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三十二章,一百六十萬股票

從1994開始
     關平從日本回來了,一起回來的還有丁向的那個背包。

    背包打開的一瞬間,剛才還口若懸河、老王賣瓜自賣自夸閑扯淡的陽華立馬不說話了。

    此時他非常激動,綠油油放光的兩眼珠子盯著包里邊的東西亂晃。

    瞟了眼沒出息的表哥,林義給關平倒了杯涼茶就問,“這東西你是怎么帶來香江的?”

    “乘坐快艇。”關平說話的方式還是老樣子,干巴巴的卻很正氣。

    聽到快艇,林義砸巴砸巴嘴,秒懂,走si嘛。

    花了十來分鐘翻看了一陣包里的美元、黃金、珠寶首飾,陽華最后拿起那個破碗問關平:

    “這個你花了多少錢弄的?”

    “16萬美元。”關平瞅著背包里的東西有些愣神。

    他對古董也不能說是白丁,畢竟跟著陽華和林義有很長時間了,耳濡目染多多少少也學會了些。

    但相比于陽華這樣以古董討生計的專業人士來說,卻還是個徹頭徹尾的門外漢。

    所以耿直的關平也不賣弄,索性就把背包的來歷說了一遍,講一共花了16萬美元,他僵個臉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虧了,還是賺了。

    “嘿~”

    陽華嘿一聲,就把背包里的東西清點了一遍。

    “4萬美金現鈔;金條6塊,按現在的行情可以折現2萬美元左右。”

    至于那些分量最多的珠寶,陽華瞧了半天也沒個準,叨逼叨逼說要請專業人士才能鑒定。

    不過看到那顆熠熠生輝的8克拉紅鉆時。陽華瞄了林義一眼,又瞄了紅鉆一眼,又瞄了林義一眼...

    右手五個指頭在紅鉆周圍轉了好幾圈,癢癢難耐,但林義兩眼望天不理睬他,陽華最后還是悻悻然撤退了。

    不過人家“賊不走空”,撤退的過程里很是自然的把其中一顆5克拉的白鉆揣在了褲兜。

    還美其名曰說,“四顆5克拉的鉆石,做哥的拿一顆不過分吧。

    你放心,我今后一定會告訴你侄女,說他叔叔多么有錢多么疼她,這顆鉆石就是最好的例證。”

    對陽華這種強盜行為,和他相處幾十年來的林義早習慣了。以后陽華對他女兒說自己多么有錢是真,目的肯定是慫恿他女兒打秋風。

    林義斜個眼鄙視一番,不過人家臉皮厚,最后也是雷聲大、雨點小,無可奈何。

    隨手揀了一顆5克拉白鉆給關平,林義趕緊把剩下的紅鉆和2顆上好的白鉆給收好咯。

    林義明白的很,要是再這樣敞開放著不收,指不定這二流子表哥又會巧立名目拿走一顆,到時候打又打不過,罵架也不是對手,那就只得哭死去。

    美元清點了,黃金也估值了,就連珠寶也各自有了奔頭。

    最后當一行人的注意力集中到破碗的時候,陽華眼珠子轉了一圈就開始忽悠林義:

    “你看,這臟東西不比鉆石珠寶、黃金美鈔,一拿出來就會露餡,說不得還給你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呢...”

    “所以呢,還不如賣就地賣給你是吧?”林義算是看透了他的鬼門堂,就那樣老神在在的坐著,一邊喝涼茶,一邊看他小人樣的賣弄。

    “嘿~,要不然說咱兩是兄弟呢。”陽華不要臉的說了句漂亮話,就繼續他那點小心思。

    只見他拍拍胸膛,義正言辭的說,“這樣吧,做哥哥的要有做哥哥的覺悟,保護自己兄弟乃是我輩兒郎的分內之事。這燙手山芋我幫你處理了,夠意思吧!”

    搭了賤人一眼,林義也拿起放大鏡細細品了會破碗,十分鐘過去了,卻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隱隱約約覺得這是個好東西。

    當然了,這肯定是個好東西,不然這表哥不會這么猴急。

    “你覺得它值多少錢?”林義有些摸不準,于是也懶得裝,直接問陽華。

    他很清楚華哥的性子,雖然有時候無恥了點,不正經了點。

    但人家行事卻說得上光明磊落,就算要占你便宜也會光明正大的占你便宜,他還經常霸蠻無賴,卻不會對兄弟朋友耍陰謀。

    看著把皮球又踢給了自己,陽華雙手合在一起搓了搓,遂又拿起放大鏡認真鑒定了半晌。

    “如果沒猜錯的話,我們關二爺這回算是開眼了,只這一件東西就快回本咯。”陽華到最后也沒說這是什么古董,只是說不能留在林義這里,寶貝在他手中見不得光沒意義。

    “你打算怎么處理?”這種特質太明顯的好物件,林義也不想砸在自己手里,不安分。于是半推半就著遂了華哥心思。

    “嘿,不該問的別問,你等著數錢就行。”陽華把破碗小心翼翼的包了起來,放回背包里,然后又滋個牙戲說,“不過我事先跟你打個招呼,賣了后,哥要一成好處。

    當然,你也可以不給,大不了我私吞一筆。”

