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二十七章,又加了1條

從1994開始
     “我初步了解過,是慶祝黎明成功舉辦世界巡回演唱會的酒宴。”

    留意身邊瑣碎事情的能力,對電子偵查部隊出身的沈珂來說幾乎是一種本能。

    所以林義一問,她就能馬上回答個一二。

    蘇溫聽兩人對話,此時也是插了句,“黎明這次世界巡回演唱會舉辦了多少場?”

    沈珂回答說,“聽說是20多場。”

    聽到20多場世界巡回演唱會,林義也是嘆為觀止,雖然不在一個行業,卻也不得不說一聲了不得。

    雖然這所謂的世界巡回演唱會基本都是在華人社區打了個小轉轉,更多的是一種自我標榜。但這年頭能夠達成這成就的中國人也是不多。

    再說了,在九十年代的香江,黎明的大紅大紫是一種社會現象,就如香江大街小巷現在流行的一句口頭禪那樣:你紅,紅的過黎明嗎?

    在一定程度上,在香江這個小范圍內,黎明此時的風光是完全蓋住了其他三大天王的。

    雖然進入新世紀他的后勁明顯不足,但也不能否認,在此時的香江一畝三分地,整個娛樂圈能壓他一頭的也就兩周一成,再加上個李連杰。

    至于其他的劉天王、任達華、梁朝偉、梁家輝之類的,還得往后等個幾年。

    “怎么,你也是他的粉絲?”甚少關注明星的蘇溫此時問起黎明,頓時讓林義好奇了幾分。

    “粉絲談不上,但我留學的時候,跟朋友聽過他的演唱會,那首《是緣是愛》給我留下了比較深刻的印象。”

    乘電梯下到一樓,出來的時候三人被文華酒店外圍的粉絲和八卦記者給驚到了,也太熱情了點,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交通出行。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三人才從右側殺出來,此時林義都驚出了一身冷汗,生怕把蘇溫給擠壓到了。

    林義看了眼拋在后頭的擁擠人群,連忙問,“剛才沒擠到你吧?”

    蘇溫笑笑說沒事,還玩笑說我都是被你倆架著出來的,怎么可能有事。

    因為懷孕的緣故,

    女人說想吃酸,三人找了個零食店買了一些西梅。

    但吃了一小包西梅的蘇溫還說不過癮,想吃酸豆角。

    沒法子,林義又依著她找了個靠海邊的大排檔,一口氣幫她點了酸菜魚和酸豆角炒雞雜。

    雖然蘇溫一時貪口欲,但真正吃的時候,卻每樣菜都淺嘗輒止,生怕吃多了對嬰孕不利。

    不過這可就苦了林義和沈珂了,難得今天的蘇溫心情大好,自己不能吃就變著花樣給兩人夾菜,說農民伯伯種菜辛苦,不能浪費。

    瞧著夜風里我見猶憐、弱不禁風的蘇溫,林義突然生出一種感慨,覺得她此時除了依舊單薄的讓人心疼之外。

    女人此時成熟、優雅、知性的風韻里,隱隱藏著幾分撒嬌的少女味道,偶爾的靈性真的很讓林義驚喜。

    和三年前相比,她在外形上可以說沒什么變化。卻整個人又變化挺大,尤其是精氣神上的煥然一新,讓林義的心靈一片寧靜。

    當初在長市的醫院門口初見時,柔弱的蘇溫盡管堅強,盡管竭力保持平靜,盡管有一種讓時光褪色的驚艷。

    但不難看出橫抱個孩子的她面皮下的那種惆悵。要是細細感悟,甚至在她身邊都能察覺到一絲若有若無的怨氣。

    怨氣里飽含著對生活的一種絕望和厭棄。

    而現在,雖然這女人很多時候還是會為一一的病情和母親的身子骨擔憂,蹙眉。卻也能偶爾見到明媚盛開的笑容。

    這種笑容就像千萬朵鮮花在盛放,像心里有一陣清風吹過,林義的整個世界都晴朗了。

    其實吧,按照沈珂時常在心底的腹誹:蘇經理一遇到林總就是命中注定,人生仿若回爐重塑,再見光明。

    尤其是再次懷了孩子以后,就徹底變換了一個人似的,綻放了本該有的美輪美奐。

    就算和蘇經理關系已經好到如同姐妹,但沈珂也是對她這份氣質羨慕的緊。

    吃完夜宵,蘇溫主動挽著林義手臂彎,在夜風里說,“我們去海邊走走。”

