線正在組建。

    如果有必要,第三條生產線也會提上規劃的日程。

    ...”

    王欣的總結報告繼承了實干風格,在會議上不避諱的多次提到王傳喜和比亞迪,這符合林義的“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的精神內核。

    中間,林義插嘴問,“比亞迪和灣灣制造商大霸電子的電池訂單公布了嗎?”

    王欣回答,“3天前公布的。比亞迪以優秀的產品質量和低廉的價格贏得了這一份至關重要的合同。”

    提到這份合同,王欣罕見的蹙了蹙眉,“林總,根據我們的調查和評估,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

    差不多只要一年時間,比亞迪就會完全取代日本三洋一躍成為灣灣大霸電子的電池供應商。

    而大霸電子是世界級電信巨頭朗訊的OEM,這樣一來,比亞迪公司也因此成了朗訊的間接供應商。

    這才是我最擔心的。

    如果比亞迪真的達到這個成就,我們跟在后頭就有些難受了,同時也在短期內看不到破局的希望。”

    王欣秉承了林義的工作作風,是個性子穩成的,不到迫不得已,那絕對不會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人。

    所以她這樣開口,那事情就比較棘手,甚至比想象的還嚴峻。

    王欣話音剛落,會議室瞬間落針可聞,與會人員都知道林總對電池項目有多期待,有多重視,一時間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安靜極了。

    情況有些壞,競爭對手比想象中還跑的快。林義怔在那兒思考,右手食指習慣性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桌面,輕微的響聲讓大家挺著身子更是嚴肅了幾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有一會兒,回過神來的林義抬頭問,“面對這個突發情況,面對行業里崛起的異類,三洋目前是什么反應?”

    對此王欣似乎早有準備,從厚厚的材料里挑出一份文件遞給他說:

    “反應異常激烈。我們得到消息,比亞迪和大霸電子供求合同公布的第二天,三洋就派了一個21人組成的小隊馬不停蹄的趕往了灣灣大霸電子。

    看樣子是準備勸導加威脅了。

    同時,三洋在其他方面也沒手軟,目前正在聯合索尼、東芝、松下等巨頭企業試圖構筑行業防火墻,準備狠狠狙擊比亞迪,封殺比亞迪。

    而且在另一方面,這些公司正在準備拿起法律武器維權,起訴比亞迪...”

    接過文件,林義邊看邊問,“你覺得這次比亞迪能挺過這個難關嗎?”

    面對這個簡單卻極有考究的刁難問題,王欣卻沒怎么猶豫,“難說,我覺得對半開。”

    “哦,你給我詳細說說,怎么個對半開法?”林義也是來了興致,他一直對這個女人抱有期待。

    “不看好是因為目前日本企業是電池領域里的絕對霸主,可以說是形成了高度壟斷。一般公司都不敢得罪它們,我就擔心大霸電子也不例外,最后迫于壓力屈服了。

    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畢竟打壓了比亞迪,也在一定程度上順手撂倒了我們走的這條路。

    另外一點,在專利產權上面,比亞迪雖然做到了很好的應對,但畢竟這事前所未見,所以最后官司是個什么結果還真不好說,我倒希望它能贏。”

    林義抬頭看了她一眼,問:“那你看好的一面呢?”

    王欣回答,“市場是驅利的,質量和價格就是最鋒芒的武器,在這一點上,比亞迪和我們目前掌握了主動。

    而更可遇不可求的是,東南亞經濟危機的爆發給了比亞迪天賜良機。

    我們做過分析,經濟危機以來,全球電池產品價格暴跌了2040%,很多日系電池廠商由于市場需求的急劇變化和成本原因,普遍處于虧損邊緣。

    與此同時,相應的東南亞金融危機使得眾多電池下游企業對價格極為敏感,為了節約成本度過此次經濟難關,它們急切需要尋找物美價廉的產品來替代原初的日方供應的產品。

    所以我們北極光微電子也好,比亞迪也好。只要抓住這次歷史性機遇,憑借我們的低成本優勢和過硬品質,好好運作一番,在市場上會未嘗不可以取的成功。

    比如有一個很現實的例子。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三洋、索尼、東芝等企業,同一品質,它們生產一塊電池的成本大概需要4.9美元,而我們兩家的生產成本則嚴格控制在1.3美元左右,還不到三洋的三分之一。