    我呸,瞧那賤兮兮的樣,無語的林義恨不能踹他一臉,末了說,“給我6成就行,另三成交給關哥。”

    聽到給自己這么多,還在欣賞手心那顆5克拉白鉆的關平頓時抬起了頭,一臉嚴肅地拒絕,“小義,這錢不用。”

    “不是給你一個人的,你自己留一成,另兩成分給吳景秀和那些兄弟。”林義清楚關平不是個愛占便宜的性子,所以借口都替他想好了。

    關聯到吳景秀和那些兄弟,關平怔在那里一時進退兩難。

    最后還是陽華跳腳罵了一句,“你這毛病能不能改改,天天一副死人臉就算了。給你錢還不要,真雞兒矯情,真不要就都給我得了。”

    關平誰都不怕,就虛陽華,臨了臨了強行咧嘴一笑,還是接受了。

    我個天,這丑死人的笑容。林義和陽華嘴角抽抽的趕緊把頭撇到一邊。

    ...

    簡簡單單吃完一頓飯,關平回羊城看了眼媳婦和兩子女,就帶著林義淘換的16萬美元打道去了越N。

    關平表示自己曾向丁向承諾過,一定會親自把錢交給他的妻女。

    男兒一諾,有所為有所不為,對此林義和陽華表示支持,

    一起去的還有陽華。在國內憋久了的他直接把刀疤的位置給搶了,連夜帶著十多人去了廣西,準備穿過邊境去越N的防城港。

    至于家人那里,陽華對著賴文珍掏出一顆5克拉鉆石就牛皮哄哄的說:

    “爺們做大事去了,吃的、喝的、玩的、用的,我那有錢的弟弟會招呼你們的。記住啊,隨便些,別跟他客氣。”

    這不靠譜的性子讓他們一家子哭笑不得。

    ...

    時隔大半年再次見到劉元生,感覺沒變化。身材壯實,筆挺的藍襯衫,棕色褲子,淺棕皮鞋,走起路來輕快如風。

    和上次一樣,人家還是用頂好的毛尖茶招呼的林義。

    “后生可畏啊!”煮茶說這話的劉元生心情是非常好的。

    林義由此推測這,超級散戶肯定也在這一場經濟危機中撈了不少。

    喝茶的過程里,兩人只是開頭簡簡單單聊了會股市,后面更多的是林義聽劉元生聊管弦樂。

    只言片語,林義算是看明白了,人家是個真愛音樂的。

    劉元生給他自己的身份定義是:香江仁達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香江管弦樂團董事局主席。

    后來看林義聽得認真,不是敷衍。老劉同志興趣來了還帶林義進了他的演練房,當眾拉了一首小提琴曲。

    晚餐時分,劉元生向林義推薦了今晚的交響樂表演。

    林義看著這小老頭的熱乎勁,一時也想不明白,對方是在琢磨自己還是真心結交自己?

    但為了人家手里的160萬股萬科非流通股,來都來了,怎么著也要奉陪到底不是...

    ...

    香江夏天的夜晚,燥熱難當,但市民活動依然活躍。

    晚上8點。

    身穿一身深藍色修身西裝的劉元生出現在音樂廳D區的第二排。

    出席這種莊重的場合,陪同的林義也是把自己打扮了一番,正兒八經的白襯衫、黑西褲和黑皮鞋。頭發也是根數根數的非常精神。

    兩人分別坐在D區2排的6、7號位置,D區也是公認整個音樂廳視聽效果最佳的位置。也是音樂廳正中心的位置。

    劉元生的習慣動作是雙腿自然彎曲,雙手十指相互交叉握著放在大腿上。而節目單有時候則放在靠近膝蓋的位置,他不時拿起節目單翻看,有時候也會戴起眼鏡,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把目光投放在了交響樂團身上。

    而林義的習慣動作則是蹺起右腿,右手放在大腿上,左手則搭在右手上,有時候左右會交換。

    兩人在演出前,還親切的交談了一番。

    只見劉元生回憶說,“王石頭做錄像機生意那會兒,就是由我供應的日本貨源。

    那時候的王石頭只喜歡看書,還有點“呆”。但是我把他同化了,讓他愛上了音樂。

    記得王石頭創辦萬科的前夕,他來向我取經,我就帶他來的這個音樂廳。他當時坐的位置就是如今你的位置...”

    平凡的往事里,劉元生說叨起來感慨良多,也似乎有一絲淡淡的得意。

    林義剛開始還只是為了萬科股票不得不表現的很有誠意,但隨著兩人的深入聊天,慢慢的也是用心了,也想著結交這一份人脈。

    ...