    “好。”感受到她此時難得的快樂,林義當然是各種遷就。

    看著手挽手的兩人,沈珂也是識趣的拉開了距離,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周邊的行人身上,以防萬一不小心磕到碰到了蘇溫。

    可能有海風的緣故,也可能靠近水的緣由,夏夜的海邊很涼爽,但人也多。

    盡管香江的經濟發展成就有目共睹,甚至成為了無人不知的亞洲四小龍之一。

    不過富裕高水準的生活之下,這些熱鬧喧囂的夜市還是保持了傳統的、接地氣的原生貌。

    一塊空地上扎堆扎堆各種小吃攤位,一根電線隔幾米扯上幾盞電燈泡,與白天高樓大廈的現代摩登相比,別具市井文化氣息。

    吃穿用度之外,一些小禮品小飾物的攤位也是司空見慣。古人常說雅俗共賞,如果把白天寫字樓的時尚摩登比作陽春白雪,這些夜市則稱得上下里巴人了。

    熱鬧里細碎步走了一段,兩人經過了沙鍋板栗、麻辣燙、海鮮燒烤、大排檔和衣服攤。

    來到一家百貨小攤前時,幾個中年男女借著燈光正在精挑細選。昏暗的燈光,脫色的圍布,簡單的布局,營造出一種老電影的感覺。

    蘇溫立在邊上觀摩了會,后來可能是被感染了,也是沒耐住性子,蹲下開始湊起了熱鬧,纖細的小手在各類小物件里慢慢搗騰。

    ...

    穿過夜市攤,憑欄望著海上燈光閃閃的游輪時。蘇溫突然說,“你知道我為什么一看到大海心情就好嗎?”

    林義怔了怔,就說,“大海靜謐,親切。”

    聞言,蘇溫滿足的一笑,輕輕把頭擱他肩膀,仿佛在說:小男人,你還是那么懂我。

    女人問,“那你知道“伊索寓言”嗎?”

    林義回憶了一番,老實的嘆了口氣,“很小的時候偶爾聽過幾個片段,卻不怎么熟悉。”

    女人緊了緊手臂以示安慰林義受傷的小心靈,就自顧自說,“伊索寓言里有一則大海和牧人的故事。

    傳說在大海邊住著一個牧羊人,他擁有很多羊。他雖然很清貧,但無憂無慮,生活很穩定。

    可后來他被卸在碼頭上的貨物所吸引了,于是他賣掉了羊群,出海經商去了。

    不幸的是貨船遇難,使他血本無歸,不得己他只得重操舊業。他沒有了過去的悠閑生活,只好拼命地干活。

    經過一段時間的積攢,他又買來了幾只羊。這一天風平浪靜,一只貨船平安地靠了岸。

    “喂,大海,你又在誘惑我向水中扔錢了,”牧羊人喊道,“你騙得了別人,但我不會再被你騙了。”

    說完故事,蘇溫側頭問,“你知道它的寓意嗎?”

    林義想了想就組織語言說,“屬于你的,遲早都會屬于你;不屬于你的,強求也沒有用。

    對嗎?”

    “對,也不對。”女人給了一個復雜的眼神,就又把視線放回了海面:“猶記得我當初漂洋過海去英國留學時,其實心里非常彷徨與不安,這種忐忑的心情一直伴隨了我留學生涯的三年。

    其中有幾次走在校園里,遭遇了外國人的瘋狂示愛。那時候總是驚慌無措。

    不過好在他每次都及時出現,雖然橫加阻攔被人打的很凄慘,但總算有驚無險,那時候我就覺得他是我的半個有緣人。

    可...”