    質量好,價格低。這就是我們最大底氣所在,所以在這方面我看好比亞迪能度過這次難關。

    同時在知識產權方面,魏主管也做了比較專業的分析,只要比亞迪謹慎對待,這一系列國際官司還是有一成勝算的機會。”

    一成勝算,說的挺準。

    聽完女人的分析,林義心里甚是滿意,不愧是自己看重的心腹大將,萬事有備而來,實屬難得。

    至于比亞迪能不能挺過這難關,那沒人比自己更清楚了,答案是毋容置疑,肯定的。而且還是以驚人崛起的方式遇山開山、遇水斷水,真的是錯愕了一票人。

    把手頭文件繼續看完,林義就說,“很不錯,你的分析很透徹。既然如此,面對三洋比亞迪等虎豹豺狼,那你們有沒有想到破局之策?”

    這個問題讓大家有些局促,北極光微電子雖然在業內也是小有名氣。但是在電池領域,卻是實打實的新人,目前還沒辦法超越日企這些大山。

    就算面對比亞迪這樣的公司,鎳鎘電池也好,生產線也罷,自己都處在模仿跟蹤階段,渾掄的跟后頭撿點殘根剩飯。短時間內想要彎道超車,對于他們來說幾乎不敢想象,所以一時間大家怔在那兒,噤若寒蟬。

    環視了會議室一眼,眾人的謹小慎微也沒讓林義意外。就知道會是這么個情況,畢竟沒人像自己這樣知道歷史大勢,也不可能每個人都具有遠見,不然大佬就滿地走了。

    再說了,就算大佬也是在一系列挫折里成長起來的,在路口做選擇時,也是和與會眾人一樣迷茫和不安,所以林義還真沒法苛刻眾人。

    靜坐著思慮了一番,整合前生的所見所聞,過了許久林義才對王欣說,“這樣,你也立即派一隊人去接觸灣灣的大霸電子,爭取分一杯羹。

    我相信有卓識的人是不會把雞蛋放一個籃子里的,那樣要是出點意外,會出大事的,風險很高。而且在供貨價格上和質量上不具備競爭對手的話,也容易懈怠。

    所以如果我是大霸電子的領導人,為了分攤風險,如果下游供貨途徑有得選,保持三個以上的供應商是企業最明智的選擇。

    所以你們努力一把,爭取打進去,就算吃不了肥肉,也要撈點湯喝喝。”

    王欣點點頭,隨即又玩笑說,“林總,如果我們這樣做,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支持了比亞迪,算資敵了。”

    林義笑了笑,自己何嘗不知道呢?北極光微電子的參與會讓大霸電子在供貨渠道上有了更多選擇,就不會對三洋等企業再那么顧慮,自然是間接幫助了比亞迪。

    不過他不在乎,因為自己比誰都清楚,比亞迪是如何一路過關斬將的,這樣的選擇好像對自己沒什么難的。

    于是說:“我們謀劃的是未來,眼光自然要放長遠點,只有掃除三洋等傳統勢力,打破電池產業的現有格局,把水攪渾,才有我們的出頭之日,就這樣做吧。”

    接著嘮叨了一番,才轉入電池項目的重頭戲,只見林義開始向眾人打氣、灌輸自己的理念:

    “咱中國人一直以來的價值觀就是爭先、恐后。但是在我看來,敢為天下后更具有哲學意義。

    若把商業比作不斷增高的山,絕大多數企業都希望“會當凌絕頂”。

    但在時間的維度下,大部分只能盤桓在這座山的中下部,跟在登山者的后面,用細分、精耕、圍獵,豐富和擴展這座山的主要生態。

    但是我們就這樣認輸了嗎,那顯然是不成的,落后就挨打,認輸就等于死亡。在這里,我要告訴大家一個重要信條,那就是:敢為天下后。

    你們都知道,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也許會享受一波超級紅利。

    但許多事情也不是絕對的,沖在第一個并不見得是好事,古今中外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萬燕的VCD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換一個角度考慮,比亞迪沖在前面為我們吸引了全部火力,一定時間內我們只要安心跟在后頭,努力發展自己就可。

    當然了,任何事情都得居安思危。

    我講的敢為天下后就是:對的時間點,做對的事情并把事情做對。

    所謂事情對或者不對,很大程度上不正是跟在一些人后面,看他們是成了先驅還是先烈嗎?