    晚上的演出,上半場似乎不夠精彩,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結束后,林義和觀眾同步鼓掌。

    而劉元生則遲疑了兩秒鐘才加入鼓掌行列。

    重頭戲是下半場的《天方夜譚》,也叫“舍赫拉查德”,由俄羅斯作曲家里姆斯基·科薩科夫所寫。

    作曲家稱:包括了《一千零一夜》的一些單獨的、互不聯系的情景和場面,我把它們分散到我那組曲的所有四個樂章中。

    大海與辛巴達的船、卡倫達王子的奇妙敘述、王子和公主、巴格達節日”,最后的樂章描述的場景是“巴格達的節慶,海洋,辛巴達的船裝上立有銅像的峭壁”。”

    辛巴達的船撞上立有銅像的峭壁”進入管弦樂隊最高潮的時候,劉元生情不自禁地舉起相機,似乎要記錄下這一段驚心動魄的管弦樂齊奏;樂隊發出一聲巨響后,暗示著辛巴達的船撞到了巖石上,沉沒在茫茫大海中。

    最后大海回歸平靜,由小提琴獨奏的舍赫拉查德主題出現,喻意故事講完了,全曲在獨奏小提琴緩慢的余音和木管樂器微弱的和弦中結束。

    劉元生對此也似乎比上半場興奮得多,鼓掌也更積極。

    這次鼓掌慢了兩秒的則是林義,整個《天方夜譚》演出過程中,林義都交叉雙手放在腹部。

    前生里,林義沒接觸過管弦樂這東西,潛意識認為它和京劇一樣,睡前聽聽是良藥,可以增進睡眠質量。

    那時候林義認為:音樂是抽象的,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聽,強求沒啥意思。

    假如不會一些古典的樂器,真讓一個普通人欣賞古典確實不太現實。

    因為本來交響之類的就是源于人家西方,人家西方講究的是多部音樂的和聲。

    而咱中國自古是單旋律,所以交響那種聲部豐富的多聲部,肯定一般國人接受不了,自己肯定也接受不了。還不如聽流行音樂讓自己爽快。

    但親自聽了一場交響樂后,可能是氣氛好,也可能是這次表演者的水平很高。反正林義是感受到了那份氣勢恢弘、感情細膩、詩情畫意的美。

    有些震撼,也有些不虛此行的滿足。

    ...

    音樂會結束了,眾人開始散場。

    但由于兩人的位置深入腹地,倒也不著急退出。

    在這個間隙里,劉元生主動談起了王石頭:“我的朋友有三種:一種是生意上的朋友,一種是交際場的朋友,還有一種是真正能夠談心的朋友。王石頭屬于最后一種。

    1988年萬科向社會公開發行股票時,本來一些外商答應買,但到交款時卻打起了退堂鼓。

    王石頭這時打電話過來了:‘你吃下行不行?’我說:‘行。’就買了360萬股,當時是400多萬港元,這對我來說也是個不小的數字。

    我那時的想法就是希望能助王石頭一臂之力,也沒想到過會賺錢,也不能說是有什么遠見,要說有遠見的話,就是我對王石頭這個人有信心。”

    ...

    兩人就著萬科和股票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期間,林義向對方請教投資的技巧。

    劉元生笑著看向他,停頓了有那么四五秒,然后才說,“別看外面把我傳的很神,說什么東方巴菲特,香江超牛散戶...

    我跟你講,這些都是虛的。我的投資學識并不比別人高明,而有可能的差異就是大多數同行喜歡深入研究行業前景,而我更注重我要投資的人。”

    ...

    最后,劉元生可能是真的比較欣賞林義,還傳授了他的多年投資經驗。

    劉元生說:“以我的性格來講,不喜歡搞投機的生意,我總是希望能看遠一點,而不是貪近利。

    ...

    當然了,UU看書 www.uukanshu 成功,也有被迫死捂的成分。”

    ...

    分開前,劉元生送了林義一本書,書名叫《烏合之眾》,按他的說法這是投資領域的經典之作;同時還附贈了一張私人名片。

    這讓林義受寵若驚。

    至于那160萬股萬科股票的事情,兩人都沒提,但一切盡在不言中。

    回去的路上,無所事事的林義好奇地翻開了《烏合之眾》,卻不曾想到上面有劉元生寫的閱讀序言。

    字跡有些潦草,卻有股子遒勁。

    只見劉元生有寫:

    《增廣賢文》曰:“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孔子也曾曰:“凡人心險于山川,難知于天”。

    但識人真的那么難嗎?也不一定。

    正所謂:借錢,看人心;做事,看靠譜;危難,看擔當;小事,看氣度;幫助,看感恩。

    細細讀完序言,林義才意識到這是劉元生在傳授自己的識人之術。

    此時此刻,林義無視了前頭出租車司機的怪異眼神和嘮叨;也無視了車窗外的繁華,心里一片寧靜。

    同時也在臆測,自己給劉元生留下了什么印象...

    ps:求支持呀!