    講到這里,蘇溫攏了攏被海風拂亂的發梢,驟然安靜了,不說話了。

    但林義卻明悟了她的下半句:可時光荏苒,世事難料;可他卻在海里了,可我的有緣人卻復雜了。

    正所謂時光易虛度,恨不能早相逢。

    夜色由歡快驟然變得傷感,兩人在堤岸立了一會兒,蘇溫柔聲說,“你今夏還沒買新衣服的。”

    林義木了片刻,貌似自己這個夏天還真的沒過衣服。或者說,今年都還沒買過衣服。

    同時也反應過來,女人是想通過給自己買衣服,而彌補剛才破壞氛圍的歉疚。

    于是嘆氣道:“你說也是哦,我都是有女人的人了,都快要做父親了。夏天過了一半竟然還沒有人給我買衣服。

    哎,某人太不稱職了,昨晚的夢真是靈驗。”

    聽著他自怨自憐的憤懣,蘇溫安靜一笑,也不多說,拉著他就往前走了百十米,來到路口,攔個的士就往中環方向趕。

    ...

    說到服飾,60年代以前,香江基本是世界各品牌的代工場;70年代才開始自我發展。

    而到80年代香江制衣業發展步入高峰,服裝生產也走起了高端路線,比如Sparkle、Baleno等零售成衣品牌出現,并涌現了鄧達智、譚燕玉、張天愛等優秀設計師。

    比時籮卜褲,燈籠褲,長裙褲和運動套裝都深受歡迎。

    在大街小巷的巨幅廣告里,梅艷芳、張國榮、陳慧嫻等歌壇巨星的打扮都是這個時代的潮流先驅,影響了一大片追星族。

    不過要說到真正意義上的香江時裝品牌是從九十年代開始出現的,此時的香江徹底擺脫了代工國外時裝品牌的命運。

    伴隨80后一代潮流青年一路成長的簡約休閑服裝品牌、Bossini、U2、G2000,中國風設計元素在此時恰好走俏世界時尚界。

    拉著林義來到中環,平時嫻靜的蘇溫也顯示出了人格分裂癥。開始了女人愛逛街、愛瞎看、愛買買的階段。

    才不大一會功夫,林義和沈珂的四只手就串滿了袋子,但蘇溫今天興致甚濃,依舊沒打算這么早回去。

    后來進到一家女式服裝店的時,林義一眼就瞟到了被自己撕爛的藍色斑點襯衫。

    林義當即擼了擼下巴說,“老板娘,拿合適的款給她試試。”

    這中年老板娘可能對高品質容貌的蘇溫有深刻印象,聽說要試,就笑說,“不用試了,你家這位前天才買過的。”

    說著,人家就取過一件女式中碼,熱情地在蘇溫身邊比了比,表示非常合適。

    林義看了眼身側的蘇溫,又瞄了眼門口的沈珂,見沈珂背對著自己,就低聲說:“老板娘,這衣服悄悄地給我來一打。”

    哎喲喂,林義話音剛落,就見腰側被掐了一把,微側頭,就見蘇溫臉色漾紅的瞅著自己,那黑幽幽的眸子仿佛在說:此刻我不想見到你。

    落荒而逃,林義真的是在老板娘的笑聲里落荒而逃。

    不過林義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臨走臨走還附耳強調了一遍,“記得來一打,我喜歡你穿它的樣子。”

    無形中被趕出了門店,路過沈珂跟前的時候,林義還特意瞅了瞅,發現沈珂這尊菩薩雖然眼觀鼻、鼻觀心的看向外邊,但那瞇起的眼皺紋明顯出賣了她。

    得,又是一個看把戲的。

    離開女式服裝區,林義在入口找了個公共椅子坐下時也是松了一口大氣。

    心想貌似這種方法蠻不錯的,自己既不是過錯方,也不用繼續陪著逛了,挺好。

    嗯,是真的挺好。

    吹著中央空調,微斜的靠著椅背,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腿,林義打算目測入口女士們的顏值和身段時,突然左肩膀被人輕拍了下。

    林義當即轉頭,印入眼簾的是許久不見的劉燕,此時后者一身巴寶莉名牌,俏生生站著,很打眼。

    林義問,“你暑假沒回家嗎?”

    “沒回。”劉燕搖了搖頭也坐了下來,同時右手指了指外頭正在打電話的男子:

    “暑假我跟著他熟悉外貿進出口流程,所以就呆這邊了。”

    林義細細打量了一番這個土耳其男人,一身昂貴的名牌,看來挺有錢的。

    良久問:“你畢業后是要跟著他去土耳其么?”