    所以我們的敢為天下后,就是是從商業世界的不確定中尋找確定,從各種解中尋找最優解。

    我們北極光微電子要做一個商業潮水退卻后的拾海人,要做商業金字塔下半部的淘金者。”

    看大家聽的認真,尤其是王欣和陳兆良的眼放精光,這讓表面風平浪靜的林義心里甚是受用,細細品了口茶,林義的右手慢慢一揮,繼續灌輸他的企業文化:

    “老子曾說: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

    市場經濟的主流價值觀是勇立潮頭,這是對的。老子這套生存之道,與之相悖,但卻符合我們現在的無奈現狀,所以我們得把它撿起來變廢為寶,爭做“敢為天下后,后中爭先”。

    這個“后中爭先”才是核心點,希望你們牢記在心...”

    “...雖然我們北極光微電子在鎳鎘電池領域已經慢了半拍,但市場容量那么大,就算撈不到大頭,我們還是有口肉吃,有口湯喝。

    這一點上,大家肯定早有發現,而且也在努力爭取吃肉喝湯,在此我就不多說了。”

    會議繼續,不肯安于現狀的林義除了要求大家在鎳鎘電池領域步步為營外。

    林義還把主意打到了鎳氫電池和鋰電池的研發上。

    前生王傳喜于2009年當上國內首富時,林義和一干朋友也是驚嘆不已,誰都沒想到這個08年還處在財富榜中下游的藍人,僅用一年時間,就梭梭梭地一下子串到了首富位置,真是引起了無數人的好奇。

    那時候林義無聊時,也特別關注過這人的新聞和訪談。

    如果記憶沒出錯的話,訪談里王傳喜曾回憶過:在東南亞經濟危機的影響下,半數以上產品依靠出口的比亞迪公司也遇到了第一次大的困境。

    但此時的王傳喜逆市而動,通過他的表哥呂向陽由廣州融捷投資管理集團融資1660萬元,使比亞迪公司注冊資金從450萬元擴大到3000萬元,并在1997到98年經濟危機肆虜之際大批量生產鎳氫電池。

    也正是這個決策,讓成立還不到3年,而且在牢牢控制市場和技術的國際壟斷巨頭的夾擊下,初生之犢的比亞迪一舉打破了日系企業的牢籠,并且自此一發而不可收。

    想到這里,林義頓時就問:“比亞迪近來有什么新的研發項目嗎?”

    王欣回答說,“有。根據可靠的內部消息,在最近的幾次會議上王傳喜多次提到鎳氫電池,如果沒猜錯的話,他的下個目標就是鎳氫電池。”

    “那你怎么看?”

    王欣瞟了眼助理旁邊的一摞厚厚文件,就說:“林總要是不提起,今天我也打算跟你匯報這事,鎳鎘電池上我們落后了,在鎳氫電池上我們得迎頭趕上...”

    安靜聽完的她的分析和報告,林義給予了肯定,同時也說:“鎳氫電池很有必要,但還不夠。

    我對電池的前景研究了很長一段時間:發現鋰電池大有可為。

    鋰電池是1990年由索尼公司首次研發成功,而且成果還不小。

    但可惜的是,由于當時的大環境限制,鋰電池在市場的推廣中并不順利,甚至可以說遇冷。迫不得已索尼對待它就像東芝對待存儲技術一樣,偏執的固守思想讓這種先進技術蒙了灰塵。

    但我今天為什么提起它,是我認為現在的時機到了。

    隨著互聯網的快速擴張,隨著近年來手機、數碼相機、筆記本電腦等數碼產品的高速發展,我覺得鋰電池的發展會迎來質變,它的市場廣闊無垠。

    ...

    ...

    再者由于我國有著得天獨厚豐富的鋰礦資源,是發展鋰電池的最大優勢之一。只要我們抓住這次別人都還在忽視的歷史性機遇,我相信北極光微電子會迎來契機,一飛沖天的契機。

    ...”