    “不去。”劉燕回答的很是干脆,說他們之間已經做了約定,“我以后就呆在深城,他會把他們家設在中國的進出口貿易公司劃歸我管。”

    這話聽的林義一臉懵逼,心想妹子誒,這空手套白狼的話你也敢信,你就不怕人家等你畢業了就把你踹了么?

    那可就白白讓人玩了兩年,到時候有你哭的。

    仿佛猜到了林義在想什么,劉燕一笑就解釋說:“他目前在深城已經給我買了一套240平米的公寓,還買了一個600平的商鋪送我。”

    “買在哪里?過戶到你門下了嗎?”

    240平的公寓和600平的商鋪把林義給唬住了,心想要不要這么生猛的?于是也禁不住好奇的問了心中所想。

    “在福田中心地段,房子和商鋪都簽了贈送協議的。”

    佩服,林義瞬間沒脾氣了。瞥了眼這女人完美的堅挺,暗暗感嘆一聲這東西的魅力果然無窮,才多久啊,人家就死心塌地送了這么多。

    是真舍得,這套房子和商鋪再過個十年,劉燕不工作都可以把自己活的舒舒服服的了。

    看來之前大家都小瞧了這女人,不僅有完美的身段,還有駕馭男人的手腕。

    無聲無息又瞥了眼那小荷才露尖尖角,林義眨巴眼說,“我能冒昧的問你一個問題嗎?”

    “哈哈,既然冒昧那就別問了。”劉燕開懷一笑,然后就嘆了口氣,“其實我知道你想問什么,無非就是我會和他結婚么,對嗎?”

    “厲害。”

    “哪里是我厲害哈,兩宿舍的人都是這么猜測的吧。”

    “你要理解,大家都是第一次在現實生活里碰到跨國戀情,好奇肯定在所難免。更何況,大家都是相處這么久的朋友了,肯定關心你的。”

    劉燕點了點頭,揪了眼外邊的土耳其男人就說:“未來誰說的準呢,將來要是走的下去,我就給他生個混血寶寶,要是走不下去就一拍兩散。至于辦結婚證,那是不可能的。”

    林義:“......”

    看林義不說話,劉燕就打開了話匣子說,“從小到大,我就喜歡雙眼皮的男生。

    而去年見到了表舅媽的混血女兒后,我覺得混血是真的好看。于是我在雙眼皮的基礎上又加了一條,將來要生個雙眼皮的混血寶寶。”

    又是無言以對,兩世為人,林義早已見多了這種奇葩思維,有些女的覺得結婚是累贅,但又想要個孩子陪伴自己,送終養老。

    于是干脆到國外來了個試管嬰兒。美其名曰混血寶寶更漂亮,更聰慧。

    ...

    聊了一陣,劉燕就轉移了話題,“里邊那位是你姐姐嗎?”

    順著她的目光,看了眼里邊正在挑衣服的蘇溫,林義嗯了一聲就說:“我堂姐。”

    “你堂姐真好看...”劉燕本來還想說點什么,恰巧這時候土耳其男人打完電話進來了,于是站起來介紹說:“我大學同學。”

    林義也跟著站起來禮貌性地和對方握了握手,不過看到對方那只黑絨絨的手臂時,心里還在膩歪,這返祖也太嚴重了點。

    估計胸口的毛發更多吧,這個樣子劉燕怎么受得了誒...

    客套一番,對方很是熱情的邀請林義去酒吧喝一杯。

    但林義隨便找個理由給拒絕了。

    目送兩人離去,UU看書 .uukanshu 林義暗道可惜了。

    其實以劉燕這身段,這駕馭男人的手腕,再加上這年頭價值千金的名牌大學的文憑,只要努力點矜持點,以后找個口袋殷實的另一半也不見得是難事。

    不過人嘛,各人各色,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也不定劉燕和土耳其男人最后誰虧誰贏呢。

    ps:三月說一聲,本書后面的情節,基本是事業和生活五五開。

    也有老同志反應,讓我別斷更,每天至少更一章,字數少點都行。

    這個建議讓三月汗顏,偷偷告訴你吧,我不敢更小章呢,本來均訂就不好看了,要是章節數一多,那均訂嘩啦啦的掉,我估計沒心氣寫了。

    不過我努力努力,一定一定好好更新。

    求支持啊!

    推薦票,月票,打賞都要啊,蚊子再小都是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