    會議巴拉巴拉一大堆,林義從很多方面闡述了鋰電池的重要性,也無形中強迫大家接受他的理念。

    介紹完情況,林義突然對魏仁杰提出靈魂拷問:“如果我們要完全利用日本現有的鋰電池和鎳氫電池技術,該怎么規避他們電池專利?”

    忽來的考量并沒有嚇到魏仁杰,他知道,這個待遇豐厚的位置要是那么好座也輪不到自己。

    定了定神,迎著幾十雙看過來的眼睛,魏仁杰氣定悠閑地回答:

    “進公司以來,我一直在留心公司各部門的各項產品,經過一群同事艱苦而又扎實的文獻檢索工作。

    我們發現鋰電池雖然是索尼公司在90年代初申請的專利。但其實早在六七十年代就已經有大量類似的專利申請,索尼的專利實際上是將類似專利的范圍做了限制,實質上屬于改進專利。

    如此,我和同事們做出了這樣的判斷:索尼關于鋰電池的專利既然沒有侵犯之前的專利,而且索尼的專利本身也有弱點。

    加之專利官司涉及專利有效性、有效期、有效范圍等方方面面,一般專利差異在30%以上就無效。既然索尼所謂的專利方面沒有明顯的抄襲痕跡,那我們北極光微電子也可以照這模式抄襲,呃,是改進。

    比如,屬于索尼的專利是要求電池液容量在0.4毫升之上,那我們就將電池液容量控制在0.4毫升以內。

    索尼專利技術要求電池極片厚度在80250微米,那我們北極光微電子所研制出來的電池厚度就在這個限制之外,要是蠻硬侵權就不能成立。

    我們要做的很簡單,只要企業在原有的專利技術之上新研發的技術可以達到競爭對手的質量要求,甚至更好,并被市場所接受,這就是技術上的突破,屬于自行研制的技術創新。

    另外,我們在技術創新上不要被專利所嚇倒,實際上,北極光微電子可以尋找更新的技術取代專利技術...”

    盛名之下無虛士,魏仁杰流氓般的專利規避方法,把與會人員聽得目瞪口呆。

    原來專利技術還可以這樣玩...

    真是大開眼界,大開眼界。

    人家不僅提出了怎么在原有的基礎上創新專利,還對自己的專利技術進行了防火墻設置,又讓眾人高看了其一等。

    林義不同眾人,擁有后世閱歷的他自然對專利技術的規避方法略知皮毛,但第一次這樣詳盡的聽到具體解決辦法,也是佩服的緊。

    果然,專業的事情還是得專業的人來做,才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

    第三項會議內容和研發有關。

    只見林義說:“我建議成立中央研發中心,對各項目的核心技術進行精準化的攻關...

    同時,公司要對核心技術的開發者和專利的突出貢獻者給與相應獎勵。

    獎金從一萬打底,貢獻越大獎金越大...”

    沒有例外,這個建議得到了與會人員的熱烈擁戴,就連陳兆良也是頻頻點頭,表示支持。

    ...

    討論完電池發展路線、知識產權和研發政策后,會議的重心來到了第四項。

    林義率先開口:“由于發展的迫切需要,我建議對北極光微電子進行新一輪注資...”

    叨逼叨逼一大堆,林義就安靜地瞅著陳兆良,等待他的答復。

    林義的目的很簡單,公司發展需要錢,你要是愿意跟進,那正好用你的錢為公司騰飛做貢獻。

    你要是不愿意跟進,那就對不起了,稀釋你的股份沒得商量。這是林義第一招,也算是站得住理的陽謀,就算陳兆良心里有懷疑,都不敢說出來。

    陳兆良沉吟一陣就問,“你計劃增資多少?”

    “這是計劃書。”林義很是光棍,很是坦然,直接就把計劃書攤開平推過去。

    ...

    “3000萬美元。”細細看完芯片、電池、研發中心和3C代工等重大項目,陳兆良也覺得很有必要,很有前途,所以并不覺得3000萬美元算多。

    權衡一番,陳兆良就笑容可掬地點頭答應:“沒問題,按照25%的股份我需要追付750萬美金,我稍后就會安排人來洽談、簽字、打款。”

    不上當,林義心里mmp,但還是熱情的站起來,伸個右手握著對方虛偽了一番。

    ...

    會議開的比較長,前后用了差不多四個半小時。

    送別陳兆良,天色已經開始變暗。

    走在街頭,王欣就笑說:“林總,我真擔心陳兆良不追資,那樣以后對我們搶占摩托羅拉、諾基亞和蘋果等大客戶是極為不利的。”

    林義笑笑不語,不過心里卻也對陳兆良的警惕心又提高了幾分,這人在商海里摸爬打滾這么多年,不是善茬呢。看來自己也得早點準備了,不能光把視線局限在北極光微電子。

    自己應該主動出擊,成立新的投資公司在米國對陳兆良的產業進行隱秘布局,到時候就算兵戎相見,也能再多一張底牌。

    盡可能擁有一張鬧翻之后,讓對方不得不退出的王牌。

    思緒一閃而逝,林義就吩咐,“你要抓緊時間與美國能源轉換公司簽訂關于鋰電池的專利許可授權協議書,搶在比亞迪之前引進317件電池制造專利。

    尤其是“鋰二次電池”及“確保保護性電路可靠性的電芯”兩項核心專利,一定要不計代價拿到手。”

    “好。”

    聊著聊著,不經意就過了街道拐角,工作了一天了,有點餓了,兩人隨意找了個大排檔坐下。

    放松緊繃的身子,兩人點了干鍋雞、基圍蝦和水煮肉片,末了還要了兩瓶冰啤。

    等菜的過程里,林義又細細詢問了公司的情況,“關于手機代工,你和摩托羅拉也接觸有幾個月了,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由于有蘋果的訂單珠玉在前,再加上陳兆良的牽線,我們的進程比想象中的還要好。”

    回憶起雙方的接觸過程,王欣開心說,“林總,我有一種錯覺,在這幾十次的接觸中,摩托羅拉一直在傳遞一個信號:有意培養我們。”

    有這好事?

    林義立即猜測,“你是說摩托羅拉有意培養北極光微電子作為棋子來制衡富士康,用這種競爭機制來確保它的利益?

    對嗎?”

    “對,我就是這種感覺。雖然對方沒明說,但意圖很明顯的,也沒特意隱瞞。”王欣點點頭,然后說起了其中的一段談話:“摩托羅拉方面曾明確告訴我,如果我們的手機生產線能通過他們的嚴格考核,會先交一部分訂單給我們試水。

    不過他們也有前提條件:那就是我們必須盡快把富士康的官司解決掉,要是不解決這個麻煩,他們怕涉及產權糾紛,不敢下單給我們。”

    這個問題無可厚非,換誰都一樣,林義沉吟一陣就問:“摩托羅拉的生產線考核期大約會持續多久?”

    “由于涉及到大量的專利產權驗證、國際國內一系列許可認證、衛生、生產線、工人、質量和環境等等非常多的因素和環節,這個時間會比較長,最快也要持續半年左右。”

    半年么?這個時間對于摩托羅拉這種大公司考核倒也不算長。而對于林義等人去解決富士康問題卻有點緊湊了。

    但他知道,半年內不解決這個問題都不行。原因有兩個。

    一是經濟危機的留下的空白機會稍縱即逝,要是等經濟危機過去,世界上其他競爭對手恢復元氣了,對北極光微電子是極其不利的。

    二是,現在是七月末。要是半年內不把富士康這個麻煩解決掉,那深城大家長就要趕往廈門赴任。

    到時候自己就少了一大助力,UU看書 www.uukanshu.com如果是這樣子,最后結果到底如何走向就真不好說了,充滿變數。

    想了想,林義就咬牙說:“不管怎么樣,我們必須速戰速決,越拖得久對我們越不利。”

    王欣慎重地點點頭,顯然也是這么認為的。

    ...

    等了二十多分鐘,水煮肉片終于上來了,餓壞了的兩人趕緊倒了一杯冰啤,不過還沒來得及喝一口,電話就突兀響了。

    掏出手機一看,竟然是刀疤的。

    接通,只見對面的刀疤啞著聲音低沉說,“林總,一切就緒。”

    “好,我們盡快趕過來。”聽了地址,掛完電話,林義拿著啤酒一飲而盡,就無奈對王欣說:“看來我們是沒口福了,走吧。”

    ps:求支持啊。端午節快樂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